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二十九章 撤离
    铁军没急着回复啥,很明显在琢磨着。他想的很全面,最后开口问,"他们仨现在还活着么?我要跟他们对话确认下。"

    秀气女脸现犹豫之色,又对两个壮汉手下示意,他们转身往外走。这期间六子又把我嘴巴松开了。秀气女把手机递过来,六子对我打手势,那意思嚎两嗓子。

    我这次还来脾气了,心说想说话的时候,这帮土匪不让,现在老子反倒不想吱声了。

    我紧闭双唇,这把六子气坏了。我发现他有时候跟老娘们一样扭扭捏捏的,拿出一副要掐我的意思。以乒冬血。

    大嘴都看在眼里,他忍不住哼了一声,对六子喊,"看你什么德行,变态!"

    或许六子也知道他自身这点"缺点",被大嘴公开一说,他气的又要收拾大嘴。

    铁军想的周全。这时在电话里提醒几句,给我和大嘴解围。

    他说,"咱们可以谈谈,图纸就在我手上,我可以用它跟你们换人质,但前提是别虐待人质。不然等着警方用白磷弹烧死你们吧。"

    秀气女对白磷弹的字眼很敏感,她急忙喝住六子。六子听完铁军的话,本身也有要收敛的意思,再被秀气女一说,他彻底老实了。

    我看六子这矬样儿,也算间接出了一口气。我对手机喊了几声,确定我还活着。

    铁军又问秀气女,"妲己呢?"

    秀气女让铁军稍等。整个屋子沉默了有半分钟,屋门打开了。

    我顺着往那边看,妲己被两个壮汉带进来的。我观察很仔细,连她手指头尖都没放过。

    我怕她身上已经有啥瘀伤了,但海螺屠夫之前的话没撒谎。这帮土匪很照顾她。

    她不仅没伤,反倒脸色红润。大嘴更是念叨一句,说妲己,几天不见,你好像胖了!

    那俩壮汉一定跟妲己说过什么了,妲己知道叫她过来的意思。她走到手机前。附身念叨说,"我们都没事,铁哥。"

    秀气女是一刻都不想耽误和闲聊,她又把手机抢过去,让铁军来后院,只要他们拿了图纸,就立刻放我们四个离开。

    铁军听完呵呵笑了。其实我也是这种想法,心说当我们三岁小孩么?我们都聚堆了,到时这帮土匪翻脸不认人了,我们哭都找不到坟头。

    铁军也有一个主意,跟秀气女说,"这样吧,我的三个手下,你们可以继续压在后院,但咱们见面的地点,改为矿地附近,你们先过来,我到时再用电话告诉你们具体地点。我先给你们一半图纸,等你们验过了,放了人,我再把另一半给你们。"

    秀气女琢磨起来。而我听完对这个计划也不太满意,毕竟见面地点换来换去,也都在土匪的地盘里。但一时间我也想不到啥更好办法。

    铁军趁空提高音量,对我们三个说,"记住了,我的外号是红豺,你们就该也都是小红豺,打起精神。"

    我冷不丁不懂铁军的意思。秀气女这时回过神,同意了铁军的说法。

    她挂了电话留下六子,带着其他人这就要出小屋。六子斜眼打量着我们。我总觉得他不是啥好鸟,弄不好一肚子坏水。

    我就趁着秀气女还没出去时,对她说留下六子行,但他要守在门外面,不要进来,不然我们仨到时一起说被六子虐打,铁军不会把剩下半个图纸交出来。

    秀气女应了我们。六子一冷笑,跟着秀气女出去了。

    很快,这屋里就剩我们仨了。我和大嘴依旧被绑在木桩子上,妲己比我俩好过一些,她被绑在离我俩不远处的一把椅子上。

    这椅子腿上带着螺丝,都镶在地里了,妲己想挪动椅子走,没这可能。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安分,一方面觉得这次任务,我们做失败了,另一方面,我总觉得一会还得有事发生。

    大嘴沉着脸,也在琢磨着啥。而妲己呢,扭头看了看门口,确定六子没死死监视我们。她又压低声音问我俩,"刚才我和铁军的话,你们都听明白了么?"

    我挺纳闷的看着妲己,还回想着。妲己就跟铁军说过一句,说我们没事。这有啥含义?

    大嘴甚至连头都懒着抬了。

    妲己不等我们回答,又解释说,"这附近地形,我偷空观察过,后面是个野山坡。虽然险峻与陡峭,但有废弃掉的高空缆车,这玩意儿可以做做文章,咱们借着它逃跑,而这也是铁军的意思。"

    大嘴猛的抬起头,我是既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妲己问我们,"铁军说咱们是三个小红豺,我以前说过红豺这种动物的特性,它们猎食时,不管对手多强大,就喜欢掏对手的肛门,所以万兽之王也架不住它们的利爪。咱们这次也跟红豺一样,从敌后逃脱。"

    我有个很大的疑问,立刻接话,压着声音问,"咱们说怎么逃有啥用?现在都被绳子绑着呢,连起身都困难。"

    妲己做了个偷笑的动作,再次回头看看门口。

    我和大嘴也顺着看了一眼。六子长得小,他要翘脚才能隔着玻璃往里看,这小子估计是懒着费那功夫,现在依旧没监视我们。

    妲己扭了扭下巴,把身子尽量对我俩这边探过来,还张大嘴,使劲吐出一个东西。

    这东西很小,直接飞着落到我俩旁边了。我低头一看,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一把迷你的小解剖刀,刀刃处被贴着保护膜,所以妲己能偷偷含在嘴里。

    我真佩服妲己,甚至再想想,很可能这几天时间,妲己都含着这小刀。我多想上了,心说到底含在哪能不露馅呢?

    后牙床肯定不行了,难道是贴着口腔?

    大嘴比我务实,这时跟我强调,"别愣着,快配合我。"

    我俩尽力扭着身子,伸出一条腿去勾这刀片。我俩也是好一通忙活,甚至我叉腿叉的都快抽筋了。

    最后这刀片被大嘴拿到。他立刻反手倒腾起来。

    我和妲己也都恢复常态,我想的是,只要大嘴把他绳子弄断,接下来我和妲己就获救了。我猜这时间用不了多久,最多两三分钟。

    但大嘴毕竟是盲割绳子,这解剖刀也太过于锋利。突然地,他咧嘴惨叫一声,估计是割到手了。

    赶巧的是,这声哼也被六子听到了。他猛地把门打开,盯着我们问,"怎么回事?"

    大嘴一冷笑,我和妲己看着六子,也没说啥。

    我以为六子看我们仨没啥异常,也不会多管啥呢。谁知道六子盯着大嘴,想了想后,竟进屋了。

    我看六子眼神不咋对劲,邪乎乎的。我就喝了六子一句,让他快出去。

    但六子压根不理我,蹲到大嘴身边,他那扭捏劲又上来了,伸手对着大嘴脸颊摸了摸。

    这把大嘴也吓一跳,他盯着六子问,"兄弟,你什么毛病?"

    没想到六子说话语气中都露出一点饥渴的样子了,他对大嘴说,"你真他妈的爷们,老子喜欢你。"

    我突然反应过来了,心说这小子是个同性恋吧?

    六子不给大嘴说啥的机会,他猛地把大嘴嘴巴捂住了,又凑到大嘴脖颈前,闻来闻去的。

    我和大嘴之前没少折腾,又在厕所里打斗,又在矿井里逃难的,身上脏的不行了。六子却很享受大嘴身上的味道,还忍不住念叨说,"酸酸骚骚的,这才是爷们的味道呢。"

    他说完还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我特想吐槽,心说你跪地上,老子尿你一身,你不就也有这所谓的男人味了?

    这期间大嘴心里一定很痛苦,但他手下一直有小动作。

    突然间,大嘴身上绳子一松,大嘴又猛的拿起解剖刀,对着六子的脖颈狠狠来了一下子。

    六子脖颈多出一条有小孩嘴那么大的口子。六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嘴,他想喊却来不及了。

    大嘴又一扭身子,彻底挣脱六子。等站起身,他气的直搓脖颈,还对六子狠狠来了一脚,骂了句,"死变态,滚!"

    六子身子一瘫。大嘴立刻凑到我和妲己身边,给我俩的绳子也割断了。

    我们仨一时间全自由了,妲己对后院很了解,带着我俩不耽误的立刻往外逃。

    我多个心眼,走之前在六子身上摸了摸,把他手机拿走了。

    这后院没多少人,我们逃得过程中,只在侧门遇到两个守卫,我和大嘴一人一个,把他们解决了。

    我还是挺规规矩矩的,用拳头打对方脖颈。大嘴依旧那么无耻,捏蛋蛋、顶脑门的。

    我也以为能抢到几把枪呢,但这俩守卫只带着匕首,这让我们挺无奈的。

    我们趁着夜色,往后面的野山坡奔。我记得铁军的手机号,给他打了个电话,但我俩通话很短,当知道我们仨逃了后,铁军攒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我不知道铁军和秀气女那边都发生了什么,反正等我们站到山坡某一处悬崖前,看着高空缆车时,秀气女的电话打过来了。

    这高空缆车说白了,就停在悬崖边缘,挂在一条钢缆上。这钢缆还一直延伸到悬崖下方。

    大嘴和妲己急着去研究缆车,而我慢了半拍,看着来显,犹豫着把电话接了。

    秀气女显得有些暴怒,说那死条子骗人,压根不跟咱们交换图纸,连人都不露面。她担心计划有变,让六子把三个人质的耳朵割了。

    我心说这婊子心真狠。我这边一直没回话,秀气女察觉到不对劲,又问了句,"六子?"

    我气笑了,对着手机喊,"一指残,你和手下早点洗白白吧,警方白磷弹很快就从天而降了,你们到时好好享受。不谢!"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