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四章 凶在眼前
    小光头和同伴走到前面把脸贴在前风挡上朝里面看了一眼,他发现里面躺了两个血人正在不停的抽搐,那个女的肠子什么的都流在了外面。而那个女人看到小光头后,还拼命的挥了一下手,朝小光头挪动了一下身子。

    但是那个女人的样子吓坏了小光头,他拉着小四就赶紧跑了。

    他说到这。停了下来,拿出依旧被吓住的眼神看了看我。

    我本以为他能提供些跟凶手有关的线索,比如凶手长什么模样,有什么面部特征或者是体貌特征等等。这样我和大嘴顺藤摸瓜,就能把凶手绳之以法了。但没想到王恒提供的一些线索,几乎跟不提供差不多了。

    而且我联系着他说的那辆白色面包车,心说在漠州这里,像这样的车,几乎多的数不胜数。

    我抛开这个话题,又问小光头,"当时你俩为什么不报警?"

    小光头苦笑的摇摇头,说当时我俩都很怕,后来倒是想报警,但怕报警很麻烦。而且我俩常在那带活动,不想自投罗网。

    我想了一下,又问他,"记不记得那辆白色面包车的车牌号码?"

    小光头回答,"当时那段路太黑,面包车的车速很快。我没有看清那辆车的车牌号码,不过那辆车应该是白色的长安。"

    我把这条线索记到了笔录上,心想虽然这条线索不是很明显,但或许能有点啥用吧。

    我又跟小光头聊了几句,也让他抽空再想想,就带着笔录出了审讯室,跟大嘴汇合在一起了。

    我俩在走廊里商量着,我也把刚刚的问话跟大嘴念叨一番。赶巧的是,没多久走廊里传来皮鞋声。

    冷不丁听到,我有点发毛,不过等了一会儿,铁军出现了。我怀疑他来这么早干什么?

    铁军看到我俩后。也是愣了一下,又开口问我们,"不是去查车震么?怎么?有野鸳鸯躲在警局车震来了?"

    我俩没精力跟他逗笑,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跟他说了说这一晚上的经过。铁军默默听完,又一招手,说去他办公室吧。

    这办公室也是漠州警局临时分给他的。进去后。我看到办公桌上放了厚厚的一摞档案。我没翻看这些档案。也不知道这里面都是关于啥内容的,但总隐隐觉得,这或许跟这次车震被害案有关。

    铁军跟我俩谈论下白色长安车的事。那意思等上班了,他跟张队说一下,让张队出个协查通告,动员各派出所和线人组织,看能不能在这方面有进展。

    之后铁军让我们回去休息下,他找别的同事接受小光头的案子。大嘴应了一声,转身就走,而我没急着动身。

    铁军纳闷的看我一眼,问我还有什么事?

    我指了指大嘴,又指了指自己说,"滨河公园停车带那里都是野鸳鸯,我和大嘴是两只公的,一起去执行任务有点......,你看是不是......"

    我说的是实话,我俩一来容易被别人误会,二来在一起的话也太显眼,容易暴露身份。当然了,我心里也有点小九九,如果让妲己跟我一起执行任务的话,那我不是多了一个和妲己亲近的机会?

    大嘴这次聪明了一把,明白我的意图了,也及时插句话。

    铁军笑了,也不管他到底怎么想的,反正他让大嘴把车钥匙给我了,我也从明天开始,晚上接妲己,一起执行任务!大嘴则回到警局,跟邪叔在一起,做另外的任务。

    我接过车钥匙,心里一阵窃喜,还把车钥匙捏的紧紧的。大嘴却有点小郁闷,连连念叨,说咋又跟邪叔混了呢?

    我俩出了铁军办公室,我先开车送大嘴,之后自行回家,躺床上"烀猪头"。

    第二天下午,我还睡着呢,电话就响了。我拿起一看,是妲己打来的,她让我晚上九点去她家小区门口接她。

    挂了她电话后,我再也睡不着了,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起来洗了个澡,还去超市买了很多小食品。其实我是想哄妲己开心,尤其晚上枯燥,别饿着啥的。

    晚上七点多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下楼了,在八点半的时候,我准时把车停到了她家小区的门口。

    我还把小食品放到了副驾驶位上,希望妲己一上车就能看到,算是给她的一个惊喜吧。

    但一直过了九点,我还没有看到她的影子。我给她打电话,提示关机。

    我心说怎么回事?说好一起执行任务的。我把车熄火,溜溜达达往妲己家走。正当我绕过一个拐角,能看到妲己家所在单元门时,我愣住了。

    有一个戴眼镜,穿的挺斯文的西装男,跟妲己一起刚从单元门里走出来,他俩还有说有笑的。

    我整个心瞬间掉进了冰窖里!心说,坏了!有情敌!

    我看到妲己的同时,妲己也看到了我。她对那个西装男说了一句再见,就准备走了。而那个西装男对她微笑了一下,还特意看了看我,又对妲己说,"你先忙,改天我再找你!"

    我心里很难受,不过一时间也没法发作。我扭头先走了,妲己落后一段距离。

    上车后,我看着副驾驶的小食品,特想把它锁到后备箱里,也觉得自己这份殷勤没啥用了。

    但最终我没这么做。妲己上车后,看着小食品笑了,又对我说,"走吧,滨河公园!"

    我默默开着车,也一直期待妲己给我解释一下,比如那男的是我一表哥,或者那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啥的。但妲己一句话也没说。

    就这样,我俩都没吭声,车很快就开到了滨河公园的停车场。我俩就静静的坐在车里。

    这一晚上就这样过去了,那个凶手没有出现,我和妲己偶尔会有对话,不过都很简短。

    我本以为,自己和妲己一起执行这样的任务会很快乐,甚至有点啥香艳的事出现,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我情绪很低落,收班的时候,我把妲己送回她家小区我就走了。

    回家后,我也不想吃早餐了,随便翻出一包花生米,就着三瓶啤酒对付掉了。我又晕乎的躺沙发上睡了。

    就这样我和妲己连续又蹲守了三天左右,那个凶手一直没再次作案,我甚至在想,那个海螺杀手是不是个外来流窜犯,他在这里做了一票就去外市了?但我也没听过外市有啥类似案子发生。

    这天早上,我接到了铁军的电话,铁军喊我接妲己一起来局里一趟,他有些事要跟我们说一下。

    挂了电话,我赶紧行动。而且我和妲己赶到警局后,又一起去了小会议室。

    我看到,大嘴和白老邪也在。以东叼才。

    大嘴和白老邪他俩不知道最近在鼓捣啥呢,脸色都很不正常,铁青铁青的,尤其是大嘴,俩熊猫眼忒显眼了。

    白老邪还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黄纸递给铁军,铁军看了那张黄纸一眼,顺手把那张黄纸团了一下,放到了口袋里。

    我本来就默默坐着,白老邪却又把精力放在我身上,招呼我坐他旁边。

    我心说邪叔这是玩哪一出?等凑过去后,白老邪点了我一句,"胸前!胸前!"

    我被弄愣了,还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没啥异常。

    铁军喊了句开会,我又把精力放到铁军身上。铁军先让我说说这几天蹲点的情况。

    我简要说了说,甚至也强调了自己的猜测,那凶手会不会是个流窜犯?还有,我觉得他的那个海螺会不会是故意画出来迷惑我们的?

    铁军听完很肯定得摇摇头,把我猜测否了,又说,"那个凶手很可能会在近期作案,而且我有直觉,应该就在最近这两天,你和妲己一定要密切注意附近的情况变化。"

    我不知道铁军这直觉到底准不准,不过我认真的点点头。

    铁军又转口问白老邪,"老白,你带大嘴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白老邪依旧哭丧脸,还一皱眉不满的说,"这几天天气不好,阳气太重,我跟大嘴费了老鼻子劲也没整出来啥具体的线索。"

    铁军恩了一声。接下来我们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就散会了。

    我把妲己送到她家小区门口我就回去了。等晚上九点,我又准时的把车开到了妲己家的小区门口,过了一会,妲己就出现了。

    她今天穿的很妖娆,下面穿了一条小短裙,一条黑丝紧紧的裹着大腿,由于黑丝的包裹,衬得那两条美腿又直又长的。她上面穿了一件小外套,外套里面穿了一个小吊带,那俩饽饽都露了小半个在外面,白白的挺晃眼。

    要在以前,我看到妲己这打扮,肯定会心动的,但这时我脑海里出现了那西装男的影子,一下子变得挺闷得,尤其那一晚,西装男很明显从妲己家走出来的。

    妲己坐上车,看我有点木纳,还对我说,"圈儿,想什么呢!赶紧开车。"

    我机械的踩了一下油门,把车开到了滨河公园的停车带里。今天晚上附近仍然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

    我和妲己这么尴尬的一直坐了好一会儿。妲己是挺聪明一个人,她一定猜出点啥来了。

    这时她突然笑嘻嘻的看着我,说圈儿哥,其实有个事我想跟你说。

    但没等我回应啥的,妲己电话响了,是铁军打来的。

    妲己特意按下免提,接通后,铁军说到,"秦河公园附近出现了一起凶杀案!你和圈儿马上赶往秦河公园!"

    ps:

    今天不在状态,脑子和肚子都疼</p>

    下午写一半,又睡了一会儿,才爬起来接着写完的&hellip;&hellip;</p>

    哎,苦逼的我。</p>

    明天更新可能不准时了,但肯定会写两章,大家多担待。</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