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二章 神秘维修工
    我本来想的是,我和大嘴做第一和第三个任务都行,就只是找赎金这任务,让人觉得棘手。

    没想到铁军真就把这烫手的山芋丢给我俩了。

    而且这赎金是一千万,又不是百八十块钱的,我和大嘴真找不到。想凑份子把它顶上都不行。

    铁军叹了口气,说其实也不想让我俩去的,但杨鑫那边的人,从昨晚上开始就没停工,眼瞅着找了小一天,不仅把那个单元门的住户都调查一遍,连天台都没放过,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可现在依旧毫无进展,上头追的紧,所以想换批人换换运气。

    警察跟军人差不多,都要服从命令。我和大嘴虽然打心里一千个不乐意,最后却硬着头皮把这活儿接了。

    我俩跟铁军又聊了一会儿,就带着任务告退了。

    但我们没急着去。找到杨鑫,跟他了解下情况。

    杨鑫说,现在还有两组人留守在那个高层,一组守在门口,对进出的居民盘问和搜身,另一组还在逐层的排查呢。

    而且他的意思。既然我俩要去,就把搜查的那组人替换了。

    其实这都不是我要了解的重点,我等他说完,也真是看他没说到我心坎里,索性直问,"现在有没有啥先进的设备,辅助我俩找赎金的。"

    杨鑫这人挺逗,想了想又说,"要不从武警部队借俩警犬试试?"

    我心说拉倒吧,我更没听说哪个警犬是天生的财迷,会对钱有这么大兴趣的。

    但不管咋说,我面上依旧拿出很有信心的样子。拍胸脯让杨鑫瞧好吧。

    我和大嘴开了一辆私家车,最后把车停在那高层所在的小区北门了,因为里面停车位蛮紧张的,我俩随后步行来到单元门口。

    守在这里的两组人事先接到信了,尤其负责搜查赎金的那组,很痛快的跟我们交接了。

    我趁空还回忆一遍那晚追匪的过程。那小子带着赎金。坐了电梯。最后死在天台上。

    我觉得这短短时间内,他不可能把赎金塞到哪个住户家。我又想,这高层的天台上不仅有各种太阳能热水器,还有几个小仓库和小房子,甚至杂物也挺多的。

    赎金被藏在这里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我和大嘴一商量,不管原来那组人怎么地毯式搜索的,我俩还从天台下手吧。

    我哥俩挺卖力,一搜之下,一晃快到天黑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钻过多少地方了,弄得浑身挺脏的,大嘴更惨,脸上全是一条条黑道子,鼻尖上也蹭了快灰儿。

    我有放弃的意思了,跟大嘴说,"要不咱哥俩下去歇一会,吃个饭啥的?"

    大嘴更狠,说最好再喝点酒,借着酒劲,或许这么疯一把,能有意外发现呢。

    我没反驳他,打心里觉得,我哥俩在这么高的地方找东西,还敢喝酒?万一摔下去怎么办?

    我叫着他一起下了天台,本来我们想坐电梯的,谁知道这时电梯不好用了,门口电子屏上显示一个怪异符号。

    大嘴认得,说这电梯正在维修呢,或许是例行检查的时间到了。

    但我有个疑问,检查电梯也该在正常工作时间才对,难道维修工都不休息吗?

    我拿手机给守在门口的同事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什么情况?不过响了十声,没人接听。

    我更加迷糊了。大嘴看我愣愣发呆,他累的打了个哈欠,说别想了,电梯不能用,咱哥俩走楼梯不就得了?

    他还当先带头。我跟在他后面。这么走了一会儿,我突然来了顿悟,还猛地拽了一把大嘴。大嘴差点一个踉跄摔下去,他扭头看我。

    这一刻,我猜到赎金在哪了,甚至兴奋之下,说话都不利索了。我跟他强调,"井、井......"

    在漠州的土话里,井是骂人话,因为这字横看竖看都是二。

    大嘴冷不丁误会了,以为我骂他呢,他还急了,反驳说,"圈儿,你才井呢,你、你、你还是个四,除了二还是二!"

    我没闲工夫跟他胡扯,又补充说,"井道!你想想,电梯井道能不能藏赎金?"

    大嘴稍微一愣,也回过味来。

    我想的是,绑匪带伤进了电梯,在乘坐期间,把电梯顶盖卸下来,又把赎金顺着顶盖抛出去,这样赎金就顺着落到电梯井道最底下了。

    这也能解释的通,为啥警方收不到跟踪器的信号了。因为凭电梯井道的格局和材料,估计就算x光,也很难穿透。

    而话说回来,现在电梯在维修,这代表什么?我怀疑是绑匪派人过来了,借机要把钱拿走。

    我没想到我哥俩能这么巧,再次摊上跟绑匪正面交锋,但我们不怕这个,一起掏出枪,飞快的跑楼梯。

    我也没再给守门那组同事打电话了,因为我隐隐觉得,他们或许都被绑匪收拾了。

    我俩每跑下一个楼层,都会留一下电梯的动向。这样当来到四楼时,我看电梯动了,按电子板显示,它还正往上升呢。

    我心说这是什么个情况?绑匪拿完钱又想上来把我和大嘴解决了?

    我和大嘴只是互相看了看,并没多说啥。我还果断的凑到电梯门口,对着电子板摁了一下。

    我俩又一起退后,把枪举起来。我眼睁睁看着,电子板上的数字变到四,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我俩都知道绑匪的厉害,尤其他们还有液态炸弹,这一刻,我俩又一同退一步。

    但整个电梯里别说绑匪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我搞不懂这里面的猫腻,而且眼瞅着电梯门要再次合上,我伸手把它挡住了。亚沟上弟。

    我往里面看,也因为针对性很强,我很快发现这电梯的顶部有松动的迹象,甚至顶板缝隙处还挂着半截草叶子。

    这高层外面就有草坪,我猜有人的鞋上带着草叶子,他往上爬时,疏忽之下留了这个蜘丝马迹。

    大嘴问我接下来怎么办?尤其指着电梯,说绑匪会不会还在井道中呢?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顶板已经被装回去了,他躲在井道里,完不成这举动。

    我跟大嘴商量着,我俩一人坐电梯,一人顺着楼梯往下跑,这么两头堵的一起去一楼汇合。

    大嘴主动说跑楼梯,我也没争啥。等电梯门关上,整个电梯先去了趟顶楼,开始往下运行。

    我不知道大嘴那边啥样了,更担心这期间他别遇到绑匪,那样的话,他身单势孤太被动。

    我也仔细听着,并没传来枪声,这间接算是一件好事。

    等最后电梯停到一楼,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我吓得激灵一下,还把枪举了起来。

    但这人是大嘴。我松口气走出去,之后我俩一起跑出单元门。

    我沿着左右两边都看看,并没发现啥维修工的身影,反倒从右边路上,一瘸一瘸的走过来一个行动不便的大妈。

    我想问问这大妈遇没遇到维修工,这样也能决定我和大嘴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追。

    这大妈有点耳背,我问了两遍,第二次几乎是吼嗓子说的。大妈啊了一声,指了指身后方,说你们快追吧,维修的刚走,运气好就能追到。

    我和大嘴撒丫子跑,等转过一个拐角,我看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黄色工作服,车把儿挂了两个鼓鼓囊囊的大兜子,后座上装着一个大箱子。

    大嘴念叨一句,说几天不见绑匪咋混的这么惨了?连个轿车都没有,改成骑自行车了?

    我也有点犯懵,但我俩不管这些,又一顿猛冲。离近后,大嘴喊了句,让他高举双手下车。

    他本来没留意我俩,被大嘴这一嗓子一弄,他回头看了看。大嘴很敏感,立刻把枪举起来,问他,"没听到我的话吗?"

    这人吓坏了,都忘了自己骑车了,这就要逃。结果这么一弄,他直接从车上摔下来了。

    不得不说,他还挺皮实的,没摔出啥毛病,迅速爬起来后,举着双手,结结巴巴的说,"两位大哥,我就一修马桶的,没钱!"

    我和大嘴一愣。这时自行车也倒在地上了,我还往前凑了凑,翻了翻那俩兜子和箱子。

    我看的清清楚楚,这里面有小型的管道疏通机,还有马桶抽子等等,而且这些工具都很脏,也很臭,隐隐飘过来一股屎尿味。

    我被弄得直熏鼻子。我知道我和大嘴弄岔了,那大妈也一定误会了,以为我俩要找维修马桶的呢。

    我气得不知道说啥好了。大嘴解释一句,说我们是警察,正出警破案呢。

    师傅点点头,不过还有些惊魂未定。

    稍微缓了几秒钟,我又开口问这师傅,"刚刚见过修电梯的维修工没?"

    师傅木纳的说有,又指着一个方向,说他好像拎着一兜子设备,奔着北门去的。

    我和大嘴撇下老师傅,再次嗖嗖追。

    当我俩刚冲到北门门口时,我发现有一辆小货车正起车呢,它车身上写着电梯维修的字眼。

    到目前为止,我不确定这司机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绑匪,但我四下一看,也没其他可疑人员了。

    小货车当我俩面开了过去,经过我们时,司机还特意扭头看了一眼,对我们露出一丝冷笑。

    大嘴喊了句追,而且我俩的私家车就在不远处停着,我俩就又急忙往那里赶。

    看大嘴的意思,这就上车打火,可我被潜意识影响,总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ps:

    求今天的推荐票和金钻~</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