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大秦钜子 > 第三一二章 是个仗义的汉子
    大考似乎濒于尾声了。

    邢三姑情不自禁的一声喝彩为李恪的应答和学养打出了最高分,便是涉及的考题也已经深入到墨辩的细节,再想深入,也超出了三子的能力。

    李恪静立在连片的喝彩当中,掌着剑,昂着首,脸上神色不悲不喜,只等葛婴宣布最终的答案。

    葛婴也在情不自禁地赞叹。

    他迈步下堂,抬起手压下众墨的欢呼,高声说道:“恪精墨义,不下于凌,钜子育人之术非凡,座下弟子,皆成桃李!”

    才被压下的欢呼又一次扬了起来,众墨者弹冠相庆,交头接耳,庆贺赵墨又得一贤。

    假钜子之位的和平交替意味着赵墨鼎盛之世将近,便是纵观整个墨家的百年兴衰,也从未有一脉曾拥有过两个能够胜任假钜子之位的候选!

    今日赵墨有了!

    有凌与恪,赵墨或可再现腹?时钜子位在一脉接继的盛况,时隔四十余年,三墨或能再见墨家一同之曙光!

    普通的墨者不需要像三子一般考虑太多,他们只凭着本心感受。他们深知三分的墨家正在衰弱,统和不仅是维系道统的必须,更会令墨家重回世上,不再蜗居!

    能在有生之年见证到墨家崛起的契机,身为墨者,他们凭甚不能骄傲?

    李恪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他穿着素玄的深衣,腰间是罩在细麻中的龙渊长剑,在一堆墨褐草履中鹤立鸡群。

    他没有如旁观的墨者们那般被这番赞颂吹热头脑,葛婴话中有话,此先的对答在葛婴眼中仅仅是不下于凌。

    也就是说,大考仍未结束。

    虽说不知道接下来还有甚可考的,但出题权掌握在三子手里,他不需想,只需要见招拆招。

    李恪静静等着,葛婴也静静等着。

    直到诸位墨者宣泄完心中的振奋,葛婴才施施然道:“钜子考正礼已毕,眼下还有最后一题,恪只需答出,赵墨便仍同你取凌而代。”

    李恪下意识看了辛凌一眼,发现辛凌脸上罕见地露出鼓励的表情,对着他轻轻点头。

    他深吸一口气,抱拳拱手:“请公示下。”

    “此题非此时此地可答,众墨可散,静待来日!”

    “唯!”

    众墨者心中疑惑,但尚同的传统却让他们本能地按下疑惑,遵令退去,尚同厅中,只留下厅堂上下。

    葛婴笑着说:“恪,师兄是在几岁为你开的蒙?”

    “哈?”

    “你对墨义理解通透,远不是数月可为,钜子虽是你师,然你一身所学必是师兄之功!”

    李恪翻了个白眼,隐蔽地扫去看慎行,谁知道慎行居然忙着抬头看天……

    这里是室内,也不知那枝桠八叉的天花板究竟有甚可看的!

    老头这是明摆着要把难题留给李恪来处理了……

    李恪心中苦笑,歪着头想了半天:“或是……四岁?”

    “启蒙何论?”

    “《修身》?”

    “四岁便学《修身》?”葛婴瞪大了眼睛。

    李恪尴尬地挠了挠头,轻声说:“《修身》较短……”

    三子一道恍然大悟。

    葛婴又问:“恪,为何不着墨褐?”

    李恪又去看慎行。

    老头仗义地全然没有帮腔的意思,看完天花板,又开始为墨子擦拭牌位,还拉着辛凌一块儿擦。

    李恪只能破罐破摔:“《节用》只说,在其义,不在其形。无衣而墨褐为节,有衣而墨褐为奢。奢节之间,不在墨褐,而在节用之心。正所谓,去无用之费,圣王之道,天下之大利也。”

    “善!”葛婴赞叹地拍了拍李恪的肩,笑着说,“险忘了你家道奢华,便是遭逢大灾,想来也较常人富庶,正如你所言,深衣随处可寻,墨褐却要新制,此事倒是我强求了。”

    “小子不敢……”李恪压住笑,赶紧大礼低头。

    “还有你的剑!”

    “剑?”李恪解下龙渊,捧在双手,“剑又如何?”

    “你虽可以蒙了鞘套,然剑颚处宝石璀璨,足见此剑华贵,非墨者当持!”

    葛婴这是完全把自己放在叔父的位置上在教李恪做人了,只是李恪却全然没有为人子侄的自觉,坑蒙拐骗,只想快些把这一场蒙混过去。

    他直截了当抽掉鞘套,将七星龙渊华贵繁复的鞘曝露出来。

    星似北斗,金银如涡,宝剑的璀璨晃花了葛婴的眼睛,更将葛婴的视线牢牢吸引在这分外别致的造型上。

    “剑型飘渺深邃,望之如登高望渊,隐隐可见双龙盘卧……此剑莫非……”

    “七星龙渊乃徐师之考验,小子曾应诺于他,三年之期,剑不离身。”

    “不想此剑还有这等故事……”葛婴呐呐张了张嘴,赶忙将眼睛移开,“恪,将剑收起来。此物非凡,不是我等俗人可视呐!”

    “唯!”李恪依言重新套上鞘套,一边系剑一边问,“不知这最后一题……”

    “最后一题如今便在师妹手中。我等需往泗水,此事才能说得清楚。”

    ……

    不多时,众人行出胡陵,乘着马车去到几十里外的泗水之畔,此处恰在独山、微山二泽之间,河道狭窄,水势湍急。

    李恪立于水边,看葛婴从邢三姑手中接过一块牍板。

    “可记得我曾对假钜子言,钜子精力不健,若此时更替假钜子,新人或去不得辽东?”

    “记得。”

    “即便如今得知你乃师兄业徒,与我等关系匪浅,我仍要说,不去辽东,你便是为假钜子,依旧赢不下其后的钜子之争。”

    李恪皱了皱眉,问:“辽东究竟是何地?”

    “辽东……墨子仙归之地,墨家秘艺所存!”

    “藏经阁?”

    葛婴怔了怔,说:“虽非此名,意却不错。”

    李恪骤然想起金板上的那句诅咒,看来世人以财货土地划分阶级,墨家内部则是以知识划分阶级。

    普通墨者粗学墨,九子有体系地学墨,假钜子可习墨家秘术,成为钜子后,又有一批文字秘辛,一人独享。

    李恪对这种敝帚自珍的学习态度极为不屑,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他拱拱手,轻声说:“辽东之秘我总会见到,与其在此惦念,不若专注于考,且看我能否破题如何?”

    葛婴摇了摇头:“此题之难,我等昨日便透露于假钜子。假钜子曾在辽东闭关一载,尤感无能为力,恪,莫要掉以轻心。”

    李恪无所谓道:“来都来了,何不一试?”

    “小子倒是自信!”葛婴笑骂一声,扬手将木牍丢到李恪手中,“考题便在牍上,你有一月之期。且让我看看,师兄究竟教出何等出色的弟子,竟能让整个赵墨悉心栽培出的假钜子都自叹弗如!”手机用户看大秦钜子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4578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

  1. [都市小说]都市神级保镖
  2. [都市小说]神秘老公惹不起
  3. [网游小说]王牌星战
  4. [其他小说]世子在线求生
  5. [穿越小说]战国万人敌
  6. [修真小说]剑诛江湖
  7. [其他小说]我是炮灰之锦鲤仙缘
  8. [都市小说]自强人生系统
  9. [玄幻小说]九极战神
  10. [都市小说]制霸全球
  11. [科幻小说]十二道街洞
  12. [穿越小说]明末江山如画
  13. [玄幻小说]超凡缔造者
  14. [科幻小说]非酋变欧之路
  15. [科幻小说]时光剑主
  16. [其他小说]反派他导师
  17. [玄幻小说]剑仙在上
  18. [玄幻小说]三界主宰
  19. [玄幻小说]万古最强宗
  20. [都市小说]最强医圣
  21. [玄幻小说]城姬三国
  22. [穿越小说]曹操的主厨
  23. [玄幻小说]系统的超级宗门
  24. [都市小说]神级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