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37、谁更重要
    昨日见过太子妃,丞相定是知道了太子意欲册立邢芳兰为侧妃的事,今日才会在朝堂上一反常态,对太子和其亲随大加刁难。太子把自己最大的助力都得罪了,竟然还拎不清状况,亲自跑到慈宁宫来替邢芳兰要名分,太后感到非常失望,失望过后又很是庆幸。如此也好,日后废太子时,她心里也会好过一点,为了大金的江山社稷和百年昌盛,皇位决不能交到这样不成器的子孙手里。

    太后心中感叹,一面分出心神应付太子,一面又随时注意着自己儿子的情绪,这两人目前可是情敌,依儿子那霸道的性格,指不定会对太子做出些什么事来。

    太后内里正担忧着,果然从世宗的身上感觉到一股戾气,不得不停下对太子的训斥,朝世宗看去,“皇上,太子行事如此荒诞,您好歹也给个话。”

    被太后的问话打断,世宗收敛起浑身的戾气,瞥一眼座下忐忑不安跪着的两人,眉梢一挑,冷笑道:“不就是一个侧妃名分吗?给她就是。”只要不招惹朕的小丫头,太子要多少女人,他就给他弄多少。

    太子和邢芳兰大喜过望,对视一眼后双双向世宗磕头谢恩。

    太后显然知道儿子的小心思,额角抽了抽。太子虽然日后当不成皇帝,可也是正经的皇室子孙,身边的妻妾怎可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况且邢芳兰上位的经历极其不光彩,满朝皆知,晋封她为太子侧妃,这是在丢皇室的脸啊!她不能不管!

    对这父子俩深感无力,太后垂头,用手指按揉阵阵抽痛的额角,伸手阻断太子谢恩的动作,道,“先不忙着磕头,哀家还没有同意。没有哀家盖印,她别想坐上侧妃之位!”

    “皇祖母,您……”

    太子直起腰,表情由惊喜转为惊愕,正要争辩,却被殿外的通传声打断了话语,“启禀皇上,太后,太子妃殿外求见。”

    “快,快传!”太后表情惊喜,连忙挥手命令道。

    她算是被这父子两折腾够了,小茹来了就好,儿子肯定拿小茹没辙,只要她反对,今儿这事哪怕向来说一不二的儿子已经拍板同意,小茹照样能让他改了主意。养了世宗几十年,太后非常了解太子妃之于世宗有多么重要,他那样冷血自私的人,也知道疼惜一个人,为了一个人努力压抑自己的欲?望,可见是爱到了极致。

    不同于太后的惊喜,世宗和太子表情俱都一沉。太子是恼怒,世宗则是苦涩。小丫头还是放不下太子,听见消息这么快赶来,可见对太子,对太子妃之位非常重视。可恨当初他为何要想到给小丫头指婚?留待今天嫁给自己为后该多好?

    世宗大掌钳住椅子扶手,用力捏了捏,再次尝到悔恨莫名的滋味。椅子扶手不堪巨力,发出微不可闻的‘嘎啦’声,表面赫然裂开几条缝。

    “慧茹见过父皇,见过皇祖母。”欧阳慧茹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优雅的行到殿中,屈膝行礼,待太后颔首,允她起身,她才朝太子福了福,算作打招呼,对邢芳兰则是视而不见。

    “丫头,到朕身边来坐。”世宗见太子妃起身后就自动站到太子身边,俨然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儿,心中极不舒服,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沉声叫道。

    “谢父皇!”太子罚跪,自己得陪着罚站,本来心气有些不顺的欧阳慧茹听见世宗的召唤,脸上绽开了笑容,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走到他身边落座。

    还是父皇体贴!她颇有些甜蜜的想。

    见到小丫头洒脱大方的举止,对自己毫不避讳的亲密,世宗苦涩难言的心情瞬间被治愈,睇视着她精致的侧脸,眼里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连夫妻俩站在一处都看不惯吗?太后额角再次狠狠一抽,为自己儿子强烈到了极点的占有欲。

    “太子妃此来何事?”太后抚着抽痛的额角,开门见山的问道。

    “启禀皇祖母,慧茹不同意太子晋封邢姑娘为侧妃。”欧阳慧茹收起甜笑,表情立时紧绷起来。

    太后闻言,心中振奋,小茹这丫头果然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反应,不若寻常女人,为了讨好夫君,只知一味拈酸吃醋或佯装大度。

    “孤要册立哪个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反对?父皇方才已经同意了,你难道想抗旨不成?”不待太后回应,太子先行抢白道。

    太子妃一来便受到父皇的礼遇,这让他心中极不平衡,父皇已经许久未曾给过他好脸色了,再加上刚才在毓庆宫里太子妃对他的挑衅,太子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父皇?”欧阳慧茹惊讶的朝世宗看去,明显不相信太子的话。父皇那样维护她,这种时候怎么会点头?

    世宗被小丫头惊愕和受伤的眼神看的心中一揪,隐隐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本以为自己可以不顾一切的去分裂他们夫妻的感情,但临到头来,他发现,让小丫头伤心才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眼神暗了暗,沉吟半晌后终于开口,“朕还未下旨,此事不算。太子妃为何不同意?说说你的理由,若理由充分,朕可以重新考虑。”罢了,这次就算了,让小丫头自己做主,反正两人隔阂已生,他有的是耐心等待。

    闻听世宗这话,太后笑了,心道:果然如此。

    太子和邢芳兰再次白了脸,却不敢再分辨什么,只因,世宗已经完全沉下脸,身上郁气浓烈到有如实质,令他们倍感压抑。

    欧阳慧茹并没有受世宗的情绪影响,事关她的切身利益和身家性命,她一步都不能退让。咬咬牙,她跪到世宗脚边,拱手道,“启禀父皇,慧茹反对太子此举的理由有二。一,邢姑娘系其母与人无媒苟合所生,虽然有舅家光禄寺卿扶持,但掩盖不了她污浊的身世,以此出身却被晋封为太子侧妃,未免被人知道后诟病,玷污皇室颜面。二,太子侧妃吴氏亦是汉人小家子出身,两个侧妃名额均被身份不明不白之人占去,满朝勋贵会如何看待太子?若摊上个沉迷美色的污名,太子一国储君的颜面何存?慧茹并不是善妒之人,若今日晋封的侧妃出身名门,有助于太子,慧茹不但没有二话,还会主动替太子相求!”

    太子闻言,撇了撇嘴角,表情不以为然,反而低头去安慰身世被拆穿,脸色煞白,掩面哭泣的邢芳兰。

    邢芳兰虽然知道自己身世不堪,皇家早晚会去调查,但太子突然带她来慈宁宫请封,打了太后一个措手不及,她还是抱着一些侥幸心理的,没想太子妃竟然会跑来阻止,且当众拆穿了她最讳莫如深的避忌,叫她颜面无存,只恨不得立时挖个洞钻下去。

    太后认真聆听欧阳慧茹的话,边听边频频点头,心中赞叹:小茹这番话说的好,从皇室颜面和太子名誉两方面出发,思虑周全,合情合理,处处替太子考量,心意难得。

    想罢,转眼看见太子毫不领情的样子,不由摇头忖道:可怜太子有此贤妻却不知道珍惜!不过也好,这样的人,才真的是我儿的命定贵人,可免我儿被人蛊惑暗算。

    太后满意了,世宗的面色却更加阴沉。小丫头处处替太子着想,太子不但不领情,还将小丫头的一片苦心肆意践踏,他怎么敢?

    自己恨不能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宝贝被人这样轻贱,世宗胸口发闷,立时便改了口,“小丫头快起来。邢芳兰出生卑微,实不配侧妃之位,便给太子做个侍妾吧。”

    欧阳慧茹被世宗强行拉起,摁坐在身边,低垂的眼里露出些许笑意。她就知道,父皇一定会护着她。

    邢芳兰掩面垂泪,肩膀不停颤抖,看着颇为可怜,太子瞥她一眼,眼中露出几分不忍,对着世宗稽首,张口欲言。

    “朕心意已决,太子休要争辩,带她回去吧!若是不愿,带着她的尸首回去也成!”世宗先行开口,阻断了太子的求情。

    太子心中一惊,动作有些迟钝。

    世宗不耐,厉喝一声,“你还要丢脸到何时?没脑子的东西,还不快滚?”

    太子被吓的差点跳起,邢芳兰也忘了哭泣,二人压下心中的惊骇,爬起身快速退下了,形容极为狼狈。

    看着两人逃也似的离开,欧阳慧茹低下头,掩住微微上翘的粉色樱唇。

    “朕还有事,也该回去了,累着母后了,您好生休息。”两人一出殿门,世宗也随即起身,朝太后颔首道,瞥一眼垂头,看不见表情的小丫头,世宗沉声开口,“小丫头,送朕一程。”

    “是。”被点名的欧阳慧茹立刻起身应诺,朝太后一福,匆匆跟上大步而行的世宗。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乾清殿进发,期间,欧阳慧茹几次张口想搭话,但见世宗冷肃的侧脸和浑身阴郁的气息,她又闭了嘴。父皇今天心情不好,还是别随意插话了,免得引火烧身。

    走出老远,世宗忽然停步,转头向欧阳慧茹看去,眸色晦暗莫名,沉声问道,“小丫头,太子是否对你很重要?”这句话,他斟酌了许久,终是忍不住问出口。

    欧阳慧茹怔楞,但见世宗表情严肃,语气极为认真,垂头沉吟一会儿,老实的开口,“回父皇,太子妃之位对我很重要。”

    世宗表情有些怪异,似惊似喜,点了点头,又问,“太子妃之位重于太子?”

    欧阳慧茹又愣,眼睑微合,考虑半晌后牙关一咬,点头道,“是,比太子重要。靠着太子妃之位,我可以在宫里安身立命,靠着太子却不能。”

    世宗默默不言,眸色莫测的盯着面前这大胆直言,无遮无掩的小丫头,久久移不开视线,久到欧阳慧茹拽紧的手心里出了一层冷汗,快要后悔自己的坦白,世宗忽然笑了,笑的前仰后合,低沉浑厚的笑声直传出去老远,任听到的人,谁也不会错认他笑声中的欢愉。

    “哈哈!是么!靠着朕,小丫头在宫中不但可以安身立命,还可以横行无忌,岂不是说,朕比太子,比太子妃之位更重要?”语气虽然满满都是戏谑,但,是不是戏言,只有世宗自己才知道。

    欧阳慧茹低头想想:也是,世宗就是她的保护神,给了她所有安全感,没了世宗,她哪怕当了皇后,心里也是没底的,因此极为认真的点头道,“恩,在我心里,父皇当然是最重要的!无关什么安身立命,只因为父皇对我好。”她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语气中的认真。

    世宗闻言心中一震,收住笑意,俯身定定看进小丫头眼里,不放过她眼里任何一点情绪,半晌后,他再次低笑起来,伸手,拍拍小丫头的肩膀,慎重道,“父皇是最重要的,记住这话!”

    帝王,果然最在意的还是别人对他的忠心!欧阳慧茹心中感叹,面上忙不迭的点头。

    世宗莞尔,挥手道,“晚了,你回去吧。安顺,送太子妃!”

    安顺应诺,毕恭毕敬的送懵懵懂懂的欧阳慧茹回宫。

    看着小丫头消失在拐角的背影,世宗无奈的摇头:不行啊,还是没有开窍!似想到什么,又微笑起来:也罢,已经成了彼此最重要的人,还有什么可操心的?只管对她更好一些,待她情窦初开,定将她掠过来,一辈子锁在身边不准离开。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