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章 黑暗料理
    此时这个大嘴,听我说完,又嘻嘻笑着问,"这屋里就有咱们俩,算是大庭广众之下么?"

    我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空扯皮?没等我继续说啥呢。他把解下来的裤带抻了抻,又对我强调,"嫌恶心就别看。"

    但我误会他了,他压根对琪琪没啥非分的念头,反倒凑到琪琪身后,一把将裤带勒到琪琪脖子上。

    他用的劲儿很大,我隐隐听到嗤嗤的响声。琪琪也因此大张着嘴,一边呃、呃的叫着,一边有要吐舌头的冲动。

    我怕大嘴这么狠手下去,别把琪琪勒死。我往前走了两步。大嘴看出我的意图,猛地瞪了我一下。

    他目光太冷了,我被吓得一激灵,甚至我怀疑自己真执意凑到他身边,他别六亲不认连我一块收拾了。

    他又念叨句。"我有分寸,你出去吸根烟吧。"

    我被潜意识带着,机械般的扭头离开了。但我压根没啥吸烟的心思,点烟时,手都有点发抖。

    大约过了一分来钟,大嘴急匆匆从审讯室出来了。我问他怎么样了。他也不回答,这么一耽误,他还走远了。

    我心说不是真把琪琪弄死了吧?他现在要来个畏罪潜逃?

    我丢下半截烟,赶紧转身回审讯室。看着里面的场景,我一诧异,不过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琪琪还活着,只是她靠在椅子上,嘴角全是沫子。

    她原本拿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但看到我后,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劲头儿,猛地坐直了身子,对我狠狠呸了一口。大骂道,"死条子,这么折磨老娘,你们等着,老娘出去后,一定带着山上的兄弟。把你们活活打死。"

    我知道这是气话。但她也明显说秃噜嘴了。我不仅没怒,反倒笑了。

    我坐到桌前,把拿起笔和纸,这就要记录,我还跟她说,老实交代的话,我保证后续大嘴不会打她。

    她不理我这茬,靠向桌子,探头对我呸了一大口。这口腥唾沫正巧落到纸上,看的我一皱眉,有点恶心。

    琪琪盯着我呵呵笑了,又说,"现在这社会,打根上烂了,他妈的,干什么事都得看钱、看关系、看人脉,甚至连孩子都得拼爹,一般百姓活着,就是为了当官儿的做贡献呢,你们真就是瞎了眼睛,还给党国服务着,你们再看看我们。我们绝对公平,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按能力排座位,按人头分钱,大家一起都没有私心。"

    我品出来了,她嘴里的你们,指的就该是一指残这帮土匪,乍一听她这话说的似模似样,不过谁都不是傻子,我也实在忍不住反驳她几句,"琪琪,中国十四亿人口,每个人都要吃喝拉撒,都有自己的事,就算想管,也管不过来那么多。政府能让大家安居乐业,各过各的幸福日子,不就够了么?你们那帮土匪,就百八十口人,用的着管么?屁大点的团伙,闭眼睛一算,都知道谁肚子有啥花花肠子。"

    琪琪听我这么说土匪,又破口大骂,还拿出一副疯狗的架势。

    这时门开了,大嘴一闪身进来了。琪琪也真是看人下菜碟,看到大嘴,她拿出一副害怕的样儿,竟然闭嘴了。

    大嘴也听到一些刚才琪琪骂人的话了,他呦呵一声,反问句,"骚娘们,我才离开多久,你就又上房揭瓦了?奶奶的!"

    大嘴往琪琪身边走,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把尖嘴钳子。

    琪琪声音都颤了,问大嘴,"你、你要干啥?"

    大嘴不理琪琪,猛地把她一只手抓起来,按在桌子上。随后大嘴把尖嘴钳子对准琪琪大拇指的手指甲,狠狠夹了过去。

    琪琪脸都有点绿了。大嘴举着钳子,冷冷念叨,"都说十指连心,老子喜欢这句话,但一直没机会试验下。你这娘们,要是识相的,就老实的跟我们交代下你心里那点猫腻,不然......看好了。"

    大嘴稍微用力,我看琪琪大拇指都被抻的直溜溜的。琪琪也已经疼上了。

    我想起一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磨。琪琪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大喊着问啥都说。

    大嘴把钳子松开了,又坐回我旁边。我突然觉得,自己不适合审讯,太仁慈了。

    我索性光做笔录,大嘴猛地一拍桌子,让琪琪快说。

    琪琪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我一边记,一边听着,也都听明白了。

    琪琪是两年前来到漠州的。当时一指残给她一个任务,让她带一个人回去入伙。

    这人我们还认识,就是赵晓彤。大嘴听到赵晓彤的字眼时,情绪上有一丝波动。

    琪琪也跟赵晓彤接触过,甚至费解心思的进行各种劝说,其实按她理解,一指残看中的,就是赵晓彤的身手了。

    但赵晓彤一直不同意,喜欢独来独往,最后还通过琪琪,跟一指残要来一头熊崽子养。

    我本来就对赵晓彤做的分尸案有疑问,不知道那熊从哪来的,现在一看,我懂了。

    而且等赵晓彤被抓了,琪琪的任务也间接等于中断了,她原本要回到卫海,但没等走呢,一指禅又给她下了个新任务,让她继续在电视台工作。

    我问琪琪,"新任务是什么?"琪琪说不知道。

    我突然挺纳闷的,因为从时间上算的话,这任务绝不是报复警方。换句话说,一指禅这次派人来这里,跟警方对着干只是"副业",还应该有个主业。

    我又问琪琪,"她怎么跟土匪联系的?"琪琪回答,她主要跟海螺屠夫打交道,一般都是屠夫找她。

    我把她电话拿过来。但这电话有保护锁,还很复杂,琪琪连续摁了两根手指的指纹,锁才被解开。

    我翻看最近的通话记录,发现10086给琪琪打过电话,而且就在之前两个小时,还有两个10086的未接电话。

    我明白这里面的猫腻,指着10086问琪琪,"这就是海螺屠夫吧?"

    琪琪点点头。我想了想,让大嘴看守琪琪,我独自出了审讯室,把电话回拨过去。

    响了能有七八声,电话接通了。那个沙哑声音又出现了,还先问,"花蝴蝶,你在哪?"

    花蝴蝶就该是琪琪的外号。我沉默少许,其实我也想过,模仿琪琪跟海螺屠夫对话,问题是,这很难,我又不懂口技。

    我索性直接来了句,"咱们谈谈吧。"以有农才。

    这次轮到海螺屠夫沉默了,几秒种后,他呵呵笑了,连连念叨,"原来琪琪被擒了。好吧,咱们是该好好谈谈了。"

    我打心里算计了一番,现在琪琪落在我们手,而菜菜和妲己都在海螺屠夫那。我想能不能交换下,这样把菜菜和妲己都救出来,警方也敢放手一搏。

    但一个琪琪换两个人,这买卖土匪亏本,我又琢磨能说点啥,让海螺屠夫同意这次的交换。

    我承认,自己太轻视海螺屠夫了,他是很聪明一个人。我能想到的,他也想到了,他还主动跟我说,"条子,那个琪琪就是个跑腿的,随便你们警方怎么处置,要想解解闷败败火啥的,你们这帮条子把她轮-奸了也行。"

    我冷不丁没法接话,而他淫笑了一通后,又让我晚上等他电话,他选谈话的地点,之后撂了电话。

    我心说这操蛋货,我还没说完呢。我喂喂几声,又把电话拨回去,但提示关机。

    我无奈的骂咧一句,转身回了审讯室。

    这时琪琪一脸老鼠见猫的样儿,正看着大嘴呢。但大嘴趴在桌子上,貌似呼呼睡着了。

    我把大嘴扒拉醒了,光凭大嘴睁眼后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又变回来了。

    琪琪还问我,"跟海螺屠夫联系了么?"我能看出来,她一脸的希望,估计以为海螺屠夫能想法子救她呢。

    但我没说啥,不然我告诉琪琪?海螺屠夫把她抛弃了?

    我对大嘴使眼色,我俩出去后单聊了聊。

    大嘴没啥好想法,建议我跟铁军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但给铁军打电话说了情况后,他说他在外面,有急事,目前回不来。

    我怀疑会不会省厅来啥命令了,要处分局长呢?

    我没多问。铁军说既然海螺屠夫约好了晚上谈,他晚上指定能赶回来。

    我担心今晚我们会有危险,尤其谈话地点还是海螺屠夫选的,我虽然不知道这几天邪叔去哪了,但建议铁军,今晚把邪叔叫上。毕竟有这个白老邪撑场子,我们实力能强一大块。

    铁军立刻把我否了,说现在老白在千里之外呢,根本回不来。

    我冷不丁挺迷糊,不知道邪叔干嘛去了。

    我和铁军又说两句,就挂了电话。接下来一下午,我和大嘴都在乱忙中度过的。

    我还去技术组待了一会,因为他们找了专家,分析那段视频的拍摄地点。但他们只在视频中发现一个疑点,在一个时间点里,视频里隐隐有打桩机的声音。

    这让我们觉得,这视频拍摄的附近,很可能有工地。

    至于抓那个妓女的事,警方也在做,也找到那妓女的住址了,问题是,她已经逃了。

    这么一晃到了晚上八点,我和大嘴找个小会议室,累的正休息呢,铁军赶回来了,他还拎着东西。

    我和大嘴看着这东西,大嘴一愣,还当先来了句,"不是吧?"

    ps:

    求求求,推荐票和金钻</p>

    月底了,大家有的,尤其是金钻,别藏着掖着了,给我~</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