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三章 新线索
    我和大嘴对这方面懂得不多,我俩都摇头。铁军还挺“悠闲”,拿着笔和白纸画起来。

    我凑过去看一眼,他画的是某个图案的一部分,只是他也有犹豫,画一会改一会的。

    我猜到了,问铁军,“是不是想把昨晚摩托司机手臂上的纹身还原了?”

    铁军点点头。最后他用了一个钟头,硬是画出七八个版本来。他把这些画一字排开,我和大嘴跟看展览一样,依次瞧了瞧。

    我很集中神经,试图在其中发现什么线索,但看完后,我放弃了。

    大嘴跟我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我呢。我又问铁军的看法。

    铁军无奈的一耸肩,说他对纹身有过研究,毫不夸大的说,全国范围内的主要黑帮的纹身,在他脑海里都有概念。

    他本来猜测绑匪跟这些黑帮有联系,现在却把这观点否了。不过他也强调,他的观点也未必是对的,毕竟可能有所遗漏。

    我们把纹身图案的事临时放在一边了。一晃一上午过去了。

    等到了下午,省厅那边来结果了,经过法医鉴定,两只左耳的血液有血缘关系,而且小孩耳朵的dna跟王明仁的也吻合。

    换句话说,耳朵确实是人质的。我们都默默接受这个结果。这样过了两个钟头,也就是下午三点多,又传来一个消息。

    这是线人给的,说在罗山附近,发现有可疑摩托车出入。

    我听到后,第一反应是那帮绑匪。铁军和杨鑫态度一致,要立刻过去看看。但铁军担心这期间局里别有啥事,就把这活儿揽下来,让杨鑫留在警局等消息就行。

    而且铁军还防着一手。他担心那里是匪窝,这帮悍匪别携带枪械啥的。

    他除了带我和大嘴以外,又带了两名老刑警。我们五人都带着枪,铁军还去了趟枪库,拿了这个警局唯一一把步枪。

    铁军当着我们面,熟练的摆弄起步枪,还趁空问我,“圈儿,对这枪了解么?”

    其实它就是一把56式,我在警队见过,问题是教官当时说的很清楚,这枪后座力强,怕我们使用时意外受伤,就没带我们进行射击训练。

    我把这情况说了,本来铁军有意让我用这把枪,但看我这老实的态度,他又把枪放到一个长条旅行包里,自己背着了。

    我们又带了一些其他必要设备,一起出发了。

    考虑到去山区,我们没开警车。五个人,铁军自己一组,其他人俩俩一组,总共骑了三台摩托。

    我和大嘴一起,这次由我开车,所以速度不快,跟在铁军他们的摩托后面。

    我发现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汽车和摩托最大的区别就是防不防风了,这一路上把我们吹得,等一个多钟头以后,我们来到罗山附近,都灰头土脸的。

    有个姓赵的老刑警给那线人打一个电话,我在旁听了几句,知道这线人有个代号,叫洁老儿。

    我纳闷咋叫这外号呢?老赵多解释一句,说这线人有点洁癖,外号就这么来的。

    我点头表示理解。

    老赵还问了那处可疑地点的具体位置,带着我们赶过去。

    打心里说,我对卫海有一些了解,尤其罗山这里,简直算一个奇景了。首先这是一片山区,放眼一看,少说十多个山峰,错落分布着;其次这里的山,个个又鼓又远,看着像女人的饽饽。

    我们来到群山的一个入口处,这里灌木也挺浓。

    老赵先带头停车,四下看看,吹了几声口哨。有处灌木丛晃动一番,从里面站出一个人来。

    这人年纪不少,穿着一身浅色衣服,隔远对我们摆了摆手后,又一闪身埋伏好。

    这就该是老赵了,问题是我观察着他,有一个疑问,他衣服是挺干净,脸却污突突的,乍一看跟四五天没洗脸一样,表情更有些呆板。

    我心说这也不像个真有洁癖的样儿啊?我还跟大嘴念叨一嘴。

    大嘴回答我,“行了圈儿,挑这个干嘛?再说,在这大野外的蹲点,能干净起来么?”

    我没法反驳。铁军趁空也问老赵一句,“你确定这线人是洁老儿么?”

    老赵有点近视,刚才一直眯着眼睛看的,现在想了想回答铁军,说是他!另外那个老刑警也应了一声。

    铁军不多问了,我们又一起进了入口。

    接下来的路很颠簸,也很不好走,全是泥土。我们为了尽量不弄出声响,整体把车速降了降。

    铁军让我们都小心,甚至也都机灵点。

    我们都应声点头。但一路上,我们并没遇到啥危险,更没发现啥异常。

    这样我们一晃来到一个小山脚下。

    这小山挺有特点的,山底的岩壁很陡峭,甚至有一个地方长满了三四米高的爬山虎。

    我、大嘴还有那两个老刑警,对这爬山虎没啥感觉,都想着绕过小山,继续深入调查呢。

    铁军却喊停,主动开着摩托,往爬山虎旁边凑了过去。我们四个互相看看,全一脸不解,却也陆续跟过去。

    铁军把摩托停了,从上面走下来。他举着步枪,又望着爬山虎沉思起来。

    我等了有小半分钟,实在熬不下去了,心说有啥好看的?就催促的问一句,“铁哥,走不走?”

    铁军不仅没回复,反倒把步枪当棍棒用,对着爬山虎戳过去。

    刚开始两下,步枪都顶在岩壁上了,甚至还被爬山虎缠了几下,让枪身上全是断枝碎叶。

    铁军不在乎,继续戳着。没几下后,怪异来了,步枪竟完全的戳了进去。

    我们四个没想到里面是空的,急忙围到铁军身边。

    铁军让大家都举枪保护他,他又扒开缝隙,小心翼翼的把脑袋探进去瞧瞧。

    等缩回身子,他告诉我们,“这爬山虎后面有高两米、近两米宽的空洞。甚至洞穴口还有遗落的吃剩下的食品包装带。”

    我怀疑这是不是藏人质的地方。真要这样,我们这次出警的收获可太大了。

    当然了,我们也没急着下定结论。

    我们四个学着铁军,一同钻进去。来之前,我们为以防万一,也都带了电瓶灯。

    这次我们把电瓶灯打开,四条光线,瞬间把这里照的很亮。我留意洞穴壁,没有人工开采的痕迹,很可能是天然形成的。

    铁军又带我们一起往里走。不过我们没乱,保持着一二二的队形。

    我不知道这洞穴有啥说道,反正一直听到很低的嗡嗡声,似乎是风吹出来的。

    这很干扰我们的听力。但不得不佩服的是,铁军耳朵很灵,等我们深入一百多米,来到里面时,铁军突然嘘了一声,又摆手叫停。

    我们四个看着他,铁军仔细聆听着,还转头问我们,“都听到了么?”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