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四章 潜伏
    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我们饱餐一顿,而且铁军让我们尽量多吃。我明白铁军的意思,运气不好的话,未来一两天,我们可能都吃不上一顿饭了。

    之后我们仨穿着矿地工作服。跟卡车司机一起去了修车厂。

    军队的技工能厉害,这么短的时间,硬是在卡车后车厢下面做了一个大暗格,其左右侧面各有一个小门,我们打开门后能藏在里面。

    但也有个问题,我当先去暗格里躺着感受一下,发现它空间不大,撑死了能躺两个人。

    我指着我们仨,问技工,"这让我们怎么挤?为啥不能把暗格弄大一些呢。"

    技工也有他的理由,说他本来试过,但再大了就显眼了,容易暴漏目标。

    我无奈的叹口气,因为事已至此。我又严肃的跟铁军和大嘴说。"既然这暗格只能容两个人,我就不争了,退出这个次的救人行动。"

    铁军和大嘴都冷冷看着我,没接话。我又嘱咐他俩,一定确保妲己的安全等等的。

    但我说完后,铁军嘿了一声。和大嘴默契的一把抓着我,先把我硬塞到暗格里,这是啥意思,不言而喻了。

    我跟铁军强调,自己倒真不怕死怕危险,而是我们仨里,我身手最一般,就算去两个人,怎么也轮不到我。

    铁军有他的想法,说让我和大嘴先这么混进去,他再想办法,到时在矿地里跟我俩汇合。

    而且他还拿着矿地平面图。跟我们约定一个碰头地点。这地点说出来不是啥好地方,就是一个犄角旮旯的旱厕。

    大嘴很听话,应了一声,也钻到暗格里。

    卡车司机上车,这就要起车走人。铁军临时有想起一件事,他问技工。"那东西带来了么?"

    技工点头。还从衣服兜里翻出一个巴掌大的锦囊来。

    铁军郑重的把锦囊交给我和大嘴,又说,"这里面有妙计,当你们去矿地后,遇到什么突发危险了,就把它打开,自由破解的办法。"

    我能感觉出来,铁军分明在模仿诸葛亮呢,因为这个三国时期的亮仔,就喜欢玩这一手神秘,动不动就给出征武将啥锦囊。

    我没在乎这些,跟没那心情斗嘴,跟大嘴一起收了锦囊,又把暗格关上了。

    卡车在咣当、咣当的声响下,开始移动了,我们这个暗格两侧都有透气孔,我和大嘴倒不至于窒息,却不得不忍受汽车尾气里有的汽油味。

    我还摸着锦囊,其实我挺想打开看看的,又觉得自己一个老爷们,应该有点耐心,别那么猴急。

    我就打心里猜测,这锦囊里会是啥。凭手感应该是个罐子类的东西,我想到了炸弹,又想了生化武器。

    反正我脑洞大开,没一会儿呢,就联系出好多古里古怪的东西。最后我强压下念头,还把锦囊放在一个角落。

    因为我怕再想下去,自己会得幻想症。这期间大嘴挺悠闲的,他借着透气孔往外看,又时不时哼着歌。

    卡车行驶过程中很颠簸,我本来试图学大嘴,却躺的一点也不舒服。

    大嘴渐渐还来了困意,呼呼睡上了。我瞪个大眼睛,一直熬了一个多钟头。

    这卡车进了郊区,最终来到一个类似于工地的地方。我隔着透气孔观察着。以介亚亡。

    不过视线有限,我只能瞧到一部分。我发现这"工地"外围也有高墙,连正门的铁门也很大,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守着。

    卡车停在大铁门前,司机熄火后从车上跳下来。他拿着烟,屁颠屁颠跑过去,跟这俩门卫打招呼。

    我趁空把大嘴叫醒了,我俩静静听着这几人的谈话。

    他们说的,没啥正经事。门卫的意思,让卡车司机一会装货时快一点,最好九点前能完事,不然他俩没法睡觉,还得干等着。

    卡车司机一口应下来,又说了点荤段子,像有空请这俩哥们一起推油之类的。

    我猜这地方太偏僻,平时接触不到啥娱乐活动,这俩守卫一听推油,就很兴奋的应了下来。

    卡车司机觉得气氛差不多了,又跟守卫说放行的事。我以为接下来我们就进矿地了呢,谁知道还有一个例行检查。

    两个守卫举着手电筒,一起往卡车这边走过来。他俩一人一边,用手电对着卡车不断照着。

    我和大嘴不敢发出声响,我也沉得住气。等这俩人检查到车尾后,我以为终于完事了呢,谁知道大铁门有动静。

    这铁门上还有一个小门,这时小门开了,有一个带着狼狗的人走出来。

    不仅是我和大嘴吃了一惊,卡车司机也诧异了。他还问守门那俩哥们,"这是咋回事?"

    其中一个守卫说,"经理昨晚发话了,加强巡逻,对过往车辆都要严查,防止出事故。"

    卡车司机这、这的念叨起来,而我觉得,一定是那帮土匪搞的鬼,他们担心警方追到这里来。

    我脑门有点冒汗,尤其那狼狗别看被主人拽着,却总有要往卡车这边扑过来的冲动。

    我和大嘴要再不想啥办法,一会保准被狼狗发现,甚至被这帮人硬生生从暗格里揪出来。

    我偷偷用胳膊肘撞了下大嘴,那意思咋办的好?大嘴又示意我,不是有锦囊么?快拆开看看。

    我不太相信这个锦囊,而且细想想,就算锦囊里装着炸弹,又对我们现在的困境有什么用?

    我纯属硬着头皮把锦囊打开,还在发愣的情况下,拿出一罐空气清新剂。

    我看着这罐子,也就是在暗格里施展不开,不然我得跳脚骂,心说这就是铁军的妙计?

    这时狗主人已经带着狼狗往我们这边靠近了。我挂着一脑门的汗,急的往腰间摸。

    我和大嘴来的时候,都带了枪,本来也想带几个掌心雷,铁军没让,怕一路颠簸,这掌心雷别意外炸了。

    我现在就想紧紧握枪,心说实在不行一会就开火吧。

    大嘴倒是盯着空气清新剂,闷头琢磨起来。很快的,他果断把清新剂打开,摁着喷嘴。

    这清新剂是特指的,喷出来的东西味道异常刺激人,甚至也没啥喷出的声响。

    大嘴重点对着透气孔,几乎把正罐子的清洗剂都喷了。

    我有些受不了,被熏得有点翻白眼,而且被这么一弄,我脑袋晕乎乎的,一会根本没法开枪了。

    我暗暗心急,其实我俩还算好一些,那狼狗傻兮兮的,绕着卡车转了一圈,突然对着我俩暗格所在地凑了过来。

    它还叫了几声,不过狗的嗅觉非常灵敏,它闻到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后,更被刺激大发了。

    它原本的叫声,引起狗主人的敏感了。狗主人警惕的跟过来,但接下来狼狗不仅不叫唤了,还退到狗主人旁边,咧个大嘴,直往外流哈喇子。

    不仅是狗主人,那俩守卫和卡车司机都看的一脸纳闷,一个守门还问呢,"你这狗是不是感冒了,看它那德行,跟人感冒时一样。"

    另一个守卫还说,他上次感冒买的药还没吃完,剩几片扑热息痛,要不要给这狼狗喂了?

    狗主人回绝了。他也没那心思继续检查车了,这就带着狗回去。

    卡车司机趁机又扯皮几句,我们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关了。

    卡车继续往矿地里开。我沿路观察着,给我感觉,这里跟个劳改监狱差不多,很封闭,大家穿着工作服,也都在卖力的干活。

    卡车开到一个矿堆旁边,其实这都是被开采出来后堆到一起的铁矿石,最上面还挂着一个黄灯泡子,作为临时照明用的。

    卡车停好,司机下来后,联系工人,一起往后车厢上货。

    我和大嘴知道,接下来等找准机会了,我哥俩就从暗格里溜出去。

    但这机会并不好等,一直过了小一个钟头,后车厢已经装了半车的矿石了,卡车司机招呼这帮工人歇一歇。

    他还故意走到一个角落里,拿出烟来。这帮工人都聚了过去。

    他们一边吸烟一边聊上了。偶尔一次,卡车司机还往这边看了一眼。我明白,他在示意我俩,机会来了。

    我这边的侧门,角度不好,正对着这帮聚堆的工人。我就等着大嘴动手,打他那边的侧门。

    我都没太多想,心说开个门还能有啥麻烦?但大嘴试着拽门栓,几次后,他憋得一脸通红,跟我悄声念叨,"他奶奶的,邪乎了,这门打不开了。"

    我心里一紧,怀疑是不是一路的颠簸,让这门的门栓卡死了。我跟大嘴说,"你有点耐心,慢慢开,那帮人吸烟还得一会儿呢。"

    大嘴应了一声,也不断做着努力。但我俩都没想到,突然间这门开了,大嘴哇了一声,顺着门滚出去了。

    我听到扑通一声响,估计大嘴摔到地上了。

    我急忙往外爬。这期间大嘴忍痛又顺着车底一直爬出去,最后贴着一个车轮站好。

    我也这么做的。而且大嘴摔这么一下子,引起一个工人的察觉了。

    他跟其他人念叨句,"你们刚才听到没?卡车那边有动静。"

    其他人狐疑的往这边看着,这时我和大嘴都藏在车轮后面,他们看不到。不过他们要是一窝蜂的全过来,保准能把我俩逮个现行。

    我暗暗发愁。那工人还有举动了,撇下烟头,就势要站起身来。

    ps:

    求今天的推荐票,有金钻的也给我吧~</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