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50、无意沉迷
    看见太子妃一行人表情平静的出来,手里托着的银盘上赫然摆放着一块鲜血淋漓的人肉,等候在门外的宫人们脸色一白,全都哗啦啦给太子妃跪下了。

    太子妃割肉救的不只是皇上,还有他们这些下人。割肉之事,他们原本以为太子妃会准了江映月的请求或是随意叫个宫人出来,却没想到太子妃会亲自动手,这份孝心、这份高义、这份勇气,无不叫他们折服。

    “太子妃千岁千千岁!”宫人们伏地叩拜,嘴里虔诚的呼喊。

    “起来吧,什么千岁不千岁的,能熬过这一岁就是万幸!”欧阳慧茹唇色惨白,笑着自嘲道。而后指示端着银盘的秦嬷嬷赶紧把药引送去药房煎煮。

    宫人们被太子妃的自嘲引逗,垂头,嘴角俱都浮起几丝笑意,心里的绝望瞬间消散不少。这样端方大气却又平易近人的太子妃,值得他们的尊敬和爱戴,在场众人,短短几天里都被太子妃的表现所收服了。

    江映月随着众人起身,脸上同样摆出感恩戴德的表情,心里却疯狂的嘶叫,抓挠,几欲发狂。

    “太子妃,您这样,可叫老奴如何向皇上交待呀!”安顺起身后冲到太子妃身边,上下瞅着她紧紧夹着的胳膊,愁眉苦脸的哀叫道。

    站在太子妃身侧的小雨不防,被安顺挤到一边,左臂碰到旁边的门框,低低痛叫一声。

    别人没注意小雨的举动,江映月却看的清楚。她见小雨捂着左臂,脸色煞白,一副痛苦不已的表情,眸子一闪,垂头微笑起来,心中暗暗忖道:偷天换日,李代桃僵?原来如此!欧阳慧茹,不够胆就别逞英雄,让我抓住把柄了吧?咱走着瞧!

    欧阳慧茹瞥一眼垂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江映月,咧嘴,也微微笑了起来。

    “安公公有什么好向父皇交代的?本宫今日没有割肉,这药方里也没有人肉这个药引,你们都记住了!谁若向父皇透露一个字,本宫大刑伺候!”欧阳慧茹环视众人,冷声命令到。

    “这是为何?”安顺惊问。如此,太子妃岂不是白白受苦了?

    “若让你喝掺了人肉的药,你敢不敢喝?”乜一眼安顺,欧阳慧茹沉声问道。这样狠辣,恶心的办法,也只有江映月这条毒蛇能想的出来。

    安顺低头想象一番,喉咙立刻涌上呕意,差点失态的去捂嘴。在场众人也无不白了脸,露出欲吐不吐的神色。

    “如此就是了,若是告诉了父皇,父皇如何肯喝?岂不是白白耽误了他的病情?本宫的命令,你们满宫里宣示下去,切不可在父皇面前提及!”

    宫人们应诺,井然有序的退走,各司其职去了。

    江映月表情沉静的跟随在众人身后,心里对欧阳慧茹方才的应变感到叹服。

    这番命令一下,谁人敢于告诉完颜不破?完颜不破不明真相就不会过问,欧阳慧茹就免于被当场拆穿。但这等大事,待到完颜不破痊愈,安顺自然会告知他,到时,欧阳慧茹的‘伤势’也长好了,不但在完颜不破面前承了一个天大的恩情,还半点没有露陷的危险,真是好算计!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蠢呢?明明比她还精明!只可惜百密一疏,没调?教好下人!

    想到这里,江映月嘴角一勾,笑的快意。

    有了药方和药引,汤药很快熬制好,被秦嬷嬷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步一步慢慢送进乾坤殿。这里面可有她家小姐的血肉,洒了一滴她都感觉心痛。

    “药来了,快喂父皇喝下去!”欧阳慧茹忍着臂膀上的剧痛,默默守在完颜不破床边,看见秦嬷嬷进来,连忙朝安顺命令到。若不是她胳膊受伤,拿不起药碗,她也不会指使安顺,自己早过去接着了。

    安顺连忙应诺,半扶起皇上,用枕头给他垫好背,这才小心拿起药碗,舀了一勺递到他嘴边。

    完颜不破嘴唇紧闭,牙关紧咬,任安顺如何使力,愣是半点撬不开,一勺药洒了一半还剩一半时,安顺不敢动了。这碗药的药引可是太子妃的血肉,洒了一滴,若药效不够,太子妃日后还得再割肉添补,他怎么忍心?

    “奇怪,方才给皇上喂水时他还喝的好好的呀!”安顺呢喃,挫败的收回汤匙,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与心急如焚的太子妃对视一眼后朝殿中角落里站立的江映月看去,命令道,“江女史过来帮忙。杂家捏开皇上的下颚,你像上回那样给他灌药。”

    江映月屈膝应诺,走到床边拿起药碗,做好灌药的准备。

    安顺费了半天劲儿终于把完颜不破的嘴巴撬开了一条缝,连忙朝江映月扬扬下颚,示意她灌药。江映月点头,揉捏着完颜不破喉头的穴道,一点点将药汁倒进他嘴里。

    没想,百试百灵的方法这次却没有奏效,药汁满溢,却没有被咽下,而是顺着完颜不破的嘴角又流了出来,沾湿了他雪白的衣襟。

    “快,快停手!不要倒了!”安顺心疼的阻止江映月倒药的举动。这里面可都是太子妃的血肉啊!一滴都不能浪费!

    江映月眸子里闪过暗沉,睇视一眼滴水不进的完颜不破,心里有些发急。怎么会这样?按道理以完颜不破的病情,还没到无法吞咽的地步呀!若他无法进药,她岂不是要与他陪葬?!

    江映月此时不由有些后悔在那碗粥里放了太多的芹菜,若这回殒命,她不是死在仇人手里,而是死在自己手里,结果何其讽刺?

    两人不甘心,又换上一碗清水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皇上确实是一滴水都喝不进了。

    安顺颓然的跪倒在完颜不破床边,表情凄然,悲从中来,眼眶霎时红彤彤的,“皇上唉,您听见老奴在叫您了吗?您好歹喝一口吧!可千万别丢下老奴哇!”他连连磕头,低声哭泣起来。

    江映月脸色凝重的跪在他身旁,心中也万分悲戚,却是为了自己的命运。

    秦嬷嬷和小雨吓的一动不敢动,脸色惨白的朝自家小姐看去。万一皇上真的薨了,小姐说要给皇上殉葬,是真的吗?她们心里仓皇不定。

    “别哭了!都出去!本宫来想办法!”

    欧阳慧茹心中也有悲伤,也有彷徨,但是越到这个时候,她的头脑越是冷静,她从不轻易认输,对父皇更是难以割舍,哪怕这种情况与剧情不符,很可能出现惨烈的颠覆,她却丝毫不感到害怕了。

    正如她先前所想,有父皇陪着,还有江映月殉葬,这个剧本的结局在她眼里不算差!

    见太子妃表情平静,浑身散发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众人停下哀伤悲鸣,抱着一丝希望鱼贯而出。

    待人都退出大殿,欧阳慧茹脸色一痛,缓缓跪到完颜不破床边,一手摩挲着他消瘦的脸颊,一手紧紧拽住他大掌,低声呢喃,“父皇,你向我保证过,你不会有事,更不会让我出事,你都忘了吗?你若再不喝药,我就留下来给你陪葬!你听见了么?”

    感觉到握在手里的大掌随着她话落轻轻颤动了一下,欧阳慧茹心里大喜,有反应了!

    她眸子闪闪发亮,想也不想便俯身,嘴唇凑近完颜不破的薄唇,用牙尖轻轻啃咬,用舌头柔柔舔舐,继而慢慢的,一点点的撬开他的齿缝。

    完颜不破的齿缝轻易就被她的舌头撬开,欧阳慧茹顷刻间沉迷在他温暖的口腔里,与他的舌尖交吻,缠绵,难分难舍。

    她脸颊绯红,表情沉迷,完全没有注意到完颜不破紧皱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脸上刚硬的线条带着刻骨的温柔。

    待从这意外的吻中回神,她看向昏迷中给予自己回应的父皇,忽而掩面,呻吟起来。她在干什么?本是想撬开父皇的齿缝,如今却趁着他不省人事占便宜?还这么着迷?这是不对的!欧阳慧茹,你醒醒!

    连拍了自己脸颊几下,她收起脸上荡漾的表情,压下心中的惊慌失措,拿起药碗,深吸口气,狠狠灌了一口,俯身对上完颜不破依然微开的唇缝。

    这次喂药很顺利,在欧阳慧茹舌尖的推动下,完颜不破丝毫没有抵触便把药咽了下去。直起身,欧阳慧茹来不及擦拭嘴角的药汁,又迫不及待的灌了第二口,第三口,一大碗药很快见了底。

    “呵~太好了!喝了这药,父皇就会没事的!咱们很快就能一起回宫!”看着喝空的药碗,欧阳慧茹俯身,凑近完颜不破耳边,柔声呢喃着,语气里满满都是喜悦。

    见到他嘴角沾染的药汁,她眼神一暗,停下呢喃,想也不想便用舌尖轻轻替他舔舐干净,又用樱唇摩挲着他干燥的嘴唇,久久不舍停下。

    待她意识到自己出格的行为,她僵硬的直起身,怔楞了半晌,脸色忽然爆红,逃也似的飞奔出殿。

    她刚刚离开,床上昏迷不醒的完颜不破便睁开了双眼。他吃力的抬手,摩挲着自己干燥的唇畔,向来冷厉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微眯的双眼里满满都是无法掩饰的狂喜和爱意。

    小丫头偷亲朕?呵~真可爱!他按捺住剧烈而紊乱的心跳,极其愉悦的忖道。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