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53、再次交锋
    殿内暗嘲汹涌,两人心思各异的忖度着心事,时间在不知不觉间很快流逝。

    太医终于在宫人的不停催促下赶到了乾坤殿,大冷的天,脑门却跑出不少细汗。乾坤殿的主儿再有个什么不测,他们是真不用活了。

    “奴才来迟,还请皇上恕罪!”见到斜倚在床头,精神颇佳的皇上,太医长舒了口气,放下高悬的心,先行跪下请罪。

    “起来,快给太子妃看看伤口!”完颜不破不耐的挥手,语带焦急的命令到。

    伤口?难道皇上知道了?可太子妃不是下了禁言令吗?谁给捅出来的?太医心中犹疑,动作便有些迟钝。

    “还愣着干什么?动作快点!”完颜不破催促,脸上隐隐露出怒容。

    太医连忙应诺,拿着药箱走到太子妃身边,语气极为恭敬的请求太子妃挽袖,让他查看伤口。欧阳慧茹不为所动,也不伸手,只默默睇一眼太医,拿起身旁的热茶缓缓啜饮起来。

    太医被她这样婉拒,有些尴尬,躬身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江映月见此情景,头低了低,掩住嘴角不可抑止浮起的讽笑。欧阳慧茹,你就装吧,继续装!看你能坚持到何时!

    见到小丫头任性的举动,完颜不破笑容无奈,却又极为温柔,耐心的开口劝解:“茹儿,别闹了,身体要紧,赶紧让太医给你看看!”

    “咳咳!”茹儿?见鬼了!这也太肉麻了吧?没料到完颜不破会突然改了称呼,欧阳慧茹一时适应不过来,被一口茶水呛得连连咳嗽,一张俏脸憋的通红。

    “都多大的人了,喝茶也能呛到!”完颜不破见她形容狼狈,心下好笑,忍不住伸手替她拍抚脊背,语带宠溺的说道,转而朝太医看去,立时敛了语气中的温柔,急切的命令,“过来,给太子妃看诊。”

    太医躬身,再次恳求太子妃挽袖。

    “不用,本宫伤的是手臂,男女授受不亲,太医不用看诊了。不过是普通的割伤,由秦嬷嬷和小雨给我上点金疮药就行了。”欧阳慧茹摆手,肃着一张脸拒绝。

    她的话义正言辞,太子妃的手臂确实不是常人随意能看的,太医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朝皇上看去,请他裁夺。

    自己以外的男人要看小丫头的手臂,占有欲极强的完颜不破心中不虞,面上就有些迟疑。

    不待他开口,垂头站在角落里默默不语的江映月突然跪出来,恭敬的说道,“奴婢不才,曾经在御药房做过三年医女,略懂一些医术,医治割伤不在话下,奴婢斗胆,恳请皇上准奴婢替太子妃医治。”

    亲手戳破欧阳慧茹的骗局才是最好玩的!想找借口躲过这一劫?做梦!江映月俯下身子磕头,心里得意的暗忖。

    “不必!”完颜不破想也不想便拒绝。知道了江映月有可能是前朝余孽,他不会让江映月近小丫头的身。

    “父皇,让她看吧,若秦嬷嬷和小雨处理伤口不当,也好有人指点一二。”欧阳慧茹出人意料的点头了,江映月眼瞳中暗藏的自得略沉了沉,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江女史,随本宫去偏殿吧,父皇在这里,诊治也不方便。”欧阳慧茹看向江映月,温声建议道。

    原来如此,将自己拐去偏殿看诊,再利用权势威胁自己不要开口言明真相是么?欧阳慧茹,你真是好算计!我确实斗不过你!

    想拒绝,却又不能拒绝,江映月第一次认识到,卑贱的身份对她而言是多么大的阻力,她不可以反抗,只能被动的接受别人的安排。一时间,强烈的往上攀爬的欲?望超过了一切。想法是好的,但见完颜不破现在对她的态度,却又比以往更加厌弃了几分,待到出宫,她除了嫁给刘文清外放边疆,哪里还有别的出路?

    心中燃起的火苗迅速熄灭,江映月脸色暗沉,僵硬的点头。胜利就在眼前,仅差一步就要被握在自己手里,却又被别人夺去,这种挫败,笔墨难以形容,一时间竟让她有些万念俱灰。

    正待两人举步要移往偏殿时,完颜不破适时开口了,“留下,朕要亲眼看看太子妃的伤势。”

    “父皇!”欧阳慧茹惊讶的回头看向他,坚定的摇头拒绝,“我的伤势您不能看。”看了,您还怎么吃得下药?

    “你割肉是为了救朕,朕如何不能看?不看,叫朕如何安心?你过来,到朕身边来!江女史,替太子妃挽袖检视伤口!”完颜不破肃着脸,拍拍自己床榻边的椅子,语气坚定,不容人拒绝。

    欧阳慧茹迟疑半晌,但见父皇定定凝视着她,眼神极为霸道专注,她只能微微摇头,无奈的坐到他身边,自己挽起袖子,露出臂上缠绕的血迹斑斑的布条,“江女史,劳烦你了。”

    “哪里,这是奴婢的本分。”瞥一眼欧阳慧茹‘修饰’的极为逼真的伤口,又见她态度大方自然,并没有任何心虚的迹象,江映月心里略有些打鼓。

    恰好这时,小雨拧巴着脸,悄悄去扶自己左臂。她见状,眸子一闪,最终坚定了自己的猜测。欧阳慧茹一个娇滴滴的小姐,哪里敢动手割自己的肉?哪怕是她,做这种事之前亦要思虑,犹豫半晌!是了,这只是她的欲盖弥彰,待会儿拆布条时,指不定她又要有什么说辞来阻止自己。

    心中暗忖,江映月伸手,麻利的去解欧阳慧茹臂上的布条,动作有些急切。

    “嘶!疼!江女史轻点!”欧阳慧茹眉头一皱,低声呼痛。

    完颜不破心疼的直起腰,朝江映月冷眼睨去,语气冰寒道,“你真的做过医女吗?怎得这么不小心?”

    “奴婢该死!奴婢心里着急,动作大了点,请皇上,太子妃恕罪!奴婢这次一定小心。”正是谜底揭晓的关键时刻,江映月生怕被完颜不破遣退,连忙磕头保证。

    “起来吧,这次小心点。”皱眉,淡漠的瞥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的江映月,欧阳慧茹大发慈悲的开口。不让她亲眼看看,这场游戏岂不是失去了很多乐趣?

    江映月如蒙大赦的起身,再次小心翼翼的去解开布条,布条厚厚缠了好几层,每剥离一层,江映月的心便收紧一圈,待到浸满鲜血的最后一层布条被揭开,看见其下血肉模糊的一个圆形伤口,江映月的大脑空白了一瞬,眼里滑过不敢置信,手上一个用力,竟生生把布条连同伤口的几丝血肉一起扯了下来。

    欧阳慧茹不防,痛的脸色煞白。

    “贱婢!你就是这样给太子妃医治的?”见到小丫头痛苦的表情和血肉模糊的伤口,完颜不破心脏仿似被利爪撕扯翻搅,疼痛难当,立时拿起手边的茶杯狠狠掷到江映月头上,语气森冷的呵斥。

    江映月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有半点防备,被完颜不破砸了个正着,鲜血顷刻间便从额头上沁出,顺着发髻往脖子里流,形容狼狈不堪。

    欧阳慧茹没功夫去欣赏江映月的狼狈,她已是痛的说不出话来。秦嬷嬷和小雨愤恨的瞪视江映月一眼,连忙上前,熟练的给她清洗伤口,上药,并包扎好。

    看着小雨麻利的动作,根本没有一点受伤的迹象,江映月这个时候还看不出自己被耍了,那她在宫中五六年也算是白混了。

    但是为什么?欧阳慧茹设这个局来蒙骗她究竟是为了什么?看来,她以往确实是故意针对她,并不是她的错觉。这个女人难道知道了她的身世?不会!绝没有这个可能,一定还有别的原因,但到底是什么呢?江映月内心狂乱的思考着,面上却飞快的摆出一个求饶的卑微表情,身体先于大脑已经自发的连连磕头请罪。

    只是,任她这次如何求饶,却再没有人搭理她。完颜不破正皱着眉头,面沉似水的看着秦嬷嬷给太子妃包扎伤口,欧阳慧茹正闭眼,强忍着伤口被撕裂的疼痛。

    这点痛算得了什么?能比的过被砍手砍脚,剜眼割耳?她不断对自己做着心理暗示,痛感才稍稍消退一点。

    待伤口处理完,她已经出了满头的冷汗,完颜不破也是脸色煞白,并不比她轻松多少。

    江映月跪在地上,静静趴伏着,心里万分忐忑的等待着责罚。她知道,今次的事,欧阳慧茹若真的是故意设计她,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但是欧阳慧茹缓过劲来却没有理睬她,而是拿起案几上快被放凉了的药碗,朝完颜不破递去,苍白的脸上扯出一抹微笑,“父皇,折腾了这么久,药都该凉了,您快把药喝了。”

    游戏只是游戏,绝不会比父皇的身体更重要,江映月已经犯了禁,她可以留待后面慢慢收拾她。

    见过她血肉模糊的伤口,完颜不破哪里还肯吃药?他神色莫测的睇视一眼黑褐色的药汁,只觉喉头一阵阵干涩发紧,腹内如被烈火灼烧般难受,偏头,沙哑着嗓音叱道,“把药拿开!朕不想看见它!”

    想象永远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撼。那么大一个伤口,娇生惯养,从未受过磨难的小丫头是如何忍耐下来的?完颜不破眼眶温热,不由紧闭双眼,压抑心中的绞痛和悸动。

    果然不肯喝药了!欧阳慧茹清亮的眼瞳暗了暗,默默放下药碗,忽然转头,视线如刀子般向江映月剐去。

    “贱婢!你给本宫跪到殿门口去!本宫待会儿再收拾你!”指着江映月厉声呵斥,欧阳慧茹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显是被气的不轻。一场游戏,却影响了父皇的情绪,令他不肯吃药,她心中郁气难平,却又颇为自责,一股脑儿的将怒气全撒在江映月头上。

    对这个女人,她真的是越来越难以容忍了。离她的死期仅有三个月,她却快等不及了。

    江映月还是头一次被欧阳慧茹指着鼻头辱骂,心中暴涌起一股戾气,却又很快抑制住,默默磕了一个响头,顶着一脑门的鲜血跪到殿前的空地上。

    这是她自进宫以来最狼狈的一次。但是,碰见欧阳慧茹,她没有最狼狈,只有更狼狈,她目前显然还没有这个认知。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