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阁 > 其他小说 > 天后PK女皇 > 75、吻别父皇
    欧阳慧茹一行人走近宫门口,远远就看见太后早已等候在门边,正朝他们看过来。

    “太后,慧茹不孝,铸下大错,如今已不是皇家儿媳。辜负了太后的期望,慧茹在此给太后磕头请罪了。”看见满脸慈爱笑容的太后,欧阳慧茹快步上前,重重给她跪下。

    “快起来。哀家的小茹不是那等不知分寸的莽人,今日你所为,哀家相信背后肯定另有隐情,待到往后真相大白,哀家定然要为小茹讨要一个公道。”

    见自家儿子满眼心疼,太后连忙伸手拉欧阳慧茹起身,言辞笃定的说道。这背后的隐情太后如何能够不清楚?贪狼果然早已潜伏在皇儿身边,若不是有小茹三番两次的搅局,并提醒皇儿提高警惕,这个女人如今可就不是太子妃,而是后宫嫔妃了。

    真是好险!太后心中暗暗庆幸,对隐忍坚强的欧阳慧茹简直疼到了骨子里,更加笃信她是自己儿子的命定贵人,只恨不能立马就把她和儿子拴在一起。

    “太后!”欧阳慧茹被拉起来,感受到太后对她的全心信任,眼眶一红,哽咽了一声。

    “好了,傻孩子别哭!虽然你已经不是太子妃了,但是咱们皇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你日后可别与哀家生分了,记着三不五时常回来看看哀家,陪哀家说话。”太后摸摸欧阳慧茹的发顶,殷切的交待。

    太后最后一句话正合了完颜不破的心意,他克制住想上前拥抱丫头的冲动,语含七分不舍,三分强硬的开口,“正是,回去后可不要忘了朕和太后,过个两三日的就回来看看。”话落,他心中不大放心,又朝欧阳靖宇看去,沉声问道,“丞相,你说是不是?”

    “皇上说的是。做人不能忘本,皇上和太后对小女的厚爱,微臣和小女必不敢忘。”欧阳靖宇连忙躬身应诺。

    见完颜不破一副生怕自己远走高飞的紧张表情,欧阳慧茹心里的不舍被冲淡,眉眼一弯,脆生生的答道,“皇上放心,慧茹一定经常回来看您和太后,届时,就怕慧茹来的太过频繁,您们嫌慧茹烦!”

    被她逗趣的话给惹笑,完颜不破心情大好,朗笑道,“这话你可要记住了!朕还就怕你不来烦朕!”

    随行人员见皇上笑的欢愉,也纷纷陪笑,场面温馨而热烈,倒显得欧阳慧茹不是和离出宫,而是回家省亲一般。

    一行人又依依不舍的惜别了一会儿,眼见时辰不早,还是太后发话,催促他们归家。

    欧阳靖宇和欧阳慧茹再次给完颜不破和太后行了一礼,返身登上马车,缓缓朝丞相府驶去。

    完颜不破见马车开动,心头涌起强烈的不舍,禁不住往前走了两步,脸上愉悦的表情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改为冰冷和沉郁。

    似感应到完颜不破剧烈起伏的情绪,欧阳慧茹忽然掀开车帘,满含情意的明眸定定朝他看来,竖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指尖放到自己唇边轻轻一吻,而后朝他点过去,做了一个挥洒的动作,随即脸上绽开一抹娇俏的甜笑,如春花般明艳动人,迷的人直犯眼晕。

    完颜不破失神,漆黑的眸子闪过浓浓的痴迷之色。待他醒神,再看过去,丫头早已放下车帘,不见人影了。

    他垂头回忆丫头方才那个奇怪的动作,想着她情意绵绵的亲吻自己指尖,朝他指点过来,他脑袋里忽然闪过一抹灵光,新奇的忖道:丫头这是……这是在给他隔空送吻?

    此生头一回被人这般纯真而炽烈的示爱,他心跳狂乱,浑身如被热气熏蒸一般,燥热难耐。

    太后也看见了欧阳慧茹那个奇怪的动作,见儿子忽然露出一副情动的模样,她略一寻思,也立刻会意了过来。头一次见儿子如此感情外露,太后忽然起了戏耍之心,故作不解的开口,“皇上,方才小茹那是在干什么?为何亲吻自己指尖?”

    完颜不破狂跳的心略略平息,语气僵硬的答道,“鬼丫头又在淘气呢!”话落,他终究抑制不住内心巨大的欢愉,嘴角高高扬起。

    “哦?是吗?哀家还当她是在给皇上临别送吻呢。”太后语带戏谑的戳破事实,见儿子破天荒的露出赧然之态,古铜色的脸颊竟然微微泛红,她眼露惊奇,止不住仰头大笑起来。有这么一个知冷知热,知情识趣的妙人陪伴儿子,她可算是放心了。

    被自己母亲作弄,进而耻笑,完颜不破颇觉丢人,面容紧绷,立马负手离开。走出老远,他放松表情,一遍遍回味着丫头的临别送吻,自己也忍不住连连低笑,心中满溢的爱,深沉浓烈到了极致。

    “调皮的丫头,临走还不安生,把朕好一番挑?逗,待你回宫,看朕如何治你!”脑海里思量着各种‘整治’丫头的办法,完颜不破看向自己不知不觉间挺立的下半身,摇头苦笑,只恨不能立刻把丫头掠回宫给办了。

    ~~~~~~~~~~~~~~~~~~~~~~~~~~~~~~~~~~~~~~~

    欧阳慧茹离开后没多久,江映月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睁眼看见头顶做工精致华美的杏黄色床幔,她脑子还有些混沌,好半晌才偏头,朝室内看去。

    “我这是在哪里?”环顾一圈摆设尊贵大气的房间,江映月皱眉,朝单独守在床边的邢芳兰看去。

    “主子,您这是在太子妃寝殿。”邢芳兰面上露出一分喜色,立时又敛容肃穆,低低垂眸,不敢去看江映月的眼睛,沉声道,“主子,孩子没有保住。”

    来不及问自己为何在太子妃寝殿,江映月听见‘孩子’两个字,眼里滑过狠戾,从牙缝中憋出一句,“没了更好!孽种!若是生下来,我早晚也要把他除掉!”

    她残忍至极的话引得邢芳兰生生打了个冷战,不敢再提孩子的话题。她原本还以为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主子多少会有些伤感,却没有想到,她的心已经冷硬到了这种程度,不,应该说,她已经没有心了。

    “我为什么在太子妃寝殿?”又环顾了一眼精致奢华的房间,江映月终于开口发问。

    “因为欧阳慧茹的暴行,完颜不破有意补偿您,在您昏迷的时候,已经赐封您为太子妃了。”邢芳兰一说起这个便是一脸的喜色。

    江映月一怔,放置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语气僵硬的开口,“欧阳慧茹呢?和离了是么?”其实不用问,她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是的。”邢芳兰笑着点头,继而收起笑意,深深皱眉,语带忧虑的开口,“皇上下旨让她与太子和离,她如今已经不是太子妃了。主子,她为何认定了昨晚是您陷害她?从表面上看,您跟昨晚的事完全沾不上边,她怀疑您完全没有道理啊!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您的身世,把您引过去其实不是诓您的?”

    邢芳兰再次提醒江映月,可惜江映月自诩才智过人,向来自负非常,依然没有被点醒,只摆手,笃定的说道,“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只要她心中认定是我,并借此除掉我就行了,因为她想利用我的死做她的踏脚石。”

    “什么踏脚石?”邢芳兰疑惑。

    江映月面容扭曲,牙龈咬的咯吱作响,“咱们的计划失败了,昨晚与她春风一度的不是卫王,而是完颜不破。”

    邢芳兰掩嘴,低呼一声,“啊?那主子,咱们岂不是弄巧成拙,成全了他们?”

    “哼!”江映月重重锤击床面,狠声道,“所以她才宁愿自毁声誉也要和离,而我的死,正是她和离的绝好借口。她若要杀我,有的是办法,何须费尽心思的挖个冰窟让我跳?且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一直玩弄折磨与我,偏不让我死个痛快,她是在拖延,是在演戏,她巴不得把事情闹大,让满宫里都知道,她要杀我,然后再假惺惺的御前请罪,自请和离!”

    邢芳兰怔楞,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她这是何苦?这样一闹,她的声誉岂不是都毁了?”

    江映月瞥她一眼,表情更加狰狞,咬牙切齿的开口,“声誉毁了算什么?她早已攀上完颜不破那根高枝,哪里看的上完颜z这个蠢货?有完颜不破和欧阳靖宇帮她善后,她顶多被人说道一阵,不会有丝毫损伤,毕竟,正妃有权利处置侍妾,她只是手段太过直接罢了。而我,一个侍妾,却能凭着这件事一举坐上一辈子也不能坐上的太子妃之位,你以为,世人会笑话她还是会诟病我?”

    邢芳兰隐隐明白过来,垂头不敢接话。

    “晋封我为太子妃,你以为这是好事吗?这是讽刺和惩罚!有一个婢女出身的正妃,完颜z永远别想登上御座!这是完颜不破欲动手废太子的信号。你且看着吧,不出一日,我和完颜z就会成为大金的笑柄,被世人诟病,一月之内,完颜z的储君之位定然不保,下场绝对惨烈,而我这个太子妃,只有跟着他陪葬的份儿!”

    邢芳兰受到她的点拨,将事情前后串联起来思索,脸色不由煞白,颤颤巍巍的开口,“主子,那咱们怎么办?”

    “怎么办?完颜不破如今正在严查昨晚的事,我现在不能妄动,你传信给皇弟,叫他想办法对付欧阳老贼,顺势搅乱朝堂。如今完颜z太子之位已经不保,j王夺嫡之心更切,咱们便挑拨j王去与唯一的劲敌顺王争斗,待他们斗到两败俱伤之际便一举将他们歼灭。只有完颜z一个皇子存活,看完颜不破怎么废太子!”

    江映月话落,阴测测的诡笑起来,末了,忽然收起笑意,咬牙道,“待这些事都了结,能够空出人手了,你便带信给皇弟,让他倾尽全力去击杀欧阳慧茹,我要她死无全尸!”

    邢芳兰领命,伺候她睡下后轻手轻脚退出大殿,边走边不安的忖道:这回,本以为欧阳慧茹个性鲁莽,终究斗不过主子,黯然离开毓庆宫。却没想到这一切原本就是她的设计。她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大有深意,布下的局环环相扣,一步步把主子逼入绝境,竟比主子更加智计过人!她真的不知道主子的身世吗?我看未必!她竟似把主子拿捏在掌心一般肆意的玩弄,只主子刚愎自用,依然意识不到。主子次次惨败于欧阳慧茹手里,真真是前途堪虑!跟着她,早晚死无葬身之地,我是不是也该为自己将来打算打算?

    想到这里,她回头瞥一眼寂静无声的太子妃寝殿,眼里滑过一抹暗光。手机用户看天后PK女皇请浏览https://m.shuhuangge.org/wapbook/7379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