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大秦钜子 > 第二一七章 无法有天
    在通往苦酒里的驿道上,史禄被一群狱吏拦在荒郊野地,脸色难看至极。

    狱吏们追上来的时候,他曾试过驱车逃走,奈何老马拉车,行之不速,行不出二里,就被骑士从后赶上,一剑砍在马腿,险些掀翻车驾。

    紧接着,他又尝试用气势压人,下得车来就高举官印。

    此举倒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至少狱吏们驻足不前,直到狱掾曹迪拍马而到,冷笑着把官印从他手中夺了过去。

    那可是官印啊!

    大秦巍巍之势尽在那方小小的铜印的当中,这曹迪……莫非感受不到吗?

    还是说……他压根就没打算让自己等人活下去?

    曹迪把玩着手中的官印,那是一方拇指大小的铜印,末端系着纯黑的丝绦。

    铜印黒绶,秩六百石,这种级别的官员在咸阳可为一丞主使,在地方可做一县牧民,放在平时,根本就是他难以仰望的人物。

    可现在,这样的人物却在仰望着他……

    曹迪心中升起股难以言喻的愉悦,顿时间意气奋发,大手一挥,促声下令:“搜!”

    狱吏们一拥而上,架开阻拦的隶臣,又将史?团团围住,这才冲上马车,拖下耳柜。

    耳柜被他们径直拆散了架,里头图板、绢麻、枯叶杂枝遍洒一地,却没能翻出任何一个活物。

    史?双眼几欲喷火:“敢问狱掾,你在我处欲寻何物!”

    曹迪皱了皱眉:“使监不知?”

    “我如何会不知!”史?暴怒异常,几次握拳冲向曹迪,都被狱吏挡了下来,“我乃水工出身,骤居高位,历来不为诸位贵裔待见!更况且……况且今日品评画作,我又抹了王智脸面!”

    “使监竟……”

    “你莫要为王智开脱!”史禄强行打断曹迪的话,咬着牙,一字一顿,“如他这等不学无术的勋贵子弟,皆是一副嘴脸!曹迪,你将我话带予王智,国尉重我信我,便是他辱我再甚,我亦不会退弃半步!今日之耻永世不忘,自此之后,他我两不相见!”

    曹迪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你如何知道我乃上令派遣?”

    史?冷笑连连:“你道我是初次为那些犬马之徒所辱么?”

    曹迪沉吟半晌,突然就笑了起来。

    他翻身下马,双手将官印递回到史禄手中:“上令之命,迪不敢不从,此番作为情非得已,万望使监恕罪!”

    但史禄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满脸的冷笑,阴测测道:“狱掾这便要走了?若不将我殴打一顿,你如何向王智交代?”

    曹迪一脸坚毅:“先前不知使监为人,故而唐突!如今……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转身上马,对着身边狱吏说道:“腾两匹好马予使监,若是上令怪罪,我必一力担之!”

    “嗨!”

    忽攸而来,忽攸而去,直到视野中再也不见人影,史?这才无力地软倒在地上。

    一股暖风划过山野。

    伏日的风,微烫,如熏,吹在史禄身上,却让他感受到无尽的恶寒。

    “果不出先生所料,若是他还在我处……我等今日俱死矣!”

    隶臣挣扎着爬过来,揉着脸上的淤青不甘说道:“主君,不若我等即刻便回咸阳,到国尉处告他一状!”

    史?苦笑道:“告谁呢?一日一夜,先生甚都不说,摆明是不欲我沾染因果。县令王智,托辞尔,此事与他必无瓜葛……”

    “那我等便这样算了?”

    “算了。拴上车马,收好图板,先生既能为我备下脱身之策,此事……他必有计较!”

    “唯!”

    ……

    李恪正在道旁的疏林间慢慢地走。

    借着史?的马车逃出城后,他总感觉不踏实,细想之下,又不清楚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

    思前想后,他决定相信直觉。

    他与史禄分道扬镳,走之前还特意叮嘱,要史禄在耳柜夹层塞满败叶枯枝,若是遇到阻拦,不问缘由只管怪罪到县令身上。

    因为他知道,县令王智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位确定与官奴案毫无瓜葛的人……

    这个理由李恪并没有对史禄明说,其实关于官奴案的一切,他都没与史禄有过细说。史禄是个老实人,和田啬夫囿一样,知道内情越多,越不容易好好地发挥演技。

    大概,良心这种东西真的和演技有冲突。

    目送着史禄离开,李恪离开驿道,钻进树林,开始整理这一段的经历。

    官奴案的牵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昨天夜里,军弩、狱掾,各种角色粉墨登场,整座楼烦几成为无法之地。

    李恪掰着手指头计算自己到底违了多少秦律。

    袭杀官吏,两次。

    入室盗抢,一次。

    无传闯关,一次。

    翻墙,若干次。

    还有赊欠度资,也就是偷偷住在官舍,却没有给钱……

    根本没必要继续算下去,光是袭杀官吏就够他弃市判死,至于是那种死法,死后准不准收尸,在他看来一点都不重要。

    而想更近一步也不够格。

    累及家眷,诛连三族都是天大的罪过,需要皇帝亲判。光凭他这种小打小闹,还不需要日理万机的始皇帝浪费精力。

    这让李恪放心不少。

    从现在起,直到为田啬夫囿洗净冤屈,或是自己落网之前,他就是个无法有天的大人物了。

    李恪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构思下一步计划。

    目的是唯一的,那就是揭穿官奴案,让应罪之人落入法网。

    只要那些人落网了,田啬夫囿和壮汉的冤屈自然可以洗脱,事态也能理所当然地重新回转到轨道上。

    问题在于,他该如何达成这个目的?

    咸阳和扶苏当然是最优选择,然而无法之夜以后,通往咸阳的道路肯定会设置重重盘查,他的身份体貌都在客舍登记过,连传都落在那间精舍,几乎没有可能蒙混过关。

    雁门郡几乎是封闭的环境,正经的出郡通道只有三条,楼烦、句注、平城,三地皆是关城。不正经的通道有两条,草原、恒山。

    草原是吕丁的试炼之地,恒山是旦的成材之所,这两个地方有多恐怖,李恪心知肚明。

    他腰上的剑是真真正正的摆设,紧要关头想抽出来都是妄想,手弩飞蝗倒是威力奇大,不过距离要在五步之内,而且拢共只有三发……

    李恪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发现自己去不了咸阳,以如今孤身一人的状态,他甚至连善无都去不了。

    原野之地随处游弋猛兽山贼,一旦数量超过三个,他基本必死无疑。

    这样一来,剩下的选择就只剩下一个,那就是回苦酒里,苦酒里有旦,有墨者,乡里们又心向于他,哪怕入不了里,联络上几个帮手绝对不难。

    等他有了武力依仗,纵然天下之大,又有何处不可去得?

    霎时间,一股豪气油然而生,李恪抬起头,坚毅的目光直视向正东,直视向苦酒里的方向!

    那里蹲着一个人……

    连胯的犊鼻褪在腿弯,骑装的下裳缠在腰间,他的剑就在手边,连着鞘插在土里……

    他闭着眼,面色潮红,额涨青筋,只见一番使力,登时便五官舒展,双目大开……

    两人大眼瞪上小眼……

    疏林之中,惊呼骤起:“上掾,贼人在此!贼人在此啊!”手机用户看大秦钜子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578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蓝白社
  2. [玄幻小说]恶魔就在身边
  3. [都市小说]从商二十年
  4. [科幻小说]明日未临
  5. [都市小说]女神的最强高手
  6. [科幻小说]混在诸界
  7. [都市小说]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8. [穿越小说]抗战之超级武器库
  9. [玄幻小说]沧元图
  10. [穿越小说]至尊特工
  11. [都市小说]手术直播间
  12. [都市小说]萌宝一对一:总裁爹地宠上天
  13. [科幻小说]从猴子开始吞噬进化
  14. [修真小说]万象之主
  15. [都市小说]向往的生活之娱乐大师
  16. [都市小说]宅在随身世界
  17. [玄幻小说]我是一名魂修
  18. [都市小说]三哥的拳头
  19. [玄幻小说]我能看到世界属性
  20. [玄幻小说]永恒美食乐园
  21. [都市小说]女总裁的王牌高手
  22. [穿越小说]横明
  23. [科幻小说]我的漫画家攻略
  24. [玄幻小说]一直剧透一直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