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大秦钜子 > 第一四七章 迎来送往
    吕丁走了,浩浩荡荡车马百余,在解决了乡里们过冬粮秣的问题之后,顺道也拓展了大伙对富贵一词的定义和眼界。

    李恪亲往相送,在闾门处洒酒三碗,二人约定春后再会。

    此后……冬去春来,转眼又是月余。

    诸般器具先后制成,精匠们也将三角函数的应用学了个七七八八,在李恪反复重申了测绘数据的类目和要求之后,百匠以两两成组,再配备辛府隶臣一人,各携器具,洒向了正在迎春的苦酒原野。

    十二月二十八,月末,暖阳。

    和风阵阵,嫩草抽芽,李恪一身纯白深衣,捧着只小小的包裹,翘首站在闾门哨外。

    闾巷末端,旦一身戎装,佩剑背弓,正随着田典妨的脚步肃容而来。

    他突然就看到了李恪,眼里抑制不住地惊喜,远远就抬手呼喊:“恪!”

    “看到了看到了,不过十来步的路程,你就不能走上来说话?”

    旦从善如流,弃了他爹,一扭身就窜到了李恪边上:“我方才去你屋寻你,小穗儿却说你一早便出去了。我当你忙于獏行之事,怕是抽不出空与我饯别……”

    “打住!两个男子依依惜别,你要去践更了,或是不惧流言蜚语,我可是日日住在里中的。”李恪抬手把手里的包裹塞到旦怀里,“花卷,烙饼,足够你与妨叔路上食用。我还在里头放了十余金镒,若是嘴馋了,瞒着妨叔,你也可寻些荤腥。”

    旦闻言大喜,回头一看田典妨还远,赶忙侧身打开包裹,偷摸着把金镒塞进甲衣:“翁,恪为我等备了上等的干粮,媪做的那些,丢之可也!”

    田典妨不疑有他,哭笑不得道:“干粮便是干粮,还分甚上等下等?”

    “花卷,烙饼,皆是当日款待天使之物,味美无比!”

    田典妨一愣,一喜,一怔,一惊,张手拖过身边正在遛弯的乡里,把自己的食袋丢了过去:“里头是竹筒粟饭,熏肉半斤,皆予你了!”

    乡里被这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得头晕目眩,当即捧着食袋躬身作揖:“谢过田典!”

    片刻之后,里外原野。

    旦以手扶剑,抬眼望着眼前这片熟悉的野地,喃喃说道:“此去践更足有一月之期,少了我与翁在旁护持,你需小心里典服与田吏全二人。”

    李恪背着手冷笑道:“我与他们互不相干,犯不着防着他们。”

    “恪,当有防人之心!”旦一脸焦急,急得手足无措,“去岁汜余毕竟是因你而死,再加之獏行之事,你又未让他二人分润功劳,若是怀恨在心……”

    “汜余可是犯律寻死,其间种种与我何来关系?至于水车獏行……我从未有一事瞒过他们,只是他们不信罢了。”

    “事到临头,何人还会与你说理?你莫不是忘了当日汜奉夜闯?”

    李恪失笑:“旦,践更而已,你怎像要一去不回似的?放心吧,正所谓今时不同往日,蓝田辛府偌大的招牌顶在头上,我又与未来的皇子妃一同制作獏行,区区里典、汜家,真当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

    有道是迎来,送往,李恪在闾里郊外送走了践更的旦和田典妨,却不想,竟是正巧迎上了未和任何人通传,独自一人驾车远来的田啬夫囿。

    依旧是那辆老旧的马车,车盖如墨,瘦马嶙峋,田啬夫囿穿着深衣,翘着腿坐在辕上,正以一种玄妙的节拍打马扬鞭。论起驾车的技巧,与当日的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两人同时发现了对方,皆是一脸愕然。

    “恪君……莫非在此处候我?”田啬夫囿停下马车,疑惑问道。

    李恪苦笑一声:“说来也是赶巧。今日我乡中好友践更,我来此送行,却不想,正应了出郭相迎的礼仪。”

    “甚是有缘!”田啬夫囿大笑三声,扭了扭让出一个空位,“此地距里尚有三里之遥,恪君可愿同行?”

    “固所愿尔,不敢请尔。”李恪下拜长揖。

    ……

    一晃两月未见,田啬夫囿白了,胖了,刻痕舒展,富态宜人,显然是从未停止过为水车之事奔忙,往来于官场应酬,以至于松懈了他最喜欢的农耕生活。

    李恪心中暗暗感激。

    两人驾车入闾,勘过验传,一路直驱向辛府。谁知这一去竟然扑了个空,辛凌和憨夫各带人手出里测绘,这会儿全都不在府中。

    于是李恪只能退而求其次,邀请田啬夫囿到他的家里休息,两人可以畅谈水车事宜,顺道晚起宴会,也算是对这位一心为民的大农学家略尽些许心意。

    然而辛凌不在,辛童贾却在府中,在他的竭力挽留之下,田啬夫囿推脱不得,只能在辛府歇脚安顿。

    这下真是甚事都谈不成了。

    这老头的习惯和技术工作者所熟悉的节奏全然不同,除却饮宴便是歌舞。李恪小坐了一会儿,发现怎么都寻不见深谈的机会,只能生着闷气拱手告辞。

    走出辛府,已然是日中时分。

    桑榆抽芽,草长莺飞,鸿雁当空,苔痕隐现,放眼全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春日景象。

    李恪深深吸了一口冬寒未褪的清冽空气,又恨骂一声“老匹夫”,辨明方向,抬步回家。

    “恪君可是对童贾老丈心有不满?”身后突然传来里典服的声音,隐隐测测,顺着风,钻进耳膜。

    李恪骤然停步。

    “里典什么时候也喜欢猫在墙角吓人了,小子胆小,若是被吓破了胆,岂不是叫您难堪?”

    里典服走出阴影,哈哈一笑:“恪君可不是甚胆小之辈,至于我为何候在此处……只恨辛府门槛太高,那日一辱,我却是不愿再行登门。”

    李恪故作疑惑道:“那日受辱?里典除了寻我那次,竟还在辛府受过辱不成?”

    里典服的笑容登时僵在脸上,只一瞬,消散无踪:“此事恪君少问为妙,高爵门第历来如此,有甚可聊的。”

    “也是……”李恪暗暗撇了撇嘴,“里典在此可是为了等我?”

    “恪君,田啬夫所来……是为何事?”

    “自然是为了獏行,我与里典说过多次,辛府有意制獏行,啬夫允之,此来想是为了查探进度,别无他意。”

    “恪君所言当真?”

    李恪把手一摊,无辜说道:“近几月我与里典说甚,您都不信。若是不信,何必问我?”

    “非是不愿信你,只是……”里典服叹了口气,突然就截断话头,强行结束了话题,“你且回吧,有闲当来我府上一叙!你我当日何等默契,事到如今,却有多日未曾叙谈了。”

    “小子,遵里典命!”手机用户看大秦钜子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578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神级大明星
  2. [科幻小说]我的全能修炼空间
  3. [都市小说]恋战新梦
  4. [都市小说]医品宗师
  5. [科幻小说]我又轰动全球了
  6. [都市小说]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7. [玄幻小说]城姬三国
  8. [玄幻小说]三界主宰
  9. [都市小说]猎赝
  10. [都市小说]寻宝全世界
  11. [都市小说]仙帝归来当奶爸
  12. [都市小说]他来自炼狱
  13. [其他小说]我家贺先生很高甜
  14. [网游小说]网游之凡人进阶记
  15. [玄幻小说]重生之都市仙尊
  16. [玄幻小说]绝世妖帝
  17. [玄幻小说]无敌战神
  18. [玄幻小说]扬天无界
  19. [都市小说]龙抬头
  20. [穿越小说]百鬼传人(百诡传人)
  21. [玄幻小说]太古剑圣
  22. [都市小说]极限保镖之都市风云
  23. [都市小说]大美时代
  24. [其他小说]娱乐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