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66、惊魂一刻
    欧阳慧茹和秦嬷嬷紧紧跟在碧兰身后寻找僻静的偏殿换衣服。

    太和殿只有在新年或重大国宴时才会启用,平时都空置着,少有人光顾,欧阳慧茹也是第一次在异世过年,当然也是第一次来太和殿,对这里的路径和布局都很陌生。跨过一道道门槛,路过一间间黑暗的房间,她心里有些警觉起来,暗自后悔没有带上禁卫一起出来。

    “碧兰,随意找个房间让本宫把衣服换下就是,再往里走,恐怕小雨会找不到本宫。”欧阳慧茹盯视走在前面,提着宫灯带路的碧兰,试探性的问道。

    “启禀太子妃,太和殿很多房间都空置已久,拿来换衣服并不合适。奴婢知道前面不远处就有一间房,因为环境清幽,地处僻静,时常被贵人们用作宴会时的休憩之所,里面摆设俱全,亦被打扫的非常干净,您去看看如何?”碧兰屈膝,缓声解释道,又随意推开一扇门,提起宫灯照明,让欧阳慧茹探看里面情况。

    欧阳慧茹大致扫一眼房内情形,果然像碧兰说的那样,除了空荡荡的墙壁再没有任何摆设,确实不方便换衣服。

    “那咱们走吧。”这人是太后身边的一等宫女,欧阳慧茹压下心中的怀疑,继续跟着她往里走。走到一处影影绰绰的花坛前,但见花坛旁边有一个房间已经亮起了灯,碧兰停步,推开这扇亮灯的房门,对欧阳慧茹屈膝道,“太子妃里面请。”

    欧阳慧茹神色莫测的睇视碧兰一眼,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房门前朝里四顾。只见房间布置的非常简单大气,一张软榻,一套楠木桌椅,一扇织锦屏风,屏风后面的墙上还挂着一幅非常巨大的飞瀑图,再无其它多余摆设。

    “这屋子怎得还燃着火盆和香炉?难道早就知道本宫会来此处换衣?”

    温热的香气从房里溢出,欧阳慧茹联想起古装电视剧里面那些被下熏香春?药的狗血镜头,心中一惊,连忙掩鼻屏住呼吸,退后几步,看向碧兰的视线锐利如刀。

    碧兰微微一笑,恭敬的解释道,“这间房原本就是供宴席中场,贵人们醒酒休憩用的。太和殿里这样的房间还有好几个,俱都在开宴前布置妥当,只等有人使用。您看,那处,那处,都是一样的。”

    碧兰指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偏殿,欧阳慧茹看去,果然见还有好几个如是亮着灯的房间。

    “本宫不爱这股香味儿,熏的人脑袋发晕,你带本宫去别的房间看看吧。”欧阳慧茹摆手挥去香味,皱眉说道。

    “好的,太子妃请随奴婢来。”碧兰带着欧阳慧茹挑挑拣拣,一连又看了好几个房间,脸上丝毫没有不耐的神色。

    除了墙上挂着的画作不一样外,这些房间俱都布置的一模一样,和现代的宾馆性质差不多,可见真是用来给客人休息用的。

    欧阳慧茹见碧兰态度恭敬,任劳任怨,只管提灯引路,并不多话,心中的疑虑稍微减轻,最后终于挑中了一个没有熏香,空气清新的房间。

    “就这间吧!空气好。”欧阳慧茹欣然开口。

    碧兰低头应诺,垂下的眼瞳微微闪动,心道:果然选中了不带异味的房间!主子真是对太子妃了解甚深。

    她再抬起头来时,语带轻松的开口,“如此,奴婢便去替您带小雨姑娘过来,这里道路曲折,奴婢恐怕她中途迷失方向。”

    “不必,咱们站在这里等着,她自会找来。”见碧兰要走,欧阳慧茹蹙眉,拦阻道。

    碧兰躬身应诺,只得陪太子妃站在寒风里等候。约莫过了一刻钟,小雨才终于找了过来,手里抱着一套正红色的礼服,身后还跟着一队禁卫。

    看见自己的禁卫跟来了,欧阳慧茹内里夸了小雨一声‘聪明’,接过礼服却没有进房换衣服,而是摁住碧兰的肩膀,让她熄灭宫灯,陪自己在房门外的阴影处又等候了一刻钟。

    禁卫们也隐入黑暗,一双双警觉的眼眸四处查探,显然与太子妃想到了一处。

    一刻钟过去,见确实没有可疑人员跟随过来,欧阳慧茹松开摁在碧兰肩上的手,低声道,“无事了,累女史陪本宫吹了会儿冷风。”

    太子妃真是警觉!想要设计到她,主子万分不易!碧兰心中感叹,脸上却丝毫不显,只摆出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对太子妃怪异的举动却也并不多问,只低头受宠若惊的答道:“哪里”。

    欧阳慧茹审视她表情半晌,这才微微点头,收回摁在她肩上的手。碧兰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举起手里熄灭的宫灯道:“灯油没了,请太子妃容奴婢去换盏宫灯过来。”

    “不必,房间里有蜡烛,你待会儿在宫灯里插支蜡烛也是一样。”欧阳慧茹微笑婉拒,朝秦嬷嬷和小雨看去,嘱咐道,“我进去换衣服,外间昏暗,又没了宫灯照明,恐女史一个人会害怕,嬷嬷和小雨便留下陪她吧。”

    欧阳慧茹向来习惯自己打理衣物,并不需要人伺候,又对眼前这碧兰有种直觉上的警惕,因此留下秦嬷嬷和小雨监视。

    眼前的场景多么类似于电视剧里常播的那种‘换衣被外男闯入,清白尽毁’的狗血桥段?方才那些熏香又多么类似于‘换衣被下春?药,迷糊中与外男苟合’的烂俗剧情?

    欧阳慧茹越看碧兰越是可疑,心里不由万分警惕。若是真的不小心被泼了以上两盆狗血,满朝文武就在前殿,此事定然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扬开,她就不用和离了,而是直接被休弃,被休弃也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皇室不容她这个污点存在,下旨赐她一条白绫或一杯鸩酒。

    想到这里,欧阳慧茹眸子一眯,慎重开口道,“嬷嬷,小雨,好生陪着女史。”话落,又朝守在房门十步开外的禁卫们嘱咐道,“仔细看着,切莫让人靠近房门半步。”

    随行的人俱都点头应诺,面容冷肃,欧阳慧茹稍稍放心,跨进房门后在房里监视一圈,发现没有地方可以藏人,这才把门反锁,准备换衣。

    听见房门内传来落锁的响动,碧兰低垂的眼瞳中闪过一抹如释重负,心道:成了!

    欧阳慧茹把干净的礼服搭在屏风上,自己躲进屏风后,快速脱下身上的衣物。但由于这是冬天,又是参加新年晚宴,身上的礼服非常繁琐厚重,光是拆开层层叠叠缀满珠宝的上衣就花了她不少精力。

    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纯白单薄的亵衣,欧阳慧茹冷的缩了缩肩膀,正要伸手去拿干净衣服替换,屏风后悬挂的巨幅画作突然簌簌作响,她悚然一惊,连忙回头,却已经晚了,一只大掌忽然伸过来,捂住她的嘴,将她一把拉进了画作后面遮掩的一个小暗门里。

    暗门喀拉一声合上,从里面看竟然是严丝合缝的一堵墙,丝毫看不出门存在过的痕迹。同理,若人在外间,哪怕掀开画作仔细探寻,亦是很难发现这道机关的。

    欧阳慧茹心头惊骇,剧烈挣扎起来。

    “美人儿!真是绝色美人儿!”一道猥琐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继而来人放开捂住她嘴的手,在她身上摸索起来。

    是卫王!欧阳慧茹一听见声音便知晓了来人的身份。她千防万防,就是没有防备这间房里会有一个暗室,且暗室里还早先就藏了个人进来!真是大意了!

    欧阳慧茹勾起一脚踹向身后卫王的膝盖,跑到进来的那堵墙边寻找开关,并大声拍打墙面呼救。

    “哈哈,叫啊!只管叫!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这里只有本王知道!美人儿能来到这里,就是咱俩的缘分!”卫王被踹中,却仿佛不知道疼痛一样,大睁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癫狂的叫嚣。

    “皇兄,我是太子妃呀!”看见卫王手里拽着一个小小的鼻烟壶,鼻孔还沾满了某种白色粉末,俨然一副吸了毒,失了心智的模样,欧阳慧茹心脏紧缩,连连大声提醒。

    她方才试过了,这暗门没法打开,好像需要拉开某种机关,但是情况紧急,根本不容她去细细搜寻,这里的墙壁也很厚重,外面很有可能像卫王说的那样,听不见她的呼救。待到外面的人发现异样进来查看,再想办法把她弄出去,她定然早就出事了。不行,她要自救!

    越是危急关头,欧阳慧茹越是冷静,她环视房间,搜寻着可以用来防身的工具。

    “什么太子妃?你明明是本王的美人!”卫王丝毫不给她反应的时间,不待她看清房内摆设,已是边淫?笑边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嘴里浪?荡的叫嚷着。

    卫王虽然性情淫?靡,却没有因此而荒废一身好武艺,再加上他受药物刺激,神智十分亢奋,下手便没了轻重,三两下擒住欧阳慧茹,把她摁倒在榻上胡乱的亲吻起来,双手还不停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把她如玉的肌肤捏的青紫一片。

    亵衣本就轻薄,不到半刻钟便被撕扯成了碎片,被卫王胡乱扔到地上,欧阳慧茹只剩下一件衣不遮体的肚兜。

    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纤浓合度的精致酮体,卫王眼里淫?光大盛,动作更加粗鲁,转而伸手朝下,去扒拉她的裙裾。还好裙裾厚重,一时半会儿扒不下来。

    欧阳慧茹起初还剧烈挣扎着,待到亵衣被剥光,卫王眼见着就要失去理智,她突然停下挣扎,深吸了口气,樱唇凑近卫王耳畔,娇媚的蛊惑道,“大王,强迫人家有什么意思?这种事自然要两厢情愿才美妙呢。您放开人家,让人家来伺候你好不好?”

    边说,她边轻轻在卫王耳畔吹气,双手主动在卫王身上游移,撩拨着卫王的敏感地带。

    她在现代时本就感情生活丰富,调?情的手段比起荒淫的卫王有过之而无不及。卫王很快就被她撩拨的连连喘气,脖子高高扬起,身体不停轻颤,竟是沉迷在她的手上,忘了动作。

    欧阳慧茹见状,眸子一暗,忽而一只手伸到背后,抓起软榻上的玉枕便朝卫王头上狠狠砸去。

    卫王还在享受当中,半点没有防备,当即被她砸的头破血流。

    “贱人!竟然骗本王!好啊!本王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心甘情愿!这颗红丸是本王的珍藏,今儿便宜你了!”吸食了太多不明药物,卫王哪怕头上血流如注也没有昏迷过去,反而更加癫狂,擒住欧阳慧茹的下颚,从怀里掏出一颗火红色的药丸塞进她嘴里。

    红丸?传说中的顶级春?药?欧阳慧茹心中惊骇,疯狂的摇头,想摆脱卫王的钳制,把红丸吐出来,但她动作越激烈,药丸就越往她的喉咙深处滑去,很快便滑进了她的胃里。

    卫王癫狂的大笑,压在她身上,一双充斥着欲?望的血红双眼紧紧锁定她的表情,等待着药效发作。听说服用红丸之后的女人个个会化身吸食男人元阳的精怪,与其交合的滋味噬魂销骨,令人欲罢不能。卫王心痒难耐,表情更加郁躁。

    眼前的人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就是一头禽兽,被禽兽凌虐,还要受药物所控与之苟合,欧阳慧茹只略略一想便感觉生不如死。眼里快速闪过一抹决绝,她的手悄然滑向凌乱不堪的发间,拔下一根金簪,猛然暴起,毫不犹豫向卫王脖颈刺去。

    金簪扎进肉里,无声无息,抽出来时干净利落,连血花都没带起一滴。卫王白眼一翻,缓缓向后仰倒。

    欧阳慧茹看着他从软榻上栽倒下去,半晌没有爬起,知道警报解除,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神情怔忪。金簪入喉,她不知道卫王还有没有存活的机会,但是她知道,她要活着!且一定要活到最后!

    疑似暗桩的宫女、无人知晓的宫廷暗室、预先被引进暗室的卫王、令人发疯的白色粉末、前朝秘药红丸,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昭示着,只有前朝公主江映月才会有这样的手笔!

    江映月,你给我等着!若不亲手杀了你,我誓不为人!欧阳慧茹从怔楞中回神,盯着手里沾满鲜血的金簪,表情狰狞。

    同一时间,暗门被人从外面轰然踢开,完颜不破焦急的冲了进来,看见神色异常,衣不遮体的欧阳慧茹,面上一沉,闪电般冲了过去,一把将她搂入怀里。

    江映月,若朕的丫头有什么差池,朕要把你碎尸万段!他杀气四溢的暗忖。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