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五章 露馅
    我发现卡车司机真是不白拿铁军的钱,在关键时刻真卖力。

    他看着起身的工人,喊了一嗓子把那人叫停。他又说,"你这一天天大惊小怪个什么?这里是矿地,又不是坟地,能有啥怪动静?"

    那工人被说的犹豫起来。卡车司机又摸出手机,神秘兮兮的笑着,招呼大家来看,里面有猛料。

    我估计弄不好又是啥沾点荤的视频或图片,这帮屌丝几乎瞬间就把卡车司机围住了。

    我和大嘴趁空蹲下身子看了看,这帮人压根不把精力放在卡车这边,我俩找个机会,踮着脚跑开了。

    我们绕开这个铁矿堆,尽量找僻静的地方走着。说实话,我有点蒙圈,因为这里太大了。

    我有个笨法子,抬头看着夜空,辨认下北极星。我和大嘴都奔着事先约好的那个旱厕赶去。

    到了旱厕门口,我还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小三轮推车。我没太在意。

    我和大嘴进厕所后。都不由得捂紧了鼻子。因为像这种厕所,平时不及时清洗,往往臭的要命。

    我一时间也挺后悔,心说我们仨也太有前途了,咋约定在这种地方见面呢?

    我和大嘴还往厕所里瞧了瞧,借着黄灯泡的昏暗环境。我看到,小便池是很古老的那种大槽子的,上面没站着人,至于蹲便那里,门把手儿全是绿的,说明也没人。

    大嘴捏鼻子跟我说,"既然咱俩安全进来了,也给铁军打个电话吧,问问他到哪了。"

    我赞同,还掏出手机。但电话刚播就提示关机。

    我把这情况跟大嘴说了,我俩一商量,等等再打。大嘴还跟我要烟。那意思在这里吸根烟,反倒能让鼻子好过些。

    我俩这烟刚点上,没想到最里面的蹲坑里传来哗的一声响,似乎有人在冲水。

    我和大嘴全诧异的回头看,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壮汉,从里面出来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刚才那门把手是绿的。不是没人么?但我又反应过来了,心说这傻爷们上厕所竟没关门。

    我俩看着他的同时,他也在望着我们。他一边系裤子,一边问了句,"你们看着脸生,哪个矿区的?"

    我不知道矿区代表啥,但猜测跟部门是同一个意思。我琢磨咋回答的好呢。大嘴的忽悠劲儿又上来了。

    他拿出一副你咋不认识我们的架势,当先说了句,"哥们,咱一起喝过酒,你什么记性?"随后大嘴脸一沉,反问这个壮汉,"妈的,你小子根本没记住我们两个吧?太不够意思了!"

    要遇到一般人,很可能一要面子,就被大嘴诓住了。但这壮汉挺稳的,不仅神色不乱,还摆手跟我们说,"走过来我瞧瞧。"

    他一举一动间能给我传达一个信息,这人有点派头,似乎不像一般的工人。

    我心里暗暗叫糟,却也没法子,硬着头皮,跟大嘴一起走过去。

    壮汉盯着我俩穿的工作服看着。卡车司机可是跟我们保证过,说这工作服绝对看不出啥异常来,另外我也偷空做了对比,觉得我俩穿的工作服,跟眼前这壮汉穿的简直一模一样。

    我给自己打气,又主动摸着衣服问,"怎么?有不对劲的地方?"

    壮汉脸有点沉,这让我心里有点打鼓。他往前走一步,凑过来,伸手对着我左手袖口摸过来。

    这下很快有结果了,他脸色越发狰狞,还念叨句,"正常工服是两个扣子,你的袖口只有一个,妈的,是冒牌货。"

    他有摸向后腰的举动。我估计这爷们肯定带啥武器呢。而且我和大嘴这么一露馅,除了把这人解决,真就没别的办法了。

    我俩一起上,我没用什么擒拿的招式,直接实惠点,对着他脖子掐了过去。

    我掐他有两个用意,一是这样能最快速的降服他,另一个,我怕他乱叫。大嘴配合我,对着这人的胸口和肺部连续打拳。

    壮汉一下子脸就憋得通红,而且挨了几拳后,他胸口一鼓一鼓的。

    要这么持续下去,不出半分钟,他保准晕。但这爷们不一般,猛地挺了下脖子。

    我觉得他脖子硬了,跟个木桩子一样。这场景我以前经历过。我念叨句不好,大嘴一脸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那意思咋了?

    没等我再说啥,这壮汉弄出好强的爆发力,双手往上一推,就把我掐他的双手架开了。

    他又用肩膀,对我狠狠一撞。我就觉得自己被驴踢了一样,被力道一带,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大嘴急忙出拳,要跟他搏斗。但壮汉一挺脖子之后,身手变得非常厉害。他一脸僵硬表情,甚至跟个怪物一样,乱打乱抡。几招之后就把大嘴逼到小便池附近了。

    他又来了一记扫腿,紧接着撞了大嘴一下。大嘴一失衡,整个人一屁股坐到小便池的槽子里了。

    我看着这场景,头皮都发麻,不是吓得,而是被恶心的。因为大嘴身上沾了不少骚呼呼的尿。

    我看壮汉还要接着打大嘴,我吆喝一声。壮汉被我吸引到注意力,他舍弃大嘴,扭了几下脖子。

    他脖子发出咔咔的声响,我怀疑他练过什么邪门武功。而且我一时间看不清形势,更不清楚这人的弱点在哪,就没急着进攻,冷眼观察他。

    他扭完脖子还撒欢了,抬起一只脚,隔空一顿乱踢。

    我承认他脚法很厉害,甚至踢到最高点,都能到我脑袋这个位置上。但也就被他这么一顿乱踢,他鞋底沾的尿液啥的,全乱溅起来。

    有一滴尿液还奔着我来的。我慌乱扭了扭腰板,把它躲了过去。

    我打心里把他骂了一大顿,心说打就打,谁也不怕被削,问题是不要这么恶心人吧?

    这期间大嘴的一只手还拄在小便池的尿槽里,他盯着这只脏手,表情越发呆板,但很快的他表情又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他几乎跟个野兽一样咆哮起来,整个身子还跟安了弹簧似的,嗖的一下跳着站直了身子。

    他看着壮汉,骂道,"你妈了个壁的,老子尊贵之躯,何时受到如此羞辱?拿命来。"

    壮汉意识到不对,一扭头。不过他的反应有点慢了。大嘴几步窜到壮汉身边,一伸手,还捏住了他的蛋蛋。以尤丰划。

    就凭这下三滥的招数,我能肯定,大嘴又变身了。而且他这次变身很快很突然。我怀疑是不是另外那个大嘴有洁癖,被这里的环境外加遭遇弄得受不了了?

    我没法问啥。这时壮汉疼得一脸扭曲,尤其捏他蛋蛋的,还是大嘴那个脏手。

    壮汉想反抗,举拳头要打大嘴。大嘴先一步的用脑门撞他。

    大嘴不是硬碰硬,而是用脑门撞对方鼻子,伴随砰砰两声响,壮汉的鼻子红呼呼一片。

    大嘴索性一路撞下去。我相信自己没看过,最后壮汉的鼻子都歪了,估计鼻梁骨都折了,他也因此被撞得陷入到半昏迷的状态。

    这还不够,大嘴恨得直咬牙,让嘴里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我回想起一个场景,大嘴能用牙把石头咬成两半了,这次他要咬壮汉的脖颈,壮汉必死无疑。

    我不想这么弄出人命来。在大嘴即将咬出去的一刹那,我凑过去一把将他脸颊拖住了。

    我还连连念叨,让他等等。

    大嘴凶巴巴盯着我,我被弄得挺瘆的慌的。僵持了几秒钟,大嘴听我的建议了。

    他把这壮汉松开,让其自行瘫坐到地上。我还探了探壮汉的鼻息,有点弱,不过好在没断气。

    大嘴不解气的蹲下来,举手对准壮汉身上蹭了一顿。我看他那烦心样儿,越发觉得他洁癖。

    我也蹲下身,但不是蹭。

    我不嫌脏的摸着壮汉后腰,找到两样东西,一个是长柄匕首,一个是两个绑在一起的手雷。

    我看着匕首倒没啥,盯着手雷,心里倒吸一口冷气,心说我们运气够好,不然这壮汉把手雷拽开了,一旦爆炸,我们仨等于结伴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等大嘴蹭的差不多了,他又四下打量这里的环境,跟我说,"给铁军打电话,问问他到哪了?"

    我应了一声,不过还是提示关机。现在的大嘴,完全变了一个思路,摆手说,"去他娘的吧,不在这里等着了,少了他,咱俩一样行动。"

    我不认可,还劝了他几句。他压根不听,拿好缴获的手雷和匕首后,带我出了厕所。

    他指着远处正开工采矿的地方,跟我说,"看到没?那里都是矿井,咱们进去制造点混乱场面,一旦矿地乱套了,咱们就容易浑水摸鱼,把苏妲己救出来了。"

    我琢磨一番,觉得这确实是个好办法,问题是,怎么弄出乱子来?

    大嘴不跟我多说啥了,却显得很有信心,叫我跟他走就行了。

    我拧不过他,也给铁军发了个短信,这样铁军开机后,就能看到我留言了。我把我和大嘴的计划说了一下。

    大嘴对那个三轮手推车感兴趣,叫我一起推着它。我俩做幌子,一起往矿井那里靠近。

    ps:

    今晚上大家有多少过平安夜的?</p>

    我打算不逛街啥的了,就吃俩苹果压压惊&hellip;&hellip;</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