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64、奋力一搏
    安顺和鄂其瞥一眼太子,心里明了他方才所为,面上却不显,只再次开口,提醒众人接旨。

    众人齐齐下跪,表情毕恭毕敬。这定是嘉奖太子妃侍疾有功的圣旨和懿旨,双旨齐到,赏赐肯定非常丰厚。

    宫人们边听着圣旨里冗长的对太子妃的溢美之词,边各自猜度着赏赐为何。

    在这个时候,太子暴怒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暗暗懊悔自己方才失控的行为。若他真的伤了欧阳慧茹,他该怎么向父皇和皇祖母交待?还有欧阳靖宇,定也不会让他好过。他们的诘问和申饬只会让他的处境更加艰难。

    仔细一想,没了欧阳慧茹,没了欧阳家,他确实寸步难行,这样的认知让太子万分难堪,心中的怒火没有熄灭,反而被压进心底深处,灼伤着他的五脏六腑。

    欧阳慧茹和别人一样,也以为这两道旨意不过是普通的嘉奖圣旨,直至听到最后,太后和皇上竟然把执掌六宫的权利给了她,她才悚然一惊,表情惊讶的抬头。

    在她想方设法与太子和离之际,太后和父皇竟然把这样的重任颁给她,她心中顿觉非常愧疚,压力也随之而来。不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她在宫中一日,便会认真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太子妃,请您接旨。”安顺见她表情怔忪,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笑眯眯的提醒道。

    欧阳慧茹回神,连忙跪下磕头谢恩,而后双手高举过头,恭敬的接过安顺和鄂其递过来的两道旨意。

    待宣旨的两拨人相继离开,欧阳慧茹站起身,转脸朝身侧表情阴郁的太子看去,笑盈盈的问道,“太子,我方才问你的话,你想清楚了吗?没了我欧阳家,没了我欧阳慧茹,你是个什么东西?”

    太子脸色涨红,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双拳紧握却不敢再次行凶,只因,欧阳慧茹身后的禁卫们正眼含戒备的盯着他,右手俱都置于刀柄上,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显然,他们不会因为他是太子而对他留情。

    这些禁卫只听命于帝王,他们的态度,就代表着帝王的态度。他们眼里只有太子妃,没有太子,完颜z隐隐了悟,太子妃在父皇心中的地位,已经远远凌驾于他之上。

    见完颜z额头青筋暴凸,却愣是忍住了怒火,没有再度失控,欧阳慧茹微微一笑,加大了刺激,“说到底,完颜z你的太子之位还不是要靠我爹的支撑才能坐稳?没了我爹的支持,这些日子以来,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储君之位正岌岌可危?看看屋内那张崩塌的木桌,没了我欧阳家,你的下场绝不会比它好多少!哼!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能容忍我?你给我记好了,是我欧阳慧茹一直在容忍你!”

    她伸出葱白的指尖,毫不客气的指着太子的鼻头,轻蔑的说道。

    太子暴怒,眼睛血红,表情极度狰狞,咬牙上前两步,欲擒欧阳慧茹的胳膊,却被一名禁卫用刀尖抵住了胸膛。

    “皇上有令,擅动太子妃者,杀无赦。”那禁卫语气平淡的开口,面对储君依然镇定自若,态度强硬,其展露的气势绝非一般禁卫可比。

    欧阳慧茹奇怪的瞥那禁卫一眼,觉得这一队禁卫仿佛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

    欧阳慧茹的感觉没错,早在回宫前,她身边的禁卫就全被完颜不破换成了暗卫,明里一组,白日寸步不离的跟随,暗里还潜伏着一组,负责日夜监护,把她周身看管的密不透风。

    太子瞪视着抵在自己胸膛上,不停闪烁寒光的刀尖,目眦欲裂的狠声问道,“父皇有令?孤可是太子!”

    “皇上有令,擅动太子妃者,无论身份,一律杀无赦。”那禁卫板着脸,把话补充完整。

    太子默然,脑袋如被重锤轰击,一阵阵剧痛,险些昏厥过去。

    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欧阳慧茹冷冷一笑,“完颜z,若你忍不了我,我衷心给你一条建议,回去写一份和离书,盖上你的太子大印,我二话不说立马离开毓庆宫。”她表情相当认真,显然不是在说气话。

    和离?想得美!孤不但要利用你欧阳家的权势登上帝位,还要把你拴在身边折磨一辈子,让你生不如死以偿还这些时日你对孤的羞辱!完颜z揉捏抽痛的额角,脑海里闪过这个恶毒的念头,面上露出一抹志得意满的诡笑,甩袖大步离开。

    再待下去,他就要被虎视眈眈的禁卫们瞪成筛子了。

    你也只能靠这种低级的阿q胜利法来找回尊严了!看见完颜z的诡笑,欧阳慧茹不用猜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没有激得完颜z和离,她并没有失望。她老早就知道,要想和离,只能靠非常手段,此刻的完颜z哪怕用绑的,也会把欧阳家和他绑在一起。

    “江映月,你给本宫听好了,进了毓庆宫,你便给本宫老老实实的趴着!若还像在骊山行宫时那般偷奸耍滑,玩弄手段,就不是八十鞭子那么简单,本宫活剐了你!”

    撇下狠话,欧阳慧茹轻蔑的睨视江映月一眼,施施然离开。她知道,她越是狠戾的警告,越能激起江映月心中的仇恨,促使她立即展开报复。她要的,就是她快些行动起来,如此,她也好施展她的和离计划。

    果然,欧阳慧茹一离开,本还死气沉沉的江映月忽然暴怒起来,一把甩上房门,狂砸屋内的摆设出气。

    邢芳兰跪在地上,默默看着她发泄,待她累了,停下来休息时,才缓缓开口劝道,“主子,您消消气。欧阳慧茹此人手段狠辣,说过的话一定能够做到。您日前刚在她手上吃了大亏,这会儿她又统摄六宫,权利巨大,连完颜z都要退避一射之地,您此时还是小心谨慎些好。咱们先在毓庆宫里站稳脚跟,日后再徐徐图之。”

    “徐徐图之?”江映月颓然的坐在榻上,喘着粗气低声呢喃,忽而怪笑了一声,道:“怎么徐徐图之?完颜z很快就要被废,你我上了他的贼船,哪里还有时间徐徐图之?恐怕到时连命都难保!”

    “怎么会?完颜z只是地位不稳而已。您既然来了,便多多劝解他与欧阳慧茹打好关系,拉拢欧阳靖宇。有欧阳靖宇支持,又有您暗中辅佐,他一定能够坐上帝位。”邢芳兰对主子的能力很有信心,俨然把她和欧阳靖宇相提并论。

    江映月嗤笑,“正是因为欧阳慧茹,完颜z才会被废。你还不知道吧?完颜不破看上了欧阳慧茹,想要把她据为己有。你知道完颜不破的性格,他看上的东西,绝不会旁落。完颜z是欧阳慧茹的夫君,只这一点,他就死定了。”

    邢芳兰容色大惊,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这消息太惊悚了。

    “难怪欧阳慧茹今日一再刺激完颜z和离!难怪那些禁卫眼里根本没有完颜z,对他也敢动刀!主子,那咱们怎么办?要不,咱们把消息告诉完颜z,让他暗中处置了欧阳慧茹?”邢芳兰对江映月的话深信不疑,忧心忡忡的提议。

    “告诉完颜z?你想我们死的更快吗?那蠢货脸上可藏不住心事,保不准三两下便在完颜不破面前露了行迹,惹来杀生之祸。况且,以他的能力,你以为他斗得过欧阳慧茹?想暗中处置了欧阳慧茹,不要到头来被欧阳慧茹暗中处置了才好!”

    江映月掩嘴,笑容扭曲,言辞间毫不掩饰对太子的鄙薄和轻视。傍上太子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那怎么办?不如,咱们想办法出宫,去投靠太子吧?留下来别把命都送掉了。”邢芳兰瞥一眼地上散架的桌子,身子抖了抖。

    “我想方设法的进来,可不是为了一事无成,再灰溜溜的回去的!皇弟现在被认命为詹事府的少詹士,也上了太子的贼船。为了皇弟,太子绝不能倒!我不但要想办法保住太子,还要叫他平顺的登基,乖乖做我们姐弟的傀儡。”

    江映月表情极度不甘,垂头,静静思索起来。邢芳兰见状,乖顺的跪在一旁,屏声静气的等待。

    “你说,有什么办法能让一个男人对心爱的女人死心,且还会恨她入骨,恨不得她立时死了才好?”江映月抬头,阴测测的笑问。

    邢芳兰沉吟一会儿,低声道,“当然是红杏出墙,不守妇道。”

    “正是!”江映月点头,声音放的极低,呢喃道,“我这次不但要欧阳慧茹身败名裂,还要她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上!让她也尝尝绝望的滋味!”

    邢芳兰膝行几步,凑到她面前倾耳去听她的呢喃,表情紧绷,小心问道,“要诱欧阳慧茹出轨可不容易,主子想好该怎么办了吗?”

    “无需引?诱,只管布好局,弄出个既定事实就成。附耳过来!”江映月勾勾手指,命令道。邢芳兰立即侧耳。

    两人密谈的声音放的很低,几不可闻,片刻后,邢芳兰稍稍放大了嗓音,迟疑道,“主子,您这次动用的人力太大了,若事情出了差错,恐是不好收拾,咱们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人脉便算是废了。”

    “废了就废了,这些人能为了我们姐弟的大业而死,算是死得其所!用这么多人去换欧阳慧茹一命,值了!”江映月眯眼,冷声道。

    邢芳兰见她心意已决,满脸都是对欧阳慧茹刻骨的仇恨,知道再劝也没用,只得低头噤声,默默祈祷她们这次能一举成功。

    欧阳慧茹死了,太子算是暂时躲过了被废的风险,至于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兄弟们,便留待日后一个个处理掉。或许,‘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会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江映月摩挲下颚,冷冷忖道。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