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 > -006- 今天也是迫害伏特加的一天呢
    虚假的组织成员:

    飙车,肉搏,抗大枪,枪法神准,日本战狼,上辈子开过高达,恋人是这个国家。

    真实的组织成员:

    只会喊打喊杀,明明拥有和皮城女警同款射程,狙击却只能射死队友。

    哦对,还喜欢坐摩天轮。

    ……

    基安蒂和科恩。

    狙击搭档。

    就算在柯学世界中,再怎么憨憨,再怎么笨比。

    但放在黑衣组织里,人家俩人是实打实的王牌狙击手,拥有代号的核心成员,射程高达650码,知名度不低。

    和橘真夜那种小打小闹的低级杀手不同,基安蒂与科恩假如放到整个杀手界,绝对属于最顶尖的梯队里的。

    身上带着的,是常人难以媲美的,纯粹的戾气,纯粹的杀气。

    普通人怕是会被一个眼神吓得手脚冰凉,浑身发抖,大热天打着空调冷汗直流。

    可白川悠是普通人吗?

    看到科恩和基安蒂,他强压着想要问“兄弟你喜欢摩天轮吗”“大姐你刺青在哪里纹的”的冲动。

    姑且正儿八经的和两人分别点头示意。

    科恩说了句“请多关照”后就没了下文。

    倒是基安蒂,对白川悠很感兴趣。

    “诶?他就是最近活跃在黑道的那个情报贩子?是个小伙子啊,比我想象的可年轻多了。”

    “嗯。”琴酒不咸不淡的应了声。

    按理说,现在应该是讨论作战计划的时间,可他却没立刻集结众人。

    看得出来,琴酒也是有点人情味的,知道把白川悠和基安蒂他们放在一起,互相磨合,互相熟悉一会。

    “那你想象中我是什么人呢?”

    白川悠不嫌烦的笑着说道。

    基安蒂拿着一杯调好的酒,把冰块晃的叮当作响。

    “我以为,你会和伏特加差不多,是个眼神凶恶的大块头呢。”

    闻言,白川悠一愣,瞄向伏特加。

    奇怪的情报增加了!

    对不起伏特加,我一直以为你是因为眼神太憨憨,才挡个墨镜遮丑……

    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误会了。

    他眼神复杂的盯着伏特加看。

    伏特加正在品尝美酒,注意到两人谈话的内容,和白川悠看过来的视线后,他整个人的动作停顿了下。

    基安蒂见此哈哈大笑:“骗你的了,新人,其实我也没看过伏特加的眼神。”

    “他整天和琴酒一起行动,那家伙应该知道吧?”

    她就这样毫不在意的,当面大声谈八卦,然后还问白川悠:

    “新人,你对伏特加怎么看?”

    白川悠认真的答道:“我觉得吧,伏特加先生的车开的是真的稳。”

    “坐在后座,我人都舒服的快睡着了。”

    “是吧?”

    英雄所见略同啊!

    基安蒂眼神一亮。

    “其实不瞒你说,伏特加的车技,放在整个组织里,都是数一数二的稳。”

    “连我第一次跟他一起出任务时,上车都差点睡着。”

    两人在奇怪的话题上达成共识。

    纵使是真心实意的夸奖,但却让伏特加完全高兴不起来。

    就好像是两个学生在班主任面前,讨论另一个学生lol打的贼好一样,纵使是夸赞,但这个时间场合选的完全不对劲啊。

    所以。

    一唱一和的功夫,让伏特加的脸色越来越黑。

    “够了!基安蒂!”

    “你能和新人聊点别的不?”

    “哈哈,抱歉抱歉。”基安蒂旁若无人的放声大笑,放肆是放肆了点,但却没啥恶意。

    组织内部的麻将组四人,关系还挺和谐的。

    这也跟琴酒很放心现在在座的众人中,绝对没有卧底脱不了干系。

    同伴间,没有猜忌就没有隔阂,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基安蒂伏特加他们都是比较忠诚勤恳,没啥反水心眼的成员。

    老琴说东,他们绝对不带向西的。

    不像是波本,贝尔摩德那样的秘密主义者,个个都是老谜语人了,一个两个的,每次出任务都能搞出点幺蛾子,让琴酒总是产生疑心。

    “那,新人?想了解了解伏特加的追星兴趣吗?”基安蒂完全不摆架子的开口继续八卦。

    短短几分钟就和白川悠打成一片。

    然而,快乐总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边上喝酒的伏特加,脸色黑成锅底。

    这大嘴巴基安蒂,就不能跟新人说点正经的吗?

    自己那点微薄的爱好……这就要来一波公开处刑,被新人知道了?

    酒吧里充满着快活的气氛。

    ——当然,人和人的悲欢不能相通,伏特加只觉得他们吵闹……

    看来,今天也是迫害憨憨伏特加的一天呢。

    聊着聊着,基安蒂已经相当喜欢白川悠这号新人了。

    别的不说,至少不像其他几位闷葫芦男人一样。

    只能说,不愧是擅长交际的情报贩子,是个有趣的男人。

    健谈,会接梗,会捧哏,这让基安蒂很舒心。

    不然,跟一群沉默寡言的老男人在一起,迟早有一天,她要被憋出病来。

    “新人,要喝点东西吗?”

    她转头看向白川悠,自来熟的拍拍他的后背,“放心,酒保也是我们的人,你想喝什么,随便点。”

    白川悠稍作思考:“那,来杯冰咖啡?”

    “哈?来酒吧喝咖啡?”

    基安蒂一愣。

    这就和烤鸭店叫鸡一样,虽然不是没有,但总归是有点怪怪的。

    “是啊,昨天睡午觉过头了,整的生物钟都乱了,现在挺困的。”

    说着,他还打了个哈欠。

    穿越一年了,他还是感觉柯学世界的时间有问题。

    “我发现午觉真是个离谱的东西,我十二点多躺下的,晚上七点才醒,还是别人喊醒的……简直有毒。”

    “新人,你真的很有意思啊……”

    基安蒂都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了。

    这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过一会是要执行重要的交易任务的?

    一马上要跟琴酒这种“严师”首次行动的人,居然还有心思在这跟她话睡午觉的家常。

    这种微妙的反差,与不显得俗套的自然感,反而让基安蒂觉得白川悠变得有些捉摸不透起来。

    ……

    酒保将调制好的咖啡倒入冰块杯里。

    接过冰咖啡,白川悠嘬下一口,顿时舒服了。

    琴酒这时掐灭香烟,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该制定作战计划。

    于是将杯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说道:“基安蒂,收收心思,准备出任务了。”

    闻言,还在缠着白川悠,兴致勃勃想找话题的基安蒂,顿时闭上嘴巴。

    其他几人也都差不多的反应。

    除去默默擦拭杯子的酒保。

    琴酒一说话,所有人都拿出了一百二十分的认真状态。

    白川悠一阵惊奇。

    这就是酒厂劳模的威慑力吗?

    ……手机用户看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2337.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