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章 海狼
    我看不清这黑影是什么,但这一刻,我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心说又有哪个偷渡者犯戒了?也被丢到海里洗衣服了?

    我现在泡在海水中,这滋味不好受,也让我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我只好静静观察着。

    船尾那人丢黑影下海后。他就迅速离开了,而黑影落到海里后,还很快的浮起来。它也被绳子绑着,最后飘到我们周围,像我们一样在水面上晃悠着。

    我这次看明白了,这竟是一个大木桶。铁军对这木桶很敏感,跟我俩说,"一起过去看看。"

    我们仨还是一个整体,手挽手的并没分来。我们一起往那边慢慢凑去。

    我离木桶最近,最先伸手摸到木桶。给我感觉,这木桶很平常不过,只是桶的边缘有一处很小的裂口,有一小股液体正顺着裂口往外溢。

    我对着裂口扣了扣,又把手伸到眼前看了看。这液体有点红。我凑近了一闻,还挺腥的。

    我第一反应是血。我还把这情况跟铁军和大嘴说了。

    大嘴摇摇头,表示不可理解,而铁军一愣之下,骂了句糟了。

    他带着我俩一起围到木桶周围。我们趴在木桶上,冷不丁跟趴在救生圈上差不多。但这不是我们最终目的。

    铁军下命令。让我们快点行动,把木桶的绳子解开,让它随波飘走。

    我和大嘴都问了句为什么?铁军脸色很差的回答,"咱们决不能招惹海狼!"

    我对海狼这词很陌生,反过来说,我倒是听过沙漠狼、丛林狼等等。我和大嘴不耽误的动手,但我也多问一句,让铁军解释下啥是海狼。

    铁军提醒句,"鲨鱼!"我脑袋里嗡了一声。

    别看平时没机会接触这种海洋动物,但它的臭名早就通过各种途径印在我脑海里。

    我更知道,鲨鱼是很嗜血的。这木桶里呼呼往外流血,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海狼。也就是鲨鱼引过来。

    我们仨离木桶这么近,保准成为鲨鱼的腹中餐。

    我们仨都急了,只是绑木桶的绳子很紧,而且左一条右一条的,这木桶被系的里三层外三层。

    我们解开一个,还有另一个。

    我们没放弃。这么弄了有一支烟的时间吧。铁军扭头一看,忍不住骂了句。以女住号。

    我顺着他目光也瞧了一眼。说实话,我吓住了,在不远处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一只鱼鳍。它少说有一尺高,正迅速的往我们这边靠来。

    这是啥,不言而喻了。铁军喊了句,"快躲!"

    我们仨也不解绳子了,全下了木桶,各自拿出最快速度,往一旁游去。

    在我们刚躲开不久,鲨鱼就过来了,它很凶残,让其大脑袋突然浮出水面。它还张大嘴,对着木桶咬了过去。

    我听到砰的一声响,鲨鱼紧紧咬着木桶,还不断扭着身子借力。

    我曾听别人说过,鲨鱼的牙齿跟匕首一样锋利,我原本不信,但这次看着这条鲨鱼没咬几下呢,木桶就碎成两瓣了。我彻底信了。

    而且伴随木桶一碎,它里面的血呼啦一下全出来了,一时间海面上出现一块红色区域,这是被血染的。

    那鲨鱼感觉到血后,立刻变得兴奋起来,咬着半截木桶,继续乱扭身子一番。

    这么一来,它速度被影响,一下被白鲨号甩下一段距离,我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心说木桶也没了,血也都散了,它这下该离开了吧?

    但它并没这么好打发。它吐掉木桶,再次加速,奔着我们冲来,而且首要目标,竟然是我。

    我吓得脑袋里嗡了一声。如果这次面多一个歹徒,哪怕是悍匪,我也不会这么紧张。

    我肯定会用肘击和擒拿,跟匪徒过过招。问题是现在对手是个鲨鱼,我不知道怎么下手。

    这么一耽误,鲨鱼又离近了一大截。我就觉得整个心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我想逃,却被背后操蛋的绳子限制着。铁军知道我现在处境不妙,他从后背上摸出"棒球棍",一边往我这边迅速游,一边举着棒子。

    鲨鱼没把铁军放在眼里,但当铁军接近鲨鱼后,他下手了。

    他几乎扭着半个身子,借着这种势头,把力气全灌在那只胳膊上,他把棒子狠狠拍在那鲨鱼的鱼鳍前方。

    海面上炸出一股水花,那鲨鱼也疼得一下露面了。

    它改变策略,把精力完全放在铁军身上,张大嘴向铁军咬去。

    铁军收回棒子,这次改砸为刺,用棒子尖儿对准鲨鱼鼻子狠狠戳过去。但现在天又黑,我们又处在海面上。他的准确度不高,一下戳偏了。鲨鱼借机扑到铁军眼前。

    我急了,大喊了一声,跟大嘴一起往铁军身边游。我真没看清楚铁军是怎么做到的,反倒他竟奇迹般的逃脱鲨鱼这一嘴,硬生生跟鲨鱼嘴擦肩而过。

    不过他这么一躲,一分神,让他把棒子丢了。

    鲨鱼想往后退,大有重新冲刺再扑一次的意思,但我和大嘴已经赶到鲨鱼两侧了。

    大嘴是真猛,贴到鲨鱼脑袋旁,伸手往上又捏又抓。只不过鲨鱼皮糙肉厚,外加体型那么大,大嘴的捏与抓,压根没效果,还跟挠痒痒差不多了。

    我盯着鲨鱼眼睛,急中生智的提醒句,"抠它眼珠子。"

    我和大嘴先后行动。我抠上的一瞬间,觉得这眼珠子有点硬,估计外面有什么防水的膜吧。我不管那么多,把能用的力气都用上,想一鼓作气把这眼珠子摘下来。

    大嘴效仿我。鲨鱼一下子疼得受不了,来回扭身子,还猛地往下沉。

    我和大嘴有心一路跟下去,但刚入水就被绳子拽住了,我俩被猛地拉了回去。等再浮出水面后,我大口喘着气,还摸了一把脸上的海水。

    我观察四周,没见到鲨鱼再浮出来的迹象,我心里一乐,心说总算把这个恶魔弄走了。

    但我高兴太早了,铁军看着远处,提醒我们一句后,就果断的把那颗防水信号弹拿出来。

    他掰断后,高举着。嗤的一声响,天空出现一朵烟花。

    我没时间看这烟花漂不漂亮,眼睛死死盯着远处,因为有另一个鱼鳍出现了,这鱼鳍还比之前的高了一大截,很明显这只海狼个头更大。

    我们仨尽量往一起靠去,另外我们特想拽着绳子往白鲨号上爬,问题是,绳子上全是钉子,我们无处下手。

    如果没有外人帮忙,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算我们哥仨能把这只赶来的大家伙击退,最终也会葬身海底的。

    胖二副很有效率,估计看到烟花后,很快带着三个水手出现在船尾。他看到海面上这一幕后,果断的喊了一句。我听不清他喊得是什么,估计是让我们撑住之类的话。

    他还跟手下一起,找来一个绞架,用它绞着我们的绳子。这期间我们仨又凶险万分的跟新来这只鲨鱼开战了。

    我和大嘴倒没啥,铁军被迫之下,竟一手对准镶着钉子的绳子抓了一把。他这只手被刺的哗哗往下流血,不过这也让他临时上升一截,避过鲨鱼的一次袭击。

    等绞架彻底发威,把我们完全拽离水面后,我们都松了口气。

    铁军用另只手捂着伤手,我和大嘴都不敢乱动,老实的被吊着。

    没多久,我们都回到甲板上。胖二副和一个水手忙活着,给我们松绑,另一个水手用绞架把绑衣服的那根绳子往上吊。

    但这些衣服运气不好,被鲨鱼一口咬住。等最终吊上来一看,大部分衣服都没了,剩下还挂在绳子上的衣服,也都残缺不全了。

    这水手气的骂了一句。胖二副听而不闻,冷冷看着我们仨。

    我们这时完全被松绑了,正强撑着站起来,活动身子呢。胖二副问我们,"怎么回事?鲨鱼怎么来的?"

    铁军先接话了,把刚才经过说了一遍。

    我和大嘴一起附和着。而且我们也有证据,剩下那半截木桶还被绳子拽着,在海面飘着呢。

    胖二副让手下把那绳子也吊上来,这么一来,人证物证俱在,很明显是有人故意害我们。

    我们仨意见一致,而且胖二副也不笨,都想到光头了。

    胖二副让这俩水手留下来,收拾下现场之类的,他又带着我们仨,一起去了客舱。

    现在的客舱很昏暗,只点了几个小灯。那些偷渡者,有的在睡觉,有的三三俩俩聚在一起,吸着烟聊着天。

    我们的到来,让他们很意外。其中有个偷渡者还念叨句,"两个小时这么快就过去了?长官,这三个新来的偷懒了么?"

    我们没理这个偷渡者。我还特意去门口,扒拉所有开关,把所有能点的灯都弄亮。

    这么一弄,那些睡觉的也被惊醒了,一时间骂咧声不断。

    我们都寻找那个光头,我发现他正躺在床铺上,还背对着我们。

    我心说这脑袋上不长毛的货儿行啊,胆子挺肥,还敢懒着不起来。

    我和大嘴使个眼色,我俩想当先走过去,把他从上铺揪下来。但铁军原本拿出琢磨的样子,看我和大嘴刚走两步,他喂了一声把我们叫住。

    我和大嘴不解的看着铁军。铁军不理我俩,反倒跟胖二副说,"长官,你来吧!"

    ps:

    月初了,大家有金钻没?有的话请速速投给我。</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