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八章 玩命的乐子
    审讯室里坐着一个穿着便装的三十多岁的白面男子,他一身衣服很花哨,脖子上带着一根尾指粗细的金链子,另外也有一款很潮的头型。

    这一切都表明,他是那个阔少。而且现在的他,正抽着烟喝着茶水,眼前的桌上放着一盘瓜子。这里还有两个民警,只是他们一点审讯的状态都没有,正一左一右坐在阔少旁边,笑脸相迎的陪着聊天呢。

    我心说这尼玛是什么节奏?招待远方来的客人么?

    阔少还看到我们几个了,他认识大维,索性指着了我们仨,又跟大维说,“这都谁呀?”

    大维也没了刚才绷脸的样子,反倒老弟长老弟短的说几句,又给阔少介绍,说我们是外来出差的警官,正巧来这个派出所办事,就顺便见见阔少。

    之后他也给我们仨介绍阔少,说他叫李强,老爹是深川军区的参谋长,他爷爷更是厉害,抗战时期的一名将军。

    我一下子懂了,原来这阔少是个三(代)儿。

    有句话这么说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三代打了人,就该接受惩罚。但又有句话这么说的,人在江湖飘,身不由己。

    我看铁军一点怪阔少的意思都没有,反倒凑过去急着握手。我心说算了,自己也甭逞能当那啥出头鸟了。

    我和大嘴互相看了看后,也积极的凑到阔少身边,热情的问长问短。

    之后我们各找椅子,围着审讯桌坐好。阔少成了我们的焦点,他也蛮健谈的,说来说去,还主动谈到打贩子的事上了。

    他这么说的,听说有人卖野货,正巧他家老爷子最近身子不好,就想买一些回去炖了,给老爷子补补身子,谁知道那俩贩子都不开眼,敢跟他说,目前没货,给多钱都买不到的话。

    他啥时候受过这种气?一怒之下操起板凳之类的家伙事,给这俩人一顿胖揍。

    当然了,他也表示,医药费由他来出,他更愿出双倍价,等着贩子弄到货。

    大家听完后,屋内气氛有点冷,我品着其他人,大维先带头笑了笑,让气氛又缓和不少。当然了,也没人提出做笔录的事。

    阔少没待太久,过了一刻钟,他说还有事,就起身离开了,最后也撂下一句场面话,他那有陈年好酒,我们啥时候去军区了,他开两瓶跟我们一醉方休。

    大维、铁军和两个民警起身把阔少送出去了。我倒不是摆谱,反倒觉得,自己刚才都够没底线的了,跟他虚与委蛇,现在不能出卖自己良心,所以不能送他。

    大嘴应该跟我想的差不多。

    没多久,铁军和大维回来了,铁军还把审讯室的门关上,我们内部商量一番。

    大维这次又露点底,说那参谋长是出了名的护犊子和腐败,李强在警局名声臭的可以,是惹事专业户,但他爹一次次总护着他,所以深川警方都“习惯”了。

    我叹了口气,想说点啥。铁军却把话题绕开了。

    他的意思,这次李强把贩子打了,有坏有好。坏的是李强打乱我们的计划了,好的是,李强这么强势的要货,甚至还提出双倍价钱,贩子一旦上报,那些走私犯会短期内再去做一把买卖。

    我们仨都赞同这说法。大维又接话说,“一会儿我就连续珠海警方,让他们盯一盯红树林吧。”

    我也建议,要不要我们仨也过去帮忙。要不然我打心里说,我们仨在深川这边一天天没啥事,闲着也是闲着。

    铁军没表态,反倒懒散的打了个哈欠,这算是无形中反驳我的想法了。

    大维有他的理解,嘿嘿笑了,说我们这几天太累了,别去珠海了,就在深川好好歇歇,一切费用,这边警方包了。

    之后又瞎聊几句,我们离开宝地派出所。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都在深川。但走私案没啥进展,珠海警方倒是出警一次,抓住了一伙走私犯,只是此走私犯非彼走私犯,只是一伙倒卖私烟的。

    我们仨也趁空去了趟医院,看看还在昏迷中的白老邪。

    我发现邪叔这次摊上大事了。病床上的他,不知道咋搞的,脑门黑乎乎的。

    这跟淤血的黑不一样,貌似还有点影影倬倬的感觉。这让我想起了鬼上身,只是这种鬼神之类的事,我以前只听过没见过,更不知道怎么治的好。

    妲己一直往返在法医门诊和医院之间,铁军和她的意见一致,白老邪昏迷期间,除了妲己照顾以外,其他人少来了。

    我和大嘴都有些不理解,我心说这么一来,妲己岂不是很累?我们互相换着照顾多好?

    但这俩人态度很坚决,我和大嘴最后妥协了。

    这天晚上,深川警局下班了,我和大嘴忍不住吐槽。因为我以为,来到深川后会很忙呢,谁知道这几天闲的骨头都痒,心里也特别闷。

    我想今晚找点啥活动,逗逗闷子之类的,但又不敢随意乱走,不然遇到“飞车党”很头疼。

    我就问他去哪的好。大嘴突然聪明了一把,说光咱俩肯定不行,也得问问铁军。

    但铁军神神秘秘的,白天总独自离开警局,也不跟我们在一起,我就给铁军去了个电话。

    铁军听我说完,几乎想也没想的告诉我,找乐子是吧?这事交给他安排就行,我和大嘴回酒店等着吧。

    他也没说具体啥乐子。我揣着糊涂,但我和大嘴挺听话,回去了。

    我发现铁军就是个忽悠,我俩一直等啊等的,到了晚上十点,甚至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把我俩忘了,这时房门处有动静,铁军回来了。

    我沉着脸问他,“到底把我俩当兄弟没?”

    铁军知道我言外之意是啥,他摆摆手,一屁股坐到床上说,“乐子马上来了。”

    之后他一转话题,又问我俩,“知道单边带电台不?”

    这名词对一般人来说有些陌生,但我和大嘴都是正规警校出身,这问题难不住我俩。

    我先回答,说不就是一种短波无线电通信设备吗?一般用来远洋渔船或军事通讯上,能实现远程和超视距通信的。

    铁军点点头。

    我好奇他突然问这个干啥,难道跟今晚的乐子有关?我又多问一句。铁军不正面回答,反倒招呼我们下楼出发。

    我和大嘴是彻底懵了,等来到楼下后,我发现酒店停车场里停了一辆夏利车。

    看车体款车,还是最老版的,市面上都很少见了,铁军指了指这车,说他刚借到的,一会我们哥仨就坐这车出去玩一玩。

    我瞪大眼睛,心说铁哥就这点追求,这种破车还用借嘛?

    大嘴也忍不住哼哼几声,不过碍于铁军面子,我们没多说啥。但等我们仨离近了,我觉得不对劲了。

    这车底盘低,至少比我印象中的夏利车要低很多。

    等打开车门,我们先后钻进去一看,我诧异了。光说这车的内部配置,明显很高档,甚至表盘也很复杂,车速表上都有三百迈的标记。

    大嘴这、这的乱指一通,又念叨说,“这尼玛是夏利车么?能开到三百迈,车体不得散架子了?”

    铁军嘿嘿笑了,又给车打火。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趁空问铁军,“这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其实底盘不是夏利车的吧?”

    铁军赞我聪明,又解释一句,“刚刚从李强那借来的,最新款保时捷改装的。怎么样?低调不?”

    我差点听岔气了,心说自己只知道有人把低端车改装,模仿高端车的,却头次知道有人高改低,冒充夏利……

    这一刻,我越发觉得李强是个奇葩,而且这里面也有一件让我理解不了的事情。

    铁军能跟李强借车,他俩关系很好么?

    铁军不多说啥了,让我俩坐好了,他又猛地把“夏利”开出去。

    我们不仅在市里兜圈,最后更是上了高速。想想看,高速是啥地方,这辆夏利算是如鱼得水了,铁军狠踩油门,它跟脱缰野马一样,很快车速飙升到二百七八了。

    我坐在后面,这还好些。大嘴在副驾驶上,看着眼前飞速倒退的景色,有些扛不住了。

    亏他一直总吹自己爱飙车呢,这次他嘴软了,总跟铁军建议,“慢点,哥,慢点哇。”

    铁军不管那么多,而且还突然猛地左打轮、右打轮的错车。

    我算看出来了,铁军上高速,是想带我们去啥地方找乐子。这样过了一个多钟头,我和大嘴发现铁军车技好,能玩转这么高车速,我俩也就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大嘴更是偶尔打开窗户,对着刚被超过的其他车大喊,“兄弟,开过夏利没?”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有的车主不服,也要加速,只是跟我们的车速比起来,他们压根跟不上来。

    最后快到半夜,我们下高速了。我看着指示牌,诧异的愣住了。

    因为牌上显示,这里是三娅。我心说我勒个去啊,这才几个小时,我们竟开到海南了。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作大发了,再怎么找乐子,也不该跨省这么远吧?

    我收起玩心,还跟铁军说,“要不回去吧,洗洗睡了,明儿正常去警局。”

    铁军很肯定的摇摇头,又一路把车开到三娅的郊区。我发现他一定跟谁事先约好了,这里停着一辆吉普。

    我们汇合后,从这车驾驶座上跳下来一个警察,他跟我们握手介绍自己说,“赵亚楠,海南省边防总队三亚支队的队长。”

    我一下反应过来,这是海警。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铁军所谓的乐子,其实是要做什么任务吧?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