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一章 蚯蚓与鱼
    我被卫海艺术团的事弄得心里极其郁闷,发完传真后。我一脸愁苦样,坐回沙发上。

    也真不知道菜菜咋想的,总偷偷看我一眼,时不时套我话,那意思如果我真的是那艺术团的粉丝。就知会一声,她绝对给我弄签名去。

    我挤着笑,随便的应付几次。

    我们又干坐了一个多钟头,菜菜说马上要录节目了,问我们一起跟过去不?

    要在平时,我还真有这方面的兴趣,毕竟从没到录节目的现场看过,但现在的我,严肃的摇摇头。

    菜菜收拾下东西,这就要出门。这时候那个女助理跑来了,还跟菜菜说,她的发型师还没来,打电话关机。

    我知道,对主持人来说。化妆和做发型是很重要的。菜菜也因此差点发飙。别看她对我俩客客气气,对这个女助理却是凶巴巴,还没好气的问了句,"你们干嘛吃的?不会去找么?去他家里找!"

    女助理有点慌,支支吾吾说也找了,不在家。

    一时间场面有点尴尬。妲己原本低个头,还在看手机呢。她又突然看着菜菜说话了,"我也会做发型,要不让我试试呢?"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妲己,心说开啥玩笑?妲己是名法医,就算会做头发,那也是给死人弄造型吧?

    菜菜倒是信了妲己,还让妲己快跟她走。

    我喂了一声,却不知道说点啥,眼巴巴看着这姐仨都出去了。我真的难以想象,菜菜要是顶着一个死人头型去录节目,这大漠州电视台会不会从此收视率一蹶不振?除非菜菜这次的节目叫:走进殡仪馆......

    当然了。这也不是我该管的事。我又把它放到一旁。

    就剩我自己在这里待着,冷不丁有点空落落的。我决定给铁军打个电话,再跟他好好说说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不过铁军语气不怎么有劲,显得有气无力的。

    我问他看到传真没?铁军说看到了。

    我又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尤其是这艺术团跟土匪有关的事。我原本就觉得。铁军或许早我一步就猜到了。所以他听完后,不会太诧异。以双妖号。

    这倒是被我猜中了,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铁军听完还忍不住念叨句,"他娘的,你小子也想到这事了?那我还在你面前装什么傻?"

    我心说自己也不笨,这点智商还是有的。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铁军装傻?难道他萎靡不振都是装出来的?他为什么这么做?

    我多问一句。铁军嘿嘿笑了,说一会再给我打过来。

    我猜这期间他找了个更方便说话的地方,三分钟后,我接起他的电话,那边一点外界噪音都没有。

    铁军跟我说,在他最早听到这案子时,就知道有些不寻常了,而且在国内,一年到头都赶不上几个这么凶残的案子,漠州不可能那么巧合,在赵晓彤杀人案后,这么快的又出现极度凶残的大案了。

    我打心里佩服铁军,心说这洞察力,我啥时候能学到呢?

    铁军又点了我一步,"咱们之所以抓不到凶手,并不是因为漠州警方无能,而是凶手的保护伞太大了。"

    这话大有深意,我琢磨一小会儿,试探的反问,"难道说,警方内部出鬼了?"

    铁军把我否了。他问我,"还对被许二郎挟制的王哥有印象么?"

    我点点头,因为那也是芬姐的老熟人。之后我一个顿悟,全懂了。

    王哥对漠州也熟悉,甚至从之前种种迹象来看,王哥很可能跟一指残那帮土匪有关系。

    我也算明白了,为啥这帮土匪来漠州行凶了。一来这里是我和大嘴原工作的地方,铁军和妲己也都在此地破过奇案?二来这里警方成员刚刚调整过,属于新老磨合时期,容易有漏子?三来,这里也是他们熟悉的地盘,有王哥帮着罩一把,更容易方便他们行凶和报仇。

    我想起天时、地利、人和这句话,心说这帮土匪不简单,想出山对付我们几个,竟还不盲目,把这一切算计的好好地。

    我咬牙切齿的跟铁军建议,"把姓王那个兔崽子抓了!甭管他现在身上有没有罪,随便扣几个帽子,拉到审讯室,二十四小时辣椒水伺候着,不信挖不到海螺屠夫的消息。"

    铁军笑了,说刚夸我聪明,现在咋突然又笨了呢?

    随后他又说,"知道姓王的有个什么外号么?"

    我摇摇头。(神藏/read38522/index.html)铁军说,"这外号是我给他起的,叫蚯蚓。"

    我听完差点噎的直咳嗽,心说别人外号都猛虎、飞龙啥的,咋铁军的外号这么奇葩呢?叫蚯蚓......

    铁军拿出自言自语的样子,念叨句,"蚯蚓、蚯蚓,这可是能调到大鱼儿的好东西。"

    我这下全明白了,合着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问铁军,他接下来是啥计划?还要不要派人去建材市场和三个公园蹲点了?

    铁军卖了个关子,没再告诉我啥,不过也强调,蹲点是必须的,这也是为了那些警员做考虑。

    随后我俩瞎聊了会,就把电话挂了。

    我发现自己是真不了解铁军,他跟一潭深水一样,永远让人琢磨不透。但还是那话,我信这个汉子。

    我稍微放下心,至少不太紧张了,我还用菜菜的电脑,玩了几把斗地主。

    时间过了挺快,到了下午,菜菜录完节目回来了,我发现就通过做发型这件事,她跟妲己关系更近了一步。

    她俩还手挽手的。我承认,这俩人都是美女,都有漂亮的脸蛋,胸大屁股圆的。所以当她俩一起回来时,我看着她俩,心里有点小波动,那场面......

    我不知道妲己对海螺屠夫案到底知道多少,但有菜菜在,我没法跟她说些什么。

    晚上下班后,妲己找我商量了一下。按她说的,海螺屠夫可能对菜菜构成危险,而菜菜现在自己住,她就想跟菜菜回家,也算是一种间接地保护吧。

    我懂,这活儿我干不来。但我也挺担心,就妲己一个人,遇到危险能应付的来么?

    我提了一嘴,妲己嘻嘻笑了,让我放心,而且还强调,让我回家就早点睡,不然晚上会很累。

    我也不知道累从何来。

    我没回警局,直接买点吃的到家了。我一个人好对付,稀里糊涂吃一顿,又洗个澡,裸睡起来。

    等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家门又被敲了。

    我睁开眼睛缓了缓。就凭敲门声那么急促,我猜是白老邪和大嘴,不然谁半夜能敲的跟报丧一样?

    我扯嗓子喊了句,"来了。"

    我找衣服,一顿乱穿,又踩着拉踏板,一路跑过去。

    等打开门时,我看着来者有些诧异,确实有白老邪和大嘴,但除此之外,还有铁军。

    我心说他们仨这是干嘛?

    他们也不等我再说啥,先后进了屋。铁军还揉着肚子,念叨句,"饿死了,走,圈儿,一起吃东西去。"

    我眨巴眨巴眼,又抬头看看墙上的钟,现在都快午夜了。这时间点,也就能吃烧烤了。

    我就随口说了句,"我家旁边正好有个'小红',味道不错,要不现在一起搓一顿去?"

    他们仨都坐在沙发上了,尤其大嘴,还背了一个大旅行包。铁军听完摇摇头,说羊肉串子有啥好吃的?咱们吃人肉。

    我正点根烟吸着提提神呢,这一下真被呛到了。我盯着铁军。

    铁军这话是玩笑,随后摆手让我过去坐,还跟我说,"卫海艺术团今天到漠州了,按线人给的消息,他们在四海宾馆入住了。"

    我没寻思这帮人来的这么快,这下彻底不困了,脑袋里还嗡了一声。

    我怀疑接下来的三天,整个漠州到底要有多少凶案发生,会不会每时每刻都出警的节奏。

    铁军没我这么紧张,又特意往我面前凑了凑,说道,"我这人,一直不按常理出牌,这次既然面对的是悍匪帮,咱们为何不能抢先出击呢?"

    我皱眉看着铁军。铁军又对大嘴摆手。

    大嘴把旅行包打开,这里面有衣服、手枪和一个贴纸之类的。

    这种贴纸我有印象,说白了是假纹身。贴在身上后,再用某种化学药剂洗一洗,立刻就能掉。

    我还是不太明白。铁军不多解释,让我们四个抓紧换衣服,一会出去找"食儿"吃去。

    他还特意嘱咐,这纹身一定贴在比较显眼的位置上。

    我看着贴纸,里面图案是一样的,全是壁虎。我拿着一个贴纸,问他们,"这壁虎纹身有什么讲究么?"

    这次是大嘴插话解释的,他说,"壁虎壁虎,谐音有避祸的意思,咱们这儿有个大黑帮,最典型的就是纹壁虎。"

    我想到一个词,栽赃嫁祸。另外我看着大嘴正拿着纹身贴纸,对着脑门比划时,我忍不住损了他一句,那意思,你把纹身贴脑门上的话,确实是明显,但被外人看到,保准不会认为你是黑帮的,反倒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大嘴说我就瞎想,他也没真贴,就是随便比划比划。

    我们四个又都忙活起来。我和铁军最后很默契,都把假纹身贴到脖颈上了,让它半个身子埋在衣服里,半个露在外面。

    大嘴和白老邪则把纹身贴在手腕附近,之后我们又都穿上大嘴带来的衣服。

    这都是宽大的风衣,也把枪都别再腰间了。我趁空看了看,不是警枪,款式不认识,不过枪都大同小异,摆弄几下,我就知道怎么拉保险了。

    铁军喊了句,"出发。"我们四个一起下楼。

    这一刻,我的感觉,我们真不是警察了,反倒像是道上的。而且下楼后,我看着单元门口,又一呆......

    ps:

    前几天病的难受,脑子也有点浑浑噩噩的。</p>

    今天彻底好了,咱们稳定更新,12点和16点。</p>

    我得谢谢大家,生病期间,大家没有催促我,反倒都劝我安心养病。</p>

    再次谢谢你们。</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