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都市小说 > 虎帅 > 第三百五十章 可以公私兼顾
    林健生的突然出现,已经让叶青青很意外。他突然向自己道歉,就更让她不解了。

    不过,看他的神情,确实十分诚恳,并带着几分恭敬。

    林健生当年是千叶集团产业拓展部总监,在叶天鸿去世前半年,突然辞职离去,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现在看来,当初的辞职是她的爷爷叶天鸿做出的安排。

    “当初,我受老董事长之托,前往永兴县同兴寨,管理由老董事长买下的一座铁矿。这座铁矿,是经过专家勘探过的,根据勘探报告,探明储量至少在10亿吨以上 。但时经两年多,我们在矿脉周边挖掘了几处矿洞,至今都没有找到真正的矿脉。目前,老董事长所留下的资金已经消耗完了,还欠着地方管理部门的采矿权使用费,并要求我们进行地质环境治理恢复。地方部门来了通知,如果在这个月不清缴这笔费用,并开始进行地质环境修复。相关部门还有通知,如果近期还不能出矿,他们将要收回采矿权,重新进行拍卖。”

    林健生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以及目前面对的问题。

    叶青青不懂采矿,她也不明白,自己的爷爷怎么会投资一家没有正式开采的铁矿。按说,他也是不懂这个的。

    “我爷爷怎么会……投资铁矿?”

    她心中疑惑,不解的问道。

    罗星源说道:“老董事长的一个朋友,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在那里看过后,觉得有投资价值。那时候,老董事长想给你留下一笔遗产,所以就想到了拍下这座矿。林总以前就是一家铁矿的开采技术主管,懂得铁矿的开采技术,所以老董事长才将他调往同兴寨铁矿……”

    叶青青这才明白,林健生原本就是做这一行的,所以她的爷爷才将他调去管理铁矿。

    “小姐,两年多时间,老董事长所投入的3800万已经消耗完了,但还没有出矿。采矿权使用费倒是不多,但环境修复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为了采矿,我们是就近招聘的民工。工资已经拖欠了三个月,他们已经开始罢工了。而且,几个领头闹事的人还扬言,如果我们再不发放工资,他们就要把原来的矿洞给填了,而且不让我们的设备离开……”

    林健生补充说道。

    原本突然冒出一座矿来是好事,没想到,却是这么多麻烦。

    叶青青有点头大,关键她根本就不懂这个。

    “那个矿区确定有矿脉吗?”

    林健生很肯定的说道:“那是确定的,是由几个地质勘探队勘探过的。只是这矿脉究竟在什么位置,离地面有多深,不能确定。我们采取了很多方法,也请了不少专家前来指导,但至今还没找到准确的矿脉源头。”

    罗星源说道:“毕竟是几千万的投资,也是老董事长的一番心血,你不能就这么丢下不管了。现在金叶公司已经基本稳定了,叶董事长还是亲自去一次矿区,看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叶青青点了点头,接近4000万的投资,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而且她和盛开一直在想着要开展新的行业,这有一座现成的铁矿,怎么能轻易放弃?

    “好,我准备一下,明天就和你们去矿区。”

    林健生说道:“我就不等小姐了,我必须马上回去。现在同兴寨的百姓情绪很不稳定,我怕他们会闹事。”

    叶青青听他们这么一说,只知道那边的情况很复杂。但究竟复杂到什么程度,她心中没有具体的概念。

    听林健生这么说,自然也不好留他,点头说道:“那就辛苦林总了。”

    罗星源也离去,他并不是铁矿的管理者。他只是一个律师,不过参与了这座铁矿的收购公证、叶天鸿的遗嘱公证等等事件。所以铁矿的事情,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叶青青立即给盛开发去信息,让他马上来办公室。

    盛开本来就在楼下,接到信息,很快就到了。

    看到叶青青一脸沉重的样子,他意外的问道:“怎么了?”

    金叶食府运营稳定,没听说出什么事。可看叶青青的神情和脸色,明显不怎么好。

    “你先坐下,我和你说点事。”

    叶青青起身去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将那份遗嘱和那些证明资料、协议书摆在他面前。

    盛开诧异的拿起遗嘱看了一遍,惊讶的说道:“老爷子买了铁矿,怎么还有我的股份?”

    “这是爷爷留给你的,不过,你先别高兴,现在这座铁矿不但还没出产,还一大堆麻烦。”

    盛开已经意识到有麻烦了,如果没有麻烦,她不会这么急着找自己来,更不会是这么一副凝重的神情。

    “说说看,什么麻烦?”

    他一样看不懂这些资料,只粗略看了一眼,便放下问道。

    叶青青将刚才林健生与罗星源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最后说道:“爷爷投资了这么多钱,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我打算明天去一趟永兴县,家里……”

    盛开看了她一眼,说道:“家里有离叔、康得铸和褚天刚,我陪你一起去吧。”

    叶青青心中其实也是想要他陪着一起去的。

    长这么大,她还从没去过小县城,而且还是要去一个山寨。既然是矿山,那肯定是山区。

    “那好,你准备一下,明天我们一起去。”

    她抓起林健生留下的名片,放进资料袋中。

    决定以后,盛开依然下楼去保安室。但刚到一楼,便看到张升耷拉着脑袋,一边往大门跑来,一边不停的往身后望,好像显得有些惶恐。

    要不是公司的人都认识他,只怕那俩保安早把他给抓起来了。

    盛开诧然的走过去,问道:“道长,你这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呢?”

    张升冷不丁吓了一跳,突然闪身躲在门后,惊慌的说道:“快给道爷看看,有人跟来吗?”

    盛开心中“咯噔”一下:这小子又惹事了,这回还让人追公司来了?

    他莫名其妙的向外面看去,除了一个保安站在门口,哪有什么人影。

    “什么人在追你,你是不是又对人耍流氓了?”

    盛开觉得,他肯定又是老毛病犯了。

    张升一双眼睛滴溜溜转,这次脸上没有呈现那种冤屈的神情,反倒脸色一红,好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被当场抓住一般,有点不自然的捏着衣服说道:“这次真不能怪我……”

    盛开失声一笑:“哪次是能真怪你的?”

    张升愣了一下,随即伸手挠了挠头,脸上又露出了那种谜一般的自信:“对啊,道爷我哪次不是解人困厄,助人为乐啊,我怕什么?”

    盛开说道:“不怕你躲什么?”

    张升脸上又秒变尴尬的神情:“这次有点不同,道爷我掐指一算,这两天如果留在韩城,于道爷不利,所以要躲躲。”

    盛开微笑摇头,说道:“那你躲宿舍去吧,宿舍给你留着的。”

    张升还没回答,康得铸走了过来问道:“大哥,你明天要去永兴县?”

    盛开说道:“对,那边有点事要处理,可能要几天,家里就交给你和离叔了。”

    康得铸忽然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说道:“就你和董事长去?”

    盛开没有察觉到他那种怪异的神情,点头说道:“她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是不应该放心……嘿嘿……”

    听到康得铸这一声“嘿嘿”,他才反应过来,诧异的看着康得铸,没好气的说道:“你想什么呢,是为了公司的事。”

    这座矿是留给叶青青和他的,和金叶公司其实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盛开脸皮薄,见康得铸的表情,明白他是在取笑自己,便以公司为幌子。

    康得铸笑道:“也可以公私兼顾的。”

    说完,大概是怕盛开发飙,拔腿就走了。

    盛开知道,肯定是叶青青找他谈过话,安排好她离开家后的工作了,所以康得铸才知道这个消息。

    康得铸走后,忽然想起身边还有一个张升,转头看去,只见他正微闭双目在掐指决。

    他不禁又气又笑,真要会算,就不会被人追得满大街跑了。

    正要转身离去,张升忽然睁开眼,看向盛开说道:“贫道掐指一算,明天的永兴之行,必须带上道爷我才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盛开恨不得给他一脑瓜崩,分明是自己想离开这里躲人,却说出这么一个理由来。

    而且嘴中一会贫道,一会道爷,就这颠三倒四的自我称呼,也能算出什么卦来?

    盛开不理他,一副哪凉快哪呆着去的神情,转身就走。

    张升立即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点头哈腰,带着一种哀求的小神情:“大哥,你就带我一个呗……”

    盛开苦笑道:“你要去可以,那里可是山村,你要是敢惹事,到时候出不来可别叫我大哥。”

    张升差点一蹦三尺高,高兴的说道:“绝对不惹事……嘿嘿,就是他们惹道爷,道爷也躲着……”

    他这样子,是真高兴,就像小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玩具一般。手机用户看虎帅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67893.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