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10、世宗警告
    世宗出了慈宁宫,马上召集了太子和众位大臣们去乾清殿的书房,将祈雨和募集善款的事儿拿出来同他们商议,集思广益。

    欧阳靖宇听完世宗的叙述,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朝世宗拱手道:“此法甚妙!既树立了皇室爱民如子,救民于水火的正面形象,巩固了皇权,又解决了国库空虚,赈灾后继无力的隐忧,一箭双雕!皇上英明!”

    众朝臣也跟着附和,纷纷对世宗的英明决断表示敬佩。

    世宗莞尔,拍拍欧阳靖宇的肩膀,戏谑道:“这称赞的话,丞相可得收回去,不若赞你自己教女有方更好。这可不是朕的主意,是适才太子妃在慈宁宫里向朕进献的计策。朕觉得甚好,决定采用。”

    这主意是太子妃所出?众臣怔楞一瞬,很快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欧阳靖宇,纷纷恭喜他养了个好女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欧阳靖宇面上带笑的接受众人夸赞,内里却大震,没想到这么好的主意竟然是他的女儿提出的,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欧阳慧茹是什么样儿的性子他最清楚。因着他老来唯留下这么一个女儿承欢膝下,自小就骄纵了些,溺爱了些,虽然聪明,却天真的很,从不想事。没想到进宫三月,就能在世宗面前提出这样好的计策,成长的太快了!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看来,女儿没少在宫里吃苦。太子对吴侧妃的纵容,他也是有耳闻的。

    想到这里,欧阳靖宇丝毫没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反倒内心苦涩的很,看向一旁的太子时,眉头皱的死紧,面上微露不虞。若不是嫁给太子,又不受太子宠爱,女儿何须这般辛苦的筹谋?

    太子的震惊不比欧阳靖宇少,这样绝妙的点子是欧阳慧茹提出的?他不敢相信。

    将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世宗并不因丞相对太子露出的不敬而生怒,他能理解丞相护犊子的心情。

    事实上,在逐渐接触太子妃后,他对太子妃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更添了七分喜爱。那是一个性情直率,带着点儿天真烂漫,还没完全定性的孩子。孩子犯错,那是难免的,需要理解和包容。太子妃不缺乏灵心慧质,好好爱护引导,一定能成长为合格的未来国母。

    如此看来,太后对待太子妃的策略是对的,太子妃现在在她的教导下已经日趋成熟,身上爆发的光芒,一日比一日璀璨夺目,令他欣慰。

    想到太后对太子妃的悉心教导,再想到太子对太子妃的一味冷落和打压,世宗心中顿生不满。

    凡事以政务为先,压下心中的不满,世宗开口道:“好了,朕召你们来便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看这计划还有哪里需要补充完善的。你们有想法尽管道来,集思广益,务必把这事办得滴水不漏。”

    众人应诺,略沉思片刻后相继发表意见,世宗认真聆听,书记官一旁奋笔疾书,做着记录。

    两个时辰后,讨论告一段落,从祭祀祈雨到事后募集善款,每一个环节都经过再三确认,世宗终于拍板定下最终计划,拟定诏书,准备第二日昭告朝堂。

    事情完结,群臣鱼贯退出书房,世宗朝太子招手叫道:“太子留下,朕有话同你说。”

    太子应诺,停住脚步,垂手恭敬的站在一旁。

    世宗瞥他一眼,皱起眉头,沉声问道:“朕听闻,你有意将宫务交给你的侧妃管理?”

    从世宗语气中感受到浓重的责备之意,太子心中一惊,连忙躬身否认道:“儿臣并无此意,最近宫务一直是太子妃在管,太子妃极为能干,替儿臣分忧解劳,儿臣爱重她还来不及,哪里会有那等荒谬的想法?有正妃在,岂容妾室出头?请父皇明鉴。”

    世宗点头,语气慎重的告诫道:“你知道就好,太子妃聪慧绝伦,日后必是你的贤内助,只是年纪还小,有时难免犯错,你且包容一二。正所谓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有时间便多与太子妃相处,培养感情,切不可宠妾灭妻,伤了夫妻情分,也寒了丞相的心。”

    太子连忙回道:“父皇教训的是,儿臣知道了。”

    “恩,朕无事了,你且下去吧。”世宗见他态度诚恳,满意的颔首,遣他回去。

    太子表情紧绷的退出书房,行的远了,才拭去额头上遍布的细汗,心中惊骇的暗忖:父皇连自己后宫之事都懒于过问,对后宫嫔妃从来是漠不关心,今儿竟对太子妃这样维护,定是对太子妃极为喜爱才会如此!太子妃好本事!有父皇和皇祖母护着,孤也动她不得了,还得与她相敬如宾才行。

    想着回去后便好生哄着太子妃,笼络住世宗、太后、丞相几人,太子加快了回宫的脚步。

    ~~~~~~~~~~~~~~~~~~~~~~~~~~~~~~~~~~~~~~~

    毓庆宫里,欧阳慧茹手里拿着一份单据,正在库房里清点财物,看到有适合捐赠的物品便用丹朱勾勒出来,叫秦嬷嬷和小雨摆放到一边,待她查验。这可是要捐出去的东西,一定要检查清楚,免得事后出了问题,像前世某天后那样,闹出丑闻。

    秦嬷嬷和小雨指使着仆役们将一件件物品搬出库房,按类别,整齐的摆放到库房前的空地上,小片刻后便堆了满满一大摞。

    完颜z这太子当得蛮滋润的嘛!这么有钱!

    心中感叹,欧阳慧茹一样样查看着箱子里的各色财宝,见再找不出适合捐赠的东西,才满意的罢手,对旁边库房中摆放的自己的嫁妆,则分毫未动。

    笑话,完颜z的钱,不用白不用,况且是做善事?算是她给完颜z积德,期望他的炮灰之路不要那么惨烈。至于她自己的钱还指望着日后离了完颜z过活呢,半点动用不得!

    最后,整理出一份长长的单据,又查验过物品没有问题,欧阳慧茹略松了口气,准备明天带上这份单据,去慈宁宫叫太后再帮她参详参详,看哪里还需删减。

    在这宫里,凡事都讲求个尊卑秩序,她辈分最小,但身份却又不低,捐多了不行,捐少了也不行,难做的很,唯有求助于太后了。太后裁夺的,定不会出错。

    条条款款俱都考虑清楚,半个时辰也过去了,欧阳慧茹在秦嬷嬷的催促下回寝殿用膳,走到半路,正好碰见太子的内侍前来传唤她。

    “奴才见过太子妃。”内侍跪下行礼,起身后继续回话,“启禀太子妃,太子请您同去正殿用膳。”

    “哦?”欧阳慧茹诧异的挑眉,这还是太子头回主动召见她。

    “待本宫梳洗一番,你去回太子,让他稍等片刻。”欧阳慧茹摆手,边说边自顾往寝殿走去。

    那内侍连忙依言告退,回去复命了。

    欧阳慧茹不紧不慢的洗了个澡,换下被库房里的箱笼蹭的灰扑扑的衣物,这才神清气爽的朝正殿出发。

    正殿里,完颜z对着一桌子早已凉透的菜肴,面色铁青。他贵为太子,处处被人逢迎讨好,何曾受过这等怠慢?欧阳慧茹如今对他哪里是不上心那么简单?简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但转而想到世宗和太后对她的维护,又想到重权在握的欧阳丞相,太子强自摁下心中翻腾的怒火,继续等候。

    坐在太子身侧的吴氏小心的打量着太子的脸色,见他怒气勃发,心中暗喜,歇息了许久的宫斗之魂再次熊熊燃烧起来,更加期待欧阳慧茹的到来。

    在吴氏的殷切期盼之下,欧阳慧茹终于姗姗来迟,款款迈进正殿,朝太子盈盈一拜,声音宛转,“臣妾见过太子。”

    “怎么来的这样晚?让孤好等!”太子压下想斥骂对方的冲动,改为质问。

    “臣妾在甄选适合捐赠的财物,拟定清单,故而来的晚了些,还请太子恕罪。”欧阳慧茹解释完,自顾走到太子身边坐下,见到被太子挡在身侧,坐的安安稳稳的吴氏,俏脸一沉。

    正妃在侧,一个妾室还安稳的坐着,不见礼,亦不问安,太子对此还视而不见,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把不牢,她还和江映月斗什么?只毓庆宫的内斗就能把她磨死!

    这样想着,欧阳慧茹脸上的表情愈加阴沉,看向吴氏的眼神锐利如刀。

    见太子妃生怒,吴氏心喜。好么,终于忍不住了,要发飙了。发吧,当着太子的面你就发,看谁能讨了好!我只要一贯的装装柔弱就能把你打下泥沼,不得翻身!

    吴氏正暗自得意,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受了世宗警告后,太子已经不会像原来那样袒护她了,之所以叫上她用膳,也是习惯使然。况且,太子对她的喜爱,本就是虚情假意,她只不过是个慰藉相思,可有可无的替代品罢了,和能帮他巩固地位,带给他莫大助益的太子妃相比,她算得了什么?

    是以,吴氏今天注定悲剧了。

    欧阳慧茹对于冒犯她的人向来不能容忍,要不前世也不会屡屡传出耍大牌的□□。

    见吴氏依然稳稳坐着,没有起身行礼的打算,她忽而柔媚的一笑,指着吴氏问道,“吴侧妃,本宫到来,你不但不行礼,还坐的如此安稳,这是何意?挑衅本宫的权威以显示你的得宠吗?”

    欧阳慧茹这话问的恁是直接,一点儿弯都不绕。

    太子闻听欧阳慧茹解释,本来稍微和缓了些的心情立马又阴郁下去,转头看向吴氏,眼里冒着两簇火光。

    吴氏果然被他宠的心大了,当着他的面也敢这样不分尊卑,出了他的视线,还不知嚣张成什么样儿。在这皇城之中,多少双眼睛盯着毓庆宫,她这是在给他抹黑吗?动作这样大,丝毫不给太子妃脸面,难怪连父皇都忍不住开口警告!

    太子越想越气恼,厉声朝吴氏呵斥道:“贱婢!还不跪下!”

    吴氏见太子妃没有大吼大叫着要责罚她,反倒极其冷静的诘问她一句,心中本就慌乱,再被太子一瞪,立马离开座位,软趴趴的跪下,哭的梨花带雨,连连磕头哀求道:“婢妾眼拙,一时没有看见太子妃,动作有些慢了,太子妃您大人大量,原谅婢妾这一回吧。”

    “这解释真有意思啊。本宫那么大个人,你视而不见也就罢了,连本宫给太子请安,你也听不见吗?你这眼睛耳朵留着出气的?若真是留着出气的,不如割了干净。”

    想到自己被制成人彘的悲惨命运,欧阳慧茹嘴里不知怎得,鬼使神差就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许是内心深处的怨念太深,需要途径发泄吧。

    话一出口,她心里舒泰了,面上竟露出一抹妖娆慑人的笑容!看见别人悲催,她就是高兴,她果然变态了么!?

    太子和吴氏听见欧阳慧茹狠毒的话,俱都一愣,再看见她明媚却无端透着一股阴冷煞气的笑容,更是惊骇,不知该作何反应。这样弥漫着滔天妖气的太子妃,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被吴氏和完颜z一顿搅合,欧阳慧茹忽然没了味口,起身,朝太子福了一福,似笑非笑道:“太子请臣妾来,就是让臣妾看吴侧妃是如何耍威风的么?臣妾往日看够了,今后,她若再在臣妾面前放肆,臣妾绝不容她!这顿鸿门宴,不吃也罢!”

    再次朝吴氏妖娆的笑笑,欧阳慧茹甩袖,走的干脆。

    半晌后,从怔楞中回过神来,太子这才想起,今次特意请太子妃来,是为了缓和关系,并商讨捐赠事宜的。被吴氏一闹,两人不但没有相敬如宾,反倒更加相敬如冰了。

    若太子妃去皇祖母或父皇那儿诉苦,孤一准儿得吃挂落。父皇本就对孤不满了,这一下,岂不是对孤印象更差?

    太子想到这里,脸色愈加难看,瞥见还趴在地上的吴氏,心中火烧火燎,忽而抬手扫落桌上的碗碟,泼了吴氏一头一脸的油水和菜梗,冷声宣告,“吴氏恃宠而骄,即日起禁足半年,每日里抄《女戒》百篇,直至禁足期满。”

    若不是废弃或请封侧妃都需要上禀,由内务司记录在玉牒上,他恨不能当场就废了吴氏。长的相像的替身不难找,不差这一个。

    太子拿吴氏泄了火气,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负手离开,徒留下吴氏一身狼狈,悔恨莫名的软倒在地。从这一刻起,吴氏是真正在毓庆宫消声灭迹了。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