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穿越小说 > 宋成祖 > 第22章 让朕任性一回
    “我军得胜矣!”

    伴随着这一句话,赵桓身形摇晃,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官家!”

    手疾眼快的赵构一把扶住了赵桓。

    “没事,朕没事,就是没有想到,竟然连拿鼓锤都这么难,更遑论提刀纵马,上阵杀敌,朕到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啊!”赵桓嘴上说着,可脸上的笑容难以掩饰,发自肺腑的得意。

    真的,对他来说,一场胜利太重要了。

    不管是针对谁的,只要打赢了就好!

    以现在情况来看,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康王,你也跟着一起擂鼓,似乎还有余力啊!”

    赵构连忙道:“回官家,臣,臣练习过骑射,能,能拉得开石五弓。”

    赵桓欣然大笑,“好啊,朕却是忘了,原来我赵家也有猛士!”

    赵构隐隐约约觉得不妙,“皇兄谬赞,臣惶恐……”

    “惶恐什么,学了骑射,就要用得上。朕不是下旨了,要让你们几个也上阵杀敌吗!这次你就带个头儿,给朕出城,也不用你杀敌了,去打扫战场,清点战绩,回头向朕上奏。”

    赵构咧着嘴,简直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我太傻,真的太傻了!

    非要当这个出头鸟!

    说实话,现在回想,赵构也未必后悔,那个气氛实在是太热烈了。

    城中军民百姓,数以十万计,大家同心同德,期盼战斗胜利。

    整个战斗,虽然不至于跌宕起伏,但也是提心吊胆。

    京中能打的就这么多!

    韩世忠,刘锜,算是两个最强的将领了。

    老将何灌,戴罪立功,冲了出去。

    就连高太尉也上了。

    可以说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来。

    可即便如此,依旧没法彻底吃下郭药师。

    众所周知,常胜军虽然叫常胜军,但是他们的程度还远远不如金人凶悍。

    连一条小杂鱼都吃不掉,又何谈抗金!

    这一战输不起,赵桓输不起,大宋也输不起!

    偏偏皇帝也没有太多的手段了,只能亲自擂鼓助战。

    好在他这个官家还有点价值,老将何灌知耻后勇,拼死拖住了郭安国一阵。

    最后关头,赤心队刘晏愤然出击,一举奠定大局,韩世忠更是大展神威,活捉了郭药师。

    结果当然是好的。

    可大宋赢得一点也不轻松。

    甚至有翻车的可能。

    大宋军力之差,和敌人距离之大,不言而喻……但是,不管怎么讲,毕竟还是赢了!真真正正,结结实实赢了!

    赵桓抖了抖酸胀的臂膀,春风满面,从城头下来,一边走,一边对李邦彦道:“你去准备一下,一定要好好犒赏有功将士。”

    李邦彦连忙点头,他快步往下走,正好,迎面来的是李纲,两位李相公相遇,李邦彦只是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就匆匆离去。

    李纲脸色很难看,他到了赵桓面前,深深一躬,“官家,刘晏的事情……”

    赵桓摆手,“李相公,朕以江山社稷相托,开封百万生灵,安危所系,你肩上的胆子很重很重!朕希望你能一心一意,把这副胆子挑起来,除了你之外,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李纲默然,头不自觉低了下来。

    这个刘晏本是宋人,后来成了辽国将领……在金国灭辽的关头,他率领着几百怨军南下,归附了大宋。

    所以说刘晏和郭药师同出怨军,前半生的轨迹差不太多。

    可是面对汹涌而来的历史大潮,郭药师投降金国,成了攻宋的急先锋。而刘晏则是选择归附大宋,为了汉家天下,死战到底!

    人的选择,一目了然。

    只不过刚刚归附的刘晏并不受信任,甚至在李纲部署守城的时候,把他的赤心队排除在外,视作了潜在威胁。

    哪怕刘晏请战,李纲依旧担心他会趁机救走郭药师。

    很偏执吗?

    或许是吧!

    但李纲有本钱冒险吗?

    貌似也没有。

    他和赵桓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甚至可以说,李纲要比赵桓难了一百倍!至少赵桓知道,不管是岳飞,还是刘晏,都是可以绝对信赖的将领。

    李纲立在青石台阶上,久久不言,一阵寒风吹来,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等他再度抬起头,已经陆续有人返回了京城。

    韩世忠一马当先,在他手里提着一个大活人。韩世忠神采飞扬,亢奋不已,一边奔跑,一边大吼。

    “郭药师在此!”

    “郭药师在此!”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手上。

    鼎鼎大名的常胜军统帅,当了辽宋金三家大臣的郭药师,竟然以这种方式,成了大宋俘虏。

    天道轮回,果然有报应存在!

    “杀了他!”

    “剐了他!”

    人们愤怒大吼,声音惊天动地。

    郭药师紧咬着牙关,闭紧双目,一语不发。

    “官家,臣把贼人郭药师活捉了!”

    韩世忠提着郭药师跳下了战马,抢步跪倒,喜滋滋报功。

    赵桓含笑点头,“良臣果然豪杰无双,朕之股肱。”

    赞了韩世忠,又把目光放在了郭药师身上。

    这位还不到四十岁,黄面短须,鼻梁高挺,嘴角向下,很附和奸佞之人的面相,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赵桓哼了一声,“郭药师,你想装死吗?”

    听到了赵桓的话,郭药师终于缓缓抬头,看了一眼。

    “赵宋天子,器宇不凡啊!既然落到了你们的手里,我只求一死,没有别的。”

    赵桓呵呵一笑,“怎么?你没有想过?万一完颜宗望良心发现,要把你赎回去,没准你能死里逃生啊!又或者朕网开一面,饶你一条性命,准许你继续效忠大宋,你也可以不死!”

    听到赵桓要赦免郭药师,周围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韩世忠!

    开什么玩笑!

    这个三姓家奴做了那么多恶事,反复无常,陈老英雄的尸体就在这里,如何能赦免他?

    郭药师手肘用力,艰难从趴在地上,变成了坐姿。

    “官家真的愿意赦免罪人?”

    “不赦免也不行啊!”赵桓轻叹口气,“当年石敬瑭出卖了燕云十六州,这块屏障宝地落到了契丹手里。一种匈奴突厥都没有做到的新局面出现了。”

    “契丹拥有万里草原,不乏骑兵良马,得了游牧之便。又攫取燕云之地,有了农耕之利。更兼燕云之南,一马平川,中原腹地,无险可守,如太阿高悬,让人坐立不安。”

    “过去两百年生息繁衍下来,燕云之地,有数百万汉人,他们耕田采矿,给契丹打造兵器,供给军粮,又给他们充当爪牙,后勤补给,马夫挑工……可以说是燕云汉人给了契丹虎视中原的勇气。”

    “如今女真灭辽,尽取燕云之地。如果燕云汉人继续给金人充当爪牙,中原永无宁日,大宋有亡国之危。”

    “郭药师出身怨军,在燕云汉人之中,威望颇高,如果他能投降,便可以争取燕云汉人支持,若是能收服燕云汉人之心,到了那时候,就算是金人依旧猖獗,也不过是长城之外,一寻常部落罢了,不足为虑!”

    赵桓的这一番分析,简直鞭辟入里,让人目瞪口呆。

    要说起来,大宋立国之初的处境,怕是历代以来,少有的糟糕。

    内部长期藩镇割据演化来的诸国林立,国家大有碎片化的风险,如果没有杯酒释兵权,尽收天下精兵,放任地方势力继续做大,演变成第二个欧洲,也不足为奇。

    这一点上,赵家兄弟干得还不错,虽然有矫枉过正的问题,但是能终结五代乱世,也足以和历代明君比肩了。

    可对外问题上,赵家皇帝就很丢人了。

    失去了燕云十六州,又把都城放在了无险可守的开封,当真是要多被动,就有多被动。

    契丹就曾经兵进中原,索性没有杀到开封。

    换成了更加凶悍的金人,大宋的朝政也更加腐败,结果就让人一下子推到了眼皮子底下。这都是失去了燕云闹的。

    若是能得到燕云汉人之心,拿回十六州之地。

    就算金人再厉害,也不过只能仰仗骑兵,打打草谷,抢点锅碗瓢盆罢了。

    “官家!”

    郭药师的声音颤抖,仿佛一个溺水的将死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

    “罪臣愿意将功赎罪,愿意替官家夺回燕云,官家,再给罪臣一次机会,罪臣愿意当官家的鹰犬啊!”

    郭药师涕泪横流,用力用头触地,没几下脑门就满是鲜血,哀哀哭求,他还不想死……

    “晚了!”赵桓突然道:“郭药师,从你给金人当先锋,杀戮大宋子民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晚了!”

    赵桓突然扭头,朗声对着所有军民,饱含深情道:“以帝王之术,大局为重,朕都该留下郭药师一命。可朕做不到,朕不能无视将士们的浴血奋战,不能不顾哀嚎的大宋子民!所以,请允许朕任性一回!”

    赵桓说完,厉声道:“将郭药师,还有所有俘虏,悉数斩杀,人头悬于开封城外!再给完颜宗望送一封信:你要战,那便战!”手机用户看宋成祖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233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