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73、请旨晋封
    丞相一进乾清殿,便和完颜不破关起门来密谈了小半个时辰。期间,君臣把各自知道的情况拿出来互相商讨,制定对敌策略,完颜不破见丫头竟然第一时间便把真相告诉了丞相,心里酸涩的不行,言谈间频频散发低气压,使丞相压力巨大。好在他以为皇上是因为逆贼作乱才心绪不稳,并没有多想。

    欧阳慧茹一觉醒来,听秦嬷嬷说欧阳老爹已经到了,正与完颜不破在大殿密谈,心里一凛,立时高度紧张起来。她生怕完颜不破把俩人的事告诉老爹。女儿竟然与公公产生了禁忌的感情,老爹肯定会深受打击,她哪怕出了宫也别想消停了,少不了得天天接受再教育。

    想到出宫后悠闲的生活没了,天天要在完颜不破和丞相的夹缝中度日,欧阳慧茹颓然的躺倒在软榻上,深感怨念。

    正在此时,安顺进来了,给欧阳慧茹行了个礼,轻声说道,“娘娘醒了?皇上让奴才来告诉您一声,他和您大婚的事待到逆贼伏诛后再与丞相提,具体什么时候,他全听娘娘的,娘娘届时心中有了章程,千万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嗯,本宫知道了。”欧阳慧茹勉力抑制住话语里的惊喜,平淡的挥退安顺,待安顺一离开,高兴的在榻上打了两个滚。

    不要怪她鸵鸟心态,她确实不想当皇后,皇后虽然名头好听,却也不过是众多后宫女人中的一个,境遇与那些嫔妃们同样可怜。想拒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向完颜不破开口,她只能先拖着,走一步看一步。在宫里不停的与江映月斗智斗勇,来回攻防,她太疲惫了,急需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憩。

    秦嬷嬷见主子兴高采烈的,误解了她是在为日后嫁给皇上而欢喜,不由上前几步,忧心忡忡的开口,“小姐,您打算怎么向丞相开口?这样的事儿丞相恐怕一时接受不了,您到时少不得要吃一顿家法!”

    “家法?会吃什么家法?”欧阳慧茹翻身坐起,好奇的问。

    “估计是跪三天祠堂或是打一顿藤条。”小雨皱着一张脸,嘴里说着,脸上已经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欧阳慧茹缩了缩脖子,心里有些发憷,但转眼又把这种情绪抛开。人百分之八十的烦恼都来源于未发生的事,她何苦为了未发生的事伤神?她现在只要等着欧阳老爹来接她出宫享福就好。虽然江映月没被她弄死,却也只能苟延残喘了,有完颜不破和欧阳老爹这两个boss级的人物接手,她还担心什么?

    这样想着,她心情又飞扬起来,所有杂念霎时被她统统甩掉,一心只向往出宫后无拘无束的美好生活。

    乾清殿正殿里,密谈快要结束,完颜不破把昨晚和今早的事简单向欧阳靖宇叙述了一遍,并拿出了和离圣旨,忐忑的等待他的反应,只希望他不要迁怒自己,对自己产生怨怼就好。

    若说以前完颜不破对欧阳靖宇是敬重,现在则是十二万分的敬重,谁叫他日后是他的岳丈呢?不敬不行啊!

    欧阳靖宇双手接过圣旨,心里惊喜万分,面上却丝毫不显,哪里有完颜不破想象中的半分怨怼?他和女儿的心思是一样的,只要能和离,管他什么名誉不名誉,自己活的痛快才是真的,他欧阳靖宇的女儿,日后还愁嫁吗?他这回定然要替女儿挑一个老实本分的良人。

    完颜不破是不知道丞相的想法,若是知道,立马就会与他君臣反目,并把欧阳慧茹锁在宫里不准回去。

    两人心思各异的从正殿走出,迎面就碰上匆匆寻过来的欧阳慧茹。

    “爹!”见着欧阳靖宇,欧阳慧茹高兴的大喊一声,冲过去搂着他的胳膊撒娇,亲热的不行。

    终于能把女儿接出这吃人的深宫,丞相也非常激动,反搂住欧阳慧茹,一迭声儿的唤着‘宝儿’,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生怕她掉了块肉似地。没法,上回女儿割肉的事真把他吓住了,更加坚定了他‘宫里不是人待的地儿’的想法。

    父女俩久别重逢,好一通亲热,直接把完颜不破晾在了一边当透明人。看着自己的丫头被丞相搂在怀里‘心肝,宝贝,肉’的直叫唤,完颜不破的脸色比锅底还黑,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酸气。他从不知道丫头竟然与丞相这么亲,简直比对他还亲。还有,丞相叫的那都是些什么?心肝?宝贝?他都没这么叫过他的丫头!

    “好了,你们父女俩要叙旧也不急于一时,回家以后还可叙个够。”完颜不破轻咳一声,出言宣示自己的存在感,并稍微上前两步,不着痕迹的插?进他们父女中间。

    “是了,皇上提醒的是。宝儿,你赶紧去毓庆宫收拾东西,爹带你回家。皇上,微臣就不叨扰您了,这就告辞。”被皇上一提醒,丞相立时归心似箭。

    本想留丫头与自己吃顿午膳的完颜不破顿时被噎住了,依依不舍的朝欧阳慧茹看去。

    不想,欧阳慧茹竟也朝他屈膝行礼,十分干脆的开口,“父皇,这是慧茹最后一次叫您父皇。慧茹已经不是皇家儿媳,不能久待宫中,这便与爹爹收拾东西回家。父皇您日后多保重。”

    丫头这幅迫不及待要离开他的模样让完颜不破心里非常抑郁,想把她拉进怀里亲亲她令人又爱又恨的小嘴,可当着丞相的面又不好造次,只能从鼻孔里憋出一声,“嗯,去吧。”

    得到应允,欧阳慧茹眼里露出几分急切,留下老爹陪完颜不破叙话,自己则调头往毓庆宫走,准备去收拾东西,走出两步,忽然又转回来,面带羞赧,试探性的问,“皇上,我的嫁妆能全部带回家吗?”

    心里本来还有些抑郁难言的完颜不破霎时被她财迷心窍的小模样逗笑了,大方的挥手道,“何止你的嫁妆,以往朕和太后赏赐的东西你都可以带走。”

    欧阳慧茹早就对原身的小库房觊觎良久,想着和离了就能坐拥宝山,不愁吃穿,一世无忧,心里就美滋滋的。见父皇一句话,自己就梦想成真,竟忍不住心中喜悦,忘情的在原地蹦q了一下。待反应过来自己失态,立刻敛了惊喜的表情,吐吐小舌,逃也似的离开了。

    见她这般可爱的样子,完颜不破又是一阵朗笑,心情霎时大好。

    欧阳靖宇本来有些尴尬,女儿能与太子和离已经不容易,嫁妆他完全就没想着开口去要。当然,不是怕皇上不给,皇上还不至于克扣他那点东西,只是拉不下那个老脸来,没想到女儿比他彪悍多了,还是往年未出嫁时那副莽莽撞撞,没心没肺的样儿,可爱至极。想着日后女儿又能常伴他左右,他的尴尬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陪着皇上朗笑起来。

    “对了,皇上,微臣有一个请求,希望皇上同意。”想起毓庆宫里的一对狗男女,丞相收起笑容,严肃的开口。

    “什么事?丞相但说无妨。”完颜不破扬扬下颚,温和的开口。

    “小女顽劣,竟然对江氏犯下那等罪孽,致使太子痛失子嗣,虽然小女已经自请和离以作惩戒,但是微臣心头着实过意不去,斗胆,想给江氏请旨,要一个太子妃之位。”丞相言辞恳切,话语里满满都是对太子和江映月的愧疚之情,丝毫让人看不出他对两人恨到了极点,真真是一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

    完颜不破垂眸沉吟,半晌后拍打着丞相的肩膀低笑起来。丞相迎上他了然的视线,亦是微微一笑,神色坦然。

    丞相这招反击真是又快又狠。试想,一个婢女出生的女人如何有资格当太子妃?太子妃可是未来的一国之母,没有十足显赫的身世弹压,谁也不要妄想能坐稳那个位置。太子身边的正妃竟然是这等卑贱之人,满朝文武哪个不是眼睛雪亮?立时便会明白,皇上这是借抬举江氏来打压太子,太子的储君之位算是坐到头了。

    一道圣旨勒令太子与丞相之女和离,一道圣旨晋封一个贱妾为太子妃,这两道圣旨就是明晃晃废太子的信号,消息一传出去,在朝堂上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当然,有第二道诡异的圣旨垫后,欧阳慧茹和离的事反倒没那么打眼了。

    想着如此一来,转移了众人视线,丫头回家后也能过上两天清净日子,完颜不破只略作思考便答应下来,领着丞相再次回到大殿,抬手快速挥就一份圣旨。

    这道晋封太子妃的圣旨没有任何溢美之词,几乎算得上是大金有史以来最简陋的圣旨,只一句‘赐江氏太子妃之位’便算是完事了,敷衍和讽刺的意味儿非常浓重。

    君臣两个轮替着把这份寒碜到极点的圣旨检视一遍,脸上的表情却都很是满意。完颜不破微微一笑,拿起玉玺盖印。

    “皇上,这份圣旨,微臣愿意亲自拿到毓庆宫宣读。江氏今天遭罪,全怪小女顽劣,若能弥补她一二,是微臣的荣幸。”欧阳靖宇躬身,诚恳的要求。

    完颜不破乜他一眼,心里明白他这是在护短,想亲自给女儿找回场子。自己的宝贝,自己当然也要亲自护着,不能总是劳烦岳丈,完颜不破点头,温声道,“朕与你一起,顺便送丫头出宫。虽然丫头与太子和离了,但在朕心目中,她永远是大金皇室中人,还望丞相日后不要拘谨,不要生分,允丫头随时回宫来看看朕和太后。我们都是真心喜欢她。”

    完颜不破情真意切的恳求未来岳丈,生怕丫头一回去便被岳丈拘在家里。他现在几个时辰看不见丫头就心慌意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已经不能概括他对丫头刻到骨子里的眷恋。

    丞相见皇上表情真挚,显是对宝儿真心喜爱,心里十分受宠若惊,连忙满口答应下来。和离了还能得到皇上和太后的庇护,这对宝儿的将来也是极有好处的。丞相暗忖。

    于是,这未来的两翁婿心思南辕北辙,却气氛极为融洽,相携往毓庆宫走去。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