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宋成祖 > 第11章 让官家给俺洗脚!(求票)
    高俅惴惴不安,他有点想不通,就算官家打算用韩世忠,只需要一道旨意就够了,又何必亲自跑来?

    莫非这家伙有什么神奇之处?

    高俅努力搜索记忆,要说起来,韩世忠名气还不小,从军时间也不短。他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生擒了方腊。

    按照道理,这么一位悍将,应该早早得到重用,平步青云才是。可韩世忠的仕途一点也不顺畅,他十五六岁就从军了,摸爬滚打二十年,才混了个武节郎,属于武臣官阶第三十八阶。

    这么说好像有点抽象,咱就拿个大家都熟悉的人比较一下。

    岳飞,他第二次从军,用了两年时间,就从白身升到了第三十五阶。

    虽说同为中兴名将,谁顶着主角光环,天命所归,自不必多说。

    漫长的从军经历,坎坷的仕途,给韩世忠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一个有本事,又得不到重用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耍,闹,撒泼,搞迷惑性为,玩行为艺术……明明出身显赫,偏要扛着锄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虽然文武殊途,但是韩世忠也干了一件很惊人的事情,他娶了一个妓女为妻。别说还是正儿八经的官吏了,就算是一般的富户,体面人家,也干不出来。

    一个能打,但运气不好,又行为乖张的丘八武夫……这是高俅对韩世忠的全部印象了,如论如何,他也想不通,杀伐果决的官家,竟然会跑到大牢,亲自面见这么个别扭的东西……

    高俅虽然想不通,但是却也不敢阻拦,只能老老实实陪着。

    他们一起到了大牢……这个大牢不是刑部的,也不是大理寺的,而是禁军的,用来处置一些违反军纪的将士。从管理上,更加严格,但是却不会惊动朝中文官,要不然官家出巡,还是会出大动静的。

    可即便小心再小心,牢门口还是有人在闹!

    八名守卫的士兵,拦着一个人,死活不让进去,双方争执。

    “俺家官人也在军中效力,你们就一点香火情不念吗?没有别的,俺这里有一件棉衣,一坛子老酒,人不让看,东西总要送进去吧!”

    这个身形一点不弱男子,也穿着武人衣服的家伙,竟然是个女人!

    “你这个婆娘,好不识趣。不让你进去,是为了你好!韩世忠替童贼抱屈,恶了官家。他的脑袋保不住了。瞧你年纪轻轻的,赶快走了,没准还能另找个好人家!”

    “你放屁!”

    妇人气坏了,“我告诉你,俺家官人是个好汉子!大英雄!俺宁可跟着他同生共死,也不会忘恩负义!俺虽然是个妇人,也会舞刀弄枪的,谁也别把事情做绝了,难不成谁还能一直掌权得势吗?”

    守卫士卒听到这话,怪眼圆睁:“好一个婆娘,竟敢威胁我们,哥几个,咱们就来领教一下她的身手!”

    妇人也不客气,竟然真的拉开了架势,就在这时候,从里面出来一个人,他四五十岁,明显是当头的。

    问过情况之后,深吸口气,走到了妇人面前,把衣服和酒坛子接过来,放在手里,摆弄半天。

    “行了,你回吧,我给泼韩五送进去!”

    妇人愣了一下,惊问道:“军爷是不是认识俺家官人?你让我见他一面!”

    此人顿时把脸一沉,“闭嘴,我只是敬仰抓了方腊的好汉子,你回去吧!”

    他转身进去了,半点不给妇人说话的机会,妇人咬了咬牙,她一转身,从角落里面又拿出一坛酒。

    撕开封皮之后,她给自己倒了一碗,而后就坐在台阶之上,自斟自饮。

    “韩世忠!你个混账东西,我真是瞎了眼睛,怎么就碰上你了?”妇人一边骂,一边往嘴里灌酒,骂了一阵,她又眼中含泪,忍不住歌道:“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丈夫出身陕北,少年豪侠,从军征战,二十年疆场厮杀,竟然落下这么个结果吗?

    妇人慷慨悲戚,且酒且诵,英气勃然而发,虽然是女流之辈,居然比男儿还要硬气三分。那几个看门的士兵全都看傻了!

    “官家,这个韩世忠的妻子,倒是有些不一般啊!”高俅惊叹,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领路,赵桓居然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绕行后门。

    高俅还有点遗憾,这种情况不应该是天子现身,烈妇勇告御状,为丈夫洗冤,然后夫妻团聚吗?

    这才是一出好戏啊!

    不过貌似自己好像是抓人的奸臣,也不知道官家会不会责罚?

    高俅偷眼看赵桓,发现皇帝陛下面色深沉,看不出什么情绪,他也不好说,就只能陪着,他们进到了大牢后面,很快找到了一处干净的房间,高俅轻车熟路,查看了一下上面的号牌,然后指了指墙的对面。

    赵桓点头,坐了下来。

    他刚坐下,就听有人痛骂,“泼韩五,你猪油蒙了心!干什么事情不好,你替童贯鸣不平,你自己不爱活着,何苦连累别人?你让弟妹怎么办?”

    骂人的正是接了棉衣和酒水的牢头。

    这时候就听到一个沉闷的男低音,“还能怎么办?她会功夫,有千般本事,跟着我也是受罪,还不如从前逍遥……”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狠狠抽在腮帮子上!

    “韩世忠,你还是人不?你说的叫什么话?”

    男低音咧嘴苦笑,“三哥,平方腊的时候,你替我挡了一箭。姓韩的欠你的,你随便打,我不会还手的。可我还是要说,咱们弟兄到底算什么?”

    见对面男子愕然,韩世忠越发高声,他捏着酒杯,毫不客气大骂:“俺姓韩的十六岁从军,战西夏,平方腊,杀辽狗,战山东……哪一仗俺没有冲在最前面,这些年死在俺手上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朝廷给了多少赏赐?我心不甘啊!”

    “你说不该说童贯的好话,可童贯对我够意思啊!在陕西的时候,他提拔了我,平方腊的时候,他又是报功,又是赏钱,听说我成亲,还封了二百两银子。就算他失了势,还嘱托梁方平照顾我。”

    “三哥,做人要知恩图报啊!现在童大王死了,我替他说两句,怎么了?”

    对面的人长叹口气,“童大王抛弃太原,又想跟着太上皇逃跑,恶了官家,谁也没法救他啊!”

    “哈哈哈!”韩世忠放声大笑,“三哥,若真是放弃太原就该杀!那他赵家皇帝呢?丢了那么多的国土,怎么没见他们自杀?说到底,不还是党同伐异那一套!我早就看透了。就拿这回来说吧,童大王死了,我们这些人没了靠山,梁方平师溃,他当然有罪,可我没有立刻跑啊!我率领人马突围,杀了好些金兵,还趁机焚毁了浮桥。”

    “要是没有我,金人根本不用渡船,直接从浮桥过河,就杀到开封了!我这功劳不算小吧?可结果怎么样?就因为我是童大王的人,就因为我跟着梁方平出战,我就成了罪人了。提着脑袋,跑回来开封,连粮饷也不给,让我们饿肚子!”

    “我带着弟兄讨要粮食,高太尉那边的人就以闹响为名,把我给抓起来了。然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因为我替童大王鸣不平,说了两句气话,就污蔑我是童大王的余党,要砍我的脑袋……”

    韩世忠说到这里,突然绷不住了嚎啕大哭。

    “三哥,你说我冤不冤枉?你说我给他姓赵的皇帝拼命?我到底算什么?这大宋朝还有公道吗?”

    牢头忍不住苦笑,“你啊,总算说了实话,还不是肚子里有委屈?可你也要明白啊,在大宋朝,吃粮当兵,有谁不委屈?狄青怎么样?那么大的官,还不是被欺负死了!你就忍忍吧,我看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也未必会杀你,万一朝廷给你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凭着你的一身本事,升官发财,也就是几年的功夫。就算不为了别人,为了弟妹,你也要打起精神啊!”

    韩世忠心里是认可老哥哥的话,可嘴上还不服气,“还给赵家卖命啊?俺韩世忠没那么下贱!除非他姓赵的皇帝老子,亲自给俺端茶倒水,给俺洗脚赔罪,不然别指望俺替他卖命!”

    “让官家给俺洗脚,三哥,你说俺这个面子够大不?”

    “大!大得没边了!”牢头没好气白了韩世忠一眼,这人疯了!突然,他听到了脚步声,猛然往外面看去,只见有两个人走来,一人手里提着木桶,一人手里拿着木盆!

    “韩世忠,朕和高太尉来看你了!”手机用户看宋成祖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233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