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都市小说 > 签到必火 > 2、你养的好儿子!
    作为一个结束高考,刚被录取为东海音乐学院流行乐表演专业的准大学生来说,你开个什么宝箱不好?

    《作曲理论与实践》?

    就这?

    不过,当那书就像爆炸一般,碎成光点融入脑海中之后……

    姬予忍不住心里默念:真香。

    因为姬予发现,这就跟小说里写的醍醐灌顶似的,全都进了脑海里,还是融会贯通的程度。

    在以前,他不懂的不会的,这一会儿工夫,就像脑袋里有层膜被捅破了一样,灵感喷涌而出。

    一个青铜宝箱就这么好,那……

    “这是第一次,签到大礼包。”

    得到系统这么个回答,姬予就蔫了,但他随后就反应过来:

    “大礼包?包呢?才一个不能叫礼包吧?”

    “现在积分值不足,还差0.016,继续签到,祝您成功。”

    “……”

    如果这系统在对面,姬予很难不动粗。

    套路!

    跟特么拼夕夕一样的套路!

    不过这系统有最终解释权,姬予毫无办法。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积分,1.984。

    算了一下,加上还差的0.016,那不就是……2?

    你才2呢,你们全家都2!

    系统没回应,大概是理亏吧。

    回过神,姬予看到金露已经下了车,打开了后车门,刚把板砖拎出来。

    拎着板砖指着姬予,金露气势汹汹:

    “翅膀硬了是吧,小小年纪不学好,一会儿看你爸怎么收拾你!”

    这会儿姬予的情绪已经平稳下来,甚至还有点小激动,也没有理会这女人的出言不逊,上下打量她一眼,忽然就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金露反而有点慌了,举起板砖横在胸前:

    “你、你要干什么?”

    姬予摇了摇头,一脸鄙夷:

    “无论你将来多么光彩,一辈子也逃不了一个小三的身份。”

    “你、你放屁!”

    被戳到痛处,金露也顾不得形象口灿莲花起来。

    “这只是其一。”姬予怜悯似的眼神:

    “对于渣男来说,出轨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所以你也别以为你赢了,可能要不了几年,你同样会被抛弃,我妈好歹跟他打拼过,有能力有人脉,大不了东山再起,你有什么?脸么?”

    “小王八蛋,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金露快气疯了,甚至一瞬间有个冲动,把手里的板砖砸过去!

    但下一秒,在姬予震惊的眼神中,金露愣是玩了一手变脸,轻声微笑道:

    “现在我是林夫人,你觉得那些人脉是认她还是认我?”

    她把演员的专业实践到生活中,姬予也不傻,不用回头,也能猜到肯定是母亲和林鹏出来了,撇了撇嘴:

    “呵,你这幅嘴脸,让人恶心。”

    姬予清晰的看到,金露眼角微微颤抖,显然在极力遏制怒火。

    也真是难为你了,姬予心里摇头,同时想着,演员,究竟哪一面才是真的?

    金露是京影科班毕业的,这些年演了不少戏,很多都是公主,所以也有公主专业户的称呼,只不过这也限制了她的戏路。

    “金露你干什么!”

    就在这时,姬予听到背后母亲的惊叫,同时响起的,还有‘蹬蹬蹬’的高跟鞋快步声。

    金露这才发现,板砖还在自己手里,赶紧丢掉,指着姬予道:

    “他刚把车砸了。”

    金露能把林鹏迷住,还是有些能耐的,知道这会儿功夫,言简意赅的少说为妙。

    尽管如此,姬洁还是不能容忍,怒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少在那儿挑事,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弄的陷害!”

    如果说姬予是恨屋及乌,那姬洁对金露,就是恨意十足,对她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林鹏也来到跟前,眼神严厉的看了一眼姬予,又转向金露:“怎么回事?”

    “你看。”

    在林鹏面前,金露楚楚可怜的指了一下后车门上那个大窟窿。

    林鹏脸色沉了下来,盯着姬予:

    “是不是你?”

    在林鹏的气势下,姬予脖子微微一缩。

    尽管打定主意跟他划清界限,但当他来到面前,还是忍不住有点怂。

    不过心念一转想到系统,壮了怂人胆,又挺直了腰,把脸扭向一边:

    “你谁啊?我凭什么跟你说。”

    林鹏怒道:“我是你爹!”

    想到这些年,他回家跟住酒店似的,可怜的每次见面,除了心情好问一下学习,其他的从来不管不顾,而一旦犯错撞他手里,非打即骂,又看到此时在他旁边装模作样委屈得不行的金露,姬予冷哼一声:

    “我爹早死了!”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不敢跟林鹏对视。

    “我——”

    林鹏瞬间暴怒,伸手就要扇耳光,但姬予胳膊立刻被母亲一拉,扯她后面去了:

    “你敢!”

    此时的母亲,一如之前护着自己的模样,杏眼圆睁的瞪着林鹏,毫不示弱。

    “好!好好!”

    林鹏怒极反笑,指着姬予:“你养的好儿子,都被你惯坏了!”

    “你管过吗?你管过一天吗?”姬洁冷声质问。

    姬予心里有些烦躁,每次吵架,这几乎都是开场白,但他又不能说母亲说错了,因为这就是事实。

    不仅姬予,林鹏也烦,挥了挥手:

    “我不跟你吵这些,这小兔崽子你要是不管好,以后惹了什么麻烦可别来找我!”

    一听这话,姬予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从母亲背后站出来,倔强的盯着林鹏:

    “你放心,以后绝不会有这一天。而且,从今天起我就不叫林野,改名姬予了!”

    正午的太阳下热浪滚滚,街上行人稀少,只有匆匆而过的汽车,和树上的知了鸣叫。

    而在姬予这句话说完后,空气也像是突然静止下来。

    林鹏盯着姬予,眼睛越眯越小,带着危险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林鹏平静的表情下暗藏涌动,慢慢道:

    “你再说一遍。”

    姬予这会儿也豁出去了,盯着林鹏:

    “我说,我改名字了,刚刚去旁边的派出所改——”

    “啪!”

    说时迟那时快,在姬予都没有反应过来,母亲还被这个消息惊住的时候,林鹏的巴掌已经呼姬予脸上了。

    脸上热辣辣的疼,就像被烙铁烙烫了一样。

    林鹏的眼神里莫名的凶狠之色,指着派出所的方向:

    “现在去改回来。”

    这一巴掌,让姬予眼泪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之前所有的委屈迸发。

    眼泪模糊了双眼,但心里的怒火却喷涌而出,梗着脖子:

    “你打,打死我也不可能改!这辈子都不!可!能!”

    “我——”

    这一次,已经有了准备的姬洁赶紧把姬予拉开,但那含怒的一巴掌,打到了姬洁的身上,让她身体一个踉跄。

    “你滚开!”林鹏怒不可抑:“看我不打死这个混账东西!”

    但就在这时,金露扯了扯他:

    “别动气,家里的事情没必要急于一时,而且这也是在街上。”

    她并没有明说,但比明说效果又更好,让林鹏意识到,万一被拍到家丑,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公司马上就要上市了。

    喘了口气,林鹏目光像刀子一般盯着姬予: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改回来,要么,你砸我的车,既然你跟我没关系了,而且你也满十八岁了,我完全可以把你送进去。”

    就在这时,姬予脑袋里又响起了声音:

    “积分满足,是否开启大礼包?”手机用户看签到必火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2354.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