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二章 夜闹
    单元门口停了两辆摩托车。这摩托比一般的要大上整整一圈,轮胎也特别的宽。

    我想起了军用摩托,但不确实是不是,毕竟自己不是军人,没接触过这玩意儿。

    另外我发现两个摩托的排气筒也有点猫腻,外面套了一个罩子。

    我问铁军。"我们四个怎么分配?"铁军没急着回答,反倒扭头看着大嘴和白老邪。

    我也顺着瞧了瞧。白老邪和大嘴正脑门贴着脑门,白老邪还单手紧紧搂着大嘴的脑袋,这说明是他主动贴大嘴的。

    大嘴并没反抗,还瞪个大眼睛,跟邪叔对视着。白老邪嘴里嘀嘀咕咕,听不清念叨着啥呢。

    我知道邪叔的怪本事,怕大嘴出啥岔子,这就想过去把他俩分开。铁军却把我拦住了,示意我不要干扰。

    大约过了半分钟吧,大嘴缩回脑袋,站直了身子,突然诡笑上了,还扭头看了我和铁军一眼。

    就冲大嘴的眼神。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很陌生,不是我认识的大嘴了。

    我反应过来,大嘴变身了,还是被白老邪激发出来的。

    我被潜意识带动的,往后退了一步,甚至做足了提防。

    谁知道大嘴并没我想的那么六亲不认。反倒招呼大家,"走了走了!"他还当先骑上一辆摩托,白老邪对我咯咯一笑,又主动坐到了大嘴的后面。

    大嘴不等我和铁军,打火给油,又让摩托跟箭一样,嗖的窜出去了。

    我有个猜测,这个变身后的大嘴,被邪叔调教一番后,变得温顺了。我突然觉得我们这个四人组的实力很可怕。

    铁军和邪叔就不说了,现在又加上一个鬼上身的大嘴。但这么一来,把我显得太弱小了。

    铁军没给我太多想的时间。他当了司机,带着我,急忙追大嘴。

    两辆摩托的速度都不慢,我抱着铁军的后腰,别看被铁军挡着,但还是感觉风呼呼地往脸上打。

    我趁空问了句。"去哪?"铁军这次肯回答了。说四海宾馆。

    也就过了一刻钟,我们赶到地方了。我们还都绕到四海宾馆的后面,走的后门。

    吧台服务员里,有警方安插的人,因为在我们进宾馆时,有个服务员抬头看了看我们,也没询问啥,就又把头低下去了。

    铁军带我们来到一楼指定一个房间,我看了看门牌号,是114。这数字不咋吉利,不过我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

    铁军警惕的四下看着,又用房卡把门打开了。

    我顺着往里看,这里有两张床,不过床上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两个人坐在桌前,正听着耳机。

    我们开门弄出的动静,也引起他俩的侧头一看。

    我发现其中一个人有点斗鸡眼,我知道这也是警方派来的,很可能艺术团住的房间里都被安插了窃听器。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警方怎么派了一个斗鸡眼来窃听呢?

    铁军让我们赶紧进屋,又把门关上了。我们一起来到这俩人的旁边。大嘴和邪叔都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他俩倒挺有特色的,一个哭丧脸,一个诡笑,而我和铁军都站着。铁军还问这俩人,"现在什么情况了?"

    那斗鸡眼摇摇脑袋,我发现神奇的事出现了,他这么一摇,眼睛竟正常了。

    他又跟铁军吐槽,说任务量太大,一个人负责两个房间,他一个耳朵听一个房间的话,脑子都快混乱了。

    我这才明白,他的斗鸡眼是这么导致的。

    随后他又说,"到目前为止,没发现啥有用的线索,不过有六个人离开了,说是去郊区训练了,因为三天后要有演出,他们都是杂技类的。"

    我细品这话,隐隐觉得,会不会这六人是真的土匪,艺术团其他人都是清白的呢?

    但我没法确定这件事。铁军又问这人,"有郊区的具体地址么?"

    这人说有,还翻开一个本子,我看上面记录着密密麻麻的东西,其中之一就是这地方。

    铁军看了看,记下后又把本子还给这人。

    我们待了一会儿,铁军一直看时间,最后他对我们仨打手势。我们又悄悄离开了。

    等到后门取摩托的时候,远处来了一个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女子。我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姐。

    我发现这娘们是真不知道好歹,傻乎乎的。看我们四个这种打扮,她不仅不害怕,还兴奋的跑过来问了句,"先生,要不要特殊服务?妹子活好儿,价格低。"

    变身后的大嘴,脾气有点爆,他最先脸一绷,骂了句,"你他妈是不是欠操?给老子滚!"

    这妹子一愣,没想到又连连点头,说对对,我就是欠这个,这么说,先生你是同意了?

    我对她这种下贱表示无语,大嘴又举手做出要扇她的架势,她吓跑了。我们四个也急忙开着摩托走了。

    我们直奔郊区,而且铁军和大嘴都对着摩托表盘旁的一个按钮按了下去,这摩托的声音变得特别小。

    我们开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两个摩托贴的还很近。

    铁军边开边跟我们交代,他的意思,一会想当一把抢匪,把那六人虐一顿,借此看看他们的反应。

    大嘴嘿嘿一笑,应了下来。白老邪没表示,不过邪叔的不表示,就是同意的意思了。

    而我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脱下这身行头,我们还是人民警察呢,去假冒抢匪,多多少少有些不妥当。

    我提了一句。大嘴先嗤了我一声,说一看我就规规矩矩的,办不了大事。

    铁军随后也强调句,"别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再说。"

    我没再接话,这样我们一路到了郊区,又按地址找过去。

    这里挺荒凉的,远远地,我看到这里临时建了一个大棚子,就跟小时候看马戏的那种棚子一样,也因为是郊区,谈不上什么扰民不扰民的。大棚子里灯火通明,还传来音乐声。

    我心说这帮土匪冒充艺术团也不容易,大半夜的真在刻苦训练着。

    我们把摩托找个地方停下来,先后下了车。大嘴一直背着旅行包,这时又把包放在摩托车的车座上。

    打开后,他从里面拿出四个面具。那意思很明显,我们要带面具。

    这面具还是西游记唐僧师徒的打扮,但每个面具都带着一截假发,有的又长又直,有的是弯曲的卷发。而且被头发一显,这面具更填狰狞之感。

    大嘴说,"随便拿,一人一个,不过不许抢。"

    我发现他说这话真都违背良心,他捏着孙悟空的面具不放,很明显被他预定了。

    我最后当了一把瘦八戒,还是个烫着大波浪头型的八戒......之后我们在铁军的带领下,踮着脚溜过去。

    等离近了,我看到棚子外还停着两辆卡车,有辆卡车上还有两个空着的大铁笼子。

    我第一反应,糟了,这笼子里装的不是狮子老虎大狗熊啥的吧?现在正牵进棚子里遛弯呢?

    那我们四个冲进去,岂不是撞枪口上了?我提了一句。

    大嘴嘘了嘘,又提醒说,"咱们带着枪呢。"

    按我本意,这次就算当抢匪,也不能开枪。我又想说点啥,无奈铁军观察下四周,又指着大棚子入口,带我们往里走。

    我是最后进去的。我看着眼前的情景,没有狮子老虎啥的,最里面搭了一个大舞台,舞台前面坐着四个人,都看着台上的"表演"。

    这台上一个正走钢丝呢,另一个正热火朝天的翻跟头呢。

    大嘴扯嗓子喊了句,"打劫!"

    他的声音挺大,不过还是被音乐声盖住了。那六个人都各忙各的,竟没人理我们四个。

    我不知道真的抢匪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想,反正这一刻我很尴尬,心说他娘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大嘴也来脾气了,还一伸手把枪摸出来,举着砰的来了一枪。

    枪声就不用说啥了,很有震慑了。一时间六个人全扭头看着我们,走钢丝那位,还一失衡摔了下来。

    只是这钢丝离地不高,他并没摔个好歹的。

    台下有人把音乐关了。我们四个这期间也走了几步,离他们更近了。

    我很敏感,因为我们是假匪,眼前这些,很可能全是真货,他们凶劲上来了,弄不好我们就得刀兵相见了。

    我观察着形式。铁军对这里的环境很不满意,尖着嗓音说太亮了,他也露了一手绝活,砰砰开了两枪,把棚顶两个白灯泡打灭。

    这么一来,这里昏暗了不少。以双见血。

    那六个人都显得有点紧张,却并没到怕的不行的地步,其中一个女子,长得还算秀气,突然笑了笑,跟我们说,"几位大哥,我们初到贵地,是来演出的,不懂规矩,多担待。"

    她还对身旁一个老者试了试眼色。这老者赶紧一摸兜,拿出一包中华来,屁颠屁颠跑过来,那意思让我们抽。

    我倒不是敏感,这秀气女和老者分明耍了一个滑头,我们都带着面具呢,怎么抽烟?除非露出真面目。

    老者最先跑到大嘴身边,举着烟。这时我看不到大嘴的表情,不过大嘴盯着烟,很快打了一个巴掌,把烟拍飞了。

    来之前,铁军跟我们下了命令,让我们狠一点,虐虐这六个人。大嘴是真不负铁军所望,立刻发飙了。

    他一把将老者推开,看着秀气女怪笑起来,又说,"看来你是带头的喽?你说你不懂规矩,这话没说错。在漠州做我们这行的,一般都是劫财前先劫个色,小娘们,既然如此,你就从了我这个西门大官人吧!"

    在秀气女一愣之下,大嘴还立刻往前快走几步。

    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走的速度比跑还快,几乎跟个鬼魅一样,一眨眼的功夫,来到秀气女身边。

    他又伸手对着秀气女的裤带抓了过去。

    ps:

    在我写过的书里,很多人物都是邪乎乎的。</p>

    或许我就是这种怪胎,也是那句话,别管黑猫白猫,抓耗子了,就是牛逼的猫。</p>

    也希望这帮怪警察的塑造,能被大家认可和喜欢</p>

    (求推荐票和金钻)</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