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四章 出笼双蛟
    都这时候了,我摆手让大嘴别犹豫了。大嘴信我,也倔强的一点头,那意思来吧。

    我俩稍作准备,又一起对着屋门duang、duang的敲起来,而且幅度之大,让木门直晃悠。

    在门外守着的两个大汉冷不丁不知道发生啥了,不过也挺警惕,试探的把门打开。

    他俩盯着我俩,其中一个问,“怎么回事?敲个几把门!”

    大嘴没回复啥,我拿出一副略带神秘的样子,跟他俩说,“站在门口别动,让你们看一件怪事。”

    在他俩诧异的目光下,我和大嘴一同往后退,一直到屋正中间。

    有个汉子忍不住,甚至还拿出狐疑样,想不听我的,迈步往里走。

    我又拿出很认真的样子,喝止他。其实这就是我拖延时间的计划,按说啥屁事没有,但我跟大嘴学了一招,就是故作神秘。

    而且在两个汉子推开门的瞬间,手雷就已经启动了,我一直在心里默数着,这么一耽误,时间差不多了。

    我和大嘴互相看了一眼,又毫无征兆的一同扑到地上。

    这俩汉子看的更迷糊,不过再也没有让他们思考的时间了。轰的一声响,手雷炸了!

    我抱着脑袋,觉得有股热浪冲了过来,就好像有个无形的大手一样,狠狠蹂躏我身子一下。

    等热浪过去了,我急忙抬头看。

    屋门都被炸坏了,甚至有一处挨门的墙壁也裂开一个大口子。

    那俩汉子死的不能再透了,倒在地上。我心中一喜,念叨句,“成了!”

    我和大嘴也没谁强调啥,一起争先站起来,往门口冲。

    这俩汉子带的武器不一样,一个拿的手枪,另一个是ak步枪。大嘴太不地道了,直接奔着步枪去的,还毫不含糊的一把将其举起来。

    我退而求其次,把手枪捡起来了。

    爆炸声也被船上其他走私贩发现了,这时已经有人露面,正往我们这边赶呢。

    我和大嘴压抑的够了,这时大嘴发威了,把步枪调整成连发状态,对准露面的敌人,哒哒哒的打起来。

    我发现大嘴在打枪方面挺在行,一波子弹过去,敌人全中弹倒下来了。

    但很快又有新敌人出现,大嘴就用ak招呼他们。他们找到掩体后,虽然被大嘴的火力压制着,却还能趁空反击几下。

    我拿的手枪虽弱,却也不惧怕,配合大嘴,断断续续的开枪。

    大嘴还问我,“圈儿,接下来怎么走?”

    我俩一直在木屋躲着,对整个走私船的情况并不了解,但我有个概念,在我们右前方,刚刚传来投弹筒的声音,而且现在大体打量几眼,那里也应该是船头所在地儿。

    我俩肯定不能往那里奔,不然岂不撞到火力点上了?

    我因此拿定主意,招呼大嘴,往左后方撤。大嘴应了一声,他还负责殿后。

    这一路上,我们倒没遇到啥大危险,只是跟追击而来的敌人周旋着。趁空我也四下看了看。

    我们确实在一个洞穴里,只是这洞穴很大,有股子大溶洞的感觉。而且很高,上下差得有个几十米或百八十米的。

    我一方面打心里顿悟的啊了一声,一方面也挺纳闷。

    让我明白的是,亏得这溶洞够大,投弹筒才能发挥出威力来。再说让我不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在海上的小岛中?还是在深川或三娅沿海的某个岩洞内呢?

    我现在没法知道答案,这时走私船也在航行着,估计是被刚才警方突袭事件吓得,他们不敢在这里继续藏匿了,很可能这就要强行逃到公海,转而去泰国。

    我和大嘴也不是能无穷尽的逃下去,最后来到船尾,这里原本有两个人,一番枪战之后,我俩发挥超常,把他俩消灭了。

    这一刻,我和大嘴也并非毫发无伤。

    我右腿上被子弹擦出一个伤口,大嘴肩膀中了一枪,却不致命,也不影响活动。

    我本来都有后悔的心思了,心说我和大嘴非得逞什么能?捡个手雷就坐不住,非得逃出来得瑟!现在好了吧?没外界的支援,就我俩跟一船人死扛,也不知道能抗多久,甚至很可能因公殉职。

    但我相信,大嘴跟我一样,打心里不后悔。原因很简单,关键时刻要没那股拼劲,没那种胆色的话,就别考警校,别当刑警。

    我俩打定主意抵抗到底,这一刻却也应了一句老话,天无绝人之路。

    我发现船尾一个栏杆底下,放着两个箱子。我有种感觉,刚刚打死这两个人,或许是特意守护这箱子的。

    我撇开大嘴,当先冲过去,等把这俩箱子打开后,我愣了一下,接着是忍不住的狂喜,甚至都笑出声来。

    大嘴不知道咋回事,还骂咧了一句,说你傻了?这场合还有心笑?

    我都顾不上拿枪了,腾出双手,从这俩箱子里捡出两件东西给大嘴看。当大嘴看着我手里的投弹筒和大脑袋榴弹时,他都忘了刚刚说我啥了,咧开大嘴嘿嘿傻笑。

    我让他多用心掩护我。大嘴应了一声,也豁出去了,玩命的扫射,大有败家不过了的样子。

    而我赶紧拿出两个投弹筒,并排摆在一起。又拿出两个榴弹。

    我还是头次摆弄这玩意儿,要遇到一般人,或许手生之下连怎么用都不知道,我却看着投弹筒的外表,也因为曾听朋友讲过它的原理,心里有点谱了。

    我先找到击发杆,拉动后,把榴弹放进去,之后我又看了看前方,估算下距离,这样好调整调节杆,让榴弹打到瞄准地方附近。

    这本是一个挺耗时的事儿,大嘴先没耐心,忍不住跟我说,“别几把研究了,圈儿,快射吧!”

    我倒不是怕他念叨,而是真不懂这调节杆上的数据,最后我心一横,心说去他姥姥的。

    我拉动击发机上的皮带,咚、咚两声响,榴弹像箭一样出去了。

    但接下来意料不到的事儿发生了,这俩投弹筒角度太高了,两个榴弹都打到洞穴顶上,轰轰爆炸了。

    这是何等威力?我相信没感觉错,整个洞穴都抖动了一下。

    我本来想炸船啥的,最终却来个“塌方”事件。伴随着轰鸣声,无数的巨石碎土往下落,都砸到船上了。

    我眼睁睁看着前方下起一场“暴雨”,也有惨叫声立刻传来,船速更是受影响的降了一大截。

    大嘴不知道我是歪打正着,这一刻拿出崇拜的眼神,也就是场合不对,不然很可能膜拜我。

    他大喊,“操他娘的,干的漂亮,圈儿,你真是有才的犊子!”

    我知道他在赞扬我,问题是,这话真别扭,这也让我深刻体会到,没文化有多可怕了。

    大嘴也来瘾了,尤其现在前方乱作一团,也用不着他开枪。

    他凑过来,把我推到一旁,让我快拿榴弹往筒里放,他就玩命的发射起来。

    咚咚声再次响过一波,洞穴上方简直千疮百孔了。而且有一块超大的石头,我目测估计得有几吨,它落了下来。

    我和大嘴知道,再在船上待下去是不行了。我俩互相使了个眼色,又争先跳出栏杆,往海里扑了过去。

    这次离海面很高,入水一瞬间,我被水打得浑身生疼,但没啥硬伤。

    我憋着气,先任由自己往深海里落,等卸去下坠的惯性后,我又挣扎着往上游。

    在浮出水面的一刹那,巨石已经砸完船了,整个走私船裂开一个超大的口子,船身也开始倾斜着,估计用不上多久,就整体沉入大海了。

    这时船上敌人的惨样五花八门,因为船体倾斜,有人大吵大叫的“坐滑梯”往下出溜,有人死拽着栏杆不撒手,试图短暂的停留。也有走私贩更逗,绕着圈从船上滚下来,往海面上砸去。

    我知道,这么一来,人肯定死大发了,但我才没空管这个呢。

    大嘴也游出海面了,正在我身旁不远处。他跳下时,还一直背着步枪。

    我就跟他喊,“嘴哥,开火,打穷寇!”

    大嘴应了一声,他一边紧蹬双腿,踩着水,一边举着步枪,一会往这儿打一枪,一会儿往那打一枪的。

    我趁空游到大嘴旁边,想扶他一把,让他别踩水踩得那么费劲。

    但危险并没过去,突然地,我们身后水域传来噗的一声,有人从里面钻出来了。

    我最先听到的,也及时扭回头。

    我看到,这也是我们一个熟人,就是送饭那个八字胡。此刻的他双眼通红,这绝不是被海水沁的,而是暴露出一种从心往外的杀气。

    我跟他没话说,现在就是个你死我活。我立刻扑过去。

    他没带枪,右手拿着一把匕首。他也顺着刺了过来。我当然不能被刺到,临时改变策略,躲避一下。

    我还把他胳膊拽住了。

    我本想跟他较劲,进而试图把匕首夺过来。但摸着他胳膊时,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的肌肉好硬,还疙瘩溜球的。我心说真要跟他拼气力,弄不好两个我都不是他得对手。

    他一刺未中,这就要抽回手。我急了,而且想让大嘴过来帮忙,但这得需要一点时间,另外此时步枪子弹也被大嘴打光了。

    我突然上来一股狠劲,心说这也不是比赛,生死存亡之际,甭考虑这儿考虑那儿得。

    我张大嘴,对着八字胡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