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福运盈门:将军你命中缺我 > 第一百零九章 欺君之罪我承受不起
    皇后和慕容家的心提得紧紧,没想到关键时刻还冒出来一个赵小姐。

    这个时候他们倒是宁可冒出头的是秦小姐。

    至少秦小姐是孤儿没有娘家靠山,就是给她太子妃的位置,她也坐不下去,最终还是会落到他们慕容氏的手里。

    但如果是赵小姐的话那就很麻烦了。

    太子此刻已然明白秦朝露殷勤邀他的目的,是为了眼前这一出。

    亏他对她如此情真意切,她竟如此陷害他!

    太子气得双手握紧,骨节渐渐泛白,看着秦朝露的眼神恨不得盯出个窟窿来,却又不得不收回视线,向现实妥协。

    眼下的局面,不管哪一方赢,最终赢下的姑娘,都会成为太子妃。要想摆脱这种局面,除非能同时将这几个女人淘汰出局。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太子妃一日不选定,慕容家就一日不会罢休,就算逃过了今天还有明天。

    所以,左右衡量,太子还是决定选一个吧,选完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他敛了敛情绪,转过身,朝慕容锦绣伸出手。

    慕容锦绣惊喜,没想到秦朝露这个女人真有法子让她得到太子表哥垂爱,她简直太意外了。

    太子却是心如止水,“上来吧。”

    慕容锦绣双眸放光,望着那双渴望了许久的大手,激动地伸出手。

    然,在此时,她身后的赵小姐偷偷推了她一把,慕容锦绣一个不稳从马上翻下,抬起的纤纤玉手也与那双期盼许久的大手失之交臂,随着传来的一阵痛呼,整个人栽在地上,激起一地尘土飞扬。

    她的马还差点将她踩了,幸好被赵小姐稳住了。

    “慕容小姐,您没事吧?”赵小姐伸出手。

    慕容锦绣从地上站起,双眸冷如冰霜,“赵宝如,你害我!”

    “慕容小姐,您,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我为何要害你?而且,就算要害你也不会当着太子殿下的面吧?”

    赵小姐可怜无助地看向太子。

    太子也说不好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毕竟意外来得太快,什么都没看清。

    “那个赵小姐是你安排的?”场内的事已经传到了场外,秦朝露和夜流怀这才刚出场,还没下马,身后的事就已经沸沸扬扬传来。

    “嗯。双保险。”挑不起恭王和太子之间的纷争,就挑起赵氏和慕容氏的纷争。只要双方纷争不断,他就能置身事外。

    秦朝露噗嗤一笑,心里面是说不出的痛快,太子和恭王屡次三番利用他们,这一次,也算是活该了。

    这次之后,应该没人再插手她跟夜流怀的感情,也不会有人对她的世界指手画脚了吧。

    她下意识地贴紧身后的胸膛。

    身后一双大手紧圈着她,宽厚温暖的怀抱驱散了冷意。

    她仰头一望,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正好垂过眸来,明亮的光芒映入她的瞳孔,合着薄薄的雾色,荡出一片独属于他们的星辰大海。

    她望着星辰大海,嘴角勾起满足的笑,“如果可以,真希望这一刻能过得再久一点。”

    “会的。以后会有很多这样的机会。”他俯身过去,凑在她耳边小声呢喃。

    “嗯。”秦朝露微微一笑,但心里却隐有不安,最后一击了,她打算自揭女儿身以换得朝廷彻查劫银案一事。

    但偏偏夜流怀当众跟她亲近,就算她一会撇清自己跟夜流怀的干系,怕也是没人信了,除非,她放弃自揭身份,只让别人以为他们是断袖。

    但真要是这样的话,她今晚的一切谋划可就失了意义。

    恭王也还会再找机会揭穿她的,她以后就注定被动了。

    “到了,该下马了。”大手抄起,将她抱下马,自己也随即翻身下马。

    皇帝身边的另一位公公来请,说是陛下宣召。

    秦朝露双手握紧,心里飞快的谋算着怎么将夜流怀撇开。

    “公,公公。我,我肚子疼,想上恭房。”

    “可是皇上还等着呢。”那公公一脸纠结,不让她去吧,怕她憋坏,让她去吧,皇上那又该如何交代。

    “没事,”夜流怀垂眸看她,“你去吧,我自会跟皇上解释。”

    秦朝露心揪紧,解释?解释什么?所以,他一开始就抱着跟她赴死的决心来的?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眼睛,但他却适时抬起头,望向远处。

    秦朝露心都快跳出来了,一激动直接把人拉走,也全然忘记了那公公的脸色。

    秦朝露拉着夜流怀走得飞快,转过小径之后,直接拉入小树林,隐没在阴影之中,手一撑,将他抵在了树干上。

    “夜,夜流怀,你,你要做什么!”

    夜流怀抱着她,左手抚上她的后脑勺,朱唇凑近她的耳朵,“不想你做傻事!欺君之罪,我承受不起。”

    心似被重物猛然一击,秦朝露眸光一滞,回过味来,各种绵软的酸涩的情绪齐齐涌来,眼眶瞬间涨红,她哽咽,“可是与其等着被别人揭穿,倒不如我自揭身份。至少这样,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

    “不许,我不许!”大手握的紧紧,手上虬筋凸起,声音带着轻颤和请求,“我后悔了,不该让你入太医院。从明天我,我会想办法把你从太医院捞出去,从此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找到你。”

    “可是恭王屡次三番对你,你怎么甘心。”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夜流怀!我要管!我说过不会连累你!”

    “阿露!”

    “夜流怀”秦朝露踮起脚尖,捧着他的脑袋轻轻一吻,眼泪簌簌而出,“我爱你。”

    夜流怀双手搂紧,俯身过去,加深了那个吻。

    秦朝露回应着,双手偷偷松开,放到背后去摸麻沸散。

    夜流怀大手顺下来,握住了她的双手,声音低醇微有急喘,“你到底藏了多少这种东西。”

    秦朝露以唇封住他的唇,手继续寻摸。

    夜流怀干脆也不说话,一面惩罚性地吻她,一面去掰她的手指。

    双手交缠争执,麻沸散簌簌落下,丢了个干净。

    秦朝露仍不死心,倾身过去,伸出舌头。

    夜流怀一怔,**的感觉电流而来,让他忍不住沉沦,逢迎。

    但他不能独自沉沦,也得让她沉沦,舌头交织缠绵着,一腔真情慢慢地感化着她。手机用户看福运盈门:将军你命中缺我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6298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