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24、西山围猎(倒V)
    世宗训斥完,心头的恐惧渐渐平复下来,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小丫头蜷缩着手脚,头深深埋进膝盖里,正在浑身发抖。

    那狼狈的模样,像一只先被抛弃,后又落难的小兽,看着令人心痛。

    世宗呼吸一窒,连忙伸手去揽她肩头,感觉到她颤抖的更加厉害,心中钝痛,将她搂的更紧,轻轻拍抚她的脊背,柔声安慰道:“好了,别怕,现在没事了。”

    欧阳慧茹被吓的够呛,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这不是拍戏,不是被砍一刀还能美美的倒下,说两句感人肺腑的台词,若是不顺利,还可以洗去血浆,换身衣服,ng重来。在这里,被砍一刀,迎接她的只有疼痛和死亡,再没有重来的机会。

    以前那些自信满满和沉着冷静在这一刻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只余一身狼狈和内心深深的恐惧。

    世宗不安慰还好,她还能一个人静静呆着,舔舐伤口,世宗一开口,她只觉得委屈害怕到了极点,只想死命的抓住他,确认自己是安全的,还活的好好的,就仿佛快溺毙的人,拼命想抓住一切能承载她生命的东西。

    她抬起头来,紧紧拽住世宗的衣袖,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早已泪水满溢,顺着玉白的面颊默默流淌,本来粉色的嘴唇早已变的青白,开开合合,终于低低的吐出一句,“父皇,我只是不想看你受伤而已,却没想到……对不起!”

    短短一句,她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脸色更加苍白,泪水也越掉越多,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毫无生气。

    世宗心痛难抑,完全抛却了纲常伦理,伸手将她紧紧嵌入怀中,下巴抵在她头顶上,唇轻轻擦过她湿漉漉的发旋,怜爱的摩挲着,似亲吻,似安慰,最后深深叹口气道:“不用道歉,是父皇太过苛责你了,父皇不好,父皇没有保护好你,不要再哭了。”朕看着心疼!

    他伸手,擦去怀中人脸上的泪珠,沾染泪珠的指尖微微颤抖,只感觉滚烫的令他难以忍受。他不喜欢看太子妃哭泣,心脏仿佛被碾压一样闷痛!

    越是被人安慰,心中压抑的感情越是爆发的厉害,感受到世宗语气里浓烈的关爱,欧阳慧茹哽咽一声,放开拽他衣袖的手,主动去搂住他脖颈,将脸深深埋进他颈窝,默默流泪。

    这人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安全,令她暂时忘却了一切恐惧,只想一直沉溺下去,这样就不用面对残酷的现实。

    脖子被狠狠勒住,世宗无奈的睇视怀里看不清表情的小丫头,柔声开口:“丫头手松一松,朕抱你去干净的地方。”

    欧阳慧茹乖巧的松开手,改为紧紧揪住他衣襟,这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世宗见她动作,心中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心痛,像抱个小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将她弄到一处干燥的岸边,稳稳圈着放在自己腿上,低头去检视她浑身上下,不放心的追问,“丫头有没有哪里受伤?”

    欧阳慧茹恍恍惚惚的摇头,在世宗腿上挪了个位置,伸手去揽他精壮的腰,眉头一蹙,又连忙点头,糯糯的低声说道:“左脚脚踝很痛,好像崴到了。”

    世宗抿唇,扒下她的鞋袜,借着月光果然见脚踝红肿一片,衬着她玉白的肌肤,更显得触目惊心。

    世宗狠狠皱眉,抬头往土坡上看去,见有火把靠近,还有隐约呼唤‘皇上、太子妃’的声音,显然是侍卫们找来了。他心里松了口气,重新给她穿上鞋袜,伸手抹开她脸上凌乱的发丝,爱怜的开口,“是崴到了,不过没有伤到筋骨。别怕,有人来找咱们了,父皇这就带你回去医治。”

    语句顿了顿,他口气又略微严厉起来,“以后,若再遇见这种情况,你给朕有多远躲多远,听清楚了吗?”

    欧阳慧茹白着一张俏脸,弱弱的点头。

    世宗眸色暗沉的睇视着她,深深叹了口气,将她搂的更紧。这样可怜又可爱的太子妃,对她稍严厉一些,他都觉不舍,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才好。哪怕她今天拖了他后腿,令他受伤,他心里除了担忧和心疼,竟是连一点怒气都没有。

    手举火把的侍卫们逐渐靠近,在离两人十米远处被世宗喝住,“你们先停步,原地待命!江女史来了没有?”

    “奴婢在!”江映月在人群中远远应诺。

    世宗挥手,命令道:“你回去,把朕的大氅拿来。”

    江映月领命而去,侍卫们闻言了然,心知两人落水,形容定是极为狼狈,为避免看到不该看的,齐齐转过身去。

    江映月很快拿了大氅下来,独自走到世宗身边,跪下行礼,将大氅双手奉上。

    瞥见江映月的身影,欧阳慧茹脸色一白,将脸埋进世宗怀里,不与她正面相对。

    她现在对江映月的感觉只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恐惧。连自己最忠心的下属也能眼也不眨的一刀干掉,更能以身替仇人挡箭,拿自己的命去搏一个机会,这个女人的心肠,狠毒到了一定的境界。

    世宗见她又开始浑身颤抖,连忙轻轻拍抚了一阵,待她情绪稳定了才接过大氅,仔细将她包裹起来,又上下看了看,确定她身上没有哪处不妥,这才起身,抱着她大步往坡上行去,边走边高声下令,“全体听令,立刻收拾行装赶回营地,不得耽误!”

    众人齐声应诺,快速行动起来。

    走在最后的江映月唇角僵硬,想到世宗方才对欧阳慧茹的小心呵护,心中郁愤难平。

    一个累得自己差点丢了性命的蠢女人,完颜不破不是应该彻底厌弃她吗?怎得还对她如此温柔?许是在人前,得做个好父皇的样儿吧?毕竟太子妃代表的是皇家的体面!不管欧阳慧茹如何,她今日的救驾之功算是坐实了,定能获得完颜不破的另眼相待!

    想到这里,江映月僵硬的唇角放松,在黑暗中翻出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

    世宗将欧阳慧茹紧紧圈在怀里,快马加鞭的往营地赶去,江映月和侍卫们紧跟其后。

    接到救援信号赶来的禁卫军们负责清扫战场。说来,这些刺客也够硬气,见拼杀不过,也不逃逸,竟是齐齐咬舌自尽了,他们想找个活口问话也不能,只得一一翻查这些刺客的尸体,看看有什么线索。

    在他们翻查尸身的当口,禁卫统领一脸凝重的拉开一个‘紧急汇合’的信号弹,招此刻还在丛林中游猎的人们赶紧回来,准备拔营回京。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围猎竟然出了这等纰漏,回去后他少不得要吃些苦头,禁军统领的位置保不保得住还是两说。

    世宗快马加鞭回到营地,营地里的禁军看见信号弹,知道有大事发生,俱都严阵以待,把整个营地守卫的如铁桶一般。

    皇太后,欧阳丞相等人也惊醒了,纷纷出帐查看情况,见到满脸焦急的皇帝和偎在皇帝怀里,脸色苍白,气息恹恹的太子妃,俱都吓了一跳,连忙迎了上去。

    “免礼,赶快去给朕找个太医来。”世宗没功夫解释,急急忙忙的命令道。小丫头一路上都在瑟瑟发抖,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他心中火急火燎,如何还有心思说话?

    太后和丞相对视一眼,面色都有些难看。太后抬手,语气急促,“没听见吗?速速去叫太医!”她闻到了血腥味,难道皇上遇见刺杀了?

    世宗径直将欧阳慧茹抱到自己营帐里,把她放在宽大、干燥、温暖的龙床上,用被子紧紧包好,转脸交待侍女们给太子妃准备热水沐浴,再换身干净衣服,他自己则没心思打理,举步,欲出帐查看太医来了没有。

    一进入温暖的营帐,欧阳慧茹心里松了松,见世宗要走,心头又是一紧,想也没想便死死拉住他衣袖,楚楚可怜的哀求道:“父皇,别走!”我害怕!

    她是真的怕了,什么拍戏抢镜,这样的想法真是幼稚!这压根不是可以重来的戏剧,而是你死我活的搏杀!她今天,差点就像只牲畜一样,被人猎杀了,这种如坠冰窟的恐惧感已经深入了她的骨髓,她想忘都忘不了。

    世宗见她脸色苍白,平日明亮的双眸黯淡无光,满满充斥着不安和恐惧,心里钝痛,连忙坐到她身边,反握住她的小手,轻轻拍抚她手背,柔声安慰,“父皇不走,父皇出去一会儿,待你换了干净衣服再进来。”

    欧阳慧茹皱眉,考虑了半晌,终于不甘不愿的放开了手。

    世宗担心的睇她一眼,眉头紧皱,脚步迟疑的退出营帐。

    皇帝一走,侍女们立刻扶起太子妃,让她浸泡进屏风后早已倒好的热水里,伺候她洗浴,又给龙床换上干净的被褥,动作快速而麻利。

    世宗出了帐门,借旁边臣属的帐篷匆匆换一身干净衣服,出来时正好看见领着太医,满脸焦急赶来的太后和丞相。几人聚在一起,把刺杀的经过轻声讨论了一遍。

    在皇家围场内竟然发生这样重大的刺杀,几人心绪都很凝重。等在帐外,望眼欲穿也看不见自己女儿,欧阳丞相咬牙,主动揽下调查刺杀的任务。

    世宗对丞相自是放心的,略略考虑便答应了下来。

    几人谈话间,有马匹奔跑的声音传来,外出游猎的人们陆陆续续赶回,俱都是满脸的焦虑。

    见皇上表情阴郁,大臣们虽然好奇,却都不敢上前询问,反正,回去后派人打听打听,自会知晓。

    j王和卫王毕恭毕敬的给父皇请安,见父皇只摆手,脸色难看,并没有开口的打算,便知道这事是他们不能问的,也都识趣的准备退下。

    “等等,太子呢?怎么还不回来?”人都到齐了七七八八,却还不见太子转回,世宗皱眉,语气不悦的朝两王问道。

    小丫头又是受惊,又是受伤,太子却迟迟不见人影,他一想,便对太子愈加不满。这样的太子,真是小丫头的良配?

    太子又不能预知刺杀,提前在营帐里候着,世宗这想法,明显是对太子的迁怒,更有些潜意识里自我暗示,以迎合内心深处渴望的意味儿。

    j王听出父皇语气里浓烈的不虞,心里暗喜,面上依旧淡然,拱手道:“回父皇,儿臣没有同太子一道,不知太子如今人在何处。许是进入密林太深,来不及赶回。”

    进入密林太深?游猎时虽然准许深入丛林,但为了应付紧急状况,却是不许超过一定的范围,这距离,一定要在半个时辰内赶回营地才算,太子会不知吗?

    想罢,世宗面色更加阴沉。

    正当此时,又有马蹄声扬起,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赶了来,当头那人正是太子无疑。太子火急火燎的赶回,本想先行回帐收拾一番,却没料到会看见父皇笔直的站在龙帐门口,正眼神灼灼的朝他看来。

    那眼神略带几丝煞气和不满,直盯得太子头皮发麻,只得先行过去请安,面色犹疑不定。

    “你怎么才回来?”世宗语气阴沉的问,又伸手指向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一名裹着连帽大氅,将自己包的密不透风的人问道,“那是谁?”看身形,分明是个女人!

    太子还不知世宗遇刺,太子妃负伤的事,见他一问,心头只略略紧张一下,便老实的行礼答话:“回父皇,这位是邢芳兰姑娘,光禄寺卿纳合宝彦的外甥女,这几天随儿臣一同外出游猎。”女真人生性不羁,看对眼了私会是常有的事,何况太子身份高贵,身边更不缺少投怀送抱的女人。

    邢芳兰掀开兜帽,低眉顺眼的给各位贵人请安,赫然就是那日宴会上跳舞摔倒,被太子扶住的少女。

    世宗,太后,丞相见状,俱都黑了脸色。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