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章 秘密仓口
    我一时间挺敏感,心说这贩子头儿是真有话要跟铁军聊聊?还是耍什么诡计?

    铁军胆子到挺大,没觉得有啥。他独自往前走了几步,对贩子头儿招手说,“你也过来。”

    贩子头儿凑到铁军身边,这么一来,他俩站在警方和其他贩子的中间地带了。

    贩子头儿压低声音,还凑到铁军耳边,嘀嘀咕咕一番。我特别想听一听,却根本听不到什么。

    过了有半分钟,贩子头儿说完了,还嘴角上翘,稍微笑着,盯着铁军,品他的反应。

    铁军刚开始皱着眉头,等想想后,他也微微笑了,与贩子头儿对视着。

    铁军点了点头,贩子头儿似乎就等着这一幕呢,他拿出长叹一口气的架势,摸向怀里,拿出一叠子钱来。

    我品着,这得有个三五千。贩子头儿硬塞到铁军手里,又对我们说,“警官们,今晚上别白来一趟,当我请客了,明天好好搓一顿吧。”

    我彻底糊涂了。而铁军呢,捏了捏钱,脸色又猛地一变。

    他把钱往天上一撒,对准贩子头儿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这让贩子头儿始料未及,而且这一巴掌劲很大,贩子头儿一个踉跄。

    铁军提高声调,大声说,“你说三娅公安局里有你家亲戚?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呵,开什么玩笑?这次要抓你,你说你爹、你爷爷在国务院工作的都不好使。”

    铁军越说越气,又对着贩子头儿一顿抽巴掌。贩子头儿算倒了大霉了,最后只能躺到地上,双手护头。

    我心说这爷们就是该着,要是老实回警局,不说这些杂七杂八的话,也不会弄得如此。

    其他贩子眼瞅着这一幕后,大部分都默默低下头,有两个一看就跟贩子头儿关系铁的,气的眼珠都圆了,拿出跃跃欲试要往前冲的架势。

    铁军离他俩并不远,我怕铁军别出啥意外,就赶紧举枪,指着这俩人。

    大嘴更狠,或者说彪劲上来了,他把枪举起来,朝天砰的来了一下。

    这声枪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大嘴不管这些,又怒目举枪,指着这俩犯人。

    我发现真应了那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俩贩子彻底老实了。

    这时铁军也打过瘾了,把贩子头儿撂到地上不管,独自起身后,活动下胳膊。

    他对赵亚楠这些人下命令,把这些人押走。

    赵亚楠他们立刻行动。随后铁军带着我和大嘴,一起照着手电上了渔船。

    我们想知道,这次这帮走私犯到底运了什么回来。刚登船时还好些,没什么古怪气味,但等下了甲板,来到货仓时,我被极浓的腥味刺激到了。

    我有种想捂鼻子的冲动,也心说这帮走私犯是不是逗比?大老远的从泰国买海鲜回来。又有啥海鲜能这么稀有,只在泰国有而在中国弄不到呢?

    我带着好奇心,来到一个箱子旁边,这上面还有一个撬棍,我就招呼大嘴一起,用撬棍砰的一声,把箱盖弄开了。

    我俩用手电照着里面,一时间全看愣了。

    这里装的全是深海大鱼,被冰镇着,保持在低温环境中。

    我心说还真被猜中了?我和大嘴又撬了一个箱子,里面是大虾和海蟹。

    铁军趁空也查了一个箱子,同样是很常见的深海产品。我们仨互相看了看。

    我和大嘴是诧异,而铁军表情显得很凝重。

    没等我们说啥呢,脚下有动静了,似乎有门被打开的声音,还有马达哒哒哒响起的声响。

    我搞不明白咋回事,铁军却念叨句坏了,招呼我俩一起往下面走。

    其实再往下没有直接的路了,只有角落的地上有一个带把手儿的小铁门。我们仨跑过去,一起拉着它。

    这铁门挺沉的,等我们把它挪开后,我看到下面都是海水了,大嘴还拿电筒往下面照一照。

    或许是因为露了光线,突然间,有枪声传来,只是开枪的人技术不行,这发子弹明显对着大嘴打的,却射偏了,打到铁板上,弄出一个火星子来。

    这也把大嘴吓得够呛,他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我就在他旁边,被他一带一撞之下,也身子一晃。

    这一刻,我怀疑下面躲得什么人,带枪不说,还如此凶悍?

    铁军不进反退,趁空举着步枪,蹲在铁门旁边,还把步枪调整到连发状态,对着下面一顿猛射。

    砰砰砰的枪声让我耳朵几乎聋了一般,而且脑袋都嗡嗡的。但我还是听到下面传来一声惨叫,之后似乎也有汽艇开了出去。

    渔船外面本来被警方汽艇围着,随着这汽艇的开出,外面一下乱作一团。

    铁军大声跟我俩喊,说下面原本躲着两个人,现在死了一个,还有一个逃了,我们快追。

    我心头有疑问,心说怎么个追法?

    铁军没多解释,反倒纵身跳了下去,噗通一声落到海里。

    我觉得铁哥玩大发了吧?难道游泳追么?这么一耽误,铁军又喊我俩了,让我们也快跳下去。

    我和大嘴稍微犹豫一下,但大嘴认死理,既然铁军发话了,他就照做。

    他凑到铁门口,一发狠下去了。

    我也不能在这俩人面前怂了,一咬牙,紧随大嘴之后。

    其实我游泳并不在行,落水一瞬间,我哇的张了下嘴,满满喝了一口海水。

    这把我恶心的,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但铁军过来拽我一把,又让我迅速浮出水面。

    铁军还向一旁指了指,我看到了,这里还停着另一辆汽艇。

    我们仨都游过去,上了汽艇后,铁军很熟悉的操作一番,嗖的一下把它开了出去。

    我和大嘴趁空抹了抹脸,让自己能看清楚一些。其实我们视线倒没啥大问题,等出了这个秘密仓,被外面风一吹,这股寒冷劲儿更让我受不了。

    我和大嘴都哆哆嗦嗦着,这还没完。走私犯的那个汽艇已经开出挺远的了,海警正掉转他们的汽艇准备追,只是相比之下,海警的汽艇性能不行。

    走私犯开的汽艇,后面装着六个马达,一同运行,速度不可小窥。

    我们开的也是六马达的,这一刻,追击任务就落在我们身上了。

    铁军迎风继续驾驶汽艇,我和大嘴不得不紧靠在一起,这样能让身子稍微暖和一些。

    我觉得时间过了挺久,但其实并没多长时间。我们渐渐远离码头,有往深海去的驾驶了。

    铁军觉得这么追下去不是办法,毕竟我们两个汽艇半斤八两。他又有个招儿,让我和大嘴接他班,驾驶汽艇。

    我俩都没摆弄过这东西,大嘴非要先试试,我却把他拦住了。

    我心说就凭他毛毛愣愣的劲儿,别把艇弄翻了。我让他走开,自己独自霸占驾驶位。

    其实驾驶汽艇比开车要简单的多,铁军把设备都调好了,我只需握着方向盘就行。

    我也不敢大意,直奔着走私犯追。铁军往旁边凑了凑,找个地方一屁股坐下来,还把步枪举起来。

    他用上了瞄准镜,稍微缓了十几秒钟吧,他开了第一枪。只是赶得巧,这一刻汽艇颠簸了一下,这发子弹走空了。

    大嘴一直旁观着,他根本没领会铁军的意图,这时还建议,“铁哥,别顾子弹了,玩命的扫射吧,说不准能蒙大运把贩子弄死呢。”

    铁军白了大嘴一眼,也没听他的。

    铁军继续耐心瞄准,陆续打了六枪出去,这次有效果了,至少是百分之五十的准确率。

    前方汽艇的马达坏了三个,呼呼冒着黑烟,这么一来,它速度上不去了。

    我看的心里一爽,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渐渐变小。

    这时我又想到一个问题。我怕对方带着枪,离近了别跟我们打枪战。

    我提醒铁军和大嘴。大嘴挺严肃的,把枪紧紧握在手里,铁军却摇摇头,很肯定的说,“对方没枪,有枪那个刚才落海死掉了。”

    我信铁军,却也不敢完全大意。

    铁军又顶替我,驾驶汽艇。大约两三分钟后,我们跟前方汽艇很接近了。

    我们用汽艇灯照着前方,我看到那走私犯也不咋开艇了,反倒放慢速度,似乎等我们到来。

    我可不信他就这么放弃抵抗了。我们也适当降速,一点点靠近。

    其实这真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等两艇快要并驾齐驱时,走私犯有动作了,他让汽艇猛地往我们这边撞来。

    汽艇边缘都带着一圈橡胶,算是防震层了,但这仍架不住撞击的力道。

    在撞上一瞬间,我看到我们汽艇边缘立刻凹进去一大块,我们脚下也跟地震了一样,我差点摔倒。

    要不是想生擒活捉,我真不会受这份窝囊气。但铁军给我们下命令,想办法把对手降服,他还故意调节艇速,让两个汽艇“粘”在一起。

    我和大嘴赶紧找家伙事,我是左右打量一番,没见到啥好东西,大嘴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一个长杆网兜来。

    他招呼我一起握着杆子,把网兜递过去,我俩想这么样的把走私犯扣住。

    但走私犯很聪明,一见苗头不对,赶紧急转弯。

    很可惜,网兜贴着走私犯身子落下去,最后滑到海里。

    我和大嘴又一起发力,把网兜拽回来,我也不知道咋这么逗比,最后往网兜里一看,还有一条大鱼。

    我心说我勒个去啊,我和大嘴以后不当警察了,就上海捕鱼吧,绝对有天赋。

    铁军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他等不及,要自己下手擒贼了。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