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宋成祖 > 第20章 精忠报国
    城外厮杀正酣,城中百姓却无暇顾及。

    黑压压的人群,匍匐在城门两侧,一直向城中延伸,没有尽头。

    就在开封城外,就在他们的注视之下,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以单臂活活捏死了郭药师的女儿。

    没有什么欺凌弱女子,没有什么胜之不武。

    这就是战争,最残酷的战争!

    你死我活,容不得半点妇人之仁!

    这就是真正的英雄!

    而开封军民百姓,也在用最虔诚的方式,迎接老英雄归来!

    “跪!”

    伴随着李邦彦的一声低呼,所有人宰执相公,悉数跪倒。

    现场只剩下官家赵桓,还有一群人站着,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赵佶的一堆儿子,老三恽王赵楷,老九康王赵构,悉数在列。

    “你们也跪下!”

    赵楷一愣,心说我们可是皇子,也要跪一个小老头吗?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官家赵桓居然撩起袍子,也要下跪。

    他这个动作可吓坏了所有人,这几个王爷直接扑到跪倒……少宰李邦彦,枢密使耿南仲反应最快,慌忙跪爬两步,挡在了赵桓的前面。

    “官家!陈老英雄以身殉国,壮烈非凡。理当重重封赏,表彰大功。只是官家乃是大宋之主,万民君父,纵然老英雄泉下有知,也必不愿意官家下跪啊!”

    李邦彦说完,耿南仲也道:“官家爱惜英雄之心,天下皆知,此刻官家乃是九州之主,着实不便行此大礼!”

    官家一跪,那可非比寻常,该怎么追封陈广,葬礼又要如何安排,整个大宋都没有经验,难不成要按照安葬赵佶的规格,提前按照太上皇的礼节办一次?

    也难怪几位宰执相公害怕。

    赵桓却是凄然一笑,反问道:“老先生古稀之年,又岂是为了朕这个天子,拼上一条性命?朕配吗?赵家有如此之德吗?”

    赵桓此话,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官家这又是发的什么疯啊?

    太宰白时中跪爬半步,老泪横流。

    “官家,我朝自艺祖皇帝立国以来,革除五代弊政,于民休养生息,传至今日,已历九帝,圣德如天,直追尧舜。天下百姓无不仰视君父,恨不得肝脑涂地,以报陛下!”白时中挺直脊背,泪眼模糊,哭声悲戚。

    “老臣斗胆恳请官家,不要说出自轻自贱之语,臣等深知陛下爱民之心,也甚至天下壮士,皆愿意为了陛下效死,还请陛下收回刚刚的话,万万不要伤了猛士之心啊!”

    白时中的几句话,很是说出了一朝首相的水平。

    赵桓点头,“白相公真有宰相之体,朕的确有没说清的地方……就在这里,朕想告诉所有臣民。”

    赵桓目视所有跪在地上的臣民,朗声道:“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

    “女真蛮夷野兽,骤然起兵攻灭辽国,图谋大宋。山河破碎,百姓流离。苍生涂炭,黎民倒悬!此番不同江山易主,社稷更迭。更非亡我赵家宗庙!此乃天下之亡,匹夫有责!”

    “京中上下,黄河两岸,万里疆土,所有臣民百姓,务必明白,我们是为了祖宗基业而战,为了子孙后代而战,为了华夏衣冠而战!”

    “我们输不得!”

    “每一个大宋子民,华夏儿女,都务必挺身赴难,以死相拼,我们必将胜利,我们一定胜利!”

    “胜利属于大宋!荣耀属于人民!”

    赵桓振臂高呼,短暂的沉默之后,白时中,李邦彦,还有许许多多朝臣,都跟着大吼起来,有人更是老泪横流,激动莫名。

    那些跪在地上的百姓也跟着喊了起来,因为他们听懂了。

    胜利属于大宋!荣耀属于人民!

    官家并没有将大功归于天子,归于朝臣,而是归于人民!这个称呼大家也不陌生,从春秋战国开始,《管子》《韩非子》等等著作,都有人民二字。

    只不过在他们的观点中,这两个字近乎百姓而已。

    而在赵桓这里,百姓似乎变得重要了太多。

    并非亡国,而是亡天下。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胜利属于大宋,荣耀属于人民!

    寻常百姓只是觉得振奋鼓舞,斗志昂扬。

    可是在一些敏锐的朝臣看来,这几乎是新君的施政宣言,一份重要无比的宣誓!

    一直以来,大宋天子都是明目张胆,跟士大夫站在一起的。

    有没有不杀士大夫的祖训,这个不好说。

    但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却是老赵家皇帝说出来的。

    这个富庶无比的国度,是属于天子和士大夫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谈不上美好。

    而在这个生死关头,赵桓把人民抬了出来,究竟是帝王手段,鼓舞百姓替他卖命,还是会彻底改变大宋的国策基石?

    不管是白时中,还是李邦彦,又或者张邦昌,他们谁都想不通,而且也没有时间继续想下去!

    “陈广老英雄的封赏由礼部拟定。朕只想说几样事情,老英雄神威无敌,壮烈殉国,授予天下第一神枪称号,在东华门外,立下卫国英雄纪念碑,老英雄名列第一人!”

    “从此之后,凡是在抗金当中,殉国战死的英雄,皆以石刻其名,修订生平,详细记录,传颂后世。哪怕千年百代,赵宋亡国,也要让后代子孙知道,是谁在华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拯救苍生!”

    赵桓斩钉截铁,说完了这番话,跪在陈广身边的吴元丰放声大哭。

    “师父,您老人家听到了吗?官家封您老是天下第一神枪,您老是抗金的大英雄!”

    吴元丰悲声大吼,赵桓迈步过来,一眼看到了他身旁的一条长枪,忍不住道:“这可是老先生的?”

    吴元丰连忙拾起长枪,双手举过头顶。

    “官家,这条沥泉枪是恩师耗尽毕生积蓄,请沥泉镇名家打造,锋利无比。恩师以此枪杀金兵十余人,又杀常胜军败类数十人,此枪浸透热血,当得起天下第一枪!”

    赵桓含笑,鼓舞道:“好,既然这是老英雄的神枪,就留给你,急需杀敌立功,不负此枪威名!”

    吴元丰颇为心动,但到底没敢答应下来。

    “好让官家得知,师父的枪术没有传给草民,他老人家生前多次说过,唯有一人能继承他的枪法!”

    “谁?”

    “相州汤阴人岳飞!”

    “岳飞?”赵桓眉头微皱,怎么把岳爷爷牵扯进来了?

    吴元丰还以为赵桓没听说过,忙道:“官家,这个岳飞出身寒微,但是早年受到周侗前辈的教导,箭术了得。后来恩师得到了周前辈的书信请求,亲自去汤阴教导岳飞。官家,我等跟在师父身边,不过是一勇之夫,岳飞才是大将之才啊!”

    赵桓嘴角上翘,露出了莫测的笑容。吴元丰不解,忙道:“官家,难道您不信我师父的话?”

    “如何不信!”赵桓慨然道:“拿纸笔过来!”

    李邦彦手疾眼快,把纸笔捧来,赵桓不假思索,提笔写了四个字:精忠报国!

    写完之后,他小心翼翼用这幅御笔包裹住沥泉枪身,那可是天子御笔啊,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派人将此物送去汤阴,交给岳飞吧!”

    人们都傻了,一个无名小卒,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就因为是陈广的弟子,竟然得到了天下第一枪,还拿到了御笔!

    精忠报国!

    官家还真给面子啊!

    毫无疑问,人们绝对不认为这是岳飞的本事,毫无疑问,全都是老头陈广的功劳!

    官家对这位老人是真的够意思!

    “师父,您老可以安息了!”

    伴随着吴元丰的哭声,陈广的手臂渐渐松开,人头滚落,圆睁的双目也合上了。

    “老英雄好走!”

    “老英雄保佑大宋!”

    人们哭声一片,也有人注意到了女人的脑袋,杀了她可不够,还要砍了她爹的脑袋,才能告慰老英雄!

    郭药师!

    郭药师在哪里?

    一瞬间,所有人都涌上了城头,包括赵桓在内,一起注视着城外的战斗……手机用户看宋成祖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233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