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四章 诡秘的太空杯
    我想说点啥,能把现在气氛变一变,但已经晚了。"

    瘸子脸色奇差,拿出恐怖的表情。铁军突然出手,对瘸子两个手下的腰间抓去。

    这是擒拿的一个招数,叫空手套狼。也就是一眨眼间,铁军拿着那两把枪,而且他又耍了一个绝活,单手这么一弄,把保险都弄开了。

    整个包房都静了,包括钟燕雪都出现一股惧意。

    铁军不理其他人,冷冷盯着瘸子。瘸子结结巴巴的赔笑着。

    铁军不理他,猛地出脚,对他膝盖踹了上去。

    瘸子一失衡,跪在铁军面前,等他抬头时,铁军的两把枪全顶在他脑门上。

    没等瘸子再说啥,铁军又看着大嘴问,"兄弟,刚才受委屈了,现在甭忍了,你怎么舒服怎么来!"

    大嘴呵一声,大步往前走。我提醒大嘴一句,那意思下手狠点。

    大嘴把瘸子又拽起来,反身把他推到桌子上,伸出双手,对着瘸子的耳朵使劲揪着,对嘴巴使劲扣着。

    我挺不理解大嘴,心说这不是小孩打架才用的招数吗?难道这就是他心里所谓的狠?

    铁军默默看着,我和白老邪也没出面。

    但突然间,门外有敲门声,随后门被撞开,有两个服务员打扮的人,正拿着枪,指着屋里。

    我猜刚才的爆炸声,惊动这俩"服务员"了。

    其中一人还问,"怎么回事?雪姐。"

    我忍不住跟钟燕雪提醒一句,"雪姐,刚才你啥都不管,现在可别又袒护那瘸比。"

    钟燕雪对服务员一摆手,说了句没事。这俩服务员拿出不多问的架势,把门关上了。

    我们也不能一直这么僵着,铁军又提醒大嘴,"打够了就收手吧。"

    大嘴不解气的又抠瘸子两下。等瘸子挣扎的站起来后,我发现他的鼻子、耳朵和嘴都有点肥大的意思了。

    我突然明白大嘴的用心了,心说这哥们真坏啊,都说打人不打脸,他这次专动脸,看这架势,瘸子少说半个月缓不过来,这要出门啥的被人看见,岂不是很丢人?

    瘸子不敢吱声,更低个头,不敢跟铁军或大嘴对视。

    铁军和他又都坐回桌子旁。

    钟燕雪娇声笑了笑,她倒是很直接的来了句,说不打不相识,以后都是一个圈里的朋友了,而且老爷们的肚里能撑船,希望大家不计前嫌,一起发财。

    等他们几个随便聊了几句,气氛又"缓和"不少后,终于开始谈正事了。

    我很仔细的听着,也全明白了,钟燕雪、斗鸡眼还有那两个大佬,他们是国内贩毒的,跟越南那边的是两伙人,越南仔有货,只要钟燕雪这四人想要,要多少货都有。从那边买来的价格是八十块一克,等到他们手里一转,就变成五百元一克了。

    我打心里算了一笔账,也暗暗咋舌,心说这玩意儿果然是暴利。

    钟燕雪四人现在最在乎的是怎么把货卖出去,而且他们胃口越来越大,对现有的渠道不满意,一直想扩大、扩大再扩大。

    铁军趁空也说了我们几人的情况,这情况最早也跟斗鸡眼讲过,铁军还把那包事先准备好的假货拿出来,让这几个大佬看看,说这也是我们以前一直贩卖的样品。

    钟燕雪四人都对毒很精通,除了瘸子没动身以外,剩下三人全用针戳破塑料袋,挑出一点品一品。

    这一刻我很紧张的观察着,怕他们发现异样,但妲己做的假货再次瞒天过海了。

    另外他们仨品完的态度一致,这货纯度太低了,能挣到的钱太少。

    铁军顺着接话,说咱们这一行的规矩他都懂,既然我们是外地来的,要在东星谋发展,那就按规矩走,我们通过你们,跟越南那边取货卖货,同行已拿下的地方,我们不动,自行找卖货渠道,除了给越南贩子的毒价外,还给你们提成。

    但具体提成多少,这是有争议的地方。

    如果刚才我们被瘸子欺负了,估计提成比例会高很多,但现在这些人全被我们的狠劲震慑住了,怕说高了让我们再发疯啥的。

    最后钟燕雪四个一商量,只让我们提百分之五,这钱他们四个再按他们的规矩分配。

    铁军故意笑了笑,对这四个人作揖,说了句,"谢谢照顾了!"

    我知道毕竟这就是任务,我们又不是真的毒贩子,但我和大嘴也故意露出兴奋地样儿。以圣帅扛。

    钟燕雪又问其他几个大佬,眼瞅着又要跟越南那边要货了,这一个月内大家都需要多少,报个数。

    斗鸡眼要的最少,说半斤,长发男和瘸子都报了三斤,钟燕雪自己要五斤,等轮到铁军时,他一比划,竟要十斤。

    不仅是这四个大佬,我和大嘴也都愣了。我心说十斤?铁军这是破案抓毒贩的节奏么?还是说他打算把越南那边的货都买光了,用这种方式破案呢?

    钟燕雪眼光异样的看着铁军,长发男好心提醒一句,说兄弟,咱们不用囤货,而且囤货很危险,你这个月刚来,能卖多少就买多少吧。

    铁军嘿嘿笑了,说这十斤还是保守估计呢,而且他让其他大佬甭担心,他心里有数,也有渠道。

    钟燕雪四人互相看了看,不过她们也知道,铁军不会把具体啥渠道说出来的。

    接下来他们聊得就没啥猛料了,钟燕雪让大家等消息,取货那晚再聚会。

    长发男、瘸子和斗鸡眼都陆续离开了。铁军本想带我们仨也走,钟燕雪却把铁军叫住了。

    铁军问钟燕雪有什么事?钟燕雪看了看我们三个马仔,又看了看铁军,说想跟你单聊聊。

    铁军想了想,又让我们出去等他。

    我们仨出门时,我还特意把门带上。这八仙茶楼的服务员也都机灵,立刻带我们去另一个包房,上茶和茶食,让我们稍微歇一歇。

    我们当然不敢乱吃乱喝,白老邪还直接耷拉个脑袋,坐在椅子上睡下了。

    我跟大嘴不知道钟燕雪找铁军干什么,更不清楚他们要聊多久。我俩就随便胡扯几句,也怕这里有监听器,话里话外都没谈上正事。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有人敲门,我喊了句,"进来。"

    但等门开后,我和大嘴看着来客,全愣住了。

    ps:

    一晃又是周五,真快~</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