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大秦钜子 > 第四十二章 福祸两依
    发薪了!

    李恪心里百味杂陈。

    万五千钱是个什么概念?

    秦朝的粟米价格常年在每石四十钱至百四十钱之间浮动,便是按着最高价算,万五千钱也能购粮百石。

    而李恪一天才吃多少?

    他想了半天,尴尬地发现换算粟米,他居然不知道自己一天能吃多少……

    他只知道一年的年租是十五石上下,户赋百钱,全家的口赋也要不到五百钱。

    反正是有钱了!

    他眉开眼笑,当即捞起一金拍在监门厉胸口上,把在场人等吓了一跳。

    监门厉的额头青筋直跳,咬牙切齿说道:“怎的,公子还有封赏?”

    李恪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赶忙赔笑解释。

    “监门,莫误会,莫误会!小子曾答应小穗儿,要为他媪备一口厚实的棺椁……您看此地人人皆有公事,也就您刚缷了担子,我不求您求谁呢?”

    “此金……是为林氏置备棺木?”

    李恪忙不迭点头。

    “既如此……上典,容我告假半日,去去便回。”

    说完,监门厉也不管里典服是不是同意,起身大步流星而走。

    李恪和里典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睛里都是同一句话:这人怎么就转性了?

    唯有里吏妨长叹一声,落寞说道:“恪做得没错。林氏之事,厉君嘴上不说,心中却有歉疚。将此事托付他去做,他必会尽心尽力的。”

    李恪这才想起来,小穗儿他媪会重病垂死,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有监门厉的一份责任。

    骤得巨款的喜悦不翼而飞,李恪觉得意兴阑珊:“这又是何必呢?小穗儿一家其实至今都感念着监门的善意……”

    由此一遭,众人没了谈性,李恪将剩下的钱交予里典服,请他遣人托带给严氏。自己则顺着阡陌向回走,走回到自己带领的抢收小组所在。

    田亩间,小穗儿不知去向,倒是本该躲起来的旦明晃晃站着,迈着碎步来回转圈。

    “旦,你怎么回来了,小穗儿呢?”

    旦几步窜上来:“恪,你可回来了!”

    看着旦火急火燎的样子,李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有何事?”

    “我刚才回了趟里中……”

    “回里中……如何?”

    旦沉默了半晌,说道:“林氏……卒了。”

    “林姨卒了?”李恪难以置信问道,“那小穗儿呢?”

    “他一听消息就赶回去了。”

    “你让他独自回里?”李恪暴怒难抑,“你疯了吗?现在可是仲秋!”

    旦的面色瞬息大变。

    两人再也顾不上其他,拔腿向着苦酒里的方向跑。

    可是远近狗吠狼叫,却一路都没找到小穗儿的踪影,这让李恪越发得心急如焚。

    直到冲进闾门,快步撞进小穗儿家的院子,李恪终于听到了屋里隐约的说话声。

    小穗儿没事,这让他终于能松下那口气。

    李恪推门而入,从东厢的门洞看到小穗儿一边自说自话,一边踮着脚往棺里面够,似乎是在为林氏擦拭。

    “小穗儿。”

    小穗儿没有回身,只平平淡淡回了一句:“大兄,你来啦。”

    “一听消息就来了。”李恪走近他,伸出手想要安慰。

    那手僵在离小穗儿肩膀几寸的地方,却怎么也拍不下去。李恪觉得心里发堵,堵住关节,让什么都做不顺遂。

    “节哀。”他收回手,低声说。

    “有甚可哀的。”

    小穗儿回过头,明明是笑着说话的声音,是肯定的语气,眼泪却大颗大颗从眼睛里滚出来,冲开脸上的尘,只残留下两道灰色的痕迹。

    他的眼神没有焦点,嘴唇开阖,也像是没有焦点。

    “翁死的时候,媪在屋里哀了半个多月。后来她就病倒了,反反复复再也没能好透,直病了四年。”

    “初时我年幼,看她咳血便要哭。媪就擦着唇角与我说,生老病死皆是天理,能活便活,不能活便不活,唯独不可有哀。人若有哀,便是活着……也只是拖累。”

    他一字一顿说道:“我不愿做拖累,所以见喜则喜,有怒则怒,应乐则乐,当哀……不哀。”

    “只是……媪的脸上全了血,我擦不到……棺太高了,我够不着,无论怎样踮脚也够不着,渍巾撩到些许,越擦越赃……”

    他的眼神突然凝集起来,哀求地看着李恪,眼泪越落越急,笑脸也越作越大。

    “大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好呢……”

    李恪摇了摇头,默不作声跪到地上,屈起双臂趴伏下来,身体紧紧地贴靠住棺椁。

    小穗儿踩了上来。

    他瘦弱的身体明明似羽毛般不着力,李恪却感受到千钧的重,只觉得喘不过气,难受得身体发颤。

    “媪,穗能够着了,穗给您擦干净些,待这次擦干净了……以后便再也不必擦了……”

    ……

    停灵中庭是为敬,守棺三日是为孝。

    趁着小穗儿为林氏擦拭的当口,旦也将正堂收拾了干净。

    散碎杂物移至西厢,碎土瓦砾堆在院外,三人合力将棺椁抬出来,就摆放在堂间正中。

    无香、无烛、无麻、无孝,小穗儿神色木然,扶棺跪倒。

    中厅破败,开着天窗。

    旦见了,说棺椁不得见天,见则不详,就取些秸秆,爬上屋顶草草修缮了一番。

    李恪考虑到明日有冻雨,又叫他修得厚实一些,把那些碎土瓦砾都盖上去,固定住四边四角。

    待一切忙完,天色已经完全黑透。此刻正是舂日,田亩那里应该也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旦,你回屋去取些米粮来,顺便与我媪说一声,这三日我在这里陪小穗儿。”

    “你不回了?”

    “小穗儿的状况不对,我怕他想不开。”

    李恪指了指屋里的小穗儿,他近两个时辰一动未动,双丫髻上沾了不少修屋顶时掉下来的碎土残渣,可他不闪不避,也不知道抖落一下。

    旦默然点了点头,想想说:“那我也与丰说一声,一会儿便回来。”

    李恪没有推辞,目送着旦离开,才没一会儿,又见监门厉抱着满筐的香烛绢麻走进来。

    “监门……你这是?”

    “我将棺椁拖至半道时得的消息,想来厚棺已是无用,便又折回去调换了这些物件。”

    “叫监门费心了……”

    两人抓紧时间布设。孝子披麻,白绢挂梁,堂上香火缭绕,屋中烛火通明,至此,灵堂才终于有了点灵堂的样子。

    又过了半个时辰,旦回来了,直接带了一麻袋的竹筒,取了几枚抠开木塞,再鞠上一捧水,直接丢进炭盆里煮食。三人狼吞虎咽食完飧,院外也终于有了人声。

    欢笑声响彻云霄,抢收成功了,今夜的苦酒里,唯有喜乐,不见哀愁……手机用户看大秦钜子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578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都市神级保镖
  2. [都市小说]神秘老公惹不起
  3. [网游小说]王牌星战
  4. [其他小说]世子在线求生
  5. [穿越小说]战国万人敌
  6. [修真小说]剑诛江湖
  7. [其他小说]我是炮灰之锦鲤仙缘
  8. [都市小说]自强人生系统
  9. [玄幻小说]九极战神
  10. [都市小说]制霸全球
  11. [科幻小说]十二道街洞
  12. [穿越小说]明末江山如画
  13. [玄幻小说]超凡缔造者
  14. [科幻小说]非酋变欧之路
  15. [科幻小说]时光剑主
  16. [其他小说]反派他导师
  17. [玄幻小说]剑仙在上
  18. [玄幻小说]三界主宰
  19. [玄幻小说]万古最强宗
  20. [都市小说]最强医圣
  21. [玄幻小说]城姬三国
  22. [穿越小说]曹操的主厨
  23. [玄幻小说]系统的超级宗门
  24. [都市小说]神级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