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54、冲动一吻
    江映月一离开,完颜不破也遣走了殿内所有宫人,留待两人单独相处。

    待宫人相继退走,欧阳慧茹收了脸上的厉色,笑盈盈的看向完颜不破,再次举起药碗,“父皇,您该喝药了。”

    完颜不破深深睇视她一眼,并没有去接碗,而是缓缓闭上了眼睛,眼一闭上,那鲜血淋漓的伤口却又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中,刺痛着他的神经,令他额角青筋毕露。他猛然睁眼,厉声呵斥,“把药端下去!不要放在朕面前!”

    “父皇!您还是我的父皇吗?怎么这般妇人之仁?听皇祖母说,您从小各处征战,历经杀戮和血腥,还曾生啖敌方部落首领的心脏以获得他的力量。这样的事您都能干,怎么这会儿连一碗药都怕喝?”欧阳慧茹眼瞳晶亮,闪烁着点点怒火。

    完颜不破伸手,挥开药碗,逼近她,低声一字一句说道,“生啖别人的肉能和吞食你的肉相比吗?你是朕的宝贝,不是朕的敌人!”

    欧阳慧茹堪堪躲开他的大手,保住了碗里的药,又被他喷洒在腮侧的热气和暧昧的话语激的心脏狂跳,不知该作何回应,脸颊不自觉微微泛红。

    该死!现在不是你荡漾的时候!什么‘宝贝’?不过是长辈对晚辈的亲昵爱称罢了!你不要太自作多情了!你爹还叫你‘宝儿’呢!

    欧阳慧茹闭眼,不与他火热的视线相对,内心不断告诫自己不要沉迷,不要沦陷,这才渐渐恢复了淡然的表情,再睁眼时,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完全沉寂下去,看不出丝毫情绪。

    睇见小丫头这么快就抑制住了情绪,完颜不破眼里滑过失望,却又为她的冷静和理智喝彩。面对自己的逼近,面对破土而出的禁忌之情,她的抗拒和压抑在他的预料之中,因此,除却少许失望,他并没有多么难受。他可以继续等待,直至小丫头不再是太子妃的那天再戳破也不迟,这样,她便无需承受这份感情带来的压力,只需安心的站在他身侧,接受他的保护既可。

    但是,对待这份突兀而悖德的感情,她尚且能理智的分析利弊,进而做到控制心绪以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为何却又明知药引是假,还要一意孤行呢?为了打压江映月,她就这样不惜一切,甚至是自残身体?!

    这样一想,完颜不破抿唇,为小丫头的轻率和冲动而恼怒起来,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瞥一眼她手里的药碗,冷声开口,“把药端走,不要让朕说第二遍!朕真不知道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你平时不是很聪明吗?怎么会相信这样荒谬的药方?竟然想也不想便采纳了,还执意割自己的肉,难道满宫的仆役都是死人吗?恩?真是愚蠢!”

    愚蠢?自己辛辛苦苦一场,泪水,汗水,血水都为他一人流尽了,竟然只换来‘愚蠢’两个字,欧阳慧茹是真的伤心了,伤心过后,胸中也涌起一股怒气。

    “我愚蠢?难道我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为一个药引而和江映月去争辩,把病重的你放在一边不管?宫人们会如何看我?这个尚且不论,我若迟疑一秒,你便多受一秒的苦楚,我怎么忍心?这个药方我不能不用,真要割肉做引,你也只能喝下我的血肉,旁的浊物都不能入口!”

    最后一句不小心泄露了自己超乎寻常的占有欲,欧阳慧茹语气不自然的停顿下来。她微微敛下怒火翻腾的眼瞳,再次把药碗往完颜不破身前一递,强硬的说道,“这药你一定要喝!”

    小丫头的眼瞳因灼灼的怒火而散发着璀璨的光芒,玉白的脸颊也被气的绯红,整个人冶艳到了极致,令完颜不破有些目眩神迷,移不开视线,恍惚的心神刚清醒过来,却又被她最后那句独占宣言给重击了一下,心脏抑制不住的狂跳起来。

    你怎么能这样撩拨朕的心?每当朕以为已经爱你到极致的时候,你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你值得朕爱你更多一点!你叫朕该怎么待你?嵌进朕的身体,化为朕的骨血好不好?

    强力镇压着内心不断翻涌的爱意和悸动,方才的那点恼怒早就烟消云散,完颜不破垂眸,掩去眸子中不同寻常的炙热,瞥一眼几乎快伸到自己鼻端的药碗,唇角一勾,语带戏谑的反问,“一定要喝?若朕不喝呢?”

    这是挑衅?自己怒火高涨,对方却还有心调侃,仿佛笃定了自己不能拿他怎样,而且,该死的,她这么劳心劳力究竟是为了谁?

    心中一阵阵替自己不值,欧阳慧茹最后一点理智也被怒火焚烧殆尽。她瞥一眼盯视着自己,神态悠闲的父皇,忽而勾唇冁然一笑,举起药碗,狠狠灌下一口便对准了他的薄唇。

    没料到小丫头炸毛后竟然会做出这种惊人之举,完颜不破愣了愣,待到对方的舌尖霸道的伸过来,强硬的撬开他的齿缝,他才乍然回神,瞳孔剧烈收缩一下,想也不想便启唇,迎上那灵巧的小舌,同时也咽下了那苦涩的药汁。

    两人的舌尖不自觉交缠,欧阳慧茹的眼瞳迷蒙了一瞬,立时又恢复了清亮,待到父皇咽下药汁,她连忙从这一吻中抽离,跪在床边,重重磕了个头,脸色煞白的说道,“父皇执意不喝,儿媳只能以口哺药。父皇昏迷不醒时是万不得已,事急从权。父皇清醒了,便体谅一下儿媳,否则,儿媳真不知该如何自处。方才一时冲动,冒犯了父皇,还请父皇降罪!”话落,她又连磕了三个头,这是她第一次对完颜不破行如此大礼。

    心中不断懊恼着自己没头没脑的举动,欧阳慧茹心脏揪紧,不知道父皇会如何看待她,会不会觉得她举止轻浮,犯上作乱?

    想到这里,她眉头狠狠一皱,心中忐忑难安。她不想因自己的失误而导致父皇厌弃她。她确实爱着父皇,方才那下意识的行为已经让她明悟,却也知道这份爱她要不起。如此,便好好珍惜这最后一段时光,留待这份爱日后慢慢沉淀。但愿父皇不要察觉她的感情,让她保留这个苦涩却又微微泛甜的秘密。

    久违的‘儿媳’又萦绕在自己耳边,刺痛着自己的耳膜,生生将两人的距离拉远,看着瞬间又抽身而去的小丫头,完颜不破扶额,深感挫败。一时像只张牙舞爪的小兽,一往无前,一时又像只胆小的乌龟,原地退缩,小丫头总是这样变化多端,让他又爱又恨!

    方才的匆匆一吻意味着什么他极为清楚,丫头爱他,却转眼编起瞎话,企图蒙混过关,这种举动真是笨拙,却又可爱到了极点,让他本想戳破她心思的想法瞬间淡了。其实,偶尔引逗这样的丫头,看着她种种直白却可爱的举动也是一大乐趣!而且,她是汉人,必定无法接受这份突兀的感情,总得需要一段时间来思考沉淀,她还只有十七岁,能做到现在这样镇定自若已是极不容易了。罢了,她爱逃避便逃吧,她年岁还小,正该过的无忧无虑,这种悖德的压力只朕一个人承受就好,待朕清除了一切阻碍,她只需安安稳稳的接受朕的感情!

    无奈的忖度,完颜不破伸手,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你起来,你也是为了朕的身体着想,何罪之有?朕知道你性子直,脾性拗,但气急了也该有个分寸,岂可做出这种轻浮之举?你将太子置于何处?幸而方才殿内无人,这次便罢了,若再有下次,朕一定重重治你的罪!”说完这一大段违心到了极点的话,睇一眼小丫头明显松懈下来的表情,他嘴唇微微一勾,伸手道:“药碗拿来,朕喝。”

    且暂时安安小丫头的心,免得把她吓跑了。今天竟然又意外得到一吻,便算作对朕的补偿吧。完颜不破苦涩的暗忖。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他可以强取豪夺任何他看上的东西,却半点不敢强迫眼前这人,只因对方皱皱眉头都会令他心痛。

    “父皇请喝药。”

    暗地审视完颜不破表情,没在他脸上发现异色,欧阳慧茹心中稍安,恭敬的将药碗奉上,内里不由对自己以往大胆肆意的行事作风深感庆幸,又极为意外父皇对她的容忍度。方才的举动,足够治她个欺君犯上之罪,让她死上一百次,父皇却只三言两语便轻轻放过。看来,还是被她舍身割肉的孝举给感动了,如此,这次她虽然受了点伤,实际上却赚大了,相当于有了一块隐形的免死金牌,对日后和离大有裨益。

    想罢,欧阳慧茹懊悔不已的心情立刻好转起来,不得不说,她这种粗神经和豁达的心性也是她在异世能混的风生水起的一大助力。

    完颜不破几口喝完药,将碗递回去,意味深长的说道,“丫头做任何事朕都能够包容,丫头尽可以相信朕,有事无需闷在心里。记得,朕永远是你的依靠。”

    欧阳慧茹心跳紊乱了一秒又立刻平复下来,不以为意的低应一声。永远的依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才是永远的依靠,而完颜不破,终将与她渐行渐远,若日后再相见,惟愿他还当她是一个亲近的后辈,不要疏远她,厌弃她。

    从丫头的脸上看出了不以为然,完颜不破心中的挫败又加深了一层。

    还是不肯向朕述说,也不肯向朕求助吗?你一个人如何与江映月那条毒蛇周旋?罢了,随你的意吧,朕自会保护好你,但愿日后你能明白,朕会是你一辈子的依靠。揉捏着眉头,完颜不破疲惫的暗忖。

    看出他的疲惫,欧阳慧茹心里不舍,连忙柔声劝道,“父皇,您累了,快躺下睡一觉,休息好了,病也好的快一点。”话落,她扶着完颜不破在床上躺好,又替他掖好被角。

    被丫头强行摁倒在枕头上,完颜不破有些哭笑不得,却很是顺从的闭眼。有珍爱之人的陪伴,警惕性极高的他没几刻钟就陷入了酣睡,往常紧绷的面容显得极为平静。

    待完颜不破睡着,欧阳慧茹轻手轻脚的退出内殿,招来安顺守在门口,略略嘱咐几句便朝殿外走去。

    江映月此刻还跪在殿外等着她呢。早在被逼割下那四钱肉开始,她就想好了,血债自然须血来还,且还要百倍千倍的还!费了她这么多的精力,做了这许多铺垫,现在,该是偿还的时候了!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