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42、吟了又吟
    知晓了丞相的计划,欧阳慧茹整日想着如何把这姐弟俩一块儿除去,一劳永逸,不由得整日琢磨,弄得茶饭不思,寝食难安,一时有些魔怔了。

    太后将太子妃的心不在焉看在眼里,以为她是受了j王妃有孕的刺激,却又不能点醒她,只得略略向儿子提了提,叫儿子自己看着办。

    孩子们的事,太后想管也是有心没力了,若她随意插手,一个不慎就会弄巧成拙,让潜伏在宫中的贪狼钻了空子。也因为忌惮这一点,她最近行事越发谨慎起来,看待后宫那些女人,瞅谁都像狐媚子,防备的紧。

    有这种心理暗示做铺垫,无意中犯了她忌讳的元妃下场自然很惨,被当场鞭刑三十,打入冷宫反省,什么时候太后觉得可以了,便再放元妃出来。若不是看在她生养j王有功的份上,太后几乎想当场将她废了。

    完颜不破从太后那里知道小丫头的反常,出了瑶华殿,面色立时便阴沉下来,一路上缓步慢行,踌躇半晌,终是不知该如何劝解,只余满心的无奈。他想狠狠将小丫头搂进怀里,恶声恶气的警告她不准想别的男人,更不准替别的男人生孩子。她只能属于自己,也只能替自己诞下皇子。

    但想象终归只是想象,若他真的这么做了,小丫头受惊过度,以她那雷厉风行,无所顾忌的性子,指不定立时便逃出宫去了!

    看着漫天飞舞的皑皑白雪,眺望渐渐被白雪覆盖的骊山,完颜不破皱眉,长叹一声,朝身旁的安顺看去,低喃道:“这是入冬第二场雪,往年这个时候,骊山西苑的梅林估计早已红梅绽放,美不胜收了。”

    安顺从来没见过皇上为情所苦的样子,见他明明一副思念深重的模样,偏要顾左右而言他,替自己找些借口,不由有些哭笑不得,觉得这样的皇上真是亲切极了,也新鲜极了。

    他垂眸,掩去眸子中暗藏的笑意,顺着皇上的心意说道,“回禀皇上,奴才方才路过梅林,那梅花果如往年一样开的正艳。左右您现在无事,不若邀了人同去观雪赏梅?”

    完颜不破脸上露出些轻松的笑意,点头道,“好主意!”

    安顺继续接口,“奴才方才见太子妃正在园中赏雪,这会儿怕还在原处,咱这么去也是顺路,不如叫了太子妃一块儿,皇上您看如何?”

    完颜不破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赞赏的睇了安顺一样,挥手道,“可以,这就走吧。”他语气虽然平缓,但脚步却不自觉的加快了很多。

    安顺调整了跟随的速度,抬眼偷看皇上宽阔的背影,嘴角一勾,微微笑了。这样的皇上有血有肉,比以往那残忍孤傲的模样不知好了多少!也许,他和太子妃这场孽缘,并不全是坏事。不过,日后可要苦了太子了。

    安顺内里替鼻孔朝天的太子流了几滴鳄鱼眼泪,便又恢复了平日的面瘫状,专心走路。

    安顺早遣了小太监去畅春园蹲点,自然随时随地都能掌握太子妃的行踪,一行人走了没多远,果然在路上碰见了面色冻的绯红,被银狐大氅衬得明艳逼人,正仰头看着漫天飘雪,神情兴奋的太子妃。

    “小丫头,怎么伞也不打?冻坏了怎么办?”完颜不破接过安顺递来的油纸伞,走到欧阳慧茹身边,替她遮雪,语带宠溺的温声训斥。

    “父皇!我想尝尝这里的雪是什么味儿的!”是不是和现代的味道不同?在异世,第一次碰见这样的大雪,勾起了欧阳慧茹对于她北方老家的回忆,一时触动,站在雪地里呆呆望天,犯了半晌的傻气。

    世宗笑了,见她面色红润,无忧无虑,并不如太后说的那般魔怔,心里一松,明知道她犯傻,却也跟着认真询问,“哦?那你尝出来没有?可和上京的雪有什么不同?”

    “嘻嘻,比上京的雪甜一些,香一些!泡茶喝的话,味道一定很纯正!”欧阳慧茹笑的欢畅,煞有介事的说道。

    世宗莞尔,盯着她嬉笑无忧的面庞,心中暖意融融,只觉得和小丫头站在一处,哪怕寒风凛冽,心中却似如沐春风,偎贴温暖到了极点。

    这种感觉让他迷醉,继而眷恋,脸上的表情完全柔和下来,转头,看向安顺,温声命令到,“太子妃的话你可听见了?叫人立刻接几坛子雪埋起来,待到来年取出,给太子妃泡茶喝。”

    安顺连忙领命,叫来几个宫女搜集天上的飘雪。

    自己每每一句戏言都能得到完颜不破的认真对待,欧阳慧茹心中一动,拉住他的衣袖,表情严肃,极为认真的说道,“谢谢父皇!父皇对我这么好,我不会忘记的,以后一定好好报答您!”

    她这句报答也不是空口白话,努力整倒江映月姐弟可不就是对完颜不破最好的报答吗?

    完颜不破虽然不知道她话里有话,可也不难看出她语气里包含的真挚,心中悸动难耐,伸手想狠狠抱她一下,指尖一颤,却又忍住了,只能撇开头去,哑声道,“好,父皇是最重要的,你要好生报答父皇,这两句话,朕记住了,朕日后找你兑现,你可不要耍赖!”

    欧阳慧茹对这话的深刻含义懵懵懂懂,但却不妨碍她毫不犹豫的点头。

    安顺嘴角一抽,大叹太子妃好拐,这就把自己无知无觉的卖出去了。

    完颜不破瞥一眼小丫头纯净的侧脸,眉梢一挑,嘴角上扬的趋势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很好,就这么说定了。走吧,陪父皇去西苑赏梅。今儿下雪,雪中赏梅别有一番滋味。”

    “唉!那咱们快点出发吧!”来到异世,成了古人,自然要做一点雅事,雪中赏梅正是其中一项,欧阳慧茹眸子晶亮,兴致勃勃的说道。

    两人一路谈笑风生,慢慢往西苑行进。

    江映月跟随在两人身后,为欧阳慧茹的博学多才,见多识广而惊异。几乎完颜不破每提一个话题,她都能顺利接上,且言之有物,立意新颖,不说完颜不破被她吸引了全部心神,就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欧阳慧茹在才学和见识方面,确实胜过她多矣。

    这样的敌人,她当初怎么会轻视?她上次戳穿她破绽的那一番话真是无意吗?江映月内里不确定起来。身上涌起一阵阵杀意,却只能死死摁进心里。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待她做了皇妃,诞下皇子,定将欧阳家,完颜不破一族一个个算计致死,叫自己的孩子登基,让皇弟做个摄政大臣,她垂帘听政,一点点谋朝篡位。

    将一个朝代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更替,没有比这更好的计划了,她一定不能放弃,她要忍!

    虽然内里拼命做着心理建设,江映月面上表情却一点都没有改变,哪怕是眼睛,也没有泄露丝毫情绪波动。经历刺杀,成长起来的不只是欧阳慧茹,她也在改变。

    完颜不破一行踏过簌簌作响的雪地,在雪地上留下一行深深的足迹,眼见着西苑近在眼前,却遇上了两个不速之客。

    “儿臣(微臣)见过父皇(皇上),父皇(皇上)万安。”太子偕同刘文清站在西苑前的一处六角亭前,朝完颜不破行礼问安。

    见是太子,完颜不破脸色有些紧绷,沉声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回父皇,儿臣和文清在此煮酒赏雪,顺便吟几首诗,图个乐呵。”太子伸手指向六角亭,只见亭中果然放着一个小火炉,正燃着艳红的火焰,其上温着一壶酒,正冒着薄薄的热气,热气在空中蒸腾飘散,引得酒香四溢,场面极为温馨舒适,让人不由自主便想停步上前,与他们共饮一杯。

    刘文清待太子话落,容色平静,不卑不亢的朝完颜不破作了个揖,声音清亮的道,“微臣刘文清见过皇上。”

    欧阳慧茹瞥两人一眼,额角抽了抽,心中吐槽:又作诗?刘文清,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就没点别的本事?想巴结上父皇,免了你外放之苦?碰上姐,算你倒霉!能踩你一次,姐照样还能踩你第二次!

    完颜不破并没有注意小丫头的表情,见到如翠竹一般翩然挺立的刘文清,围猎时的记忆又回笼了,不由点头微笑道,“是你?朕记得你,你作诗很不错!”边说,边举步往亭中走去,显然是来了兴趣。

    刘文清和太子暗暗对视,双方眼底皆浮起笑意。不枉他们日日在此守候,终于等来了要等的人,这次机会一定要抓住了!

    江映月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跟随在完颜不破身后进亭,期待着皇弟的精彩表现。皇弟的才华如何,她丝毫也不怀疑,定叫完颜不破眼前一亮,让他好生见识一番什么叫惊才绝艳。

    欧阳慧茹蹙着眉,神色有些不耐的亦步亦趋跟着自家父皇,也不给太子见礼,自发的在父皇身旁坐下。

    太子脸色黑了黑,但见完颜不破对她的无礼视而不见,也顾虑着不能搅了心上人费心布置的局,只能苦苦忍耐。

    刘文清睇视欧阳慧茹一眼,眸子暗沉了一下,心中着实有些忌惮,却又很快平静下来。凭着他的长才,还能接二连三输在一个女人手里?他当真不信!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