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五章 毒幽灵
    我不懂马克77代表的是啥意思,更不懂这型号有啥不同的特征,但我知道白磷弹,它堪称是军事武器中的"雅典娜之惊叹"!

    像白磷这种东西,是一种无色或者浅黄色、半透明蜡状物质,具有强烈的刺激性。其气味类似于大蒜,燃点极低,一旦与氧气接触就会燃烧,发出黄色火焰的同时散发出浓烈的烟雾。

    所以白磷弹可以用来燃烧普通燃烧材料难以燃烧的物质,甚至温度可达到千度以上。当它接触到人身体的话很难及时去除,肉皮会被穿透,然后深入到骨头。它不断地燃烧,直到烧光骨头渣子后熄灭。

    我打心里算了一笔账,山顶那帮毒贩,就算机灵点的,及时躲到防空洞里,又有什么用?会被白磷燃烧的气味熏得受不了,但爬出防空洞,迎接他们的。就是"火狱"。估计等灾难彻底过去了,能有十分之一的生还者就不错了。

    我冷不丁觉得,这次警方用的手腕太狠了,但我又想起之前的一幕幕,尤其那八个被勾起来当腊肉晒的同伴。这么一看,这帮越南毒贩。也真该遭此劫难。

    我们头上方也有一小部分的亮光,正迅速往下落。我们要再不有所行动,很可能也会被烧死。

    铁军指着事先挖出来的洞,我们先后钻进去,并排坐了下来。

    铁军把防毒面具拿起来,跟我俩说,"咱们手里就这一个家伙事,一会轮番吸,每人两口。"

    我和大嘴点点头。而且等"亮光"砸到地面的一瞬间,我立刻感受到了一股热浪,更被亮光刺激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铁军喊了句,"都小心。"之后咬着防毒面具的吸嘴。用力的吸了两下。

    我和大嘴这期间都有点难受,有种被火烤的感觉。我俩又紧倒腾双腿,往里凑了凑。随后铁军把面具递给大嘴了。

    大嘴很贪婪的吸了两口,这时我眼巴巴看着,等着他交接。谁知道这畜生,又开始吸第三口。

    要在平时。我让让他也行。但现在我憋得难受,就不客气的抢了过来。

    我们一直在洞里熬了一刻钟,山上偶尔出现很强的爆炸声,轰轰的不说,我还能感觉到山洞微微抖着。

    地雷或手雷绝对没有这种威力,我猜很可能是大型火箭炮或者小导弹被弄爆了。

    我一方面心里震撼的哆嗦几下,一方面暗叫侥幸,幸好我们没硬攻。

    这样等洞外白磷彻底烧光了,我们先后爬出去。也因为长期蜷着,我们身子骨都有点散架子的意思,就先原地活动几下。

    随后铁军抬头往上看,还招呼我们准备行动。言外之意,我们要上去了。

    我以为我们要爬悬崖呢,但我是真笨了一把。铁军招呼我俩,再赶到斜坡,从那里上去。

    我们行军速度很快,铁军时不时看着小平板。

    这次白磷弹的数量有限,山顶是肯定遮盖到了,但斜坡这里,大部分地方没被白磷烧过,那些地雷也都完好无损的藏在土中。

    我本来以为,这一路压根见不到敌人了呢,谁知道刚上斜坡没多久,就看到远处出现七八个黑影,他们正结伴往坡下逃呢。

    我们仨默契的一起趴了下来,我还偷偷观察一番,这些越南贩子一定是太慌了,没注意到我们仨。

    我和大嘴都把微冲拿起来,我还压着声音问铁军,"把他们放过来,再一起下手?"

    大嘴更接话问了句,"要不要再留点活口?"

    铁军摇摇头,说这都是恐怖分子,不是一般的杀人凶手或贼,下手不能软。随后他又把小平板拿起来,看着屏幕说,"省省子弹,这次用它来杀敌。"

    这小平板显示,前方斜坡上的红点很多,也很密集。

    我和大嘴都明白铁军的意思了,一时间等于没事干了。我俩抱着枪,默默等待。

    等这七八个越南贩子又离近一些,来到雷区里面后,铁军果断的同时按住几个红点。

    嗡嗡的振动声过后,那几个雷全炸了,而且被这几个雷一波及,周边的雷也轰轰的响着,来了一场连环爆炸。

    那些越南贩子全跟断线的风筝一样,无数的残肢断手和碎肉,都被抛到天上。

    我估计他们在死前那一刻都想不明白,这些地雷怎么会爆呢。而且自打上了喉山,我发现我的心态也变了。

    以前看到死人,我多多少少有点反应,这次见惯了死人和杀戮,我都有些麻木了。以名他圾。

    铁军一样,冷冷的等着前方硝烟散去,当先爬起来,招呼我们继续出发。

    我猜刚死的那一批人,是山上最后一拨敌方势力了,等我们仨再到山顶,很可能只负责端着枪,清点货物,等着下一波警方支援到来就行了。

    但又往上行进一百来米吧,铁军愣了一下,也止住脚步。

    我心说他咋了,顺着他目光往上看。这时斜坡上雾霾蒙蒙的,估计跟白磷弹燃烧有关系,而看着这种浓霾,我发现有一处地方,突然出现一双带着绿光的眼睛。

    它有半个人那么高。我一下想到自己在北仑河遇到的鬼了。这事我也跟铁军和大嘴说过。

    现在我又重新念叨一遍。大嘴一脸怪表情,神神叨叨念叨几句。

    我一时间犹豫起来,不知道我们要不要冲过去。铁军很冷静,哼了一声,把微冲拿到手上,举着瞄准那双绿眼睛。嗤嗤嗤的打出一排子弹。

    这子弹有准头,我也相信自己没听错,绿眼睛处发出嗷的一声响,这双眼睛也消失了。

    铁军让我们一起举枪,我们仨拿出丁字形的阵势,往前靠去。等找到绿眼睛刚才停留的地方,我看到地上有血。

    这一定是绿眼睛留下的。铁军招呼我们蹲在血迹旁边,他拿出匕首,用刀背刮了一块血,送到鼻前闻了闻。

    我观察铁军表情,他突然皱眉,说太难闻了。

    大嘴好奇,接过匕首也闻了闻,但铁军明显把这怪味说轻了,大嘴冷不丁闻完,都有要对眼的意思了。

    缓过来后,大嘴还问呢,说什么人的血这么腥臭,难道一辈子没洗澡?

    我心说血臭不臭,跟洗不洗澡没啥关系吧?铁军想的很缜密,又跟我们说,"这未必是人血,可惜妲己不再,不然可以做点药品分析,确定这血的成分,而现在咱们有个笨法子,可以尝尝这血,如果是咸的,十有八九能确定是人血。"

    他还举着匕首,那意思我和大嘴要尝不?

    我俩互相看看,都摇头。我是这么想的,谁知道这血有没有毒?甚至是剧毒呢?

    铁军嘿嘿笑了笑,也不打算把时间过多浪费在研究血上,他对准地面,戳了戳匕首,把上面血迹弄掉,这就又要带我们出发。

    巧合的是,远处天边传来嗡嗡声,我们看过去,模模糊糊能瞧到三束白光。

    我想到直升机了,铁军也猜测跟我们说,"第三波援军到了。"

    我突然有种彻底松口气的感觉,三架直升机,估计能载个十几人甚至几十人。

    我们仨想到一块去了,消极怠工一把,让第三波援军先去山顶吧。

    铁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掏出烟来分给我俩。

    我吸烟的同时,也留意着直升机的动向。它们先后开到山顶上方,等都拿出一副要往下落的架势时,意外出现了。

    一阵哒哒声传出来,山顶上断续出现一道黄光,对着其中一个直升机打过去。

    这黄光都是子弹,打在直升机上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也没持续几秒钟呢,这直升机轰的一声炸了。

    一个大火团跟小太阳一样,划出耀眼的光芒,它还迅速往地面坠落。

    那黄光又调转方向,对着另一个直升机打起来。铁军看到这,连烟都不抽了,骂了句,"娘的,重机枪。"

    我脑袋里冒出个问好,因为我想不明白,山顶上怎么还有留守的毒贩?他不逃生,难道就要死守到最后,跟警方作战到底么?

    我也被这最后的疯狂震慑住了,甚至更不知道,这毒贩跟刚才见到的那双绿眼睛有没有联系。

    另外两架直升机是两个态度,一个拿出死搏的意思,也调转机身,用它自带的机枪,跟地面的重机枪对射着。另一个急忙往远处开去。

    但直升机的机枪威力不行,很快被敌人的重机枪压制住,随着被一顿黄光打中,它也爆炸了。

    再一个火球出现,甚至坠落下来。

    地面的重机枪不解恨,继续对逃走的直升机开火。只是射程远了,那直升机挨了几下后,并没出现啥大碍。

    直升机也没因此彻底离开,它就在远处天空转悠着,试图寻找机会,杀回来给同伴报仇。

    我心里跟炸了锅一样,甚至看到铁军沉着脸,弓身子爬起来时,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我心说自己就他妈的是苦命,最后还有一劫,我们仨得想办法把这重机枪给端了。

    我一时间没啥好招儿,大嘴也愁着脸。铁军下命令,让我们仨再潜行一百米。

    这一百米,我走的那叫一个忐忑,想想也是,敌方枪手要突然发现我们了,给我们来一顿扫射,我们怎么防?

    不过形势没那么悲观,这也得感谢浓霾,等眼瞅着到山顶边缘了,铁军说可以了,又把身上带的手雷全拿下来。

    他把手雷分给我俩一些,又问,"全力撇的话,都能撇出去五十米远么?"

    ps:

    继续求推荐票和金钻。</p>

    (这两章加入一些军事的东西,还有特种兵的剧情,大家看着咋样?)</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