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章 午夜来客
    铁军突然来的这一句,让我都有点懵了。我问他,"王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铁军把短信读了一遍。我听完心里大致有了一个概念。

    王雷是个生意人,而且啥都做,服务、边贸、小吃等等,在东星偏远山区。还包了一个矿。

    他这人最大的特点是睚眦必报,跟谁接下梁子,不把亏找回来,绝不罢休。

    我知道,晚间的事,我们是彻底惹到他了,尤其钟燕雪还这么照顾铁军,更让这小子心里有疙瘩。

    但我们也不会因此怕他什么,尤其我们还是警察,哪有怕贼的道理?大嘴还拿个词来形容王雷,"跳梁小丑。"

    这顿饭并没喝酒,很快吃完了,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后,就一起爬到床上睡觉。

    这一刻我很怀念东北的炕。至少晚上烧烧火,也能暖乎乎的,比睡这种冷床要强,而且这屋里只有两张双人床。

    铁军和白老邪睡一个,我和大嘴睡一起。我们都是老爷们,没办法像情侣那样互相抱着取暖。

    我翻来覆去老半天才沉沉入睡。也搞不懂最后是被冻晕了,还是真有困意了。

    夜里模模糊糊的我魇着了,突然间自己变成很清醒,却不能动,貌似旁边还站了个人。

    我吓是肯定被吓到了,但拿出一副死磕的架势,玩命的试着蹬腿。

    最终我身子抖了一下,也彻底醒了。我喘着粗气,坐起来想吸根烟。

    但一抬眼,我看到铁军也坐着呢。我心说巧合,难不成他也梦魇了?

    没等我问啥呢,铁军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压低声音跟我说,"外面好像有动静。"

    我觉得他太敏感了,尤其这还是乡间,夜里有啥野猫野狗跑到院里,很正常。

    我摆摆手,那意思别多想。铁军却不理我。依旧拿出一副聆听样。我这时小腹有点胀。想嘘嘘。

    我就披着衣服下床了,耷拉着皮鞋。铁军目送我离开。

    我来到房门前,打着哈欠,一把将门拽开,这一刻我还想着,一会解手痛快点,不然外面那么冷,别把自己的小蚕蛹冻到。

    谁知道看着门外,我愣住了。

    这里站着一个人,没脸,看不清鼻五官,穿着一件风衣。

    我脑门有股寒意,第一反应是想到鬼了。这人见到我倒是没咋意外,还一抬手,举起一把枪。

    我被潜意识一带,一扭身子。险之又险,枪开火了,嗤的一声响,一发子弹擦着我胸口飞过。亚丸助巴。

    光凭这声,我立刻猜到,枪上带着消声器呢。这也间接说明,他是个职业杀手。

    我现在手无寸铁的,根本没法跟他斗。我被迫退回屋里。

    他也有下一步动作了,一转枪口。但我动作快了一步,提前把房门关上了。

    嗤嗤声和砰砰声持续响起,这就是一般的木门,一下子又漏了两个洞。我的大腿还凉了一下。

    我整颗心直沉到底,意识到自己中弹了。

    我不能挡在门后面,不然穿透进来的子弹,一样能把我打死。

    我往左侧迈了几步,躲到墙后面,趁空摸了腿一把,只是少快皮肉,没伤到筋骨。

    这时屋里也有动静了,我怕他们出来挨子弹,就扯嗓子给他们提醒。我喊话也一定被门外的杀手听到了,他急了,又开了两枪后,猛地把门踹开了。

    我拼命压下紧张感,甚至调整自己的呼吸。

    一把枪先从门口出现了,它一点点的往里进。我知道,再给杀手一点时间,等他全进来后,形势就糟了。

    我上来一股狠劲儿,猛地伸出双手,把枪抓住。

    我试图夺枪,但他力气比我大,挣扎几下后,我整个身子又被他扭得有点来回乱跑了。

    我急了,无意间一瞥,看到房门了。

    我冒险的突然松开他双手,又把房门猛地关上。

    杀手骂了句,但骂的啥,我听不懂,他被这股力道一带,身子一下出去了,拿枪的手却被挤在门缝上了。

    他跟我较上劲了,但我为了卡住他,整个身子倾斜着用力。如果只有我俩,我估计自己斗不过他,只能勉强撑一会儿。

    但铁军冲出来了,他看清现在的形势后,果断一扭头。他身后就是厨房。

    他去里面拿出一把菜刀。

    这菜刀也是今晚邪叔做菜时用到的。铁军并没下死手,不然用全力一跺,杀手整个手都能被砍下来。

    饶是如此,当菜刀把杀手的手背砍出一条口子后,杀手忍不住的惨叫一声,也不握枪了。

    铁军就势把枪接住,对我喊了句,"开门!"

    我俩很默契,在门在一瞬间,铁军就举着枪,对着杀手嗤嗤来了两枪,一枪打在他肩头,一枪打在腿上。

    杀手站不住,一侧歪后,失衡摔到地上。

    我搞不明白铁军为何下手这么狠,心说我们夺过枪后,一起冲出去二对一跟杀手肉搏,把他擒住不行么?

    但也怪我经验少了,真没想到,外面还有一位。

    他原本躲在一处院墙下,估计跟同伴商量好了,他主要负责放风。

    看着同伴失败,他举起枪,对准我们哒哒哒的打过来。

    他这枪没带消声器,而且听声就知道,是步枪。铁军拿的是手枪,根本没法跟他抗衡。

    铁军往后退,这股力道还挺狠,把我撞的都踉跄几步。

    铁军趁空用手枪还击几下,等压制住对方火力后,我俩一同贴着门旁的墙面站好。

    我又把门关上了。步枪再次射了一通,要我说,这子弹的威力太狠了,门上出现的全是大洞。

    我身旁还有一个小椅子,铁军对我使眼色,我赶紧把椅子搬过来,顶在门把手上。

    我不知道接下来咋办的好了,也觉得这么等待很被动。

    我想给东星警局打电话,让他们派人来支援,但话说回来,会不会有点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意思?

    铁军很稳,也没像我这样多想,光默默等待着。

    又过了几秒钟,门口没动静。反倒是里屋窗户,被子弹打的噼里啪啦全碎了。

    我心说糟了,凶手明显要破窗而入。

    我担心大嘴和白老邪,铁军犹豫一下后,带着我又往里屋凑。

    我俩没傻愣愣的直接跑进去,等来到里屋门口前,我俩停下来,甚至弓着身子。

    我喊大嘴和邪叔的名字,大嘴应了我一声,这说明他没事。但白老邪哪去了?我心说不会是受伤甚至是挂了吧?

    铁军比我还挂念邪叔,他等不及,试探的猛地冲进去。

    这一刻,窗户处原来砰的一声响,给我感觉,好像是杀手冲进来了。

    我悲观的认为,接下来铁军要和杀手正面交锋了。我真不希望这场景出现,反倒是铁军能有机会,偷袭之下把这杀手击毙就好了。

    我也竖着耳朵听着,估计哒哒哒的声音会立刻出现。

    但没有枪声,铁军依旧举着手枪,不过不弓着身子,还诧异的站直了。

    窗户处传来一个沙哑的骂骂咧咧的声音。

    我慢慢挪动身子,也凑到门前往里看。

    那杀手半个身子横在窗框上,别说开枪了,他枪早就丢到地上,邪叔正骑在他身上,对准他脑袋,疯狂的抽打呢。

    我又缓了缓,猜出刚才发生啥了。

    这瓦房的窗户都是老式的,窗框很大,被子弹打了一顿,更是连玻璃都没了。

    白老邪一定是提前蹲在窗户下面了,等杀手刚凑过来时,他猛地站起来,伸手把杀手半个身子拽了进来。

    我暗赞邪叔机灵,另外我也发现,他抽杀手的位置很刁钻,最后几下,还全对准太阳穴了。

    如果是一记猛拳,打在太阳穴上的话,很容易出人命,但邪叔只是抽巴掌,又扇了几下后,杀手抗不住,晕了过去。

    我又找大嘴,发现他从床底下正往外爬呢。我过去拽了他一把。

    随后我们把这俩杀手都绑起来,并排放到一起了。

    昏迷的那爷们,绝对是逃过一劫。我们没针对他,反倒把精力放在受伤这位的身上。

    铁军先踩着他的伤口,他疼得直哼哼。等觉得差不多了,铁军蹲在他身上,用消声手枪顶着他脑门问,"谁派你来的?"

    杀手本来不打算说,拿出一副死扛的意思。

    我就建议铁军,再踩他几下。谁知道铁军更绝,拿枪对准他大腿,嗤的打了一下。

    杀手整个脸都扭曲着,双眼也有要往上翻的意思。铁军急忙掐他人中,又把他救回来了。

    铁军再次问了句,而且伴随的,还把枪顶在这爷们的裤裆上。意思很明显,再不说,你立刻会变成太监。

    杀手有些崩溃了,也真是被铁军的血腥手腕吓住了。

    他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我是一句都没听懂。

    大嘴更是忍不住骂,说你娘的,你是哪个少数民族的?就不能讲普通话吗?

    铁军见识多,这一刻皱着眉,提醒我们一句,说这人说的是越南语。

    我一下愣了,往深了说,这杀手岂不是越南来的?

    铁军又让杀手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而且语速慢一些。杀手又叽里咕噜说起来。

    我虽然不懂越南语,这次却很认真的听了一遍,里面有个字眼反复出现。我猜是谁的名字,甚至很可能是幕后主谋,也就是他派杀手来收拾我们的。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