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七章 妲己发威
    铲车的大铲子撞到夏利车上,我躲在其中,虽然没受伤,却也被狠狠震了一下。我本来蹲着,这下失去平衡,一屁股坐下来。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这样能让自己清醒些。

    铲车司机很快又把铲车往后退了近两米的距离。我觉得是好机会,想从铲子里爬出来,但刚探头,发现这铲子竟迅速往上升了。

    我一时间又不敢动弹,只能紧紧抓着铲子边缘。

    等它升到最高空以后,铲车司机使坏,突然让铲子自由落地的摔了下来。

    我实打实玩了一把心跳,眼看着自己跟铲子一起,掉到地上。这一下震得更邪乎,我就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翻滚着。

    这一刻我特想用枪把这两个混蛋打死,但昨晚下班回酒店时,我们的枪都上交了。现在我双手空空,别说枪了,连个警棍都没有。

    铲车司机一肚子坏水,正要换个方式继续折磨我。这时有一个石块飞过来,砸在铲车的挡风玻璃上。

    铲车被迫停下来,我也终于能得空,连滚带爬的从铲子里逃出来了。

    我知道现在不是歇息的时候,就咬牙忍着浑身的难受劲,摇摇晃晃站起来。

    我也瞥了一眼,发现撇石头的是大嘴。大嘴手里还有几个石块,他陆续往铲车挡风玻璃上撇,还跟我大喊,“快跑,圈儿!”

    我心里突然有种暖乎乎的感觉,心说啥才是兄弟?大嘴做到了。

    我也急忙往后退了几步,绕到夏利车旁边。

    我还趁空留意下铲车的挡风玻璃,它虽然被石块砸中了,却一点碎裂的迹象都没有。我想到一个词,防爆玻璃,心说他娘的,这事变得棘手了。

    妲己这时已经逃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了,至少离铲车远,遇不到啥危险。

    我也没想过,妲己一个女子能帮什么忙,但突然间,妲己对我和大嘴喊,“你俩拖住铲车,我有办法收拾它。”

    我都愣了一下,心说她对付铲车?开什么国际玩笑,难不成她挥舞着一把解剖刀,跑过去把铲车肢解了?但别忘了,铲车更是个钢铁疙瘩,她的解剖刀没有用。

    我没把妲己的话放在心上。这么一耽误,铲车司机又把精力放在我身上。

    我算看出来了,他想先把我弄死了再说。

    他开着铲车,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让其绕过夏利,要用大铲子撞我。

    我没法跟他抗衡,尤其这地方的路,我想逃也费劲,另外我也不能逃,不然剩下大嘴和妲己怎么办?

    我一边急速往后退着,一边留意四周。

    我看到身后面,也就是路边的一排排树了。我心说实在不行自己就绕着树跑吧,这铲车要是足够牛掰的话,就把这些树都铲了。

    我选了一颗离我最近的老树,想先绕它,不过我忽略一件事,这树底下都是烂泥,有点软,也有点泞。

    我一脚踩上去,身子一个踉跄。

    铲车没被影响,继续往前冲。我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庞然大物,瞳孔都猛缩一下。

    我临时换招,也不饶树了,毕竟行走不方便。我就用起爆发力,急窜几步,往树后面躲去。

    我赌这铲车没实力铲断这棵树。等听到砰的一声响时,我吓得心都差不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但我赌对了,这树只是歪了歪,并没断也没倒下。

    我本来心头一喜,心说孙全啊孙全,你小子命大呀!但我高兴的太早了,随着树这么一歪,树上的果实全掉下来了。

    我也不知道这树叫啥,反正它果实挺怪的,有椰子那么大,也带着硬壳,不过绝不是椰子。

    这玩意儿噼里啪啦落下来少说七八个,其中一个正好砸到我脑袋上了。

    我就觉得自己飘乎乎的,眼前有几个小鸟在飞一样。我的头更是特别疼,让我忍不住直揉。

    铲车司机也看到这场景了,敢情他和红轿车司机躲在车里不着急了,他又使劲给油,让铲车继续往前顶。

    我算是惨大发了,一时间更多的“黑壳果”落下来。我抱着脑袋拼命往外躲,却还是被砸了好几下,估计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了。

    我跟铲车在这儿斗得这么凶,大嘴没闲着。他趁空跑过来了。

    其实他也发现了,撇石头砸玻璃这一招行不通,他就换个思路,要把铲车的车门打开,把里面那俩爷们拽出去肉搏。

    但这俩人早就把车门反锁了,大嘴抠了好几下,也没“得逞”。

    红轿车司机一直坐在车里旁观,这时对大嘴鄙视的哼了一声,还骂了句,“操你妈的,撒比!”

    大嘴急眼了。我发现大嘴绝对是非常有潜力的。他一怒之下,身手变得异常敏捷。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反正一顿手刨脚蹬,竟跑到铲车的车顶了。

    这上面还有几个黑壳果。大嘴就抓起一个黑壳果,趴在车顶上,对着挡风玻璃,用黑壳果使劲砸着。

    黑壳果肯定不如石头坚硬,没几下就裂开了,但它有果肉和果汁,果汁更是白乎乎的,像奶水一样。

    大嘴这么乒乓一乱砸,挡风玻璃全花了,被白色果汁糊上了。

    铲车司机一时间视线被挡,也没法继续收拾我了。

    他让铲车后退,又让车身时而往左,时而往右的晃,想把大嘴弄下来。

    但大嘴紧紧抓住车顶边缘,勉强撑住了。

    其实大嘴刚才这么一砸,给我带来思路了。我从树后面走出来,而且我身边的黑壳果很多。

    我就捡着黑壳果,对着铲车的玻璃继续撇。

    只不过我俩这么配合,顶多是拖延时间,根本对铲车造不成啥致命威胁。但妲己真有法子,她趁机钻到夏利车里。我也是真没想到,这夏利车驾驶座的底下,放着一个一尺来长的红瓶子。

    这并不是灭火器,因为瓶子上还画着一个火苗和一个骷髅的图案,表示是危险品。

    妲己举着红瓶子,快速往铲车旁边跑,还对我和大嘴扯嗓子喊,“都闪开!”

    我倒是没啥,往后退几步就算完活了,大嘴遇到点难度。他趴在车顶盖上,冷不丁想站起来都费劲。

    这么一耽误,他没及时下来。妲己却等不住了。

    她拧开瓶盖,举着红瓶子上的喷嘴,对着铲车下半截车身呼的喷了一下子。

    我快看傻了,喷出来的不是雾,更不是水或泡沫啥的,而是一条火苗子。

    我心说他娘的啊,这竟是小型喷火器。而且这股火里还带着燃料呢,浇在铲车身上,火继续烧着。

    大嘴看到火势后,这下潜力又来了。他哇了一声,迅速站起身,猛地跳了出去。等落地后,又跟个兔子一样,嗖嗖窜出去好几米才停下来。

    这期间铲车司机急了,把铲车扭的幅度更大了。

    妲己手上不停,继续对铲车喷火,而且她也拿捏一个尺度,不让火碰倒铲车的油箱,不然容易引起爆炸。

    我当然明白妲己的意思,我们要抓活的。

    我是一点怕和担心的感觉都没了,还跟大嘴喊了句,“咱哥俩准备。”

    我想的是,铲车的车身着火,里面那两位是没被烧着,但随着一点点升温,他俩肯定熬不住逃出来。我和大嘴就等着擒人就行了。

    我俩还是老套路,我把上衣脱了,往里面兜几个黑壳果,大嘴把裤带抽出来了。

    我俩一边站一个。我以为咋也得等一分钟呢,但铲车里的哥俩没那么大忍耐力,不到半分钟,车门就打开了,这哥俩鬼哭狼嚎的出现了。

    我这边遇到的是那个红轿车司机,他逃得飞快,还不小心脚下一滑,跪到地上了。

    这倒是便宜我了,我一声不吭的凑过去,抡起衣服,对着他脑袋狠狠抽了过去。

    我听到咔吧一声响,估计衣服兜着的黑壳果都碎了。可见力道有多大。

    红轿车司机也因此往前一扑,来了个狗啃屎。

    但他没晕,又挣扎的想站起来,我不给他机会,这次我没法用衣服抡它了,毕竟里面的黑壳果不好用了。

    我索性改成用脚,把他脑袋当成足球了,狠狠的射了一次点球。

    这下踢得也够狠,他又猛地往前一扑,再也爬不起来不说,浑身还一抖一抖的,有种要抽的意思。

    我知道差不多了,不然在这么打他几下,他不死也得重残。

    我把衣服撕了,做了几个布条,那意思想把红轿车司机绑了。

    但我刚撕好,妲己拿着绳子过来了。我发呆一般的看了看她,她举着绳子反问我,“圈儿哥,你笨不笨?”

    我深深自责,心说咋忘了这一茬呢,我们有铁八爪的绳子可以用啊。

    我沉着脸嘿笑一声。妲己又说绑人的事交给她了,让我快去帮大嘴。

    我知道现在不是争来争去的时候,我又四下看。

    我发现大嘴了,他跟铲车司机斗得正凶,只是有一点让我想不明白,妲己还说我笨呢,我咋觉得大嘴和铲车司机的智商更不高呢。

    大嘴用裤带狠狠勒住铲车司机的脖子,而铲车司机正用双手紧紧反掐大嘴的脖子。他俩就这么死磕呢,而且大嘴难受的直呃呃,铲车司机嘴角更是嘴流白沫了。

    我心说大嘴兄啊,你这是敌伤一千自损八百的节奏,咋就不知道也用腿踹呢……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