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网游小说 > 正派都不喜欢我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恒山九劫(两章合一)
    任狂似没打算在这话题上纠缠下去,不再说话。

    风亦飞却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任大哥你有把握对付九劫神尼么?”

    “若我在巅峰之时,要战胜九劫那老尼姑应没多大问题,但此际负伤在身,却是有些难了,九劫深居简出,隐于悬空殿,不履足江湖,在武林中的名头还不如雪峰那贼尼,可一身艺业其实还在雪峰之上,是实打实的恒山第一高手,不输三正三奇任一人。”任狂答道。

    风亦飞这个能想得明白,九劫神尼能稳居恒山掌门的位置,武功肯定是不同凡响。

    任狂继续说道,“此行我们只能悄然上山,寻机出手,夺了人就走!”

    风亦飞点头。

    时间匆匆流逝。

    八匹血马拉着血河车一路狂奔,渐渐离恒山近了。

    血河车太过招摇,自然是不能直上恒山的,任狂一声唿哨,就让它们自行去了隐藏。

    风亦飞着实看得心动,可惜不能学习血河派的奇异功法,用来养马。

    借着林木的掩盖,与任狂一同飞掠上山。

    任狂似是十分熟悉路径,凭着敏锐的灵觉,带着风亦飞轻易的避过了守山的恒山弟子。

    到了恒山地界,地图上的迷雾已然散开,要到素女峰悬空殿,得先过金龙峪,虎风口。

    在金龙峪,虎风口把守的恒山弟子等级更高,且其中还有十数位有着名号的女尼。

    任狂一心潜伏上山,跟风亦飞也没露出行迹,悄然溜了过去,没惊动一人。

    两人脚程快,不多时,就已赶至素女峰。

    晚霞夕照,钟声悠悠。

    素女峰高耸入云,峡隘崖高,已能见一片飞阁翼楼,像是建于空中。

    楼阁的上方也是陡峭的崖壁,山岩层理清晰,如阵列般排列整齐,斜刺天空。

    南北两座雄伟的三檐歇山顶高楼好似凌空相望,悬挂在刀劈斧凿般的悬崖峭壁上,三面的环廊合抱,六座殿阁相互交叉,栈道飞架,各个相连,高低错落。

    最高处的殿阁底部,距离下方河谷足有数十丈。

    寺庙不算辉煌壮阔,但巧夺天工,形成了奇幻、奇险、奇巧的景观。

    悬空寺这里反而没见恒山弟子守着了,风亦飞跟着任狂疾掠而上,遥见飞檐凌空,数百石阶,直通殿前。

    任狂突地传音道,“风老弟,九劫老尼灵觉过人,你可会潜踪匿迹,收敛气息之法?”

    风亦飞立马答道,“会的,我还会龟息术。”

    毕竟是在满天星亮晶晶接受过专业杀手训练,隐藏气息潜入是精通的。

    “那就再好不过。”任狂听得这话,也放心了些。

    风亦飞却觉得自己太过嘴快了,要说不会的话,可能任狂会传授一门功法。

    但转念一想,多学一种潜伏的法门,似乎也没太大差别,有内缚印可以隐没行藏呢。

    快接近悬空殿,风亦飞已隐约能听到风中传来的话语声。

    “若能求神尼网开一面,而桑姑娘回心转意,晚辈愿九死不辞!”

    这说话的是方歌吟,他没了血河车代步,赶来恒山要慢些。

    跟任狂来得算是及时,方歌吟似乎还没跟九劫神尼动手。

    风亦飞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当初多情豹子头信誓旦旦的要来淘古井,泡九劫神尼,已经是很久没在论坛上看过他的消息,不知道他是不是放弃了。

    他想泡九劫神尼,也实在是异想天开。

    一道冰冷异常,满带威严的清婉女音响起,“你中了东海劫余门的毒,没几天好活了,是不是?”

    这十有八九就是九劫神尼了,这声音听着还真年轻,一点都不老。

    方歌吟没有作答,疑似九劫神尼的女声又继续说道,“桑书云早已遣信鸽过来,跟我说明此事,说你是为救他,而中了严老怪的毒,你年纪轻轻,能救得了桑书云,实在不错。”

    紧跟着又有一道微有些沙哑的女音带着哭腔道,“你......你你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想必这位就是要出家做尼姑的桑小娥了。

    方歌吟带着几分急切的叫了起来,“小娥,你千万不能落发,千万不能......”

    听得出来,他心情十分的激荡。

    在他们说话间,已近悬空寺外。

    日照西山,夕阳黯去,光线有些昏暗,倒是方便行事。

    “收敛气息。”任狂传音嘱咐了声,身形一闪,整个人就像变成了一道影子,快疾无比,却又无声无息的疾掠一栋楼阁的飞檐之上。

    风亦飞迅速结起了手印,身影一下消失,再出现时已至任狂的身后,借着檐角的阴影,紧贴在楼阁边,一起蹲伏了下来。

    从这位置,能清楚的看见远处大殿里的情况。

    方歌吟正站在殿门进去一点的位置,大殿中跪着一名披上了法衣的女子,她已转过身来向着方歌吟,但还是没站起身,纤细的身影抖动,双肩也跟着起伏不已。

    虽是泪流满面,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但依旧能看出,是个明眸皓齿的俏美女子。

    显露的名号讯息已表明了她的身份,确是长空帮帮主桑书云的宝贝千金桑小娥。

    等级不算太高,才67级。

    两边都有恒山弟子侍立,除了尼姑还有一名俗家弟子,有一名尼姑手里捧着个托盘,风亦飞能清晰的看到上边摆着剃刀等物事。

    桑小娥还是有头发的,没被剃掉。

    在她身旁是一名穿着洁白似雪法衣,头戴僧帽的女尼。

    她看着最多才三十出头,肌肤也是白皙如雪,容貌娇美,英气十足,自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姿,可脸上的神情却是冷若冰霜,让人望而生畏。

    宽松的雪白淄衣都掩不住她胸口的起伏,展露出了些许弧度,身材很是丰腴,美中不足的就是僧帽下光溜溜的,不见一丝秀发了,但就是如此,仍是掩不住她的丽色。

    剃了一头青丝还能让人觉得漂亮的,那就真个是千里挑一的美人了。

    恒山掌门,九劫神尼!

    等级自不用说,鲜红得像快要滴出血来的骷髅标识。

    武功等级暂且不论,她绝对是恒山第一美人,周围的尼姑就没一个有她那么漂亮的。

    这么一个大美女,换哪一个玩家来,都绝对会大呼,我可以!

    风亦飞是有些想不通的,堂堂恒山掌门,弄这么一个冷艳的御姐干啥呢?换个老尼姑也更威严些嘛!

    金老笔下的灭绝从容貌来比较的话,得被她秒十几条街。

    但以电视剧来说,周海媚那版本的灭绝就差不多能一较高下了,但周海媚平,身材要输一筹。

    九劫神尼虽让风亦飞觉得惊艳,但更在意的却是另一个女子。

    让风亦飞在意的是一名女玩家。

    长相甜美可爱,鹅蛋脸上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看起来十分幼齿,十足的童颜。

    她有着这样一张俏丽的娃娃脸,身材却很是高挑。

    清恋蕊儿,55级。

    这就是独孤师兄心心念念的意中人?

    独孤师兄喜欢这样子长得像小女孩的姑娘?

    风亦飞忍不住多望了几眼,确实是挺可爱的一个妹子。

    但不知道为什么,怎么看都感觉好像有哪个地方不对劲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

    离得有些远,大殿里灯火又不怎么亮堂。

    不能靠近点细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

    风亦飞只能暂且将这念头按捺了下来,独孤师兄要追她,总有机会再见面的,到时再仔细看看也不迟。

    桑小娥仍在哭泣,却已是带着几分欣喜,与方歌吟之间的误会已然冰释,一切委屈,都已消解,哭却是为了方歌吟身中奇毒,活不了多少日子。

    九劫神尼任由两人交谈,这会才道,“你们此番误会得雪,本是好事,但此处却是恒山派重地素女峰,我是有订下规矩的,你应知晓,闯这悬空殿的男子,自刎当堂,可保全尸,若我出手,则杀了抛落山谷去喂野狼。”

    风亦飞一怔,还真是如江湖传言中一样,九劫神尼对男人是深恶痛绝,这番话全无丝毫佛门中人的慈悲,狠辣得紧。

    方歌吟沉声道,“前辈,只要你肯放小娥下山,在下愿受万狼分尸!”

    桑小娥急叫道,“不可以的!你死了我又岂能独活!”

    方歌吟没管她的话语,只是凝望着九劫神尼。

    风亦飞不禁咂嘴,方歌吟还是个情种,宁愿死都要护住爱人。

    九劫神尼缓缓的摇头,“不行!”

    方歌吟急道,“为什么?”

    九劫神尼淡淡的道,“因为我是九劫,桑小娥既然选择了此地出家,别说是你,就算桑书云亲至,也不能阻止,挽回不了这局面,不管你们是谁,有何情由,都不能坏我清规,男的该死,女的要出家,便是结果,毋庸多说。”

    方歌吟怒道,“天下间哪有这样的清规!”

    九劫神尼不怒反笑,“近十年来,你是第一个敢对我无礼的男子。”

    她脸上虽是挂上了微笑,声调却是更为冷酷无情,“谅你也不会束手待毙,拔剑罢,且看你得了宋自雪几分真传。”

    方歌吟愤然道,“好!此战既是在所难免,晚辈只好领教了!”

    九劫神尼悠然道,“也别说我不给你这晚辈机会,看你有伤在身,我先让你三招,再行出手,只要你在我手下能逃得过一百招而不死,我不但放你下山,连桑小娥你也可以带走。”

    风亦飞已觉得有些为难,就算内缚印快捷无伦,形同隐身,在九劫神尼面前,怕也逃不过她的感知,要救方歌吟与桑小娥两人可以说是相当困难。

    就算任狂抵挡住了九劫神尼,方歌吟又怎么肯乖乖的让自己拎走。

    传音给任狂道,“任大哥,我们该怎么动手?”

    “先静观其变,等待机会,待方歌吟有性命之危时,再行动手。”任狂道。

    风亦飞估计任狂也是考虑到了方歌吟的反应,毕竟方歌吟还是将他当做仇敌的。

    “呛”地一声,方歌吟拔出了那柄金灿灿的长剑,挽了个剑花,剑尖指地,摆出了起手式,“请前辈赐教了!”

    九劫神尼冷冷的道,“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现今可以说了,待到我出手之时,那就来不及了。”

    桑小娥忽地哭喊了起来,“歌吟,你走,你走!不要管我!”

    方歌吟坚决道,“我怎么能不管你!”

    桑小娥泪如雨下,“蹭蹭蹭”的跪行了几步,双手扯住了九劫神尼的腿哭道,“师父......请你放过他......我愿意剃度......”

    九劫神尼冷然道,“我放了他,那不是坏了我的规矩。”

    桑小娥痛哭失声,“师父,就请您网开一面,他......他又不是有意触犯的,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他就不会来了,我愿代他身死......”

    清恋蕊儿看得不忍心,行前了两步,“师父,他们这么有情有义,你就放了他们吧。”

    风亦飞默默的点头,独孤师兄的眼光还不错嘛,清恋蕊儿挺善良的。

    “蕊儿,这不关你的事,你也应知道我订下的规矩,绝不能破例,你退下。”

    对清恋蕊儿这爱徒,九劫神尼的态度就要和缓得多了,但还是没有答应她的恳求。

    清恋蕊儿见状,也只得无奈的退开。

    桑小娥还想再哀求,九劫神尼一拂袖,她整个人就一下僵住,斜飞了出去,让一名尼姑抱住。

    九劫神尼出手只是封她的穴道,并没有伤她。

    转向方歌吟道,“你没有趁机逃走,很好。”

    方歌吟紧握手中金剑,“手持金虹剑的人是绝不会退缩的!前辈,请接招!”

    话音一落,方歌吟长身而上,一剑疾刺,带起了一抹金色的虹光。

    这快疾的一剑却没有刺向九劫神尼的要害,而是刺往她的肩头。

    九劫神尼却是脸色一冷,食中二指并起,后发而先至,不偏不倚的点在剑脊上。

    金虹剑“嗡”的一声响,方歌吟被震得侧移了一步。

    九劫神尼冷声道,“你要搞清楚,此战关乎你的生死,容不得些许避忌,你这般作状我也不会饶你,三招一过,我出剑决计不会手下留情!”

    方歌吟闻言不再留手,手中剑金光暴涨,瞬即化出圈圈金虹,罩向九劫神尼。

    只见白衣飘飞,闪若飞鸿,九劫神尼气定神闲的绕到了他的身后,“第二招了。”

    方歌吟急旋身,连攻十数剑,剑光密如急雨,金芒湛湛,可依旧是被九劫神尼轻巧的避开。

    风亦飞已是了然,方歌吟与九劫神尼的差距非常大,要九劫神尼一出手,怕会是碾压之势。

    “三招已过。”九劫神尼淡然道。

    “铮”一声龙吟,剑出鞘,却不见剑刃,只见道道弧光飞舞,仿似片片雪花,白得耀眼,白得刺目,直叫人眼花缭乱。

    方歌吟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一再急退,直退出殿外,身上已然挂彩,衣衫破碎,鲜血汨汨渗出。

    九劫神尼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剑气潇潇,瞬息功夫,方歌吟已被漫天飞雪笼罩,金虹左冲右突,却是冲不开雪光的铺卷。

    九劫神尼所创出的‘雪花神剑’确实是厉害非常!

    电光火石之间,方歌吟已陷入危局。

    风亦飞心中骇然,这哪需要百招,看这情形,怕过不了几招,方歌吟就要凉!

    方歌吟剑法不弱,武功与自己是差不了多少,要易地而处,自身绝对也是难以应对九劫神尼这绵绵不绝的剑网,至多是靠死灵之气护体多挨上几剑。手机用户看正派都不喜欢我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6598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