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七章 九死一生
    我能感觉得到,海螺屠夫握刀的手有点哆嗦,甚至我肩膀还湿乎乎的,有什么东西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我猜海螺屠夫受伤了,很可能被手枪打中了。我心里有喜有忧,喜的是。这么一来,海螺屠夫实力大损,忧的是他手一直哆嗦下去,别失误把我脖子割了。

    我也不敢乱动。这期间大嘴一直举枪瞄准,外加冷冷看着海螺屠夫。

    他还突然笑了,对海螺屠夫说,"兄弟,看得出来,你以前是个狠角色,但你现在受了伤,外加年纪也大了,就跟掉了牙的狮子一样,不行了!"

    海螺屠夫不满的用怪嗓音咆哮一下,又带着我往后靠。最后紧贴着木桩子。

    就这举动。很明显的告诉我,他怕大嘴。

    大嘴也趁机往前走了两步,又强调,"别忘了,你肚子上也挨了一枪,伤的很重。如果继续跟我俩死磕。这条命迟早得挂。但我有个办法,我俩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你现在坐着四轮车上去,再及时去医院的话,应该能捡条命回来,怎么样?"

    我知道大嘴在攻心呢,我也急着插话,说何必给一指残这么卖命呢?而且你再厉害,也只能把我杀了,最多只是一命换一命罢了。

    我想让海螺屠夫多琢磨琢磨,这样一旦他觉得亏了,肯定就罢手。

    没料到这人死心眼。被我一提到一指残,他还激动的呵呵笑了。他笑声还一度中断,估计是太疼的缘故。

    随后他开口说,"死条子,你们懂个屁,老子这一辈子。除了国家给个勋章以外。没啥出彩的事了,但做人得讲个义字,一指残对我有恩,在我走投无路时救了我,这份恩情我得还给他。还有你!"他特异盯着我,也因为离得近,他说话时的热气都喷到我脸上了。

    他又说,"你说我只能一命换一命?太小瞧我了,狮子再老,也是狮子,有那股狠劲,看好了。"

    他猛地推我一下。这股力气太大了,我一下被推出去老远,外加脖子轻轻被刀刃划了一下。

    我急忙捂脖子,好在没大碍,大嘴也凑过来,护在我身边。

    我俩一起看着海螺屠夫。我冷不丁不知道他又有啥诡计了。

    这时的他,紧紧靠着木桩子,肚子上漏了一个洞,呼呼往外溢血呢。他不在乎这些,反倒拿出一副解脱样儿,挂着一脸怪笑,慢慢蹲下来。

    他一只手握着潜水刀,另一只手原本藏在身后面,这时还把手拿出来。我看到手里握着一个已经嗤嗤作响的掌心雷。

    这是大嘴原来带的,我估计他俩搏斗时,海螺屠夫顺手把掌心雷偷来了。

    我看的心里一紧,也终于明白他的用意。他手里这颗掌心雷,一旦炸了,也间接能把木桩子上面的掌心雷引爆。

    这俩雷的威力叠加一起,肯定会再次引起一场塌方。以匠场血。

    大嘴先骂了句,"卧槽你个小偷。"不过没等再说啥呢,我和他都默契的撇下海螺屠夫,扭头就逃。

    我头次觉得自己跑的这么快,两条腿紧倒腾,都快出虚影了。但也就跑出二十来米吧,轰轰两声响,那俩手雷"开工"了。

    整个矿洞都抖动起来,我的脚下更是很明显的在颤抖。

    我不理下面,重点观察着上方。用来固定整个顶部的钢板,一下子都有松动的迹象了,尤其有的钢板被绷得紧紧的,有点微变形,也有螺丝因此射了出来。

    我心里暗暗发愁,看这架势,很可能没等我俩跑出去呢,就会被活埋了。

    而且我也真是乌鸦嘴,刚想完,前方一处洞顶轰然坍塌。一股股土沫子,外加跟碎石搅在一起,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

    我和大嘴都是血肉之躯,压根不敢冒险往里冲。

    我俩及时止步,还都惊恐的瞪着前面。我看裂口的边缘还在扩大着,更有往我俩这边扩散的意思。

    我被潜意识一带,往后退了一步。这举动也提醒大嘴了。他又拉着我边扭头边说,"往回跑,或许还有活路。"

    我想到那句老话,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是真不想冒这个险,问题是,现在也真没别的路可以选了。

    我稍一犹豫,跟大嘴一起原路返回的狂奔。

    我俩还经过海螺屠夫身边,他此刻成为一具尸体,原本握雷的手都被炸得稀烂,半个肚子也都裂开了。

    我打心里也有点敬佩这人,毕竟以前是个特种蛙人,是国家军人里兵王一样的人物。

    我暗自念叨一句,你走好。就跟大嘴一起继续逃。

    我是越逃越懵,因为矿洞里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土屑味也越来越浓,都有特别呛人的感觉。

    而且突然间,在我俩正上方还落下一个巨石。它看着很大,估计得有一二百斤重,尤其下落速度快,一打眼就到我俩头顶上了。

    我和大嘴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大嘴喊了句,"死扛!"

    我潜意识的举起双手,跟他一起使劲往上托。但我感觉自己很渺小,因为碰到巨石底部后,我能感觉到从它上面传来无尽的力道。

    我俩都扛不住的一踉跄,之后我被迫蹲下来了,大嘴单膝跪地。

    大嘴这姿势,说白了间接用整个身子骨借力了。我反倒相比之下,有些偷懒了。

    但被大嘴这么死撑着,我俩勉强把巨石顶住了。大嘴难受的浑身都颤抖,双眼更都充了血。

    他哆嗦的看着我。我急忙换姿势,想同样单膝跪地,帮大嘴分担一下。

    不过我刚有这动作,大嘴勉强说了句,"墨迹啥!快走!"

    我明白他意思,但我怕自己走了,他会死在巨石之下。我摇摇头。

    大嘴气的表情更加狰狞,还对我怪叫一声。我被吓住了,而且潜意识的一挪身子,从巨石下面躲出去。

    我身子一瞬间松快了不少,心里却挺后悔。我看着大嘴,连连念叨,大有生离死别前的感觉。

    大嘴看着我,也听着我的话,苦笑了一声。随后他猛地一喝,借着一股爆发力,竟一下从巨石下面钻了出来。

    巨石猛砸到地面上,我脚下都抖了一下。大嘴半蹲在我旁边大喘着气。

    我看着大嘴直发呆,也真没料到,他身子会强横到如此程度?

    大嘴吐了一口气,又损我,"刚才瞎念叨什么,走吧!"

    我没时间多问他啥。我俩又继续往未知矿洞里深入。但这里的抖动感不强了。我逃得同时,心里有些松劲儿了。

    我们最终来到尽头。我抬头往上看。能感觉出来,这里跟一口枯井一样,我和大嘴此刻正站在井底。

    井壁上有个小灯泡,勉强照明,另外有一个个凸起的铁把手儿,井口被一个铁板盖着,不过并不严实,能稍微漏出点光来。

    大嘴指着竖直往上的铁把手儿,跟我说,"这一定是矿井一个出口,咱们顺着上去,就安全了。"

    我赞同。但我俩没急着行动,反倒一起扭扭身子缓一缓。

    等攒点力气后,大嘴先动身了,我紧随其后。我俩一起往上爬。

    其实我占便宜了,这些铁把手儿都很老旧,有的上面全是铁锈。大嘴开路,作为尝试者,他爬过去后,铁把手儿就肯定没事,我不想太多,放心去抓去握。

    这样费劲巴力忙活一通,我爬完一半距离了,我低头往下看,少说十来米,这高度让我心里悬乎乎的。

    不过我却对自己说,这都爬了一半了,没危险了,只要别松手就行。

    也不知道我今天咋了,再次乌鸦嘴了一把,就当我又握着一个铁把手儿想往上爬时,这铁把手儿松动了,连带着,它下方的井壁裂开一条缝。

    一堆碎土屑往下掉落不说,里面还伸出一个人手来。它当不当正不正的,正好掐到我脖子了。

    我吓得瞳孔跟着一缩,而且这人手特别冰冷,让我立刻有种很强的窒息感。

    我过度紧张,更有些手忙脚乱。我哇了一声,要不是大嘴反应快,急忙用脚勾了我一把。我差点就掉下去了。

    我跟找到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着大嘴的腿不撒手。另外我使劲扭着脖子,试图摆脱这人手。

    我也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高人能悄无声息的藏在井壁里,甚至等他出现后,我和大嘴还能有活路么?

    大嘴看到我一举一动了,他观察仔细,突然喊着问我,"圈儿,你瞎扭什么呢?那就是个死人手。"

    我一愣,又仔细看了看。没错,这手都有点烂了,而且就是巧合的碰到我脖子了,根本没啥力气。

    我压着性子,又抓住铁把手儿,松开大嘴的腿。我还腾出一只手,对这死人手抓过去。

    在一用力之下,这手被我连根拔起了。它后面只带着半个小臂,是断的。

    我怀疑这工地里发生过血案,死者被埋到这里了。但我也功夫细想,骂了一句,把这死人手丢下去。

    它落地时,还砸出一股尘土来。

    接下来我变得小心翼翼,却没出现啥岔子了。我俩来到井口,还一起合力,把铁板挪出一条缝隙来。

    我俩品着外面的动静,确保安全后,先后爬出去。

    在脚踏实地的接触到地面后,我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在大喘气下,我又四下打量着。

    但看清周围情况,我又一皱眉。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