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三章 案情分析会
    我回到值班室时,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眼睛有些疼。∷.*书荒阁www.shu huang  ge .com↗↗↘

    我找个镜子照照,发现里面通红一片。我安慰自己,应该是进香皂泡导致的。

    我又匆忙洗漱一遍,尤其是洗眼睛,之后锁好门躺沙发上了。

    我想过也把电话线拔掉,省着妲己再找我。但这么一弄,我更怕耽误正事,就硬生生压下这念头。

    我关灯睡觉。只是奇了怪了,每当有睡意时,我耳边就响起一阵心跳声。它还很强烈,噗通、噗通的,连带把我拐的,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我几次打开灯看看,却找不到根源,整个屋子里也没啥物品能发出这么邪门的声响。

    我把它归结为心理作用,这样折腾到快天亮,怪声才消失,我才有幸入睡。

    我梦到自己、大嘴跟另一个警员一起打斗地主。我牌不好,总是输,这把我急的,尤其兜里银子都要输光了。

    等这次抓牌后,我发现手里有三个炸弹,这把我乐的,心说终于能赢把大的了,谁知道有个手从我背后伸出来,要抢我牌。

    我急了,一把抓住这只手,骂了句,“妈的,滚一边去!”

    我也因此醒了,睁眼一看,发现自己都坐起来了,有人站在我面前,鼓鼓的胸脯正对着我。

    我第一反应这是女人,第二反应她穿着警服,也是个警察。

    我又慢慢抬头往上看,发现是芬姐。

    芬姐都没个好脸色了,拿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我不知道说啥的好,就呵呵干笑。

    芬姐指着我身子说,“圈儿,才来警队多久?你咋这么不着调呢!我让你们值班偷偷睡觉,但也不能睡成这德行吧?”

    我低头一看,脸刷一下红了。

    估计是睡热了,我竟把外衣都脱了,只留个裤衩子。

    芬姐也是个大度的人,没再追究这事,反倒催促我快点穿衣服,去开案情分析会,还说大家都到了,就剩我了。

    我趁空看了下手机,这才六点半。

    我也不纠结现在是不是上班时间了,抓紧忙活起来,而且都没时间洗脸刷牙,一边往外走,一边抠抠眼屎就算完了。

    整个警局还没啥人呢,只有一个小会议室的灯亮着,我跟芬姐先后走进去。

    我看到这里面坐着妲己、大嘴,还有一个叫刘文章的,这也是刑侦处的同事。我跟他们打了招呼,又凑到大嘴旁边坐下来。我悄声问他,“昨晚咋回事?”

    现在的大嘴,又变得滑了吧唧的,对我一咧嘴,说他能咋了?竟几把瞎操心。随后还说,他跟女友聊了,女友确定不认识死者。

    这时芬姐喊了句开会,我也没跟大嘴再聊啥。

    芬姐说了一番话,都是针对昨晚分尸案的,她强调,现在省里、市里,尤其副局,对刑侦处的破案率很在乎,让大家不惜辛苦,务必拿出快、狠、准的高效作风,让命案达到百分百的侦破,成为整个黑江省的示范单位。

    我们都走过场的应声点头。芬姐又回归正题,让妲己说说尸检情况。

    会议室里有投影仪,妲己操作一番,先放了一组片子。

    不得不说,这片子依旧那么血腥,都是女尸身上的“零件”,甚至包括剥离出来的大脑与脏器。

    妲己又把受害者基本资料说了一遍,还强调,受害者左手无名指上有带过戒指的痕迹,她也仔细观察了受害者的乳部,都表明这是个有频繁性经历的女性。另外她对受害者的大脑与脏器称量与切片处理过,没发现病变。

    我边听边琢磨,尤其从妲己嘴里得到越多的资料,就对我们破案越有帮助。

    妲己又换了另一组图片,这全是特写,是女尸后脖颈的,这里有一厘米长的可疑白斑。

    妲己让我们注意,又说这才是受害者的致命伤,因为它,受害者颈椎碎裂并移位了。

    我试着联系一番,首先肯定不是刀斧造成的,其次我想到了棍棒与锤子,但我对着图片比划几下,也不像。毕竟棍棒与锤打不出受力面积这么小的创面来。

    芬姐也没啥好想法,反问妲己,“能分析出是什么凶器么?”

    妲己摇头。而且她是法医,只为刑事侦破提供线索与证据,并不参与太多的东西。她该说的说完后,就退到一旁,默默坐下来。

    芬姐叹了口气,说这案子不好办。之后指着我们几个,说现在案子多,人手少,警力很是紧张,像这样的分尸案,也只能我们五个人成立专案组来处理。

    芬姐又给我们分配了具体任务,妲己继续对尸体与裹尸背囊进行检查,看能有其他发现不?

    刘文章负责查找最近的失踪人口,而且对各个派出所下发寻找尸源的启事。

    我和大嘴去抛尸地点附近走访与调查,看能获得意外线索不?

    说心里话,我听完有些怄气。刘文章的工作简直太轻松了,坐在办公室喝个茶、抽个小烟啥的就行。

    我和大嘴就惨了,抛尸地方是哪?城郊!那里鸟不拉屎,我们走个屁访。再者说,这次案子有些特别,虽然女尸脑袋被我们发现了,却被煮了,还有些腐烂了,相貌极难辨认。

    难不成我哥俩拦路等着,逮住一个人就问,“知道有人被分尸了不?下半截尸体在哪?知道她原来长啥样不?”

    大嘴傻了吧唧,啥都不想,连连点头说好,但我愁眉苦脸的劲儿被芬姐捕捉到了。

    她盯着我问,“圈儿,这次任务有困难?”

    我也不藏着掖着,把问题说出来。芬姐皱眉想想,又反问妲己,“有啥办法能把女尸相貌还原不?”

    妲己说成功率很低,不过可以试试。她回去后,会把女尸膨胀的脸皮弄干燥一些,再对其头骨做一个骨回归方程式的计算,另外参考下面部重塑技术。

    这么专业的术语,我听不懂。我又接着问,“相貌还原,需要多长时间能搞定?”

    但芬姐不在这问题上较真了,摆手示意,我要是还有啥问题,多去解剖室单独跟妲己沟通就行。

    我心说这老娘们,敢情她站着说话不腰疼,解剖室啥地方?昨晚去了一趟把我吓得半死,我还敢有事没事的就往里钻?

    随后芬姐强调一下这案子的重要性,甚至还下死命令,让大家三天之内必有线索,五天之内必须侦破,不然就调离警局,别不称职还拿国家薪水!

    我知道,对命案来说,一直有侦破黄金时间的说法,就是案发后72小时,超过这个黄金时间,侦破几率变得很低,也容易让热案变成冷案。问题是,啥事都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才对。

    芬姐不管这些,喊了句散会,就当先走了。

    妲己整理下资料,也跟着出去了。刘文章这小子挺乐呵,看不出啥心理压力,紧随她俩之后。

    我默默坐在椅子上,大嘴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饭啥的。

    我哪有那心情,点了根烟吸起来……

    我跟大嘴也没太早出警,我趁空去了趟警局的档案室,这里有全漠州最精准的地图,我想了解下抛尸地点附近都有啥村落或者住宅区。

    但地图告诉我的,依旧是这里很荒凉。等拖到八点多,我俩开了一辆私家桑塔纳,往郊区进发。

    这一路上,我俩聊着聊着,话题又转到芬姐身上。

    我吐槽几句,但大嘴的意思,芬姐是个好领导,就说今年,芬姐带领我们侦破多少案子?立了多少功?而且她也被评为省三八红旗手和省刑侦专家了。我们大漠州,有这位女提刑官,算是有福了。

    我面上应着,没再说啥,毕竟自己加入警队时间尚短,还是个雏。

    等来到抛尸地点,我俩开个车瞎转悠起来。

    我跟大嘴的想法一致,郊区再往西南,就出了漠州的地界了,也更加荒凉。凶手肯定是从东北方,也就是漠州来的。

    不然他从外地杀了人,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瘾头,“翻山越岭”来抛尸。

    我们因此奔向东北面,还以抛尸地点为圆心,扇形的来回排查。

    大约过了两个半钟头,我跟大嘴开车都有点累了,尤其被坑洼不平的路颠簸弄的,浑身都有要散架子的节奏。

    但我俩也有了一个发现,远处出现一个工地。

    看架势,这工地没有大吊车,不像在盖楼,反倒更像是铺路的。

    我算了算距离,这里离抛尸地点有十公里。虽然不近,却也不排除有嫌疑。

    我让大嘴把桑塔纳往里开。看门老师傅还挺横,中途把我们拦住了。

    这干瘪老头还扯嗓子喊,问我们干嘛的,不知道施工重地,闲人免进嘛?

    我俩能给他面子?我下车把警官证拍出来,让他把工头或经理叫出来,我们有事找他。

    老头被吓住了,更不知道到底发生啥事了?

    他懵了一般的叫我哥,还说这就找人去。这一刻我特想照镜子,心说自己有这么老么?而老头跑的飞快,中途布鞋还差点甩飞了。

    我和大嘴等待期间,我打量工地,心说最好是这里能有线索,不然我哥俩这么“漂泊”,啥时候是个头儿啊!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