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4、收回权利
    吴氏被欧阳慧茹肆无忌惮的打量视线盯的浑身不自在,捏紧手里的绣帕,抬头朝她略带讨好的一笑,这一抬头,便被座上的艳丽女子惊的心头狂跳。

    这是太子妃?太子妃何曾有这样的雍容气质?再定睛一看,那五官,确确实实是太子妃无疑。没想到去掉那些眼花缭乱的浓重装扮,太子妃的真容竟是这样的艳丽夺目!吴氏暗暗心惊的同时,头一次对欧阳慧茹升起剧烈的防备意识。

    欧阳慧茹并不知道她对原主扮相的改动给别人造成的视觉冲击,见吴氏表情僵硬的盯着自己,再没有动作,便觉得有些无趣。

    “这个时候来找本宫所为何事?”

    有事说事,没事走人,她还没用饭,正饿着呢!欧阳慧茹眉头一蹙,脸上明显露出不耐的神色。

    吴氏见欧阳慧茹还是同以往一样,藏不住情绪,内里稍微安稳了些,连忙恭顺的回话,“启禀太子妃,方才婢妾陪太子用膳的时候,听太子说您已经可以出门了,想来,头上的伤已经大好,婢妾特来探望,顺便将毓庆宫的宫务交还给您。”

    你去找太子,太子不理不睬,还呵斥于你,转身便来陪我用膳,你还不嫉妒?连宫务也交给我管理,你还不发飙?掀桌、怒斥、赶人吧!让太子好好看看你这太子妃的威风!容貌再美又如何?就凭这蛮横霸道的脾性,太子一辈子也看不上你!

    吴氏心中冷冷嘲讽着,面上表情却更加谦卑,只一双眸子不停转动,偶尔闪过算计的精光。

    表情虽好,眼睛却藏不住情绪,演技还需磨砺!欧阳慧茹偏头,默默对吴氏的这番表演品评一番,心中甚觉无趣。

    吴氏的伎俩,她一眼就能看穿。这番话看似恭谦,却字字句句都带着尖刺,直指欧阳慧茹最是不能被人碰触的伤口。若是以往,欧阳慧茹早就暴起,将吴氏教训一番,让吴氏抹黑她的奸计得逞。只可惜,现在对着欧阳青,这些话却没有丝毫威力。她对完颜z,莫说爱慕,哪怕连好感,也是没有半点的,别人要争要抢,她绝不阻拦,还会双手奉上。

    只是,她虽然不稀罕完颜z,却痛恨别人给她添堵。给她添堵的人,她一定加倍让此人不痛快!

    唇角一勾,欧阳慧茹笑的邪气,“这几日辛苦吴侧妃了。只是,你来交接宫务,怎得没带账册和库房钥匙过来?”

    吴氏此来只为刺激欧阳慧茹,让她再多病上几天,根本没有交还宫务的心。

    本以为就凭她开头那句,欧阳慧茹定会将她狠狠修理一顿,然后扫地出门,交还宫务的事被她这样一闹,自然就不了了之了。她事后再带着伤去太子那里哭诉一番,太子大怒,长期剥夺欧阳慧茹管理宫务的权利也是极有可能的。

    日子久了,这毓庆宫自然成了她的天下,待往后欧阳慧茹要回宫务,权利早已被她架空,欧阳慧茹也只能做个徒有虚名的正妃罢了。

    不想,欧阳慧茹不但不恼,还笑盈盈的问她怎么没带账册,这出人意料的反应让吴氏一时转不过弯来,愣在当场。

    见吴氏怔楞,欧阳慧茹慵懒的靠坐在椅背上,好整以暇的等着她回神。

    秦嬷嬷却没有她那样好的耐心,见主子今日的言谈处置非常得当,失去的权利眼见着又要回到自家手中,便有些心急,忍不住开口催促,“太子妃问话,侧妃怎得不回答?”

    吴氏被秦嬷嬷唤回心神,眼珠一转,连忙回话,“启禀太子妃,婢妾听闻太子妃身体大安,急着来探望,走的匆忙便把账册和钥匙忘在了卧房。不若,婢妾明日再带着账册过来吧?”

    现下,把这事拖一拖,晚上待太子去她殿中安寝时,她枕头风一吹,管理宫务的权利,绝轮不到太子最厌恶的欧阳慧茹来掌。

    想使‘拖字诀’?不好意思,不能如你的意了!姐的小命岌岌可危,这毓庆宫,还是掌握在姐自己手中更让人放心些!

    欧阳慧茹打定了拿下毓庆宫的主意,自然不容对方轻易离开,伸手拦住正欲行礼告退的吴氏,温声道:“不忙,既然你诚心交接,叫上一个宫女回寝殿拿也是一样的。”说完,她指着吴氏身后一名一等宫女道:“你,回去帮侧妃拿账册过来。”

    那宫女被欧阳慧茹身上散发的雍容贵气压迫,反射性的跪下应诺,起身后才意识到不对,犹豫的朝吴氏看去。

    吴氏心头发紧,不自觉的上前一步道:“账册那样重要的东西,婢妾平日都好生收着,她们不知道地方,不若婢妾自己回去拿吧?”如今,只能赶快从这殿中脱身,去找太子求助了。

    “她们不知道地方,你告诉她们就是。连拿个东西都要你这个侧妃亲自跑一趟,要她们何用?”欧阳慧茹似笑非笑的诘问,而后指着那宫女厉声呵斥,“怎么还站着?还不快去?”

    宫女被她突然转变的严厉语气吓了一跳,身子一抖,急忙诚惶诚恐的快步退下了,连吴氏的眼色也忘了去看。

    “呵……吴氏,你还道这些宫女不知地方,看她那样儿可不是一清二楚么?连问都没问便去了。”欧阳慧茹似笑非笑的瞥吴氏一眼,直瞥的吴氏面红耳赤,心头慌乱。

    太子大婚三月,她面对太子妃时看似委曲求全,暗中却一直占尽优势,何曾被逼迫的这样狼狈过?这滋味,难受至极!

    吴氏正憋屈的紧,不想,欧阳慧茹还不打算放过她,朝她招手道:“那宫女往来还需费些时间,你且过来伺候本宫用膳吧。”

    理所当然的下达命令,她自顾拿起银筷,准备进食。

    伺候正妃本就是侧妃的日常工作,原来的欧阳慧茹不喜吴氏在她面前晃悠,以往有这样的权利也不知道善用,白白便宜了吴氏。如今内里换了芯子,欧阳青上辈子是娇生惯养的官二代,长大了又混迹人吃人的演艺圈,以势压人这招早被她修炼的炉火纯青,碰见自动往她枪口上撞的吴氏,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吴氏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是身份矮人一截,她温柔娴淑的好名声也不容她忤逆正妃,只得上前几步,站在欧阳慧茹身旁给她布菜。

    欧阳慧茹不偏食,不论吴氏给她夹来什么,她都一一尝过,细细品味,姿态极是优雅,表情甚是惬意。

    待到账册取来,她也没有停下用膳的意思,只随意挥手,让那宫女站在一边等候,自己则继续慢条斯理的用餐,一顿饭整整用了一个时辰,方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碗筷。

    漱口三次,抬手,优雅的用绢布擦拭嘴角,又靠着椅背歇息了一盏茶功夫,欧阳慧茹这才朝身旁站到双腿发软的吴氏看去,“好了,账册取来了,咱们把宫务交接一下吧。”

    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吴氏头一次在欧阳慧茹跟前吃了这么大一亏,心里既惶惑又怨恨,但为了不出丑人前,只得硬撑着不让身形摇晃,艰难的挪动酸软的腿脚取来账册,双手捧着,递给太子妃查验。

    吴氏管理宫务只短短几日,又有忠心耿耿的秦嬷嬷在一旁看着,交接时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欧阳慧茹前世极为强干,手里管理着几个公司和一个基金会,这些账册她只是略略一翻,心里很快便有了底。

    觉得把吴氏折腾够了,留着也没啥大用,欧阳慧茹玉臂轻挥,终于放身心俱疲的吴氏离开。

    瞥见吴氏离开前那怨恨不甘的眼神,欧阳慧茹捏着手里一叠账册,无所谓的耸肩:你再怨恨也没用,这毓庆宫是姐的战略据点,绝不能让你占了去!

    ~~~~~~~~~~~~~~~~~~~~~~~~~~~~~~~~~~~~~~~

    毓庆宫是欧阳慧茹今后长期的落脚地,为安全起见,门户一定要把牢了。因此,当晚,她再次拿出账册,将所有往来账目从头至尾都细看一遍,有不明白的地方用丹朱一一标示出来,叫秦嬷嬷给她详细讲解。

    虽然她的问题,有些很浅显,有些甚至涉及到常识,但原来的欧阳慧茹是丞相唯一存活下来的子嗣,从小娇纵着长大,完全不通俗务,又才同太子新婚三个月不到,对这些宫务很是生疏,因此,秦嬷嬷不疑有他,讲解起来极为用心,对越来越知道进取的太子妃既感到心疼,又感到欣慰。

    两人对着账册,一个专心讲解,一个认真聆听,一旁有小雨不时掌灯磨墨,房内气氛极为温馨和谐。

    但这温馨和谐的气氛维持不到两刻钟,便被突如其来的完颜z给打破了。

    他拧眉,黑沉着一张脸进门,不待欧阳慧茹反应,劈头便厉声质问道:“听清荷(吴氏的名字)说你把毓庆宫账册要去了?你旧伤未愈,又是新人,毓庆宫的宫务,你想把持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不怪完颜z如此气急败坏,以前的欧阳慧茹刚执掌毓庆宫两月,就把毓庆宫弄的乌烟瘴气,乱作一团,若不是她突然受伤,由吴氏接管宫务后好生整顿了几日,这毓庆宫里还不知要乱成什么光景。总之一句话,以前的欧阳慧茹不愧为本剧第一女炮灰,脾气烂不说,还很没脑子,整一个废柴。

    但以前的欧阳慧茹可不是如今的欧阳慧茹,‘废柴’这两个字,绝对和她沾不上边。

    见太子不问缘由,一来就气势汹汹,咄咄逼人,她霎时也来了脾气,将账册‘啪’的一声合上,整整齐齐叠成一摞,当着太子的面便锁进了自己的紫檀木箱笼里,光明正大的据为己有,然后才不紧不慢的朝太子款款一拜,缓声问道,“敢问太子,这毓庆宫里,谁是女主人?”

    太子被她一系列的挑衅动作气的脸色发青,又被她突然的提问弄的怔楞,好半晌后才不情不愿的答道:“自然是太子妃。”

    “那毓庆宫的掌宫之权,按宫规,该给谁管理?”欧阳慧茹再问。

    “归太子妃管理,只是,太子妃有那个能耐吗?”太子冷笑。

    欧阳慧茹也跟着嫣然一笑,“臣妾有没有那个能耐,太子容臣妾管上一段时间便知。若到时太子不满意,臣妾自去请太后老人家裁夺,到时,她老人家说给谁管,就给谁管。”

    欧阳慧茹的父亲几次救过太后和世宗皇帝的性命,世宗自持身份,不管太子家务,但太后会管。太后是欧阳慧茹在这宫里最大的靠山,这件事,她早从剧本里便得知了。抬出太后,不管太子到时满不满意,这掌宫之权绝落不到旁人手里。

    太子显然也知道欧阳慧茹话里话外的含义,第二次被这个女人噎的哑口无言,他这才意识到欧阳慧茹今日的不同。

    暗自将欧阳慧茹打量一番,太子心里有些微的惊艳。但,再美的皮囊,对他来说也及不上刘文清的一根头发,更何况这美丽皮囊下还有着一副令人难以忍受的粗劣脾气。

    这莫不是欧阳慧茹为了吸引自己注意,故意耍的手段吧?欲擒故纵?

    想到这里,太子不屑的冷笑一声,“哼!好,这宫务就暂且交由你管理。若你再将毓庆宫弄的乌烟瘴气,孤一定将实情上禀父皇,届时,皇祖母出面也保不了你!”

    太子撇下狠话,甩袖离去,快速走到门边又猛然刹住脚步,回头厉声告诫道:“你为着江映月与孤大闹撞伤的事,孤已经在毓庆宫封了口,只说你偶感风寒,需要休息。届时,你去给皇祖母请安时切莫失言,不然,被有心人传进父皇耳里,怀疑孤觊觎他的女人,你和孤都讨不了好,知道吗?”

    “臣妾知道,殿下慢走。”巴不得他快走,欧阳慧茹连忙应诺,屈膝恭送他离开。

    太子冷哼一声,面色不虞的走了。

    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欧阳慧茹心中若有所悟:看来,世宗完颜不破一定是个极为厉害,疑心极为深重的皇帝,且他对这皇宫有着绝对的统治权,不然,完颜z在宫里也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一步。只是,开疆辟土,称霸中原,这般厉害的开国帝王为何会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还差点失了江山?当真令人费解!

    果然是个被剧情大神笼罩的诡异世界啊!如此看来,我能不能斗得过江映月还是个未知数!

    想到这里,欧阳慧茹心情沉重起来。

    但她向来心志极为坚定,很快就抛开这种自我怀疑的负面情绪,讪笑着转头,迎上秦嬷嬷和小雨怜惜的眼神,无所谓的摆手道:“你们为何这样看我?觉得我很可怜?为了不再这样可怜,我日后只争权势和利益,旁的都不会去想,你们也要早些看开才是。”

    这两人在剧本中是太子妃的心腹,对太子妃忠心耿耿,日后是她的得力助手。是以,欧阳慧茹见机就给两人洗脑,不然,这两人拧不过弯来,日日怂恿她去宫斗争宠,她烦也要被烦死。

    秦嬷嬷和小雨被她这一番看破红尘的言论说得心里酸涩地不行,堪堪就要掉下泪来。搜肠刮肚的想着怎么安慰她,却又觉得她这种想法没哪里不对,若想要在宫里过的好,男人的宠爱是靠不住的,只能靠权势,于是,俱都心有戚戚焉的点头,对冷酷无情的太子更加看不上眼了。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