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白名单 > 第十二章 海盗
    我等胖二副接着往下说,但他不再多说什么,我针对海盗的事,只能临时留个疑问,放到心里。

    我们又题随便胡扯几句,之后铁军话题一转。问道,"长官,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懂,白鲨号最终会把我们放在哪里?而且那里够安全么?"

    胖二副反问我们,"这世上最便于藏匿的地方在哪?"

    大嘴先回答的,"当然是原始森林了,尤其那里荒无人烟,要是条件允许,躲上个十年八年的,都不成问题。"

    胖二副摇头把他否了,随后又说,"很多人都有这种错觉,其实最好的地方绝不是森林,因为想想看。整个地球有百分之七十全是水,而在这些'水'里,最乱的地带莫过于太平洋岛屿了。一个人如果随便躲在一个小岛上,凭现在的技术,就算拿卫星来搜,都很难有发现的。"

    我琢磨他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另外我往深了一琢磨,也知道我们最终目的地去哪了。

    这顿饭虽然丰盛,但我们都吃的很快,尤其那些船员。在独眼船长吃完后,其他船员不管饱没饱,全都撂下筷子。

    船长跟个独裁者一样,带头领着手下走出餐厅。我们目送他们离开,这时大嘴咦了一声,发现胖二副坐过的地方,留了一块煤。

    之所以用留这个字眼,因为如果是胖二副无意间掉出来的,这煤应该在地上。

    大嘴把煤拾起来。摆弄几下后问我俩,"胖二副什么意思?"

    我也琢磨不透,铁军却一声冷笑,点我俩一句,"这跟饭局上故意留下房卡是一个道理。"

    我一下懂了,尤其有些公关圈的妹子。为了求人办事。陪客人吃饭,客人却跟故意疏忽了一样,留下某个酒店的房卡,其实是想让这妹子来一次性贿赂。

    我们仨和胖二副都是老爷们,虽然不涉及这方面的东西,但胖二副绝对是找我们有事,这煤的隐身含义,我们见面地方就在锅炉室旁的储物间。

    我们心里有数了,吃完饭,先故意歇了一会儿,又找个机会,偷偷去了储物间。

    胖二副和两个水手原本在储物间里坐着打牌,看到我们仨后,胖二副拿出赞许的目光看着我们。他们也不打牌了,胖二副使个眼色,那俩水手都守在门口。以巨共巴。

    胖二副招呼我们随便坐。其实这里没有正规的桌椅,我们都坐在煤堆上。

    胖二副胆子挺大,摸出一包烟来,自行点了一根,又把整盒烟抛给我们仨。他还强调句,"放心抽,出岔子了,老子负责。"

    这气氛看似挺好,其实我却觉得异常压抑。

    我们吸了几口后,铁军盯着胖二副,先说,"长官,我们仨都是直肠子,有啥事情说吧。"

    胖二副指着铁军说,"这性格,我喜欢。"随后他拿出一脸担忧的架势,自言自语起来,"我跟船长出了很多次远海了,对那些海盗有过接触,其实他们都是洋货儿,而且哪是什么海盗?全他妈是军人假扮的,我不知道这帮军人什么来头,但他们用这种方式,扩充收入,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乍一听我觉得胖二副说的有些夸张,但细细一琢磨,这种事别说国外了,在中国历史上,类似事也早就有过,比如三国时期的董太师和曹操,不就专门拿出一个校尉营充当盗墓贼么?把各种帝陵和皇家宝藏全偷来扩充军饷。

    我们仨没急着接话,胖二副继续说,"这次我接到线报,这帮'海盗'会对咱们不利,而且这还是船长受益的,知道为什么么?"

    他盯着我们看了几秒钟,又说,"这次偷渡者一个个全是肥缺儿,在国外银行里,存款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甚至上亿。船长把这些人意外都弄死了,这些钱不就落在他和那些海盗的腰包了么?事后船长还能把责任都推卸到海盗身上。"

    我听得倒吸一口冷气,心说这独眼龙不是一般的黑,而且这么一看,我们仨也是偷渡客,接下来岂不也有性命之忧了?

    但这一刻,我心里又冒出另一个念头。

    我搞不明白,胖二副为何对我们说这些,尤其这都是非常秘密的存在,他既然是独眼船长的左膀右臂,更应该严守这秘密。

    我悄悄看了铁军和大嘴一样。铁军沉着脸,明显想着事呢,大嘴反倒诧异之后还急了,连骂独眼船长不是东西。

    我纯属被铁军这表情影响的,突然间,我又一个顿悟,全明白了。

    我猜独眼船长和海盗根本没这么多说道,反倒胖二副有私心,他想借着这次见面,弄出什么意外来,让独眼船长被杀,把责任推到海盗身上,这么一来,他就成为白鲨号的主人了。

    当然了,我不敢断定自己猜的完全准确。

    铁军这时还接话了,说道,"长官,你是真把我们当兄弟,才不避讳的说了这么多。我代表我们哥仨谢谢你。"他抱拳作了个揖,随后问,"咱们不能这么等死,你有什么计划么?"

    胖二副没急着回复,反倒突然笑了,拿出冷冷的目光观察我们仨。

    我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而守门那俩水手,全摸向后腰,各自拿出一把手枪来。

    这是很老式的左轮枪,估计射程不到五十米,但我们现在处在这里封闭的空间,用这枪打我们,也一定能让我们仨毙命。

    我们仨都很敏感,铁军更是回头看看后反问,"这是什么意思?"

    胖二副啧啧几声说,"你说你们仨是一指残的手下,但我怎么觉得你们懂的很多土匪不该懂的东西呢?比如你。"他指着铁军,"你更像是个特警,因为身手好不说,更对尸体有很大的研究。"

    我暗暗叫糟,知道胖二副之所以起疑,还是跟上次光头死时,铁军摆弄尸体的事儿有关。

    我琢磨怎么再解释解释,谁知道铁军早就有对策了,跟胖二副回答,"我和我兄弟入局?落草?前,我们都在两栖蛙人的部队服过役,长官,你要不是孤陋寡闻的话,应该能看懂这个。"

    铁军站起身,把裤子脱了,只留个内裤。我们看到他大腿上纹了个海螺图案。

    胖二副原本听着铁军的话,表情没啥变化,当看着纹身时,他跟那两个守门水手交流下眼神,我偷偷察觉到,有个水手对胖二副一点头。

    胖二副特意给铁军鼓了鼓掌,连说不简单。这话言外之意,他彻底信我们了。

    铁军趁机也把裤子穿上。胖二副又说了后续计划,"下午海盗船过来时,会接独眼船长去对方船上坐一会儿,而我会给你们仨提供潜水装备,你们趁机潜伏到海盗船上。海盗船的船尾有大炮,只要我们仨能抢到大炮,伺机发射几枚炮弹,把独眼船长和海盗头都炸死的话,就算完成任务,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办就行了。"

    我听得脑袋嗡嗡的,心说这他娘的太危险了,合着我们仨充当敢死队的角色了。

    但这一刻,我们仨根本没退路,那俩守门水手几乎背对着门,把精力完全放在我们仨身上。

    我猜一旦我们拒绝,胖二副和这俩人会一起动手,把我们仨弄死,事后他蛮可以找个借口,说我们仨什么什么的,把杀人真相遮盖过去。

    我心跳挺厉害,不过也没怯场。大嘴跟我差不多,铁军反倒很淡定的四下看看,又突然冷笑着说,"长官,你的意思,我们都懂,问题是,你让我们哥仨如此冒险,却一点表示都没有,谁会去?"

    胖二副也笑了。我突然想起一个词,笑里藏刀,我觉得用它来形容这矮胖子再恰当不过。

    胖二副跟我们透露,"这独眼瞎子在大陆上没家事,所有家当都在白鲨号上,你们知道他的宝贝有多少么?就我目前知道的,他的船长舱里面,有个独立的密室,那密室墙壁全是后钢板镶的,里面放着一沓子1953年的三元纸币,这玩意就值得上千万,还有一小箱子民国三年签字版的冤大头,这也是天价的宝贝,更有一些能卖上高价的白垩纪潜龙化石,至于其他珍宝,更是数不胜数。只要你们这次做了这件事,我可以让你们拿着这个,去那密室里随便装,能装多少,就归你们多少。"

    他脚下放着一个麻袋,他说的时候,指了指麻袋。

    我估计我们仨真要用这麻袋装宝贝,少说能弄个几千万的东西。也不得不说,这诱惑确实很大。

    铁军没急着回复,说让我们哥仨想一想。

    胖二副看了看表,说给我们五分钟的时间,他还回避的带着两个手下先出去了。

    整个储物间就剩下我们仨。铁军对我和大嘴打手势,我们仨尽量凑到一起,还头顶头。这样压低声音说话,就算这储物间被安装了窃听器,也很难听到我们说了啥。

    铁军问我俩,"懂不懂胖二副心里的猫腻?"大嘴稍有犹豫,我先回答四个字,"内讧夺权。"

    铁军轻轻嗯了一声,随后又跟我们说,"咱们刚上船时,见到有两个水手对偷渡客扒皮抛尸,还把尸体的手指头切下来,这一定是胖二副指示做的,所以综合种种来看,他的胃口不仅仅是白鲨号,还有那些偷渡者在国外的家当。"

    大嘴担心的插话问了句,"那咱们仨替他做完事,他会不会反过来也把咱们杀了?"

    铁军回答很肯定,说会。我整个心都沉着,总觉得我们陷入一场大漩涡之中。

    但铁军也不是没对策,跟我们说,"胖二副能做初一,咱们也能做十五,既然如此,咱们来个将计就计,他能内讧,咱们就再来个二次内讧,把白鲨号夺了,带着偷渡客,一起凯旋回国!"

    ps:

    局中局,计中计。</p>

    海上逃杀,逃得是性命,赌得是生死。</p>

    谁够狠够聪明,才是最后的赢家。</p>手机用户看死刑白名单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101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