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大秦钜子 > 第一七八章 扑朔迷梨
    谈秘闻必往敞处,这大概是基于补偿心理的考量。

    又或者说,众人眼光不同,李恪心里的秘处,也就是他的房间在田啬夫囿看来,却是个隔墙有耳的地方,相比之下后院竹亭就好多了,林海听涛,竹香处处,更关键的是这里没有墙,自然就不需防备那些墙后探听的耳朵们。

    总之他们去了竹亭。

    春日竹林苍翠,旧叶密,新叶生,抬眼可见满地的竹笋新尖,一枚枚破土展露,好一派生机勃勃。

    不远处还隐隐有人声在传荡,隔着林子不算真切,但李恪知道,那一定是儒和泰正在几步之外的溷厕附近,探讨着螺旋杆与水箱的结合方法。

    后院的竹林原本就是这样设计的,东西而入,中有密林,虽说贴近,却又两不相见。

    田啬夫囿看起来格外喜欢这样的布置。

    两人在竹亭对坐,中间有矮几搁置竹杯,杯上是癃展闲暇时雕的墨子游学图,杯中则忍冬沉浮飘香,随着风,透散出别样的俊雅。

    正事已经谈到了尾声。

    田啬夫囿的调查进展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一乡八里,有六里官奴死亡率常年居高,每年都要补充大量的新奴,而这六里之地,恰巧都是汜氏在统管田仓事物,其中就有苦酒里和乡治所在的句注里。

    他尝试从句注里打开缺口,奈何查问还未开始,消息便走漏了,句注田典主动登门,神情倨傲,言语中都是对某个天大人物的暗示,还要田啬夫囿安分守己,切莫自误。

    田啬夫囿越说越气,一拍案几,端起茶杯便是一顿猛灌。

    李恪托着下巴问:“啬夫,您觉得那位天大人物当是何人?”

    “毫无头绪……”田啬夫囿皱眉叹气,“此事汜氏必有相关,牵头之人便是县佐汜通!然侵吞官奴事关重大,查获便是泼天大案,我却苦无证据可循。原本你倒是机缘巧合买了两个亡奴,谁知暴民过境,恰恰便是此二人死了……”

    李恪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啬夫,你还记得里典服么?”

    “里典服?苦酒里里典,王服?”

    李恪点了点头:“此人与旧田典汜余有隙,去岁之时两人水火不容。然汜余既死,他去了趟县里,便带回了现任的田吏全,据我所知,二人往来颇多。”

    “你是说,此事或与里典服有关?”

    “以他的心性胆略,怕是无法深知其中究竟。”李恪摇头道,“但我恰好知道,他乃是积功退伍的老卒,旧日军中上官,便是现任的县尉。”

    “县尉……县佐……”田啬夫囿喃喃自语,“莫非那天大的人物,指的便是县令不成?”

    消息太少,信息不全,两人一筹莫展,相视无言。

    正在此时,稚姜捧着一筐山梨走了过来:“公子,家中购了些许山梨,夫人命我取些过来,请啬夫尝尝鲜。”

    “山梨?”田啬夫囿奇道,“此非天时吧?”

    李恪笑答:“仲春之际山梨挂枝,都是些婴孩拳头大小的涩果子,能有甚可食的。想来是里中少年山边游戏时寻见片梨林,不问青红都给摘了吧。”

    稚姜走过来把梨放下,巧笑回答:“公子答对了一半,仲春山梨酸则酸矣,却别有一股清香,喜者甚喜。再说苦酒里以苦酒得名,里中乡人何时惧过酸了?”

    “里中擅酿苦酒么?”李恪好奇道。

    “据说最早之时,苦酒里便是酿造苦酒之所,只是后来几家酒坊皆败落了,这才闻不见苦酒的酸味。”

    “姜姨,我在里中住了十余年,倒不如你这数月知晓透彻。”李恪恭维一声,低头去看案上的山梨。

    那些山梨十余枚,一枚枚都只有杏子大小,形似葫芦。青皮黑斑,看着倒是鲜嫩可口。

    他捡了一枚起来,放在嘴边轻轻一咬。

    咔嚓!

    脆生生的梨肉一咬便崩,碎在嘴里,泛出一股钻心的酸涩。

    李恪眯着眼睛打了个激灵,熬过那最酸的一阵,终于品出了稚姜所说的清香。

    香如青烟,口鼻满溢,搭配着嘴里无处不在的酸味,满口生津,且不说好不好吃,至少是提神解乏的好东西。

    李恪心说,这玩意用来吃太可惜了,光那股清香,用来酿制果酒就是绝佳的材料。

    说起来,竹笋、山梨、酿酒,似乎就有这么一种酒,需要用到这几件东西,而且过程还挺好玩的……

    反正官奴之事也找不到突破口,李恪索性开了思路,举着梨子问稚姜:“姜姨,家中购了多少山梨?”

    稚姜失笑道:“公子也爱食么?雏梨性寒,不可多食,有伤脾胃的。”

    李恪也懒得解释,只是问:“家中购了多少?”

    “大约三十余枚吧。此物仅有夫人爱食,购多了也无用……”

    “只有三十多枚……”李恪撇了撇嘴,说,“姜姨,你去找那卖梨之人,叫他明日送两三百斤梨来,我有大用。”

    稚姜疑惑而去,田啬夫囿掂着梨,看着李恪骤自发笑。

    “不想恪君喜好此等小食。”

    李恪摇着头说:“购梨非是为了食用,小子欲在家中酿些梨酒,到时请啬夫小酌如何?”

    “梨子亦可酿酒?”

    “凡瓜果莓葚,无物不可酿酒,只是需些时日筹备罢了。”李恪轻笑,说,“啬夫,你我认识这些日子,你可曾见过我无的放矢?”

    “恪君所言,必然无错!”田啬夫囿拊掌而笑,“獏行之事有劳,我今日便归还乡治,官奴一事是否与县令有关,还要继续查下去才好……”

    ……

    对李恪而言,二月其实挺忙的。

    官奴之事虽说与他无关,但他毕竟是发现人,田啬夫囿也找不到其他商讨的人。獏行项目在水畔稳定发展,千多民夫,百余工匠,他是最后的决策人。还有他给儒和泰布置的课题,由养和史禄的实验,就像后世的导师指导学生,他们的事,也需要他时时过问,答疑解惑。

    剩下便是旦的事情,机关兽狌狌结构简单,几天功夫已经开始设计外壳。作为展品的蒸馏酒也需要提前准备,所以李恪还要指导武姬蒸馏酒液的方法。

    如今又多了酿梨酒的琐事……

    这算不算自讨苦吃呢?

    李恪自我埋汰一句,站起身出门转向。

    繁忙的生活需要规划,而按照规划,他下午应该待在须弥居,和由养、史禄等人一道监控实验数据。

    他忍不住哀叹:“什么时候,才能过上有钱有闲的好日子呢?”手机用户看大秦钜子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578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玄幻小说]绝世斗神
  2. [玄幻小说]万古邪帝
  3. [玄幻小说]香火炼神道
  4. [玄幻小说]异界胆大包天
  5. [穿越小说]篮球之越爆越强
  6. [都市小说]当医生开了外挂
  7. [网游小说]我有千万打工仔
  8. [穿越小说]封少的掌上娇妻
  9. [玄幻小说]太古狂魔
  10. [都市小说]都市全能小仙医
  11. [穿越小说]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12. [其他小说]慕林
  13. [玄幻小说]三界淘宝店
  14. [都市小说]医品宗师
  15. [玄幻小说]召唤梦魇
  16. [玄幻小说]盖世
  17. [修真小说]仙子请自重
  18. [都市小说]我的人生重置了
  19. [穿越小说]南明工业设计师
  20. [穿越小说]朔明
  21. [都市小说]我要做阎罗
  22. [其他小说]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3. [玄幻小说]我能看到世界属性
  24. [穿越小说]都市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