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49、四钱人肉
    欧阳慧茹神情专注的睨视着案几上一套做工精致的茶具,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江映月正穿过人群,向她走来。直到江映月跪在她脚边,低下了她那自诩高贵的头颅,欧阳慧茹才悠悠然挪回视线,定定看向她。

    “江女史,你有药方进献?”欧阳慧茹声音略带期许的问,眼里却滑过一抹厉色。今日暗害父皇的账,我给你记着,日后加倍偿还!她内里狠狠忖道。

    “回禀太子妃,奴婢确实有一个药方进献。”江映月垂头,闷声说到。

    “好!江女史你说,安顺,你记下来。若药方有效,本宫届时一定重赏江女史。方才说了会提前准你解禁出宫,这话也一样作数。”欧阳慧茹慎重承诺道。

    江映月这个时候怎么肯走?留下多一刻,她就多一分机会,因此想也没想就摆手拒绝,“不不不,替太子妃分忧解难是奴婢的本分,能够救治皇上是奴婢的荣幸,奴婢只想留下,好生照顾皇上直至康复,以全奴婢一片忠心,还望太子妃给奴婢一个机会。”

    她一口一个奴婢,态度好似很真挚,也十足的展现了她的忠心,欧阳慧茹却有些不耐起来,“好了,这些日后再说,父皇这会儿还病重,不是表忠心的时候,你先把药方说出来。”拉拉杂杂一堆,你确定你不是故意拖延时间?

    江映月卑微诚挚的表情哽了哽,悻悻然低下头,闷声叙述药方,“奴婢说了,请安总管记好。柴胡两钱半,黄芩两钱半,石膏四钱半,知母两钱,人参两钱,茵陈四钱,制半夏两钱,藿香两钱,苡仁米两钱半,滑石两钱半,甘草一钱,无根草四钱。三碗水煎成一碗,日服一剂,连服四日。”

    江映月的药方迥异于太医们的药方,使用的都是些寻常可见的普通药材。安顺记完,认真看了一遍,神情颇有些沮丧。这样普通的方子真能治好伤寒?他很怀疑。

    欧阳慧茹却表情平静,内里信心满满,不只是因为知道了剧情,还因为,越是大众的方子,越是经历了大众检验的,其疗效往往出人意表。

    “好!安公公,立刻派人下去煎药!”欧阳慧茹微微一笑,急切的命令到。

    “等等,奴婢话还没说完。”安顺正待退走,江映月神情紧张的阻断他的动作。

    “还有什么没说?快说!”欧阳慧茹皱眉催促。这女人莫不是又要耍什么把戏?

    “回禀太子妃,这药方看似普通,但却需要一样非常不普通的药引才能起效。这药引有些匪夷所思,奴婢不知该不该说。”江映月垂头,语气惶恐,眼底却滑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诡秘笑意。

    “不管药引有多匪夷所思,你尽管道来!哪怕是龙心凤肝,本宫也会想办法弄来!”欧阳慧茹冷声说道,强自压下心头的不耐。这个时候她是真的没心思陪江映月玩这些把戏,却又不得不玩,生怕她隐去了药方中的重要成分,害了父皇。

    “龙心凤肝却不至于,不过是需人肉一钱做引,四剂药,共需四钱人肉。到了这种危急时刻,奴婢本不该等到太子妃询问才站出来献药,但想到这药引极为邪门,恐皇上用了之后出现问题,因此奴婢才迟疑了一下,还望太子妃恕罪!”江映月深深趴伏在冰冷的地面,先行堵住了欧阳慧茹有可能问罪的理由,脸上绽开一抹阴森的笑容。

    殿内众人闻听她的话,不约而同发出低低的惊呼声,连安顺都白了一下脸。这药引真是够匪夷所思的,还有些骇然,令他们听了头皮发麻。但是,虽然这药方很恶心,众人心中却都对药方的药效多了几分信心。自古以来,某些奇药的成分总是非常古怪的!

    人肉!剧本里可没有这一出!好你个江映月,脑子转的真快,还不死心是吗?想要父皇承你割肉救命之恩?你做梦!欧阳慧茹垂眸,掩饰眼底沁出的冰寒。

    “回禀太子妃,奴婢既然献出了药方,自然愿意割肉做引。只要能救回皇上,哪怕要奴婢的命,奴婢也没有怨言!还望太子妃成全奴婢的一片忠心。”

    果然如欧阳慧茹所料,江映月见殿内一片死寂,重重磕了个头,适时开口请求。

    安顺看向表情坚定的江映月,心中触动。这个婢女倒是十分的忠心,日前真是他们多疑了,她若要害皇上,这会儿也无需说这番话,做这等壮举了。

    欧阳慧茹睨视着江映月低垂的头,清亮的眼眸逐渐暗沉,混沌一片。她面无表情的沉默了半晌,终于缓缓开口,“不必劳烦江女史了。四钱肉不多,便割本宫的。本宫是太子妃,是父皇的儿媳,出身更加高贵,关系更加亲密,用本宫的肉,药效会更好。安顺,去叫太医来检验药方,顺便替本宫割肉!”

    安顺腿脚颤了颤,噗通一声跪下了,满头大汗的哀求,“太子妃,您不能呀!”

    皇上日后若是知道太子妃为他自伤身体,在场众人,个个都要被剜肉,可能还不止四钱!安顺连连磕头,表情都快哭了。这可是皇上的心头宝喂,一根头发丝都伤不起的主儿啊!

    “率裁矗壳劓宙郑闳ィ  迸费艋廴阈囊庖丫觯菜巢豢掀鹕恚娜ソ星劓宙帧

    秦嬷嬷脸色煞白,身子摇晃一下,也跟着噗通跪下,却是一步不肯挪动。

    “小雨,你去!快点!”欧阳慧茹重重拍击案几,指着小雨厉声命令。小雨缩了一下肩膀,犹豫了一会儿,被小姐一个瞪眼,哧溜一声跑去内殿了。

    “你们休要劝解,为求最好的药效,本宫心意已决!爱跪便跪着吧。”眼见殿内黑压压跪了一片,欧阳慧茹不为所动,坚定的说道。

    江映月低低垂下头去,诚挚哀戚的表情顷刻间扭曲,狰狞似鬼。欧阳慧茹,割肉你竟然也敢和我争?好!我且看着你怎么割!有些事说着容易做着难,你不要太天真了!

    小雨匆匆跑进内殿,拽住一名太医,急急将殿外的情况述说了一遍。太医们闻言,脸色大变,连忙跑出去阻止。

    他们急慌慌出了内殿,却没注意躺在榻上正双眼紧闭的完颜不破忽然动了动指尖,眉头狠狠皱起,似要努力睁眼,却又无能为力。

    太医们出殿后苦苦相劝也不能阻止太子妃的决议,反而被太子妃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最终点头同意了。

    欧阳慧茹搞定太医已是心力交瘁,撇下众人先去内殿探望完颜不破。

    见躺在床上意识全无,身形消瘦的高大男人,欧阳慧茹眼眶微红,轻轻拽起他的手,贴在脸颊上,低低述说,“完颜不破,你可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完颜不破呀,怎么会败在一个小小的伤寒手上?喝了这剂药你就会好的。呵呵~江映月真是好算计,这药明明有效她偏要割我四钱肉下来做药引。哼,四钱肉而已,总比被她砍了手脚,做成人彘要强。”

    她低低呢喃,声音越来越冰冷,察觉到手里的大掌忽然抽搐了一下,完颜不破脸上也出现了极度痛苦的表情,她连忙收起身上的冷意,俯身轻轻摩挲他面颊,柔声安抚,“不痛不痛,吃了药很快就不痛了。只要我的父皇能康复,四钱肉算的了什么?哪怕是心头肉我也舍得!父皇你等着,我这就去熬药!”

    她脸色焦急的奔出内殿,没有注意完颜不破忽然抬起的手,似乎在极力挽留什么,那手举了半晌,没有抓住任何东西,又无力的放下了,只他脸上的表情却更加痛苦。

    欧阳慧茹跑出殿,叫了太医赶紧给她割肉。秦嬷嬷和小雨不放心,硬要跟着,几人找了个空置的房间,秦嬷嬷捧着一个银盘接肉,小雨面色煞白的盯着太医,替自家小姐高高挽起衣袖,露出左臂,准备取四钱臂上肉。

    割人肉,而且还是活人,这活人的身份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太医心理素质再强,这会儿也紧张的喘不过气来,额头冒了大颗大颗的汗水,拿着小刀的手伸出去又收回,伸出去又收回,如此反复多次。

    欧阳慧茹本身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看见冷汗直冒的太医和对方哆嗦到连刀都拿不稳的手,她又有些紧张起来,放下撑着的手臂,将太医赶出去,“你走,本宫自己来。”

    太医被赶出来,焦急等在房外的宫人们都很意外,纷纷引颈往房内探看。

    欧阳慧茹手里拿着小刀,无意的往门外一瞥,正正撞见江映月略带嘲讽和怀疑的眼神往她身上一扫而过,一丝恶意悄然透过她的视线向欧阳慧茹袭来。

    嘲讽?怀疑?以为我不敢吗?如此,咱们便来做个游戏如何?心中冷冷暗忖,欧阳慧茹眼底滑过一抹诡异的暗光,走过去,啪的一声甩上门,回头看向小雨,笑的极为温柔。

    “小雨,你家小姐割肉,你是不是感同身受,也觉得臂膀一阵阵抽痛?”欧阳慧茹凑到小雨耳边,低声问道。

    “当然,小雨现在就感觉好痛!”小雨捂着自己胳膊,皱着一张小脸哀声说到。

    “很好,过来,看着我割肉,仔细体会一下我的疼痛,替我分担一二。”欧阳慧茹挽起衣袖,用刀在胳膊上比划一下,对转开眼不敢直视的小雨命令到。

    小雨哭丧着脸,脸色煞白煞白的看着欧阳慧茹在臂上比划,不自觉捏紧自己的左臂,仿佛上面也正被刀子不停划来划去,一阵阵发寒,鸡皮疙瘩瞬间遍布全身。

    欧阳慧茹睇视捏着左臂的小雨一眼,眼里闪过满意。很好,小雨已经有感同身受的自觉了,这场游戏开始了。

    她嘴角一勾,拿起一卷帕子塞进嘴里,牙关一咬,眼睛一闭,狠狠朝臂上削去。刀子很锋利,一坨肉应声而落,掉进秦嬷嬷捧着的银盘里。

    小雨痛叫一声,捂住自己左臂蹲下身去,表情扭曲,龇牙咧嘴,半天缓不过神来,好像割的是她的肉一样。

    秦嬷嬷也皱着一张老脸,急急偏过头去,不敢多看银盘一眼。

    欧阳慧茹立刻用棉布大力按压伤口,待到鲜血止住便叫秦嬷嬷给她左臂上好太医预先准备的伤药,又紧紧缠上布条。擦去额头冒出的汗水,看着蹲在地上不停呼痛的小雨,她咧嘴笑了。

    “秦嬷嬷,给小雨左臂也缠上布条!”欧阳慧茹强忍住疼痛,语气平静的说道。

    “啊?可是她没受伤呀!”秦嬷嬷有些莫名其妙。

    “你瞅她那样,好像比我还伤的重些,快给她包上。”欧阳慧茹坐下来喘气,语带戏谑的调侃。

    见自家小姐还能嬉笑玩闹,俨然精神很好,秦嬷嬷心里大安,想着让她开心些也好,便给小雨臂上缠了厚厚一圈布条。

    三人换下身上被血迹沾污的衣服,略整理仪容,拿好银盘,准备去药房送药引。

    欧阳慧茹夹着胳膊,慢慢走到门边,瞥了脸色煞白的小雨一眼,突然伸手去拍她包扎的左臂,小雨避让不及,小脸一皱,低低痛叫一声。

    见到她逼真堪比影后的表现,欧阳慧茹暗自点头:很好,这小妮子心地纯净,又极为忠心,被她催眠的很彻底。江映月,你要玩,咱就陪你玩,你眼睛可要擦亮一点!

    她调整好脸上表情,做出一副苍白却平静的样子,款步踏出房门,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