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二章 毒
    我和大嘴在等待铁军期间,着重看守着王雷这些人。

    我俩都看出来了,这些人不安分,甚至他们也知道,铁军是个硬茬子,现在只剩我们两个。是他们最佳逃跑的机会,再晚了,一切就来不及了。

    但我和大嘴不给这些人有幻想的机会。大嘴还把步枪的保险拉开了,警告说,"哥们我很紧张,知道么?手抖,你们要有啥乱动的情况,我手一秃噜,这枪子弹就全打出去了。"

    碍于步枪威力,他们老实了。

    又过了一支烟时间,铁军给我打电话了,让我们进来。

    我和大嘴一前一后,也把这些人全押着往里送,本来还有昏迷的那俩爷们。按说我和大嘴不能让他俩这么继续在露天躺着,但我也不想背他们了,毕竟这是个人,太沉了。

    我就从王雷手下抓了两个壮丁,完成这苦逼的使命。

    走进去的一路没啥叉子,等来到别墅里。我第一感觉是王雷这兔崽子有俩骚钱,把这里装的跟皇家宫殿一样。

    另外我看着坐在屋里,被铁军限制行动的那个客人。我愣了。

    这人抬头也看我呢,他一双斗鸡眼,眨巴眨巴的。我没想到会是他。

    大嘴还乐了,呦呵一声说,"兄弟,咱们又见面了。"

    斗鸡眼不认识我俩,冷不丁懵了。王雷更是误解大嘴的话了,他以为斗鸡眼跟我们是一伙的呢,对着斗鸡眼骂起来。

    斗鸡眼这人原本就有点怂,不敢还口。我被王雷骂的心烦。摆手让他闭嘴。

    铁军指挥我和大嘴,把这些手下全压到犄角旮旯,他带着王雷一起坐到斗鸡眼旁边。

    这么一来,乍一看好像他们仨是老友间聊天一样,其实气氛却异常凝重。

    我和大嘴看押王雷这些人的同时,大嘴有点饿了。去翻了别墅的冰箱。

    这里面有吃的。还有一条烟。大嘴拿出来看看,跟我念叨说,"卧槽,是'真龙'。"

    我知道真龙是广西这边的烟,来到这里后,李云东给过我们一包。我心说真龙就真龙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又不是没抽过。

    我还咳嗽一声,意在提醒大嘴,别这么丢分。谁知道大嘴举着真龙,又跟我和铁军喊,"这他娘的是巴马天成版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同样是真龙,这一版的是顶级烟,估计少说上千块一条。

    我不咳嗽了,也不管什么丢分不丢分的,赶紧对大嘴喊,"愣着干啥,拿过来啊,咱哥俩尝尝。"

    大嘴嘿嘿笑着,也不顾吃的了。这时王雷脸色很差,却没说啥。

    我一时间有点纳闷,心说他抠到这种程度了?连条烟都这么在乎?

    我和大嘴不理他,这就打开包装。但刚拿出两根,没等点上呢,铁军提醒一句,"把烟碾碎了。"

    我心说碾碎了还怎么抽?但也明白,铁军能这么说,里面肯定有猫腻。

    我拿起一根烟放在手心上,用力碾了几下后,散乱的烟丝弄了一手,我也因此看到,这烟丝里面有白色粉末。

    我诧异的抬起头,铁军冷笑起来。我反应过来,心说真他娘的毒啊。

    我和大嘴不敢碰这烟了,甚至大嘴也不敢乱吃这里的食物了。

    缓了一会儿后,铁军跟斗鸡眼问话了,"这位老哥,你找王雷有什么事?说出来让我听听。"

    斗鸡眼眨巴眨巴,支支吾吾没说啥,其实要我说,也就是现在走不掉,不然他能立刻消失。

    铁军不给斗鸡眼太多的时间,他拿枪的手原本放在膝盖上,枪口冲下,这时他微微抬起枪口,对着斗鸡眼脑袋上方,嗤的来了一枪。

    一发子弹几乎贴着他头发飞过,最后打在一处墙面上,弄得墙上落下不少碎土屑。

    斗鸡眼吓得嗷了一声,我发现神奇的事来了,这一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得,他眼睛一下正常了。

    不等铁军再说啥,斗鸡眼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斗鸡眼的意思,他是卖小商品的,王雷下面有好几个厂子,各种工人乱七八糟加一块,得有个三五百人,要是雷哥能推荐下这个商品,他不就有的赚了么?

    我听完心里暗笑,隔远插话问,"你那是什么商品?详细说出来!"

    斗鸡眼隔了这么一会,不太害怕了,我发现他眼睛都开始往鼻尖集合了,而且被这么一问,他又支支吾吾上了。

    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也暗骂这老东西心太损。

    他所谓的推销商品,很可能让王雷想办法,让这些工人被迫吸毒,最简单的就是混到饭菜中,等上瘾了,他再偷偷私下卖毒品。

    这三五百人,如果真都中招了,很可能都要倾家荡产,而毒贩是暴赚的节奏。

    我等着铁军发话,让他来决定怎么收拾这个斗鸡眼。

    铁军拿出完全不着急的样子,悠悠达达的想了一会,又开口说,"老哥,你知道么?咱俩是同行,我也是做毒的。"亚司岛亡。

    斗鸡眼愣了,我和大嘴也愣了。我心说这又从何谈起?

    但铁军继续说谎,告诉斗鸡眼,我们有四个人,这次来到广西,一方面听说这里的货纯,另一方面知道这里销路不错,所以先来踩踩点子,行的话,就长期驻扎在这儿了。

    斗鸡眼不回话,王雷有点怕铁军的意思了,还念叨句,"原来你们是做毒的!"

    其实王雷这么说也没错,别看毒贩听起来也是贩子,但往往是心狠手辣之人才敢做,甚至在做这一行那一刻开始,他们早就提着脑袋过日子了。

    铁军又看着王雷,问了句,"咱们的账怎么算?"

    王雷脸色变得奇差,铁军让我和大嘴看着斗鸡眼,他一把将王雷提起来,拖着往外走。

    我看那架势,铁军要给王雷来个枪决。

    王雷崩溃了,叫着求饶,甚至他整个人刚被拖到门口,裤子竟然湿了。

    铁军低头盯着王雷,他一定在观察王雷的表情和眼睛,最后一把将王雷丢在地上。

    王雷也不起来,或者是因为身子发软,根本起不来吧。我看到这一幕,心里松了口气,王雷是彻底怕了,对我们不会有威胁了。

    铁军又坐到斗鸡眼旁边,他摆弄着枪,咔咔的反复开保险、关保险的,不经意的念叨句,"既然我们是同行,我又是初来乍到,你就没啥表示么?恩?"

    斗鸡眼呼呼往下流汗,甚至眉毛都挡不住,有滴汗留在眼睛里了。

    斗鸡眼很清楚铁军的脾气,他不敢拖着,不然怕铁军给他来个枪决啥的。

    他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明天带你去个地方,那里还有一个同行,也是整个东星最大的毒贩,咱、咱们一起商量,看未来怎么规划这里,成不?"

    我猜这同行,就是钟燕雪了。

    铁军听完没意见,又靠在椅子上,让枪口冲上,一边回答斗鸡眼,说好,就这么定了。一边扣动扳机。

    嗤嗤声传来,一发一发子弹全打到屋顶上。而且因为角度很巧,那些碎土屑全落到斗鸡眼的脑袋上了。

    斗鸡眼很尴尬的遮着头,一时间还很狼狈。

    铁军跟他又聊几句,留了联系方式后,就把他放走了。斗鸡眼跟被特赦了一样,嗖嗖的往外奔。

    一时间,屋里就剩我们仨和王雷这些人了。

    我们不想跟王雷多接触,铁军对我和大嘴使个眼色,大嘴放了几句狠话,把这些人训了一顿。我们仨又一同离开了。

    在走出别墅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像个警察,反倒更像一个悍匪。

    不过我明白,这次的幽灵毒案,如果还像以前那样,规规矩矩的侦破,确实有难度,甚至李云东他们不就因此陷入困局了么?

    我们来的时间虽短,铁军却用了这种奇招,到现在让案情进展神速。

    我又不想那么多了,跟铁军和大嘴一起,坐着摩托离开。

    我们回到农家院时,这里也来了另一拨人,都是警察,但他们没穿警服,都是便衣打扮,正悄悄的把越南杀手运走。

    铁军也把那跟踪器找到,用鞋根狠狠踩了几下,直到弄碎。

    我问铁军,"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铁军没正面回答我,反倒跟我说,"圈儿,有个急事得你去办一下。"

    我问是啥?铁军让我偷偷回警局,找到妲己,跟她要点毒过来,不然我们是外来的毒贩,怎么可能没带货呢。

    后半句我听明白了,但一想前半句,我有疑问,说妲己手里能有货?

    而且我打心里合计,我们是警察,就算当卧底,也不该有卖毒的举动吧?

    铁军跟我又解释一句,说妲己给的毒,都是假的,用各种药品弄出来的,只有毒的味道罢了。

    我彻底懂了,心说这招真高明。

    一想到见妲己,我也不累了,这就跟他们告别。

    我骑摩托离开的,不过来到市区后,我就找个偏僻地方把摩托放这儿了,我又溜溜达达在周围转悠一番,确定没跟踪的,再找个出租车,直奔警局。

    这时的警局大楼,黑压压的,但大门的门卫知道我要来,估计是铁军给他信了。

    我刚到门口,门卫就打开值班室的小窗户,提醒我到后院。

    我说了声谢,而且后院有一个屋的灯还亮着。

    我印象中,这屋子没具体划给哪个部分,原本一直空着。我凑过去,把门打开。

    但现在这里变了样,有桌椅板凳,还有各种药品和化验设备,妲己正坐在里面呢。

    这都不算啥,我跟妲己打声招呼后,看着角落里的一个柜子,愣住了。

    ps:

    看了大家昨个儿的留言,希望我能多更。</p>

    过几天的,我加更几次。</p>

    主要这案子,艾玛,忒难写了,最近这几张,各种敏感,让我每次上传时,一想到审核,小心脏就担心的扑通扑通乱跳&hellip;&hellip;</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