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三十一章 坠落
    这一刻,我心情十分复杂,紧张、纠结、恐惧等等,它们跟麻花一样拧到我心中。

    我心说折腾一大圈,眼瞅着把老者揍趴下了,没想到他另出损招。而且一旦他把挂钩弄坏,我们保准跟缆车一起摔下去,而他借着身子灵敏,绝对能趴到钢缆上避过一劫。

    我脑门发热,试着想办法。大嘴则冷冷看着缆车顶部,他还先哼了一声,念叨句,"逼老子用大招。"

    他转身往操作台走去,这上面有个红色按钮,他之前按了后,缆车启动了。而在红钮旁边还有个绿钮。

    我不知道这绿钮是干啥的,但大嘴果断的按了下去。

    我停止吱的一声响,缆车跟急刹车一样,疯狂的减速。我估计这一刻。钢缆上都能冒出火星子来。

    我们三个被惯性一带,不由得还往前冲出去,好在缆车把我们拦住了。

    我贴着车壁,被一种无形的力道挤压着,特别难受。但我们仨还算运气好的,车顶的老者。他没法借着什么东西卸去力道。

    他惨叫一声,一下飞出去了。我也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车顶出现。

    他横着飞出去有两米,这期间他乱舞着手爪,勉勉强强抓住钢缆了。看得出来,他打定主意不撒手,这么又划出去一米多远。

    他最后勉强挂在半空中。我本来心里一喜,心说这老东西终于能摔死了,但又发现他这么命大。我愣住了。这一刻我们没枪,不然我保准立刻对他射击。

    我暗暗心急。大嘴也直皱眉。妲己趁空递给大嘴一个东西,还念叨句,"用这个砸他。"

    没等我看清呢,大嘴就接过这东西。还把窗玻璃打开了。他也真是拼了,把这东西抡着丢出去的。

    我就看到好大一团的黑影,奔着老者冲去,而且很有准头的,这东西最后砸在老者的头上。

    老者哼了一声,被这么一带外加一晕。他整个身子坠了一下。一只手也松开钢缆了。

    他挺危险的,全靠另一只手死拽着钢缆,甚至他身子也有点不受控制的扭来扭去。

    妲己很快又拿出一个东西,递给大嘴,念叨说,"嘴哥,再来。"

    大嘴嘿了一声。这次我瞧清楚了,这竟是一只女鞋,也就是妲己穿的。

    我全明白了,打心里也连连佩服妲己。妲己穿的是警用皮鞋,这玩意丢出去,不比板砖的威力差多少。

    但没等大嘴撇呢,我把鞋抢过来。我只是做出要砸老者的冲动,还扯嗓子喊了句,"老瘪头子,我去你妈的。"

    说白了,我就是在吓唬人。老者估计平时为人也实在,没遇到过我这种一肚坏水的,外加他也真是怕这高空飞鞋了。

    他吓得哇了一声,又要使劲往上爬。一时间他太匆忙了,体力也有些跟不上,这一下竟抓秃噜了。

    他这只手意外的松开钢缆时,他整个人迅速往下坠。

    我们仨都看着他,他一边坠一边手脚乱刨,甚至像猫一样,发出哇哇的惨叫。

    现在这高度,我都看不清地面啥样,估计少说四五十米,他摔下去,死定了。

    我们仨都松口气,甚至大嘴还身体一软,往车厢壁上靠了一下。而在他刚靠的一瞬间,缆车晃了一下,发出吱嘎一声响。

    我心里一激灵,但不觉得是被大嘴靠出来的,因为他的身板没那么大的威力。

    大嘴也警惕着,念叨句,"怎么回事?"

    没等我和妲己回答啥呢,车顶传来砰的一声响,这缆车竟失控的再次滑行。

    原本它滑行时,速度还能被控制,现在它越来越快。我心里清楚得很,一定是被老者一顿乱削乱砍,有啥关键的零件坏了。

    我们仨急的跟热锅上蚂蚁一样,问题是,我们无计可施。

    缆车滑动不久后,还抖动起来,这种抖动不是好事。大嘴跟我们建议,都靠在车厢壁上,生死有命吧。

    我和妲己照做。而且我悲观的认为,我们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了。

    妲己在人生如此时刻,选择靠向我,扑到我怀里。而我潜意识的紧紧抱着她。

    缆车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分钟吧。我在这一分钟里,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最后车顶的挂钩因为速度太快,负载太高,扛不住的断掉了。我最不想看到的场景发生了。

    缆车脱离轨道,离开钢缆,彻底的落了下去。

    我们仨都处在一种失重的状态,我形容不好这一刻的感受,整个人轻飘飘的不说,心血也莫名的上涌着,让我喘不过气来。

    但这时候,缆车离地面不算不远了,我们下方更是一片苍天老树。

    缆车最后撞到一个茂密老树的顶上。乍一看这树长得跟个大蘑菇一样,缆车让这蘑菇顶部陷入了一大块。

    无数的树枝托着缆车,虽然这间接卸去了缆车的一部分力道,却还不够。缆车又往下坠了十多米。

    我没时间研究这树,也不是植物学家,但这种树真的很怪,在主树干上还缠着类似于爬山虎的东西,只是这东西比爬山虎要粗壮和多枝多叶。

    其实它有名字,叫寄生树,说白了也是一种树,但它的根都戳到苍天老树的树干里,偷偷吸取老树的养分,便于它本身的存活。

    我们被苍天老树的树枝卸去了不少力道,随后缆车又刮到了寄生树。寄生树的柔韧性更好,又有不少树枝被缆车误打误入的一弄,最后都缠绕到缆车身上了。以坑吗亡。

    我们真就是九死一生,在离地两米左右的距离上,缆车彻底停了。这时的寄生树也很惨,被缆车拽的,有近一半的树干跟苍天老树分开了。

    我这时控制不住的早就摔倒了,而且被坠力一弄,扛不住的双眼上翻,晕了过去。

    我没死,也不知道昏了多久,还做了个怪梦,天上突然下起了浆糊,把我脸淋的黏糊糊的。

    我悠悠转醒,而且我脸真的很黏糊。我呲牙咧嘴的伸手摸了摸,发现脸上这东西不仅黏糊,还有一股子腥味。

    我心说咋回事?又四下看了看。

    大嘴正躺在我旁边,他也昏迷着,尤其脑袋半靠在我胸口上,他那大嘴正对着我。

    我脸上这些黏糊糊的东西,都是从他嘴里出来的,说白了,是哈喇子。

    我恶心坏了,急忙用力把他推开。我还使劲搓了搓,但刚搓几下,就发现这不是个法子。

    我脸原本就有些脏,这么一搓,快和稀泥了。

    我也不管脸了,哼哼哈哈的坐了起来。我回忆起晕前的一幕幕了,这一刻我心里又紧张上了。

    我扭头看着,妲己躺在不远处。我摸过去,在碰到她身子一刹那,我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妲己身子很冷,这时死了的节奏。我急的眼眶都红了。

    我嗓子很哑,却还尽力的妲己、妲己的喊着。

    我又凑到她身边,摸了摸她鼻息。我原本不信奇迹,这一刻奇迹却出现了。妲己还有呼吸。

    我跟个傻子一样,原本哭丧着脸,现在突然笑了。我连连说没死就好。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大嘴晕了,妲己也晕了。我得做个决定,先救谁。但这俩人都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我想起一个很经典的问题,老婆和老娘落水了,你怎么办。

    一般人或许很难回答这问题,但我心一横,心说去他娘的,想什么想,有那时间赶紧动手了。

    我按着感觉走,而且是一同救他俩。我一会掐大嘴的大腿根和人中,一会又对妲己急救。

    折腾了得有一支烟的时间,妲己先咳咳的醒了。我看大嘴那样子,估计一时半会是救不出来了。

    我把妲己搀扶的坐起来。妲己靠在我肩膀,她缓了一会儿,等彻底清醒后,她突然微微笑了,望着我。

    我这一刻真没啥色心,就是觉得我和妲己不容易,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又回来了。我主动噘着嘴,吻了妲己一下。

    这就是蜻蜓点水,妲己也没抗拒。其实我想深吻来了,问题是,我脸太脏,不想让妲己沾染到。

    我俩又都缓了缓,妲己开口说,"圈儿哥,也不知道矿地那边啥样了,警方把那些土匪擒住没?"

    我安慰妲己,说别多想了,那帮土匪,一个都跳不掉,尤其是一指残。

    妲己叹了口气,一换话题又说,"咱们现在这位置,很难被警方找到,所以得想办法,联系到警方。"

    我想到自己还带着六子的手机呢,我让妲己等等,一边摸一边又安慰她,说现在这时代,科技进步了,只要咱们一个电话过去,千军万马来支援。

    但我太能夸了,当从屁股兜里拿着几乎裂成两瓣的手机时。妲己看着愣愣发呆的我,反问说,"你的千军万马在哪呢?"

    我把手机随手一撇,又骂了句,"没用。"

    我也清楚,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有人走出森林才行。

    现在大嘴晕乎着,妲己是一个弱女子,外加鞋都没了。这重任只能落在我身上。

    妲己看着我,别看没说什么,但一定也是这想法。我跟妲己分开了,因为我想舒服的换个姿势坐一坐,又摸了一番,找出烟来。

    我发现真是够打击人的,烟和打火机都没坏,只是烟盒被压了一下,里面的烟全歪脖子了。

    我只好吸着一根歪脖子烟,趁空看着这附近的环境,又问妲己,"这里不会有狮子老虎大狗熊吧?"

    ps:

    最近跟一个制片的朋友合作,可能要参与改一个本子。</p>

    把湘西尸王和破案的结合着弄。</p>

    湘西三邪、古老的西苗虫蛊、鲜为人知的梅山祭祀文化,还有赶尸三策、寄生双胞胎、以棺养尸等等,再融入一些老九独特的破案风格。</p>

    估计得几年后才能上院线的银屏。现在看咱们书的,一半以上是一路挺我的老书迷了,有的陪伴我三年了。</p>

    我想告诉大家,老九在努力着,虽然现在混的不咋滴,但会坚持,燃烧自己到最后。</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